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同行極珍貴

@tanlikming陈力名 的Facebook看到這兩句話,令我思考了一整天。

過去,我很重視成就及成敗得失,生活的圈子內,其實都是這樣的比拼比較的朋友。這幾年在工作上退下前線,做著一些基層的工作,不再是站在行業前排的領頭羊,改為教一些長者使用手機;有公司捐一些舊電腦,便去維修及與基層家庭聯繫取機;或者與兩三位自閉症孩子,開開心心天馬行空創作遊戲或動畫。

有以往資訊科技同業或商會朋友,看到我們這樣做,也感到很奇怪,不明白及為甚麼我們要這樣運作。甚至也有社工覺得,我們應該申請一大筆撥款,請前線同工去做勞動工作,而不用自己搬搬抬抬。但是,過程中,我們卻感到很快樂,無需要花的錢便不用花。這五六年來,一直都是如此運作,幫到別人又幫到自己。

一直我也沒有太理會別人的目光,並且,其實自己也沒有刻意去理會。

直至這段時間,因著為一班自閉症及殘疾學員建立一家新社會企業項目。開始向朋友介紹,突然才發現我的手機裡,原來有兩種不同的聯絡人名單,而以往自己一直沒有留意。

有一個群體,有著一份「同行者」的感覺,一邊傾談時,他們會不斷提出意見及鼓勵,出心出力幫我們踏前一步。

另一個群體,卻有另一種的感覺,會帶著比較及評價的目光。傾談中,一直感到對方在向我們打量及比較「到底比他好?還比他差?」整個傾談過程很不舒服,但又說不出是甚麼感覺。

直至今天早上看到這兩句話,便印在腦海裡,整天思考著這一份的感受。

世界,或許一直用了成績成就來代表一個人的價值,自己以往也是不斷追求獎項及行業排名。當少了去追求這些成就時,便好像被「跑道」上的忽略了。但是,其實是自己已不想相爭及競賽。

人與人的關係,不一定要有這麼多的比較。其實每人也有他的優點,可以共融,更可以互補不足。

不過,或許自己以往一直是在滿載排名榜的圈子。所以,縱使離開了舊圈子五六年,現時再聯繫回圈裡人的時候,總會有格格不入的感覺。

本星期初的時候,與一位殘疾人士通電話,傾談不久,她便說「很想做一些事情,去減少社會上對殘疾人士的能力比較。很想社會上的人看到殘疾人士的長處優點,而不只是殘缺。」

近一年,我們開始訓練一些大專學生義工參與培訓工作。他們初初來到活動室時,心中都有一團幫助弱勢社群的火,很想為他們做一些事情。但是,我們會安排他們做觀察及文書角色,讓他們不是用健全人的角度去幫助殘疾人,而是從旁觀察去了解弱勢社群的學習過程、與及培訓時的處事態度。

事後,我們都會問這些大專義工「觀察到他們甚麼優點及品格?」普遍也對殘疾人士有極大的改觀。

當不再從上而下去看弱勢社群的「弱」,而是由觀察員角度從旁看著弱勢社群,用他們的方式去突破自己的困難,並且完成不同的工作任務。這些義工便慢慢便看到弱勢社群的「強」。當義工的角度改變後,我們才正式安排他們參與助理導師的崗位。

若果人與人的相處,缺了欣賞而常存成就高低比較,便會很容易看不到別人的長處,而只看到短處及缺陷。這樣只是自我感覺良好,但。。。會開心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