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頌華
鄒頌華

香港人,平時寫字、撚貓、行墳場。曾為BBC中文網專欄作者,寫過十年Lonely Planet旅遊指南。修習瑜伽、茶道(裏千家)和花道(池坊)。暫時這裡先放一些已發表但在網絡上較難讀到的文章。

銅鑼灣有廢村,還有三條那麼多

為香港網上地區報《銅鑼灣企鵝》撰寫這篇文章有很多樂趣,一來可重遊一些之前已去過的廢村,二來得到邢福增教授賜其關於香港基督教村研究的絕版作品作參考資料,不勝感激。本來想把馬山村旁的芽菜坑村也寫進去,唯芽菜坑較靠近北角,已不算銅鑼灣範圍,故作罷。
從大坑道的山邊可一窺衛斯理村內的建築物。

講到廢墟 ,總會令人聯想一些荒廢大宅或廢棄村落,刻板印象是廢墟通常在市郊或偏遠地區,因路途不便或人口遷移而廢掉。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其實在香港島最旺的銅鑼灣 ,就有三條鮮為人知的廢村,近年更成為廢探界的best-kept secret,分別是衛斯理村 、正民村 和馬山村 。

這三條村各有特色,但亦有共通之處。其中衛斯理村和正民村曾是平房區 ,即徙置區 ,前者由教會經營,後者則由政府管理;而馬山村則是木屋區,即寮屋 ,由居民隨便在山邊搭建,基本上沒有規劃。無論是平房還是木屋,三條村最終也消失在地圖上,現在只成為一個路標,或歷史檔案中的名詞。然而,如果細心觀察,在銅鑼灣的後山,仍可依稀找到當年的村落肌理。

啟發倪匡創作的衛斯理村

位於大坑道山坡下的衛斯理村雖然已荒廢了二十多年,今年卻忽然熱鬧起來。2022年7月,作家倪匡逝世,不少人到衛斯理村的門牌打卡憑弔,皆因倪匡曾說過當年他乘車經過衛斯理村,靈機一觸,就以這個村名為其科幻小說主角命名。

衛斯理是誰?何以大坑道上有這樣一條村?又何以如今村落重門深鎖,大家只能隔著鐵絲網和密林,隱約遙望拆剩的營舍?

難民湧港 聚居木屋、平房區

故事要從1950年代的香港說起。1949年後,中國大陸難民湧港,香港人口急增,至1956年,香港人口已破250萬,當中有100萬是來自中國的難民,因而形成了許多臨時搭建的木屋區,多建在市區的外圍、尚未開發的土地,包括大坑 、掃桿埔、銅鑼灣山邊。

當時不論是香港政府還是難民本身,都只視香港為難民的短期居留地,待中國政局穩定後,就離港回鄉。然而,這個估計完全失誤,百多萬的滯港難民最後大多沒有離開,變成社會問題。1950年代的港府沒有承擔這批難民的房屋、福利需求,依賴宗教或志願團體救濟。衛斯理村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形成的。

香港首條基督教新村

衛斯理村於1955年落成,由循道、衛理公會合作興建,當時入住的居民,多為受1953年石硤尾大火 影響的災民。然而,其實早在大火前數月,教會目睹難民的困苦,已希望為難民建一條「基督化村莊」。自衛斯理村落成後,的確也成了銅鑼灣三條村之中最具規模的村落,除了有住屋,還有教會、學校、家庭式工作坊。

衛斯理村的名字取自該會會祖John Wesley,據香港宗教史學者邢福增的研究結集《願祢的國降臨 —— 戰後香港『基督教新村』的個案研究》,衛斯理村全村有80個單位,每單位室內面積為235平方呎,合共可安置500人。按照政府規定,成人需要35平方呎為居住之所,十歲以下之兒童則以兩名為一成人計算。可見該村的居住環境,較政府興建的徙置區房屋更為闊落。

教會除了建房屋外,亦為村民提供醫療和教育,惠及附近木屋區如馬山村的居民。比如村內曾設有衛斯理堂小學 ,為適齡學童提供讀書機會;至於木屋區居民,由於無法負擔學費和書簿費,有見及此,衛斯理村為他們開辦識字班,如在識字班成績良好,就可獲助學金入讀衛斯理堂小學。此外,村內亦設有註冊西醫駐診的診所,提供廉價醫療服務。

衛斯理村的沒落,始於1966年的大雨災。暴雨令村內31間村屋成為危房,衛斯理堂小學周圍也成了危險地帶,校方惟有忍痛停辦。村中人口在1970年代開始銳減,不少村民或遷離或移民,至1980年幾乎已成空村,村內的教堂亦在1988年正式閉堂。

