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占青

中国资深公益人士,福特汉姆大学访问学者

公益律师常玮平何罪之有?

公益律师 就业反歧视 常玮平

杨占青  2022年7月12日

自常玮平律师第二次被抓后,我一直想写一些文字来让大家更多的了解常律师所做的公益人权行动,却因为各种原因写不下去。

现在宝鸡市办案单位要开庭审理了,我觉得还是说一些吧。

其实近几年很多被抓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对我来说都是比较熟悉或有一些交集的,接连不断的听到被失踪、被抓捕后,从震惊、意外、愤怒最后到无力的感受一直在我身上不停重演。

Ta们都失去了自由

程渊被抓前一周还在我和网上聊天,许志永博士在被抓前还在关心他的文章能否发到网上,咨询我网站维护的事情;李翘楚在为许志永呼吁奔走时还不忘关注防疫中方舱女性的隐私和安全,希望我能关注一下方舱医院的女厕不方便的问题;谁知,她最后和许志永一样失去了自由。

在听到丁家喜律师被抓时,我想起他之前曾问我要疫苗受害者家属联系方式,他想为这个群体提供一些法律帮助;疫苗受害者何方美被抓前还给我说要去泼墨市政府牌子,她实在受不了地方政府对她诉求的无休止推诿和打压,在她被失踪后,我想起她和一些疫苗受害者家属在北京和丁家喜律师聚餐后的感慨:为什么喜欢做公益的律师有那么多帅哥。谁知,丁律师和她现在都失去了自由。

当我在湖南和程渊成立长沙富能公益机构时,谢阳律师正在宾馆遭受酷刑,虽然没见过面,但他侠义肝胆。在程渊被抓后,他主动找我说若程渊案需要他能帮上的随时说一下。在帮人是犯罪的社会里,他的主动让我感动。谁知,程渊还没出来,他也失去了自由。

公益律师常玮平

常玮平第一次被抓时,我觉得太可惜了,他是目前少有的关注艾滋感染者、性少数人群及乙肝携带者平等权利并付诸行动为这些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却因为参加一次聚会被抓了,并且被扣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幸运的是,一个多星期后被取保候审出来。他出来后给我说,那地方真不是人待的,对身体和心理的摧残超乎想象,不仅剥夺睡眠还每天被铐老虎上,麻木的手指一直无法恢复知觉。

虽然他之前也办过不少刑事案件,还是低估了办案警方的下限,他出来后忍不住控诉自己所遭受的酷刑,导致他遭到进一步报复,这次被直接逮捕,并要被安排秘密庭审,看来宝鸡办案单位丝毫不顾忌外界质疑,一心想办成个大案好立功。

常玮平律师是“就业歧视律师团”、“彩虹律师团”、“问题疫苗志愿团”的成员,还倡议发起“艾滋就业歧视法律咨询月”活动,常年为遭受就业歧视的艾滋感染者等群体提供各种法律咨询服务。

在常律师第一次被抓期间,我整理常律师参与过的公益行动,发现他代理的很多艾滋就业歧视方面的公益诉讼都被不同的媒体报道,完全是一种正能量的事情,特别是他在2019年协助的“茅台子公司拒录HIV感染者”一案是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在《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增加“平等就业权纠纷”纠纷案由以来的中国“平等就业第一案”,受害者最后获赔十万左右赔偿金。若没有常玮平这样的律师为法院和双方提供各方面法规和案例,受害者只能在耻辱和无奈中离开公司。

常律师何罪之有?

常玮平律师做事认真负责,我见过一些忙于应付的律师,开庭前一天才整理材料,第二天匆匆上庭。常律师说公益案件也是案件,既然代理就尽最大可能为当事人争取利益,需要多下功夫整理材料,公益案件做好了也是自己的口碑,以后会有更多当事人找你办案。常律师办过的公益案件在艾滋人群中的确有很好的口碑,接二连三的被就业歧视的受害者互相推荐。出乎意料的是,这样的公益法律行动也成了罪证。

在去年,我父亲曾给我说不要再和律师有联系了,警察又找上门了,警察说知道我和律师一起做违法事情,律师已经被抓了。当时我问我父亲,警察说哪个律师?但他已经记不得了。我想可能就是指常律师,那时候他正处在最黑暗的案件侦查期。

在常律师被抓前我曾帮他筹集了一次支持就业反歧视沙龙的费用,这样他和律师及关注平等就业权的公益人士就可以不用自掏腰包支付交通费住宿费了,若是嘉宾还可以得到补贴,这样为更多人参与就业反歧视行动创造机会。

这样的研讨活动只是讨论就业反歧视相关法规政策及一些典型的判决案例,想不到这样纯粹的法律研讨活动也成了罪证!但由于此案不对外公开,我也无法确定警方是否真的已经丧尽天良,把就业反歧视公益行动也当作罪证去指控,所以我也一直没对外提及,担心会给没有底线的警方递刀子。

现在常律师的案件侦查期已经结束,庭前会议和庭审又要秘密进行,指控哪些罪、用哪些证据,估计公检法一家早已经达成协议,甚至怎样判也有领导签了字,所以我想我还是说出来,让大家来评判一下常律师做的这些公益活动到底哪里违法了,到底是谁在犯罪?我认为犯罪的正是宝鸡地方的公检法人员。

常玮平律师之前曾多次起诉陕西省的政府部门,早成为陕西省政府忌恨的对象。这次陕西地方借他参加厦门聚会一事趁机报复,不成想被常律师曝光了酷刑行为,这些办案单位不仅不认错,反而进一步报复,再次把常律师抓走,继续靠酷刑屈打成招,搜集各种莫须有材料以定罪整治常律师,连反歧视公益行动也成了罪证。

国家相继出台促进就业平等,消除就业歧视的政策法规,办案单位却把研讨这些法规政策的行为当作罪状,岂不是在打中央政府的脸?不排除宝鸡政府或陕西政府真的就是这样愣,为了打击报复常玮平,硬要把普通的法律探讨行为扣上政治帽子,让中央政府跟着一起难堪。

我不奢望宝鸡的公检法部门的办案人员最后无罪释放常律师并进行国家赔偿,我只希望,或者我只想告诉这些办案人员,即使你们在不得已执行上级命令,被迫助纣为虐情况下,能否枪口抬高一寸,比如判决的刑期和之前常律师被羁押时间相同,在庭审当天就释放这位认真负责、热心公益的律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沙公益仨案始末——做公益如何被「顛覆國家政權」

當公益成了意圖不軌

就业歧视:在新冠肺炎康复者伤口上撒盐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