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96期:视频里的“清零”(2):上海人的呐喊与抗议

上海封城几周以来,人们被混乱专制的封控措施折磨得心力交瘁,一桩桩的人道主义惨剧接连发生。这引发了上海市民的愤怒和抗议。本期节目,我们来回顾、记录这些呐喊和反抗的声音。

上期节目:【404档案馆】第93期:视频里的“清零”(1):上海人的哭声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上海封城几周以来,人们被混乱专制的封控措施折磨得心力交瘁,一桩桩的人道主义惨剧接连发生。这引发了上海市民的愤怒和抗议。本期节目,我们来回顾、记录这些呐喊和反抗的声音。

一、为了生存而呐喊

4月2日,有父母被拉去隔离的市民给疾控中心打电话,投诉健康云与疾控中心通报的核酸检测结果不同,抨击上海各个系统之间互相矛盾的指令。没想到,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很有共鸣,称不科学的决策也让医务人员无可奈何。她还表示可以把录音公开,让更多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上海的部分市民对疫情期间物资匮乏的情况发出了怒吼。4月初,上海保利叶小区的居民由于生活物资得不到保障,自发齐声高喊:“傻逼居委会”。

与此同时,被强制限制在家的居民中,也有人开始不顾限制走出家门,要求自己生存的基本权利。

居民们高喊:“我们要吃饭、我们要上班、我们要自由”。对于吃饭和上班的呐喊得到了更多居民的应和,而要自由的呐喊则显得声势小了不少。

一位上海市民直接在电话中痛骂上海政府推卸责任,对民众基本的生存不管不顾。他高声用上海话愤怒地质问:“共产党呢?”、“老百姓呢?”

有些市民则选择在领导视察时,喊出被粉饰的太平背后的真相。一段视频中,疑似孙春兰在上海视察时,楼上的住户对着街道大喊:“没有大米了”,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别的原因,领导们对此并有任何反应。

无独有偶,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视察时,也遇到了安排以外的市民的质问。市民们隔着被封闭的小区门围住李强,纷纷反映封城乱象。一旁的阿姨也对大家抱怨物资被贪污。

另一段流传的视频显示,在某书记视察时,有位中年女性把大声的“饿死了”录到扩音器里,再用最大音量重复播给视察领导听。

二、被噤声中的呐喊与抗议

权力者对于民众的呐喊和抗议是恐惧的。因此一些勇敢发声的上海市民立即遭到了暴力镇压。

4月14日,一段流传的领导视察视频中,居民楼里的市民对楼下的领导大喊:“我们有话说”,随后反映了物资不足、阳性病例不公布的情况,但随后的一段视频显示,他被疑似警察的人员带走。这位市民在被带走时高喊:“记住,一个倒下,千千万万个站起来!”

而在上海张江,因为官方将社区人才公寓征用做隔离点,强行要求住户搬离,引发居民大规模抗议。有女性居民代表发言批判政府违背承诺,要求政府给出解释和合理安排。

而官方则直接出动警察强制清场,现场“警察打人了”和“放开他”的呐喊声响成一片。

还有一些呐喊以无声的方式发出。

4月14日,一篇名为《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的文章由微信公众号“摩耶夫人”发出后,迅速在微信朋友圈刷屏。这篇文章历数了上海封城期间的人道主义悲剧,文章在一天内很快达到两千多万阅读量,被称为有史以来阅读量最高的公众号文章。

人们明白这篇文章很可能很快遭到删除。被各种删帖激怒的一位网民在文章下留言:“这篇文章要是被删,删的人不得好死”。截至4月19日,该评论已经获得超过77万点赞。不知是否由于这句诅咒的关系,该文章一度被删除后又得以恢复,但已经无法转发、分享或收藏。

4月18日凌晨,一位不知名的市民在上海的街道上悬挂白布红字的一系列标语,表达抗议。

一条标语写道“人们正在死去”;另一条写着“反对无限制封城”;还有一条上面画着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下有文字“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这一画面出自微信公众号文章被删除的页面显示。最后一条标语写上了在封城次生灾害中遇难的死者的部分名字,最后一行写着:“武汉、上海、丰县、乌克兰、你、我”。

