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115期:从《四月之声》到《五月之声》:你可听到人民的声音?

我们并没有错过搜集和整理《四月之声》事件的重要材料和404文章。不仅如此,我们还决定将“CDT月度视频”改为《四月之声》的形式,并命名为“五月之声”、“六月之声”、“七月之声”……一直做下去,直到《四月之声》及同类视频在中国解禁为止。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四月之声》的致敬,以及对中国言论审查的抗议。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作者:以利亚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这是一期特别的节目。

从四月上旬开始全域封城到现在,中国东部沿海城市上海一直处于严苛的疫情管控之下。从上海人的哭声、呐喊声与嘲笑声,到上海日记、上海逝者、上海居民的自助,再到人们试图逃离上海的历程,《404档案馆》曾从多个角度记录了这一时期的上海故事(详见文后列表)。

一直关注这期间舆论事件的听众朋友可能会发现,这份列表中缺少了一份记录,那就是来自上海的一部短片《四月之声》所引发的巨大关注和转发热潮,及其随即被全网封杀的审查遭遇

我们并没有错过搜集和整理《四月之声》事件的重要材料和404文章。不仅如此,我们还决定将“CDT月度视频”改为《四月之声》的形式,并命名为“五月之声”、“六月之声”、“七月之声”……一直做下去,直到《四月之声》及同类视频在中国解禁为止。

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四月之声》的致敬,以及对中国言论审查的抗议。同时,希望通过我们的每月收集、整理和发表,让被打压的中国人的声音可以表达出来,让全世界更多人听到,并且永久地回响在历史的时空里。

现在,我们聚焦从《四月之声》的被审查到《五月之声》的再创作;我们关注:《四月之声》是怎样火遍了中文互联网,又遭遇了怎样的审查和封禁?《五月之声》又记录了哪些声音,这些声音背后是民众怎样的遭遇和诉求?

一、《四月之声》的被传播与被审查

2022年4月22日,上海一位匿名电影人在名为 “永远的草莓园” 的社交媒体账号,发布了视频作品《四月之声》。

这部短片以四月上旬上海封城期间各种来自政府官员、防疫人员及民众的录音为基础,结合对上海的航拍画面制作而成;在短短六分钟的视频中,展现了上海封城中的种种乱象、官方以“防疫”为由的人权侵犯,以及来自民众的抗争。作者说,制作这个视频是为了“做一种尽量客观真实的纪录”。

视频中的素材都来自上海封城后一些被广为传播的重要事件,例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与上海市民的电话录音;上海医院内部会议中护士长的哭诉;柯基狗被居委会工作人员打死;婴孩被单独隔离;街道工作人员对老先生的求助表示无力,等等。

《四月之声》一经发布,立刻在中文互联网获得极高的关注度,被广为转发。面对这种热度,中国当局的网管部门很快启动了审查机制;在短片发布后的几个小时内,《四月之声》便遭到全网下架,原作者的公众号和视频号也遭到删除。此外,除了视频本身,就连“四月之声”四个字也在各平台遭到封禁。

一则据称是“北京网信”下发的审查通知,传达了这样的指令:

面对严密的审查,网民们却展现出“越封杀越转发”的势头。在原视频被删除后,各路视频号、公众号都开始接力转发《四月之声》。尽管这些参与转发的视频号、公众号大多也没能逃过被404的命运,网民还是发挥出惊人的团结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不停地转发。有网民表示:“上一次有这么高讨论度的事件还是李文亮医生逝世。”

对此,中文网络媒体端传媒发表的一篇评论称:

《四月之声》是一次不满的集中爆发,让人想到2020年2月人们对李文亮的集体悼念。然而,肉眼可见的是,两年之后,宣传部门的反应快了很多。这一次,这个影片没有再形成一个哭墙。

微信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针对此事发表了文章《到底为什么要全网删除那则视频?》。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写道:

