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

🍺🍺🍺

俄烏戰爭 - 搬運 - Kamil Galeev - 何以俄軍進犯烏克蘭失利

(edited)
Kamil Galeev 這位觀察者最近在 twitter 上的一系列分析受到不少人們的關注,包括一些政界與學界的人的關注。TA 在 twitter 其中一條很長的 thread 是以他的角度去分析「俄軍進犯烏克蘭為何失利」,一家之言但也可以廣開一些思路。

搬運。


🇺🇦 支持烏克蘭 🇺🇦

11歲烏克蘭男童「手上寫著電話號碼」一個背包獨自逃往斯洛伐克 [1]

Kamil Galeev 這位觀察者最近在 twitter 上的一系列分析受到不少人們的關注,包括一些政界與學界的人的關注。

TA 在 twitter 其中一條很長的 thread 是以他的角度去分析「俄軍進犯烏克蘭為何失利」[2],這是 Kamil Galeev 的個人分析,可以當成一種 narrative,事實不一定如原作者所述。

搬運下。

翻譯不完全準確,有些是意譯。


Kamil Galeev 的分析

為甚麼俄國會在戰爭失利?

很多「現實主義者」的敍事已接受了普丁的勝利 - 因這是必然發生的。但我們又是如何知道事情就是如此?

我會爭論說,這些分析者

  1. 高估了俄國 🇷🇺 陸軍
  2. 低估了烏克蘭 🇺🇦 陸軍 
  3. 誤解了俄國的戰略與政治目標

Bismarck Analysis 的 Modern Russia Can Fight And Win Land Wars

Bismarck Analysis 對俄國陸軍有一篇緊跟時事的文章 Modern Russia Can Fight And Win Land Wars [3]。這篇文章很好而且有許多有用的訊息。

這篇文章對俄國陸軍「陸基 (land-based)」 以及「以火炮為中心 (artillery-centric)」等特質分析是正確的。

這篇文章認為,俄國 前國防部部長 Anatoly Serdyukov 在 2007 - 2012 的任期內大大能增加了俄國陸軍的效率 亦正確的。

但這文章還是有誤導的地方。


左邊 前國防部部長 Anatoly Serdyukov

是的,俄羅斯前國防部部長 Serdyudov 的確對俄羅陸軍進行了改革。他增加了陸軍的效率,他打擊軍隊中的腐敗與裙帶小圈子軍備生產商,改良了陸軍後勤。

也亦因如此,Serdyudov 變得極度的不受歡迎,樹立了一堆強大的政敵,並在 2012 年被弄倒台失去了他的權力與地位。


現任國防部部長 Sergei Shoigu

Serdyudov 的繼任人是 Sergei Shoigu,這位更知道該怎做。

那誰是 Sergei Shoigu?

Shoigu 是唯一一個從 1991 年蘇聯解體後就未間斷地在俄國聯邦政府工作的部長。他為所有歷任的總統與總理工作過,避過了所有政治清洗。


國防部部長 Sergei Shoigu

這意味著甚麼?

這意味著他一位非常機巧的政治成功人士,擅長於宮廷政治、公關學與形象包裝。

你要最大化自己的政治生存力,在每一屆的政府中存活下來。而在最大化政治生存力的同時,你要最小化招來的敵意。所以你從來都不會站在強大利益團體的對立面。


Serdyudov 與利益團體鬥爭然後被倒台。

Shoigu 比前任更聰明,他發起一場「公關運動」,對外將自己包裝成 Serdyudov 「改革遺產」的「拯救者」。

但前任 Serdyudov 做過的改革,Shoigu 都取消回退掉。

媒體歡呼,人民歡呼,利益團體歡呼。


Putin & Shoigu 在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經典的問題。

效率最大化需要堅毅無情地處理 建制精英 與 利益團體。但同時宮廷政治最大化需要考慮到這些 既得利益集團,又不樹立政敵。

Serdyudov 是效率最大化。

Shoygu 是宮廷政治最大化。


另一個關注點是 Shoygu 是圖瓦人 (Tuvan)。

在俄國這個國家裏面,少數民族很難成為最高領導人。人民不會把他視作種族上的「俄羅斯人」( 看看圖中 Shoygu 王宮一樣的家 )。

這就意味著他對領導人不構成政治威脅,而你可以放心委派他去管理軍隊。


Shoygu 不只清洗了 Serdyukov 委任的人,他為老軍事建制的利益考量,又停止與軍備供應商講究成本與質量,他又應和許多「大俄國戰略下」自我感覺良好的裝飾性謊言。