如今的衛斯理村,幾乎只剩下設有教堂的營舍大樓和八角形的小學校長辦公室,平房區上房屋已全數於2001年拆卸。早幾年灣仔區議會 曾討論如何活化剩下來的建築,畢竟這些建築物不僅印證了是教會在港建村的貢獻,還有難民與房屋政策息息相關的歷史。惟目前一切又歸於沉寂,昔日服務社區的村落,變成廢墟後已歸地政總署管理,閒人免進 。

正民村內仍留下昔日平房的地磚。

正民村 平房區的遺跡ㅤ

雖然一般人無法參觀衛斯理村,但毗鄰而立的另一個平房區正民村,喜愛健行人士仍可以沿山路和石級一睹同期建成的徙置區痕跡。前往正民村有幾條路徑,孔聖堂中學附近的大球場 路口,仍有一個指向正民村的路牌,可沿小路一直上山。較省氣力的可從大坑道兒童遊樂場 後方的小徑下山,沿路處處是遺跡。

正民村於1954年落成,分四個區,全部是石屋,現時雖已全數拆毀,但仍能明顯看到廚房和廁所部份。村內有梯級的地方,旁邊仍可見到人工搭建的坑渠,渠邊的地台有當時流行的廚房或廁所花磚,現在已與大自然融為一體。要辨別何處才是廚房,明顯印記就是石磨,當時通常用作製作石磨腸粉 。如果細心觀察,村中有不少果樹如黃皮 、龍眼 、大樹菠蘿 ,今天仍然會開花結果,相信是當年的居民在自家門前種下的。

正民村是政府經營的平房區,如今仍可見到有些地台非常寬廣,後欄非常深。可以想像當時能夠由木屋區upgrade入住平房區,生活質素得到全面提升。然而,跟衛斯理村一樣,正民村地處陡峭的山坡上,1966年的雨災,沖毀了村中不少房屋,災民需要搬去慈雲山徙置區 。

跟衛斯理村一樣,正民村因香港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在1997年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承諾,要在2001年清拆尚存的平房區而消失,平房徙置區正式走進歷史。

馬山村只拆剩昔日木屋區內的梯級。

豪宅旁的木屋區馬山村

平房區的出現,源於木屋區大火;在1950年代,木屋區遍佈全港山邊,馬山村就是其中一條木屋村,因座落在小馬山 的山腰上而得名,具體地點在現今的勵德邨 後面。

在勵德邨興建之前,那一段的大坑道 非常之魔幻,貧與富literally一線之隔——早在1935年,胡文虎耗巨資在大坑建造虎豹別墅及萬金油花園 ,雄據一個山頭;不久,這個超級豪宅的旁邊,聚居了1949年抵港難民,即在山邊搭建的木屋區馬山村。豪宅和貧民區對比鮮明的影像,可以在1965年美劇《I Spy》其中來港取景的一集看到,劇中一對男主角間諜(其中一位是後來走紅的 Bill Cosby),在馬山村展開追逐戰,虎豹別墅的亭台樓閣,就在雜亂無章的木屋之間若隱若現。可惜的是,無論是萬金油花園還是馬山村,也幾乎在2000年初拆卸,前者只剩下通往花園的大閘和部份別墅建築,其中大閘跟豪宅「名門」入口相連,後者則只餘昔日的階梯可尋跡。

木屋區的規劃不如平房區,甚至可說沒規劃可言,光是從村內的梯級就可清楚看到。前述的正民村雖已廢村,但村落的通道和石級,即使受了幾十年風吹雨打,仍相當工整,可見當年是有悉心規劃和建設的。但馬山村內的梯級,非常不規則,有些甚至細小得無法容下一個成年人的腳掌,或陡峭得稍一不慎也會仆倒,實在難以想像當年的木屋居民如何擔水上山。

翻看舊報紙,不難發現跟馬山村有關的報導,不少是負面新聞,如成為毒窟而引起火災等事件,不時見報。如此髒亂的情況,可說是拜當年港府的不干預政策所賜。在1952年之前,政府沒有直接承擔社會福利事宜;1953年至1970年,政府才開始理會徙置木屋區的居民。馬山村一直至1990年代清拆之前,仍有零星居民居住,即使今天所有房子已拆掉,並變成茂林的叢林,但走進村中,仍不時可看到幾十年前的雪櫃、電視機、水壺、電話、啤酒樽,這些「古董」被雨水沖上地面而成了「出土文物」,散落整個山頭。

雖然馬山村現在猶如傳說中的一條村,並不如上述兩條村至少留有路牌或門牌作存在過的證明,但記性好的銅鑼灣街坊大概仍會記得,現時在怡景道上的巴士站,其實一直至2014年,仍稱為「馬山村」站,巴士站旁的山坡階梯,就是通往馬山村的要道。

原文載於2022年11月3日《銅鑼灣企鵝

請支持我的寫作NFT: Writing NF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參觀皇者仁風校史館 記香港首間官校皇仁書院

銅鑼灣的善樂施大廈 記在香港落地生根的巴斯人

探索廢墟時,我看到隱藏的都市吶喊聲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