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 articlesIn total 12451 words

11月21日,周一,雨

Sagebrahma

广州,白云,政通路,政府机关大院

11月20日,周日,晴

Sagebrahma

广州,白云,政通路,机关大院

11月19日,晴

Sagebrahma

广州,白云,政通路,政府机关大院

何谓东亚,谁之天下:读宋念申《发现东亚》

Sagebrahma

也许这个东亚从未走出过千百年来想象中的天下

内卷化,然后是内躺

Sagebrahma

卷完就躺平,才是博弈的最优解。

一个菜鸟执法者的遐思

Sagebrahma

如今我们时常能听到人们讲法治,上面会讲依法治国,下面会讲依法行政,可都是说说而已,真要做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时至今日法治依然停留在口号的层面。这其中,有人与人的矛盾,有人与法的矛盾,有法与法的矛盾,有必要逐一分析之。所谓人与人的矛盾,通常不过是执法者和被执法者的矛盾。

毕业周年·小记

Sagebrahma

想来自大学毕业至今已过了整整一年了。从校园到社会的衔接倒是特别平稳。不曾经历多少风浪,没有什么求职抑或赋闲的烦恼。在老一辈人的眼中,这大概是多少应届毕业生都羡慕不来的吧。比起今年疫情下的毕业即失业,拿了毕业证书便一脚踏入体制内手捧铁饭碗一辈子安稳无忧,这就是许许多多中小市民家庭对子女最大的期望。

你在哀悼,他在杀人

Sagebrahma

前天是4月4日,清明,国家哀悼日。我们在哀悼,在下半旗,在追忆、在致敬疫情中逝去的亲人、同胞、医生、护士、英雄…… 如今这串名单上多了一个名字。Inoreader。“他”是一个RSS聚合器,作为一个可以简洁、快速地订阅全球各大新闻源的聚合平台而为世人所熟知。

卧榻之侧唯书卷耳

Sagebrahma

工作不久,社畜一个。读书不多,伪文人一个。书架更是没有,活脱脱穷人一个。可是耐不住从小到大就喜欢读上那么几本书,还偏喜欢读些人文社科类的大部头,字数越多反倒是越欢喜得紧。亲友师长们都说,这天生就是读文科的命。言归正传,话说我平时都读些什么书呢?

每个人终将是暴政的代价

Sagebrahma

李文亮走了,朋友圈疯狂了,各路媒体高潮了,一时间信息流里铺天盖地的都是悼念逝者批评政府的文字,官方的民间的,武汉的外地的,做新闻的不做新闻的,从医的不从医的,争相念叨着那句“不同的声音”——然后齐齐变成了同一种声音,在这一瞬间仿佛每个人都成了人权大使民主斗士。

写在年末岁首:裂变与转向

Sagebrahma

今天是2019.12.31,周二,火曜日。把时针拨回十二个月前,彼时还是大四临毕业的我正在构思着毕业论文的选题,苦苦思索着是该探讨哈贝马斯的生活世界还是付费墙的可行性与方法论,剩下的时间便是准备笔试、面试、笔试、面试……好吧此时的我已经做好了一毕业便加入新闻工作者队伍的打算,所谓...

新闻作为一种志业

Sagebrahma

新闻就是新闻学吗?新闻是否就是我们眼前的新闻?新闻是一种技能,抑或是一种知识?这些问题多年来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试图在大学寻找它们的答案,用课堂听讲,用大量阅读,用实习实践,等等等等。但四年时光走完,我依然无法确切地回答这几个问题,或者说,我没能得到想象中的那个“正确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