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110期:视频中的“清零” (4):与公权力“理论”的抗争公民

如今,新冠疫情持续在中国蔓延,全国多地包括中国首都北京市,都在经历着强制封控与各种侵犯公民权利的官方暴政。在这一背景下,许多中国公民站出来发出独立的声音,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着抗争。那么,他们是如何依据科学和法律对防疫人员讲道理,又是怎样拒绝服从官方的侵权性防疫措施的?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作者:玉兰、张言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自从上海封城以来,中文互联网上每天都流传出民众拍摄的大量音频和视频;这些资料是记录这段“非常”历史时期的最好档案。之前,《404档案馆》栏目曾聚焦上海疫情和封控,推出了民众的哭声、呐喊声与嘲讽声三期节目。

如今,新冠疫情持续在中国蔓延,全国多地包括中国首都北京市,都在经历着强制封控与各种侵犯公民权利的官方暴政。在这一背景下,许多中国公民站出来发出独立的声音,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着抗争。

那么,他们是如何依据科学和法律对防疫人员讲道理,又是怎样拒绝服从官方的侵权性防疫措施的?

一、试图清零病毒的做法违反科学

5月2日,一位家住上海曹家渡的业主与街道办的通话录音在互联网上被热传。电话中,这位业主指出试图把病毒清零在科学上的荒谬性,痛批这样做是在浪费有限的社会资源。

他说:

你病毒怎么清零, 你告诉我? 你有本事把苍蝇蚊子这些给我清了呀!
病毒是连肉眼都看不到的。
病毒存在在这个地球上比我们人类长得多得多了,你能把它给清了?
这不是开玩笑吗?
你算算看,(做核酸、做抗原)这要浪费多少民脂民膏啊!
还有多少人没有医保,看不起病,只能死在医院的门口,你们还这么折腾这么有限的社保基金。
没事就在那捅,没事就跟那捅,你捅出来个啥来了啊?
你捅归零了吗,还是捅把这个疫情给控制住了啊?!” 

5月10日,一段上海防疫人员与两名美国女士的通话录音流传到网上。电话里,自称是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要求她们去方舱隔离,而她们援引科学理由−−待在家里才更不容易被感染,拒绝离开自己家。

 其中一名女士愤怒地质问道:“你们上过医学院吗?你们懂科学吗?你们的CDC不知道如何管理一个国家!”

二、强制清零运动触犯法律

1. 主张公民知情权和私人财产权

5月10日,微信视频号“老周健身”发布了一段视频,内容是在上海的核心区老弄堂淮海坊,一位上海市民询问防疫人员关于强制隔离和消杀具体情况的对话。

对话中,这位市民不卑不亢地主张自己的知情权,拒绝交出个人居所的钥匙,并要求防疫人员保证不可以进入她的家里进行消杀。

近日,还有一位被困在小区20多天的上海市民,向居委会工作人员就解封时间和计划要解释。

他说:我们小区已经按照“14+7”的要求隔离,做了20多次核酸,至今是全阴小区,为何还不解封?然而工作人员全程没有搭理他。

2. 居民区不是监狱,更不是集中营

在本轮大清零运动中,自四月份开始,政府升级管控手段,开始使用所谓“硬隔离”的封控模式。

所谓“硬隔离”,指的是用铁丝、铁栅栏、锁链等各种物理措施,强行将人们锁在小区、居民楼或住宅里,不让出门。这种“画地为牢”不仅限制了公民出行的自由,更是产生了许多诸如火灾无法出逃等安全隐患。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此政策一出,各地都有民众站出来抗议政府不顾民意强制推行的“硬隔离”。

四月底,据说是在上海青浦白鹤镇,有防疫人员将一个已经“归零的”小区的围栏缠上铁丝网,被居民斥责此举堪比二战时期希特勒将犹太人囚禁在集中营。

5月15,在北京,也有 “硬隔离” 施工者以 “为你们好” 的名义,在一个小区的围栏装铁丝网。

一个业主愤怒地质问:”谁让你们干的……你是把这儿当监狱吗? ” 他追问施工者相关部门负责人的信息,但施工者一直语焉不详。

在抗争的过程中,这名业主一直反复强调:“这是我们小区,我们家…..”,然而,施工者却回说:

“这不是你们家。这都是共产党的!”

3. “硬隔离” 违反国家法律,这不是 “领导”为所欲为的时代!

5月9日,上海某地有大量市民聚集,抗议将其小区封堵的 “硬隔离”措施。在这个过程中,一位穿红衣的市民给相关政府人员普法的视频在互联网上被热传。

这位市民说道:

《宪法》第三条:你现在行使的是公权力。我现在代表的是老百姓说话,我行使的是私权,你们代表的是公权。什么叫公权?法律有授权才能行使公权。我私权是什么呢?法无禁止我就可以行使私权。我不能打人、骂人,不能做违法的事情;法律上只要没有禁止我就可以做。
今天我和你对话,我有法律的权利。你今天行使公权,我要问你:我们国家的哪条法律、哪一条让你行使公权?
第二个问题:所有的法律,目前的所有上位法和下位法,你把什么《卫生防疫法》、《消防法》读一下。《消防法》明确规定,不管任何单位、任何个人、任何组织,都是没有权利来把消防通道堵塞的。没有权利!任何,所谓任何,就是哪一个组织都没有!
第三个,我要告诉公安的同志,你们穿着制服来执法,超越法律的范畴,那也是违法。
第四点:国家、政府、上海市所有的发布会上有关卫生防疫的,说如果一个小区、一栋楼出现一个阳性,就把人像牢犯一样关起来、‘硬隔离’,我没有见过。你只要拿出书面文件的公示出来,我们都会去。就这么简单,做事要有依据,不是领导为所欲为,不是无法无天的时代。
最后,我们的诉求:不可以“硬隔离”。 

