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 Not Split

大陆青年人观察/永不割席/文章备份 微信公众号 DoNotSpilt

我们无处可述的悲愤

姐姐妹妹站起来!

昨晚对于我们来说,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因共青团发布的一条微博,我们彼此争吵不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都美竹事件”或者是“弦子事件”发生的那些日子,朋友间的体面被尽数打破。

我们为什么会为此感到悲愤?他们不理解。

从博文本身谈起

近期,一组以“每一代青年都无愧于时代”为主题,反映长征、抗美援朝、开凿红旗渠等重大历史事件的图片,居然被某些人大肆攻击“故意忽略女性”,闹得沸沸扬.....他们有意忽视图片中的女性,制造对立。更有甚者,居然对新闻编辑人员实施“人肉搜索”,进行“网络暴力”——这些所作所为,已经完全突破底线,激起了公愤。”

既然共青团中央提到了那组“每一代青年都无愧于时代”主题照片,那么我们就先看看那组照片好了。

在我们质疑“为什么图中没有女性时”,常常听到“是不是因为天灾人祸的时候,更多的是男性冲在前面,所以男性的影像更容易被记录下来”这样未之找补的声音。

但当我们听到这样的话时,就会下意识认为这是一种歧视。

“为什么不是女性冲在前面呢?”“大家都默认女性必须是被保护的吗?”

而且,之所以男性的身影更加容易被保留下来,是男性书写历史的男权社会常见的情况。但是,当女性主义在18世纪后期就已经萌芽,在争取了近200年的女性权利之后的今天,代表着这个社会主流的媒体还是没有向着文明发展。

长期以往女性的贡献常常被忽视。男权依然霸占着大部分的的历史。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世界吗?

这个微博本身就带有男本位的色彩。

所以无论发文的人是无意识的忽视女性,还是刻意而为之,我们都有权利去提出我们的质疑。

某些男性朋友之所以认为没什么,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处于“特权阶级”。

他们习惯了自己所获得的一切,因此不会奇怪于“随父姓”,“男女”,图片中常常出现男性这样的现象,只会认为“从来而已,便是对的”。

这种论调对这件事而言就是火上加油。

而共青团的发文,不仅没有正视自己之前微博的问题,还夸大了事实。

我们的质疑是正常争取权益的方式,然后在此时却被认为是上纲上线,“歇斯底里”。

大家的愤怒并不全然是因为原博文,而是因为正常表达质疑的渠道被阻塞了。

这里也想插播一个小众观点。

昨天和朋友们谈论完这件事情后闲扯,其中有一个朋友提到了康德的“将人视为目的而非工具”

我突然觉得,很多时候女性都被当成工具。

他们所需要的我们时候,女性是团结力量,是争取力量,是妇女能顶半边天。

比如武汉疫情刚开始时,媒体大量报道“女性自愿剪头”“女性医护因抗疫导致流产”,试图用她们的身体,用她们的血与泪来感动群众。

在他们不所需要的情况下,就被弃之不可惜,比如因为怀孕被迫转业的女兵,比如那篇博文尽是男性的三张图和一群看不出男女的“大白“。

“你怎么能确定里面的大白没有女性呢”

在这样图片的语境下,难道我们能够联想到女性吗?

何况共青团确实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而此时我们质疑女性为什么在宏大叙事中隐身,就成了无理取闹。

让人如何不心寒?

况且共青团的文字不得不说很有语言的艺术。从质疑原微博过渡到下文的极端女权,模棱两可,不能不说没有暗示的意味。

提出质疑是他们口中的“极端女权”吗?可以不是,也可以是,反正,他们可没有明说。

“极端女权”兴风作浪久矣。虽然每次“发作”都能蒙蔽不少网友,好在时间越长,其真面目暴露越明——凡事都能莫名其妙往“女权”上引的人,并非“脑回路”坏了,更不是真心维护女性权益,而是通过制造“性别对立”吸引流量、借机敛财。曝光度、爆款文以及隐藏其后的灰色产业链....次次让“女拳”们名利双收。

“极端”,不是维护权益之道,却是有些人的歪门门道。近期一连串事件表明,“极端女权”已经越来越猖獗,毒性越来越剧烈。全网齐心切除“毒瘤”,还网络一份清朗,已经刻不容缓!

这一段的文字中出现了几个挺有意思的名词。

一个是“女拳”,一个是“极端女权”。

什么是“极端女权”?