讓我們思考一下「陸軍 vs 海軍」這個問題。


「陸軍 vs 海軍」多世紀以來都是歐洲列強的傳統兩難。實際上,你無法同時支撐一流的陸軍與一流的海軍,你只能二選其一。

有些歐洲強權到衰落那一刻還無視這個事實,比如 17-18 世紀的法國。

而有些在這點上則更為理性,例如普魯士。


我們有時會忘記這點。

在 17 世紀,以柏林為中心的布蘭登堡公國 ( principality of Brandenburg) 試著去成為一個「全球海上強權」,他們建立了一支海軍,在加勒比海與非洲 (圖中紅色) 建立了殖民地。

極大的維系成本,極度的只為面子,極度的愚蠢。白白耗掉了巨量的資源。


在 18 世紀,他們重新計劃,賣掉殖民地,解散海軍,並開始 陸軍最大化政策 (land-maxing)。他們正確地認識到如果他們不那麼愛面子並最小化海軍 (歸零),他們可以陸軍最大化並打造出一流的陸軍。

而這之後會有利於德意志統一。


所以陸軍最大化政策需要最小化對海軍的追求。

那俄國有沒有最小化它的海軍雄心?

沒有,它覺得自己有必要盡力去維持舊日蘇聯的遺產。讓老舊的船艦仍能航行,建造新的軍艦,維持並擴展遠洋海軍的基础設施。


這裏有另一個兩難。

區域性艦隊能有效地用於陸地戰爭。例如俄國宣佈過 海軍演習 (navy manoeuvres) 然後從海上攻擊了烏克蘭。

這是成本低而有效的。

然而只保持 區域性艦隊 聽起來不怎酷炫。

這是效率最大化 (efficiency-maxing) 的策略,而不是公關最大化 (PR-maxing) 策略。


而俄國卻是 公關最大化 的。

普丁宣佈過到了 2027,俄國海軍的新艦佔比要去到 70%。舊的蘇聯船艦變得過時,俄國正在建造新艦。

但是!主要的蘇聯船廠又多在烏克蘭境內,所以目前俄國一直在造新的船廠去達成他們的海軍目標。


蘇聯的海軍遺產是新俄羅斯聯邦的軍事詛咒。

蘇聯可以負擔得起配有航母戰鬥群的遠洋艦隊,但新俄羅斯聯邦負擔不起。

然而放棄蘇聯的海軍願景需要俄國人壓制自己對體面的追求 (這不可能),所以他們奮力地維持海軍,亦因如此,俄國不能且不會將陸軍最大化。


而這些因素怎反映到這場 俄羅斯 - 烏克蘭 戰爭呢?

首先,俄國的入侵部隊規模很小,當然它有超多的火炮,但數量還未足以取得勝利。

親俄的分析員將這次行為 與 納粹德國的 巴巴羅薩行動 (Operation Barbarossa) 相比,但不似 1941 年的德國陸軍 (Wehrmacht),這次俄國的入侵者 *只有一個梯隊 (echelon)*


閃電戰 (Blitzkrieg) 是怎組織的呢?靠若干的梯隊 (echelons)。

第一梯隊盡快的先行推進,這當然會意味著大量的防衛敵軍會落在後面,但第二梯隊來了,第三梯隊隨即又至 (如此類推),後面的梯隊會消滅掉敵軍,佔據領土,掌握敵軍補給線。


若果俄國發起恰當的「巴巴羅塞式閃電戰」,那現在就會看到有第一第二第三梯隊。

但第二梯隊就從未來過,它就不存在。

為甚麼呢?

第一,俄國並不是陸軍最大化,並且沒有足夠資源與基础設施去支持陸地戰爭。


第二,發起多次的梯隊需要長期且艱巨的準備。

你需要動員起軍隊,調動去邊境,扎營,維持後勤。這並不容易,這是很困難的工作並需要完成好才能發起閃電戰,而俄國沒有做到這些。


為甚麼俄國沒有準備好一場恰當的閃電戰?

這裏我們要來到第三點也是最主要的一點。

閃電戰是戰爭戰術,閃電戰是你如何突破 & 壓縮抵抗的敵軍。俄國其實並沒有計劃一場閃電戰,因為它就沒有把這當成戰爭來打。

俄國把入侵烏克蘭當成「特別軍事行動 (Special Operation)」來操作。


當然這部份原因是來自純粹的 現代敍事方式 (modern discourse)。

在二戰之後,合法主權統治者能發起侵略戰爭 的 傳統的主權理解 已歿,這種理解轉變的結果,是現代政權從不承認他們在發起戰爭,他們會說自己是在發起「和平化中和化行動 (pacifications)」、「反恐行動 (counterterrorism)」等等。


看一下 1940 末期,世界上「戰爭部」都改名為「國防部」,所有人都在防衛,沒有人在攻擊。那為甚麼戰鬥會發生?