4.没有法律可以限制我们自由出门

5月12日,一段北京市朝阳群众对防疫人员讲理、普法的视频在互联网热传。视频显示,一个社区的大量民众聚集起来,抗议 “硬隔离”,并要求在法律框架下自我管理。

其中的代表表示:

没有法律可以限制我们的自由出门。“硬隔离”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我们已经做出最大的努力、让渡一部分权利了。我们需要一个把我们当成人看的方法。

5.没有正式文件宣布紧急情况,你们无权强制隔离民众

5月11日,目前居住在辽宁丹东的维权人士卢昱宇,也遭遇了警察上门强制要求转运隔离的情况。

卢昱宇出生于贵州省,是收集中国群体性事件的“非新闻”项目的创办人。卢昱宇从2012年开始在网上搜集整理发生于中国各地的群体性事件,他当时的女友李婷玉也加入了该项目;4年内,他们一共收集了7万多起群体性事件的信息。

卢昱宇与李婷玉;图片来自网络

2016年6月15日,卢昱宇和李婷玉被中国当局以 “寻衅滋事罪” 逮捕、起诉;卢昱宇被判入狱四年,李婷玉也被判刑两年。

2020年出狱以后,卢昱宇持续遭到各地警察的骚扰和驱逐,被迫多次迁移;目前,与他的猫 “安东尼”一起居住在辽宁省丹东市。

在辽宁丹东的封城中,卢昱宇最担心的是,假如他被强制拉去隔离,他的猫该怎么办。他曾在推特表示,假如自己被强制转运,将会与防疫人员以死相拼。

但是他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在社区防疫人员第一次上门要求他转运隔离时,卢昱宇拒绝了这一指令,要求对方拿出妥善安置自己宠物猫的方案。

5月11日,警察第二次上门强硬要求他转运隔离。

在防疫人员宣读完《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相关规定后,卢昱宇指出:“我在网上看过你念的法律是在紧急状态下,丹东从来没有在紧急状态下……我已经了解了,紧急状态是要国务院发布的,丹东没有到紧急状态……”

类似的,5月12日,一位被警察宣布要强制隔离的上海阿姨,也指出没有具体的文件和发放部门,警察无权宣布紧急情况。

她还明确指出,警察口头宣读所谓紧急文件及恐吓民众的做法已经构成违法。

三、语言就是思想:“不要再叫羊了!”

上海封城以来,一种将新冠阳性感染者称为(动物)“羊”的做法逐渐在民众及互联网上传播开来。

更有甚者,四月下旬,一张穿着印有“捉羊”字样防护服的防疫人员的照片,在互联网上被热传。很多人对此抱有一种戏谑和好玩的态度,也有很多人对此表达批评。

图片来自@导筒directube; 该图片现已被屏蔽

微信视频号博主“喵姐爱教书”对这一做法感到非常担忧。她于4月30日发布了一条视频,阐述了将新冠阳性患者叫“羊”这一做法的危险性:这是“路西法效应”的雏形。她说,你的语言就是你的思想!

路西法效应是“斯坦福监狱实验”的设计和实施者、美国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根据这一实验的发现总结而成的理论。这个理论揭示了一个普通人是如何在某些条件下变成一个恶人甚至是公权机器下的屠杀者。

这些条件包括:

1. 盲从 + 极端;2. 集体 + 匿名。3. 异化(比如,把人叫羊)

四、“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5月11日,一段防疫人员试图强行拉“密接”市民去隔离的视频,在中文互联网上被大量网友转发。其中,一名男性市民援引法律称防疫人员无权强行拉“密接”人员去隔离,并拒绝被转运。

一名身穿印有“警察”字样白色防护服的人员于是威胁称:“如果你拒绝被转运,将会受到处罚。处罚以后,要影响你的三代!” 

这位市民回说: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这个视频一出,立即登上了中文互联网的热搜。“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以及“最后一代”,一跃成为年度热词;尤其是年轻人纷纷转发这句话,以表达不婚不育的倡议,反抗政府要求民众多生“韭菜”的宣传。

有网友说:你的统治到我结束,你给的苦难到我为止。

还有人说:无法改变历史,但可以拒绝未来。

之后,官方的审查接踵而至,随即对网上的相关讨论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清理和屏蔽。例如,微博直接屏蔽了两个话题“#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最后一代”;“最后一代”相关微博被审查后,配图和评论均无法加载,或已遭到私密处理。

而我们之前提到的维权人士卢昱宇,也最终被警察强行拖到隔离点隔离。

更多阅读:

【404档案馆】第108期:“持不同医见者”— 新冠抗疫中那些勇敢说不的中国医生

【404档案馆】第107期:艰难的自救:上海封城中的居民互助与自组织

【404档案馆】第103期:上海日记——上海封城中的个体经历与记忆

【404档案馆】第102期:“连花清瘟19年,没有错过任何一次灾难”:一款“国民神药”的台前幕后

【404档案馆】第93期:视频里的“清零”(1):上海人的哭声

【404档案馆】第96期:视频里的“清零”(2):上海人的呐喊与抗议

【404档案馆】第98期:视频里的“清零” (3):上海人的嘲笑声

【404档案馆】第89期:上海“大清零运动”:被控制的与被清除的

【404档案馆】第92期:“没有死于新冠,却因新冠而死”——念出上海疫情逝者的名字

【404档案馆】第63期:从西安到天津、上海,中国式封城背后的“次生灾害”和“不计代价”

【404档案馆】第37期:瑞丽困境:前副市长发文求助,现市委书记严防舆情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 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了解更多投稿信息,请阅读中国数字时代征稿说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