我凭借自己匮乏的知识,回忆起马克思女权,回忆起激进女权,却唯独没有回忆起”极端女权“到底属于哪个流派。

于是我思考的结果是,根本不存在极端女权。

所谓“极端女权”,还和”女拳“有与之相似的“田园女权”也是同理。

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来划分它们,从学术上看根本就是不严谨的。

然而就是这样缺乏理论支撑的词,才能成为攻击女性最好的武器,无论你如何有道理,一旦受到这样的指责,都会陷入沉默之中,然后自证——”我不是女拳“,从而忘记了原来争执的问题本身。

甚至我斗胆说,这些名词就是为了分裂女性搞而创造来的。

而这种词的产生,不但是对女权,而且是对女性的污名化。

就像歇斯底里症 ,明明是一种有可能发生在两种性别之间的常见精神疾病,在当时却变成了对女性的嘲弄,一种女性精神病。

这件事情出来以后,我的朋友们开玩笑说自己是“女权老实人”,因为每当男人杀妻事件发生时,总有论调说,“他是个老实人,一定是有苦衷的,一定是他的妻子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而一个女性只不过是在网络上骂了一句”男的给我死“就要被扣上“极端女权“的帽子。

此外顺便在这里补充一下,我原以为团团给截图打码是为了保护民众隐私,结果发现打码打掉的是“发一下丰县”——丰县事件能给一个女性来说是多大的共情和不安,想必不必多说。

混淆视听,把女性因为共情而发出的情急之语当做攻击的武器,真是好样的。

烂笑话讲完我们言归正传,定最后官媒给个了性——“毒瘤”

近期一连串事件表明,“极端女权”已经越来越猖獗,毒性越来越剧烈。全网齐心切除“毒瘤”,还网络一份清朗,已经刻不容缓!

但他们口中的“极端女权”真的是毒瘤吗?

他说她们是“毒瘤”

首先要指出一个常见谬误。获取经济收益也是一种过错了。就连我们小破号发文章,读者点击下方链接还有六毛钱广告费呢。获取点经济效益怎么了?为什么要把正常的盈利当作是灰色产业,还是说,唯有真假参半说谎才不容易被拆穿。

何况,我又想问问,每次发作指的是什么事件。是“丰县铁链女事件”吗?是”华东师范大学男生抢占女子浴室“吗?还是什么呢。

说到这里,我倒是想问问,那些事件现在有结果了吗?

是不是又石沉大海了。

我还记得十几年前微博的开屏是“关注产生力量,围观改变世界”,到现在已经变成了“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而我们面对社会热点、女性议题发声怎么就变成了”不是真心为女性发声“毒瘤“了,也多亏您们真比我们更关注女性命运了,怎么就急得拳打妹妹我了呢?

不会是给不出结果,就想把提问的人结果了吧。

官方媒体的引导

这一篇文章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对我的搭档心禹说,对不起,虽然我们叫”DoNotSplit“,但今天我必须割席一下了。

她说或许应该呼吁官方媒体不要挑唆男女对立,是他们在割席。

即使这篇微博发出来之后,共青团被骂得狗血淋头,但无论如何,发这个东西对他们来说绝对不算不是赔本买卖。

哪怕被骂的狗血淋头,他们也可洋洋得意地再发一篇文章说,“你看,这就是我说的极端女权”。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说“让爱代替仇恨”,但此刻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们。

他们为什么要发这些内容?

甚至在之前公众号发文引起争议后,还刻意在微博到发相同的内容。为此我有两种推测。

一种可能是在“讨好”男性用户。

不错,我说的是讨好。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作为官方权威的共青团怎么需要讨好呢?

但近几年,官方媒体似乎常常做出这样的事来,无论是像”兔子“这样低幼化的表达,还是像武汉疫情时仿照饭圈给挖掘机们打榜。

接地气固然没有错,但他们有时似乎忘却了属于自身的媒体责任。

不信,就看博文发出后,部分男性的狂欢。

一种是舆论的引导与试探。

官方媒体自有其影响力,从《炮打司令部》到《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它们在很多时候承担着思想引导的功能。

即使更上层可能没有这样的意思,但近几年女权运动的处境早已变得困难——无论是被炸掉的豆瓣小组,“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群聊,还是被封号的大v甚至普通人就印证了这一点。

这样的博文发出来,只会让男女平等变得更加遥远。

我相信这是一种恶而自知。

回到文章一开始,我们所说的很多朋友不理解女性会对这篇微博的内容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们的恐惧来源于,我们认为这个世界的不公还尚未平息,我们自己以为努力就能改变世界,但殊不知这个世界压根就不想被我们改变。

我们是否陷入了一种结构性不公当中

写在最后

事情发展到现在,或者说在这条微博发出时甚至之前,就已经实实在在地对女性群体的心灵造成创伤。

我们越来越难以说话了。

——这是不需要推理就能感受到的。

我不知道共青团这条微博会被多少人当做武器来堵住我们的嘴,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更多同样的事情发生。

但目前来看,他们还不能让我收声,也不能让姐姐妹妹们收声。

我会继续对这个世界说话,希望大家也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