啊,那是因為有罪犯,有土匪、恐怖分子、宗教聖戰士,或像烏克蘭那樣的,有「納粹」。


現代世界廢掉了「敵人」與「罪犯」的識別,這是羅馬法的重要概念。強權不發起戰爭,而一旦發起的話他們就會「罪犯化」「非人化」他們的敵人。所以這就有了一切的「恐怖分子」敍事。

在這個意義上,普丁也只是隨這潮流而動。


但在更深的層次,普丁他其實是絕對準確的。

普丁宣佈在烏克蘭「特別行動 (Special Operation)」有其認真之處,因為普丁本人並沒有預期一場戰爭,他並不知道怎操作戰爭,他整個人生都是在組織和發起「特別行動」。


白色衣服 Aslan Usoyan,黑道綽號 Grandpa Hassan

首先,普丁是 KGB 的官員。

然後他在聖彼得堡 (前列寧格勒) 做對接外商的巿議員 ( 這也等於 普丁非法地把蘇聯留下來的家底賣給西方 )。

在 1990 年代,普丁與犯罪世界緊密合作,而他在這點上做得很成功。

在上圖,你能看到普丁和 Aslan Usoyan ( 黑道綽號 Grandpa Hassan,黑手黨大佬 ) 這位 theif-in-law (律賊教父) 的合照。


看看普丁的好伙伴 Grandpa Hassan 是怎和他的小圈子搞慶祝。這讓人對普丁的生意伙伴與同伙有一個大概概念。

Aslan Usoyan ( 黑道綽號 Grandpa Hassan,黑手黨大佬 )

普丁與習慣謀殺的暴力商人合作。

但同時,普丁總是保持自己的掌控與優勢。

相比起這些高替代性的犯罪大佬,聯邦與地方政府是強得多的。每一位犯罪大佬都會有一堆想取而代之的左右手。


普丁有著更強勢的地位時,他會對這些犯罪集團發起「特別行動」。而普丁非常慣於這種操作。

之後葉利欽 (Yeltsin) 選擇普丁當成自己的繼承人,而在這個位置普丁又發起一系列的「特別行動」去鞏固自己的權力,這些行動都有上位者的支持背書。


是的,普丁在他當上總統前就已是兇惡之徒。

而在葉利欽總統與整個克里姆林宮機器的支持下,這種兇惡風是很容易操作的。巨量的權力,沒有風險,沒有責任。


之後,每當普丁需要刺激加強自己的人氣與硬漢形象時,他就會發起一些沖突。

車臣戰爭、喬治亞戰爭、敍利亞戰爭。

但以上這些都不是一場戰爭,所有這些沖突都是「特別行動」,而「特別行動」的特點

  1. 為了達成政治目的
  2. 對手都是較小的勢力,對上俄羅斯沒有任何勝利的希望

普丁只與小國家打仗。

車臣 - 100 萬人口。

喬治亞 - 400 萬人口。

敍利亞有更多人 - 1750 萬人口,但普丁打的只是敍利亞的反抗軍,而這些敍利亞反抗軍沒有足夠的訓練與裝備。

同時,「反恐」的敍事容許俄國能 對整座城巿轟炸 到 夷為平地 都沒有後果。


每次普丁需要去重申自己的「首席大佬地位 (alpha status)」,他都會用「特別行動」去毀滅一些小國家。

這些「特別行動」並不需要足充的準備,因為對手對俄羅斯對普丁都不構成生存威脅。

所以,這些俄國人他 X 的會做甚麼事?沒有風險 = 不需深思熟慮。


普丁這次入侵烏克蘭,又想把他的慣常操作重複一次。

所以,沒有大量的入侵陸軍,只有一梯次的推動,等等。

但烏克蘭比之前普丁的對手更大,烏克蘭有 4400 萬人。

普丁在想的是甚麼?很明顯普丁預料中烏克蘭陸軍會零抵抗。


普丁很有理想這樣相信。

確實,2014 年親俄國武裝輕鬆地擊潰 烏克蘭在 德巴爾切夫 (Debaltsevo) 與 伊洛瓦伊斯克 (Ilovaysk) 的軍事勢力。

普丁看到烏克蘭陸軍衰弱,他派點部隊都能擊退。


戰略上,普丁仆街了。

普丁在 2014 年打敗了烏克蘭,羞辱與折磨了烏克蘭。

所有 IQ 在室內常溫以上的人都知道俄國人不會就此罷手,俄國會再次入侵。

但!普丁在 2014 年沒有完全擊潰烏克蘭,他認為自己永遠有主動出擊的機會。


在那之後發生的事是可以預測的。

羞辱但又不完全擊潰你的敵人是高風險的。是的,你的敵人變得更弱了,但對手的內部勢力平衡已經被改變。

在外部侵略下,宮廷政治最大化與利益集團讓位於效率最大化的新冒頭勢力。


制度性改變的方程式 = 恐懼 + 留下後患。

拿破崙在 耶拿-奧爾施泰特會戰 (Jena-Auerstedt) 碾壓了普魯士人,但沒有斬草除根。普魯士人進化了。

佩里黑船事件 (Commodore Perry) 在 1853 年令日本人震驚,美國人自己忙於內戰,任由日本發展。日本進化了。


沒有任何東西比生存威脅更能刺激人。

第一,烏克蘭人承認這樣的事實

我誠實地講,在目前我們沒有任何軍隊。我們能最多能集結起 5000 個能戰鬥的士兵。

(烏克蘭國防部 2014 年報告)


