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98期:视频里的“清零” (3):上海人的嘲笑声

上两期节目,我们从哭声和呐喊、抗议声中回顾了上海疫情管控给民众造成的伤害以及他们的哭泣和反抗。与此同时,也有坚强的上海人通过幽默的方式表达对当前处境的无奈和自嘲。还有对官方荒唐的强制防疫措施感到愤怒的网民,在互联网上表达对官方的嘲讽。本期节目,我们来记录这些幽默和嘲讽的声音。

往期节目:

【404档案馆】第93期:视频里的“清零”(1):上海人的哭声

【404档案馆】第96期:视频里的“清零”(2):上海人的呐喊与抗议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撰文:西西弗斯推大石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今天我们继续关注因新冠疫情而继续被封控的上海。

上两期节目,我们从哭声和呐喊、抗议声中回顾了上海疫情管控给民众造成的伤害以及他们的哭泣和反抗。与此同时,也有坚强的上海人通过幽默的方式表达对当前处境的无奈和自嘲。还有对官方荒唐的强制防疫措施感到愤怒的网民,在互联网上表达对官方的嘲讽。本期节目,我们来记录这些幽默和嘲讽的声音。

一、“上海笑话在苏联笑话大赛赢得第一名”

微信公众号“苔原”发布了一篇名为《上海疫情笑话》的推送,很多网友在这篇推送下纷纷留言提供自编笑话,这些笑话改编自流传一时的苏联笑话,却又和在上海发生的乱象十分契合。 其中一则笑话写道:

社区向街道打报告:“生活难以支持,请发蔬菜。”
街道回:“请勒紧腰带。”
社区再次报告:“请发腰带。”

还有网民留言:

“我觉得这次上海领导抗疫都做得很好,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忘拔网线了。” 

另一则笑话写道:

在上海防疫表彰大会上,医生、护士、志愿者都得到了表彰,但是最后隆重出场的却是几个顶着浓重黑眼圈的人,底下有人问:“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另一个人回答道:“网络上负责删帖的程序员。” 

还有一则改编自经典苏联笑话的笑话说:

上海某小学网课直播,老师对孩子们说:“大家不用担心,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抗疫模范生,全国都在支援上海,目前物资充足,医疗保障好。”
下面的孩子纷纷高兴地说:“好耶!我要去上海!” 

这些内容引发了网民创作笑话的风潮,因为这些笑话甚至比苏联笑话更加真实,同时又突显着当下上海的荒诞。因而有网民总结道:“上海笑话在苏联笑话大赛中赢得第一名,苏联笑话在苏联笑话大赛中勇夺第二。”

二、荒诞艺术成为民众真实生活

也有人借用老电影来嘲讽上海当局。拍摄于1982年的电影《开枪为他送行》表现了在日本占领下的上海生活,其中有一段与上海封城下的现状惊人相似。日本占领军禁止市民离开封锁区,即使市民们需要看病或是购买基本生活物资,同时,日军反而趁机高价倒卖物资。

也有上海居民用堪称后现代艺术的方式嘲讽上海现在这套官僚语言体系。网名为Badlands的上海居民用600多个官媒常用词做了个随机组合的程序,用它生成了一篇文章,再在小区广播出来。

这些语句没有任何逻辑,但因为都是在官方文件中出现的空话套话,听着广播的防疫人员竟然也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这位居民给这个艺术作品取了一个法国新浪潮电影大师戈达尔用过的标题叫做《再见语言》,他介绍道: “说不定(这篇文章)更适合用来指导这场防疫战。”

、官方整活,最为致命

在上海防疫的乱象之下,之前中国官方对所谓防疫“中国模式”的吹捧,成为了最大的“打脸”。

长期与中国官方立场相似的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之前对于中国防疫模式的称赞也被网民翻了出来。他曾说:“我想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次疫情防控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开放式的、体验式的制度自信和中国自信的公开课。”

而去年年末央视呼吁民众不要囤货的视频也在网络上流传,其中的一句“不要去做那种事后自己都觉得可笑的事情”,在现在上海民众物资紧缺的现实下,显得异常讽刺。

官方宣传的“翻车”不仅发生在过去,也在上海疫情发展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新的素材。中央电视台在报道江苏盐城援助上海的农副产品新闻时,说道:“盐城运往上海的农副产品多达2500万吨”。这一说法显然是违反常识的,按照这一说法,上海人人均可以分到一吨来自盐城的救援物资。不知道这一错误是因为口误还是有意为之,但也是目前防疫混乱的一个缩影。

