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獨俱樂部

我們是原獨俱樂部。政治上主張台灣原獨。運動上堅持自然主權和歷史正義。智識上強調複數方法與複數觀點。關心所有與原住民族有關的課題。我們也是文化橋樑的建構者。

原獨回顧|瘟疫年代,關於孤立和無援的故事

群島島民雖然大體上過著較為孤立的生活,但都和外界有所接觸,只有北森提奈島的居民至今不與外界往來。外人不知道他們如何自稱,也不知道他們使用什麼語言,只觀察到他們是漁獵採集的民族,使用箭簇槍矛等武器。

向年尾倒數:今年還剩28天
向冬天倒數:距離冬至還有18天

俱樂部的朋友大家好,從本週開始,由【原讀讀報】為大家回顧新聞。今天我們關心瘟疫期間偏遠地區的情況:

  • 印度洋,安達曼海島民孤立概況
  • 亞馬遜雨林,巴西,秘魯和圭亞那

最後再請大家收看一則【歷史上的荼毒】,與安地斯山脈及加勒比海有關。

Source: Carnegie Empowerment

印度洋,安達曼海上

今年是瘟疫和暴力持續蔓延的一年,即使與外界少有往來的地區也是如此。例如安達曼與尼柯巴群島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群島位於孟加拉灣和安達曼海交界處(下圖右下角),由數十個島嶼組成,政治上屬於印度。去年瘟疫在全球爆發之後,群島島民備受威脅,去年夏天甚至有報導指出,僅有數十人口的大安達曼人因為瘟疫而滅絕的可能,我們去年的年度回顧也提到這則令人不安的消息。

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對大安達曼人情況的認識還停留在去年的國際媒體報導:2020 年 8 月的統計顯示,大安達曼人的全球總人口為 59 人,當時有 10 人確診肺炎瘟疫,但後續情況不得而知。

Source: World Atlas

除了大安達曼人,其他群島島民如翁吉人(Onge)和賈拉瓦人(Jarawa)的人口總數都很少,深受當前瘟疫威脅。根據 2011 年印度的人口普查資料,賈拉瓦人總人口數為 380 人,翁吉人總人口數是 101 人。《文化倖存》季刊曾經報導翁吉人倚靠傳統知識和技能,順利避過 2004 年印度洋地震所引發的海嘯,然而面對當前肆虐的病毒,翁吉人沒有傳統可以依憑。更糟的是,印度細胞與分子生物研究中心(CSIR-CCMB)的報告指出,翁吉人和賈拉瓦人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 2(ACE2)基因變異讓他們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當前瘟疫病毒的感染。

群島島民雖然大體上過著較為孤立的生活,但都和外界有所接觸,只有北森提奈島(North Sentinel Island)的居民至今不與外界往來。外人不知道他們如何自稱,也不知道他們使用什麼語言,只觀察到他們是漁獵採集的民族,使用箭簇槍矛等武器。自 1867 年以來,外人和島民有過零星接觸,但島民並不友善。二戰後印度接收安達曼與尼柯巴群島,將北森提奈島劃為部落保留地,不獲得許可不得擅入。

1974 年,《國家地理》雜誌獲得特殊許可前往北森提奈島,預計要拍攝名為《尋人之人》(Man in Search of Man)的紀錄片,卻遭到弓箭的追擊,最後他們在沙灘上留下禮物:塑膠製迷你車一輛,椰子若干,玩偶一個,鋁製煮鍋一個,活豬一頭。島民發現「禮物」之後,用矛殺了豬,連同玩偶一起埋葬,然後帶著鋁製煮鍋和椰子離去。

在那之後,曾有人類學者進入北森提奈島,並沒有遭到攻擊,不過整體而言,島民對外來者通常武力相向。2018 年,一名 26 歲的美國學生賄賂附近漁夫,想藉此偷入島嶼。他受過傳教的訓練,懷抱著和島民共同生活並對他們宣教的夢想,不過被殺死在島上。這被當作謀殺案處理,但印度司法當局並未對島民起訴,美國政府也表示,並不希望印度方面訴追島民。

▼「尋人之人」倉皇而逃,但為外界拍下島民的清晰影像,刊載在當年的《國家地理》雜誌。
Source: Raghubir Singh/National Geographic

亞馬遜雨林深處

去年瘟疫爆發時,亞馬遜雨林內有些部落依循傳統,遁入雨林深處,要透過自我隔離來抵抗病毒,但外界不懷好意的時候,這一招不見得總能奏效。非法採礦、伐木、墾地,巴西境內的亞馬遜雨林面臨前所未有的嚴苛挑戰。居住在雨林內的原住民經常遭到非法入侵者騷擾,家園被毀甚至被殺害,但巴西聯邦政府從經濟利益出發,採取放任一切的政策。