我自从注册微信以来,从来没见过朋友圈这样夸张的刷屏。一个人被删了,十个视频号接着转发。十个都被删了,那就一千个视频一起接力。视频号发不出来,就转成二维码。二维码被屏蔽了,就上区块链。区块链被屏蔽了,就发网盘链接。原视频看不到了,就上镜像版、翻转版、诺基亚版、逐帧截屏版、万花筒版。
也不止上海的,北京、深圳、广州、南京的朋友也都在转发,现在估计已经有成千上万人看过、转过这则视频……

但很快,就连这篇文章也遭到删除。

中国数字时代对遭到审查封禁的《四月之声》及其相关内容都进行了整理和记录。

二、《五月之声》,接力历史记录

在《四月之声》被封禁后的一个月中,新冠疫情持续在包括中国首都北京在内的多个城市蔓延,而上海也继续处于封控状态,至今也没有真正解封。在这期间,中国多地都流传出许多应该被记入历史的声音、事件和场景−−也就是我们制作《五月之声》的素材。

以这些素材为基础,《五月之声》整理、选取了从4月23日到5月22日之间,中国民众表达的重要声音。这些声音有的已经被广为传播,有些还少有人知道。有些声音,我们也曾在【404档案馆】的往期节目中有所介绍。

我们相信【404档案馆】的很多听众朋友都是常客,也强烈推荐大家去看我们精心制作的《五月之声》。因此,尽管很多声音值得一听再听,为了尊重大家的时间,我们仍然不打算在这里重复播放它们。

将在本期节目中播出的原声,是我们认为大家应该了解,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出现在短片《五月之声》里的声音。

例如,大家听到的本期节目的入场音乐,就是入选《五月之声》短片中的一首歌曲的另外一部分。这首歌曲的名字叫《这上海有那么多人》,是上海一对母女的演唱,唱出了上海封城之中生活的悲凉与凄苦。

在节目的最后,同样地,大家会听到我们没能放入《五月之声》短片的歌曲《平庸之恶》的一部分。

接下来,我们想和大家分享三个方面的内容:

1. 《五月之声》采用了什么样的选材标准?

短片《四月之声》的时间长度为6分零9秒,我们决定把《五月之声》的长度控制在10分钟以内。在这一个月里,中国网民传播的视频和音频非常丰富,我们是如何选择和裁剪的呢?

首先,根据《四月之声》定下的基调,我们决定以两个方面的内容为主:一是民生疾苦,民怨民愤;二是民众的抗争话语和行动。

其次,那些在压抑和抗争中吐露出来、让人感觉振聋发聩、并立即在网络火爆传播的声音,我们必须要收录进去。

我们认为,每一个公民的声音都很重要。但是,如果按照传播热度和影响力,要我们列出非选不可的“五月之声”的前三名的话,我们的答案会是:

1.“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5月11日,一段上海防疫人员试图强行拉“密接”市民去隔离的视频及其对话内容,在中文互联网上被热传。视频中,一名穿着白色防疫服的上海警察威胁称不转运则要受到治安处罚。

这名警察说:“处罚了以后将影响你的三代!”,而被威胁的年轻人则回应:“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

这个视频一出,立即登上了中文互联网的热搜。“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谢谢!”−−从年轻人口中说出的这句悲怆且决绝的回应,引起了大量网民的共鸣。有网友评价称“太震撼了,于无声处听惊雷”,传递出“最富悲剧最为深刻的绝望”。

而“最后一代”很快就成为了社交平台上网民的热议话题,年轻人纷纷转发这个话题以反抗政府要求民众多生孩子的宣传。

有网友说:你的统治到我结束,你给的苦难到我为止。还有人说:无法改变历史,但可以拒绝未来。

2.“你看还要弄这个铁丝网,把我们当集中营了!”

四月底,据说是在上海青浦白鹤镇,有防疫人员将一个已经“归零的”小区的围栏缠上铁丝网,被居民斥责此举堪比二战时期希特勒将犹太人囚禁在集中营的做法。

这个视频一经流出,很快被删除得干干净净,目前墙内已经找不到任何踪迹。网友评论说:

就是野生动物园也不用这样防吧!
共产党从来没有把人民当人来看待。
这个潜台词就是政府是纳粹。
清零就是赶尽杀绝。

3.“请大家把手上的手机放下,保护北大!”