而在关于上海金山防范区有序开放的报道里,在超市、小区门口等多个场景画面中均出现了同一位中年女性,因此受到网民质疑。有人讽刺她为“金山第一群演”。

图片来自网络

官方随后进行了所谓“辟谣”,采访该女士称是“没有注意到拍摄”。但仍然有很多网民对此并不买账,一位微博网民转发评道:“这也太把我们当傻子看了吧!如果是无意入镜的市民群众,你们又是怎么找到她并采访到她的?这条应该可以算作本年度最搞笑新闻了”,更讽刺的是,转发评论的这位网民的微博随后被炸号。

与此同时,在官员视察中也屡屡闹出笑话。

例如,上海市副市长陈通在考察上海市民家中物资时,先是由于该居民家中物资异常丰富,不仅冰箱堆满,还有大量食物堆放在家里其他地方,而被质疑作秀摆拍。之后更是被发现他在视察全程都没有伸出手,而是将手一直藏在袖子里,被讽刺像是日本漫画中的机器猫。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而更高级别的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视察时同样“翻了车”。4月16日,孙春兰在黄浦区老西门街道梦花街视察,但被处于附近更高楼层的居民发现视察地点位于一座高楼的顶层,引发网民质疑他们在摆拍造假。

四、大偷乐时代

尽管已经封城二十多天,上海额疫情迟迟不见好转,每天仍有两万多新增感染案例。这令民众看不到解封、回归正常生活的希望,加上官方对于言论的封锁越来越严格,民众的愤怒也在累积。幽默讽刺因此成为在互联网审查制度下的一个破口。

2021年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记者会上表示,“疫情期间生活在中国,你们就偷着乐吧。”

“偷着乐”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与上海居民在封城期间艰难的生活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因而成为了上海市民和网民讽刺的靶子。

一位上海居民在核酸排队时,将赵立坚这句话的截图打印成黑白照片,粘贴在背后,表达一种无声的嘲弄。

图片来自网络

还有网民也微博上创造了“赵偷乐”、“爱乐(lè)之城”等嘲讽梗,表达不满。结果,微博禁止了中文译名为《爱乐之城》的电影LaLaLand的搜索,位于上海的东方卫视更是将节目《爱乐之都》延期播出,让这个笑话的好笑程度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网民们恶搞的智慧并未止步于此,而是转战各个带有“乐”字的话题下继续吐槽和嘲讽,包括微博话题“永乐大典”、谐音“心得乐的名单”、“汉乐府”等。这逼迫微博审查不得不在各个带有“乐”字的微博话题只允许实名认证的黄V和官方认证的蓝V发言。

还有一些笑声是对于反抗的赞许。一位95岁的核酸阳性独居老人,拒绝前往方舱隔离,而与防疫人员发生冲突。

防疫人员尝试用铁板围挡隔离老太太,但这位95岁的老太太竟然自己成功 “越狱”。多位防疫人员用三轮车最终将老人押送至隔离点,不料到晚上老人又翻墙“杀回小区”。网民一边惊叹老人的体力,一边又为这种反抗叫好。

在智能手机和短视频时代,即使面对严密的网络审查,上海市民依然得以将那些真实发生的人道主义悲剧和人们的反应传播出来,让不身处其中的人可以了解这是一场多么荒诞却实实在在正在发生的人祸。

我们总结的也仅仅是这些声音和行动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在很多其他遭遇封城人道灾难的中国城市,例如,

长春、云南瑞丽、新疆等地,则有更多悲剧发生在镜头之外。 当我们看到海面上的冰山时,海面之下还有更多未被记录和传播的悲剧。

正如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所谈到的,中国正在进行的抗疫不是医疗防治,而是政治游戏。因此,让我们用网民对于政治权斗的猜想,来结束这篇文章。这是两句被称为八级中文水平考试题的语言梗:

有人说,“上海就是因为太上海了,所以北京要给他北京一下。”
有人问:“为什么呢?”
他回答:“因为上海上海了以后,北京就不能再北京了。”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 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