而后据其朋友的微博@科马德雷斯坡”透露,该市民于凌晨三点被上海市警方带走,有相关知情人士称“一个月后定性,罪名可能是寻衅滋事,严重程度未知”。

三、 “请上海市卫健委领导去做精神病鉴定”。

近期,一段某上海男子致电疾控中心/卫健委的电话录音在网上热传。电话中,该男子援引《传染病防治法》抗议全民核酸检测政策。他要求上海市卫健委的每一位领导去做精神病鉴定,认为这样他们才能发现这个政策的荒谬与愚昧之处。

该男子说:

国内的健康筛查,是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的。传染病防治法规定说:传染病的防控对象只能是病人、疑似病人、密接。你对健康人群搞什么核酸检测和健康筛查,这是很可笑的呀!既然这样,上海市所有卫健委的领导要全部进行精神病鉴定的。
第一,精神病患者是不适合做领导工作的,因为TA的决策和部署是不正常、不靠谱的。
第二,卫健委的每个领导都可能是精神病,都是潜在的精神病患者。
第三,为了保证全市人民的健康着想,本着早发现、早报告、早治疗的原则和目的,建议卫健委的每个领导都应去做精神病鉴定,持四十八小时内精神正常的鉴定报告上岗工作。这样我们才放心。
按照他们这种逻辑,来让他们做精神病鉴定,看他们能不能发现这种决策的可笑之处,或者说愚昧之处。
怎么能由精神病或者潜在的精神病患者来做决策和部署呢? 

接线人员表示将去上报并核实处理,该男子强调:一定要回复!

四、“我们的国家难道就是这个样子?”

除了呐喊、抗议,人们还对上海乱象有着深深的无奈和不解。

在一位缺药老人在与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对话中,双方都展示出这种无力和困惑。

在这段广泛流传的录音中,双方都在问“为什么呀”、“我们的国家难道就是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上海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们的政府就是一个笑话!”

4月19日,微博上热传一段上海疫情期间的通话录音。其内容是居住在上海的德国人罗斯(据字幕)接到居委会(徐汇东塘居委会)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要求他前往方舱医院接受隔离(“you have to go to the camp tonight”/“今晚就要去集中营”)。

罗斯断然拒绝,并对上海政府混乱的疫情管理与协调表示愤怒。根据这段录音,罗斯一家感染新冠,并在12天前被拉去方舱医院,却因没有床位、在寒风中站了五个小时后被退回。12天后,他们的抗原检测已经呈阴性,但是政府却要求他们必须去方舱医院。

罗斯曾电话疾控中心,要求对方派人上门做核酸检测并表示:“如果结果为阳性,我愿意跟你们去方舱”。但是,疾控中心迟迟不派人来检测,他等来的只是一通“通知他必须去方舱”的电话。

罗斯称,他还不得不花了六千元人民币才解救了自己的宠物。

由于这番荒唐经历,他在电话中怒骂:

“(This) government is a piece of shit. The system sucks. It’s ridiculous. It’s a disgrace for you, for the government, for Shanghai, for China…like a joke in the whole fucking world. And any third world country would do better than this.”(这个政府就像一坨屎,整个系统糟糕、荒谬透顶。这简直是你、政府、上海以及中国的耻辱。。。完全沦为世界的笑柄。任何一个第三世界国家都可以比这做得更好。)

在这个视频下面,许多网友留言评论:

WaimanAu:人家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小兔猫雨叶:人家是公民,我们是代价。
Chilinine_:实话靠的是不会因言获罪的外籍人士说出来,咱就是说,悲哀吗?
张三主权神圣不可侵犯:境外势力帮帮我们!
eleholic:为什么他能这么理直气壮,为什么他能坚定的说他的道理,而不是被一次又一次“没办法”、“去或者不去”打断,最后能拒绝在行动上妥协。因为他有背后有他的国家,有他们国家的媒体。好讽刺啊,之前听的两段居民的录音,为什么听到人绝望?因为他们在那里,就算说道理,就算求救也没有用,他们背后没有人啊。
陪你去看烧麦秸:胆大妄言,生活在中国,居然不偷着乐。


相关阅读:

【404档案馆】第95期:官媒连环翻车——中国国歌歌词为何成为敏感词?

404档案馆】第89期:上海“大清零运动”:被控制的与被清除的

【404档案馆】第92期:“没有死于新冠,却因新冠而死”——念出上海疫情逝者的名字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 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