5月15日晚,北京大学万柳校区,学生们聚集在校园内,集体抗议校方在没有征得意见的情况下擅自修建围墙进行硬隔离,将万柳学生宿舍区与教职员工区“一隔为二”。在这次和平示威抗议中,北大学生提出诉求:“同住同权,拆除柏林墙,叫郝平(校长)出来!”。

北大副校长陈宝剑到现场向学生喊话。面对学生们的质疑,他提议“请大家把手上的把手机放下,保护北大!”

最终,愤怒的学生推倒了隔离围墙。在这之后,“北大万柳”成为了微博禁词。

其他已经进入中国网络抗争历史的声音还有:“把我们关在家里,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们违法了!你们违法(还)用坐监狱来恐吓市民!”,以及上海某居委会用大喇叭通报的“据有关部门通报,境外势力在鼓动中国市民敲锅抗议”等等。

第三,有些声音尽管传播不广,但是我们认为意义深远,也会选入短片予以记录。

例如,5月22日,在北京某小区,在发现一例密切接触者以后,官方试图将该小区封锁。但小区居民却表现出不卑不亢的精神,与防疫人员发生了争执。

当防疫人员向居民保证有任何新的情况会进行通知时,有居民质疑说:“等你们发通知时早就封上了!”另一位居民则附和道:“我们要是不下来说,这门已经封了。”

在这里,我们可以听听《五月之声》中未能收录的一段声音,看看民众是如何据理力争的——

2. 遗憾未能入选的民生疾苦与抗争声音

这里,我们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些应当入选《五月之声》,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入选的声音。在这里,我们也不能一一展示。

它们包括:

4月25日,在上海“应转尽转”的强制转运隔离运动中,一位被要求抛下幼儿去隔离的母亲在黑夜中哀伤又绝望地痛哭。

5月5日,上海市的一个公园里,所谓防疫“志愿者”呵斥要求一个带孩子到公园透气的妈妈离开。

五月上旬,某地中建二局医院职工聚集医院门口,手持“要工作!要吃饭!”的标语抗议医院关停。

5月4日,微信视频号@买提爽的世界观 发布了一段题为《一定有利益集团希望病毒一直存在》的视频。视频中,作者用电脑病毒与杀毒软件公司的关系,类比新冠病毒与核酸检测等相关利益集团的关系。

5月下旬,一位上海市民当街对城管喊话:“有点骨气善良点,不要为了盒饭就这样为难你们的同胞!”

3. 由于内容和风格的设定,未能入选的幽默讽刺作品

第三个部分,由于内容和风格的设定,一些幽默讽刺的作品未能入选《五月之声》。我们也在这里向听众朋友推荐。

比如,微信视频号@虎爸的客堂间 创作发布的讽刺中国抗疫的原创小品《2055年的校庆,初次见面的同学》。

视频以上海方言制作,暗喻讽刺了中国的清零“大革命”;视频内容涉及因为长期上网课从未见过同学、取消高考、推荐制读大学、军工商(工农兵)大学生,以及以大观园各防疫区为例、有关抗疫宣传标准答案的高考题。

这个视频一经发布立即火爆传遍了互联网,很快被转发次数和点赞次数都达到十万加,足见人们对视频中所揭示的、堪比文化大革命的中国新冠抗疫运动现状的认同。

以上是我们就《五月之声》制作情况和大家的交流,并借此机会向大家推荐更多的应该记住的来自中国民众的声音。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我们的投稿机器人,向我们推荐更多视频和音频,和我们一起制作《六月之声》、《七月之声》、《八月之声》…… 一直做下去,到《四月之声》及同类视频在中国解禁为止。

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

“人与极权的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抗争。”

“六四”民主运动三十三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让我们期待《六月之声》。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更多阅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