今年 11 月巴西國家太空研究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2020-21)巴西境內亞馬遜雨林的砍伐面積為 13,235 平方公里,今年截至目前為止(2021-22)的砍伐面積比前一年增加了 22%,砍伐率達到十五年新高,而在 2019 年現任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上台之前,巴西亞馬遜雨林已經有十年不曾出現過單一年度砍伐率超過 10,000 平方公里,再次證實現任政府雨林開發政策的問題。波索納洛在今年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6)對於終止非法森林砍伐做出承諾,但被外界認為只是巴西政府敷衍國際的話術。

Source: Carlos Fabal, TIME/AFP/Getty Images

上個月底,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發布一份給各國駐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大使的公開信,呼籲各界正視巴西亞馬遜雨林內的「環境及人權危機」。信中提到,巴西政府在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承諾,以 2028 年為期限,終止非法森林砍伐,但不僅沒有提出任何相關計畫,也沒有提出保護森林守衛者、訴追環境犯罪及暴力犯罪的計畫。

人權觀察並且指出,巴西政府對原住民族抱持敵意,這對雨林保護造成立即的影響。過去參與政策擬定的巴西政府官員表示,在 2004-12 年間,巴西亞馬遜雨林的森林砍伐率降低了 80%,這和承認原住民領域,將森林託付給原住民有直接的關係。然而在波索納洛任內,巴西聯邦政府沒有劃設任何原住民族領域,反而透過立法限制原住民土地權。原住民管領下的森林本來是亞馬遜雨林保護得最好的部分,現在也面臨被開發的危險。

類似的問題在分享亞馬遜雨林的秘魯境內也同樣嚴重。

秘魯原住民最大的困境就是不獲得政府承認為原住民族。這樣的社群分散在秘魯東部五個大區,為數多達 647 個。他們沒有身份,當然也就沒有土地和其他法律對原住民的保障。更糟的是,他們居住的雨林內非法活動盛行,外人砍伐森林,種植古柯,製造運輸毒品,或者蕩平森林後從事高污染的採礦活動,這一切也都有暴力相隨。

▼秘魯東南部聖母大區(Madre de Dios)內一個雨林原住民聚落遭到非法淘金活動破壞。拉丁美洲調查報導中心‘(CLIP)的數據顯示,聖母大區境內非法採礦的面積為 47,096 公頃,就比例而言,是秘魯東部各大區當中受非法採礦影響最嚴重的地區。
Source: Christian Ugarte/Mongabay
▼去年 9 月秘魯《礦業時報》指出,非法採礦活動不僅造成環境污染,還加速病毒的傳播,讓原本孤立(且相對安全)的雨林居民也面臨瘟疫的威脅。
Source: Tiempo Minero

雨林砍伐的陰霾當中,圭亞那是少見的亮點。最近卡達半島電視台報導,圭亞那國土的 82% 是濕潤闊葉森林,在整個南美洲僅次於蘇利南和法屬圭亞那,其他亞馬遜國家的原始森林覆蓋率都只在 35-52 之間。與此相應的是圭亞那原住民的土地權利。根據聯合國的統計資料,圭亞那承認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約佔國土 13%,而原住民的管領利用正是該國對抗非法伐林和採礦最有力的武器。

Source: Rustom Seegopaul/Al Jazeera

歷史上的荼毒|①⑤⑧⑥|①②|⓪③

1586 年 12 月 3 日,英國學者哈利葉(Thomas Harriot)將馬鈴薯引進英格蘭

基因研究的結果指出,馬鈴薯原產地在南美洲今天秘魯、玻利維亞一帶的安地斯山脈,大約在距今七千到一萬年前就開始成為人類栽培的糧食作物。一般相信馬鈴薯 potato 的名字源於泰伊諾人(Taino)的語言。他們稱馬鈴薯為 batata。

外界相信泰伊諾人早在十六世紀就已滅絕,但現在加勒比海地區有人挑戰這個說法,今年我們曾經為大家報導過這則消息:〈四世紀前的種族滅絕之後,泰伊諾人現在何方?


▍讀報公告

今年 10 月 1 日起,【原獨讀報】開始在「Alian 96.3」原住民族廣播電台「我們的麥克風」為大家讀報,每期播出後也會上架廣播連結,歡迎大家早起收聽廣播版的獨家內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獨火塘|年度小結與回顧預告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