在 2014 年,烏克蘭的軍備很糟糕。差不多 100% 的載具與軍備都是 25 年以上的蘇聯產物。更慘的是,大部份這些東西都過期了。

有些載具只在紙面上存在,但在 1991 年之後就未檢查過,也未使用過。他們的雷達,儲能器 (accumulators) 都腐壞了且不可維修。


Igor Girkin (Strelkov)

俄國情報機構 FSB 上校 Igor Girkin (Strelkov) 在 2014 年帶領一支親俄部隊叛亂,他想在烏克蘭倉庫補充軍備時,發現倉庫裏的東西都不能用。

他們拿了 28 支反坦克火箭,然後在 Nikolaevka 戰役中發現沒有一支是能用的。


根據對叛軍的訪談,這些人發現 99% 從烏克蘭拿出來的火箭、彈藥、手雷都是失靈的 (當然,這些東西都 25+ 的年齡了)。

所以令人不意外的烏克蘭在 2014 輸給俄羅斯,令人驚訝的反而是烏克蘭軍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進行戰鬥。


即使是那些古老的蘇聯電訊設備都失靈了,所以烏克蘭士兵只能用 SMS 通訊,而因為整個網絡太差,他們還需要把自己的電話拋上空中,冀望手機離地幾米後能更容易收到訊號。


這就是 2014 年烏克蘭軍的模樣,難怪俄國武裝能碾壓德巴爾切夫 (Debaltsevo) 與 伊洛瓦伊斯克 (Ilovaysk) 的烏克蘭部隊。

因為以上的原因,普丁絕對有理由相信這次 2022 年只要他一對軍隊下令推進,烏克蘭抵抗就會瓦解。


然而很多東西改變了。

第一,烏克蘭在 2014 年後有過 6 次徵召。

男人被徵召起來並派去頓巴斯地區 (Donbass),然後大部份人解除動員回到平常的生活。派去頓巴斯地區 (Donbass) 練兵的士兵大概有 60000 人,會定期輪轉。所以目前烏克蘭有 40 萬多的頓巴斯戰爭老兵。


以上的人大部份都曾參與戰鬥。所以烏克蘭有大量具有戰鬥經驗的老兵,或者甚至比俄羅斯多。

是的,俄羅斯在敍利亞也有戰鬥,然俄羅斯未有公佈在敍利亞的軍隊規模,估計只有 2000 到 3000 人,大部份的俄國士兵並未見識過戰爭。


更進一步的,烏克蘭士兵與俄羅斯士兵所經驗的戰鬥是不同的。

俄國士兵習慣了他們具有絕對優勢的戰鬥,在敍利亞他們只是把城巿用轟炸機炸平。

同時,烏克蘭士兵已和比他們更強裝備更好的敵人戰鬥過。


在軍備方面,這次 2022 年的戰爭,烏克蘭軍隊補給不足。烏克蘭發展出許多自己有創造性的武器,但其中絕大部份還未大規模製造。在絕多數情況下,烏克蘭士兵只有一些烏克蘭新武器的原型版。


烏克蘭向土耳其訂了 48 架 Bayraktar-TB2 無人機。這不差,比阿基拜疆在 2020 年納哥諾卡拉巴克戰爭( Nagorno-Karabakh War) 中使用的無人機是兩倍有多。

但烏克蘭目前只有 12 架投入在用。烏克蘭正在與土耳其一起研發更新更強的 Bayraktar Akinci 無人機,但已來不及用到這場戰爭上。


但是烏克蘭有一定數量 (未公佈過) 的美國製 Javelin 反坦克飛彈 與 M141 反地堡彈藥 (M141 Bunker Defeat Munition),有英國-瑞士合研的 MBT LAW 反戰車飛彈。

以上這些加上烏克蘭自產的反坦克武器 (如 Stugna-P / PK-3 Corsar / Barrier),能幫助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坦克。


這次 2022 年普丁下令攻擊時,烏克蘭部隊沒有接收到很多新的坦克。但他們有新的裝甲車,例如烏克蘭國產配備土耳其 Aselsan 戰鬥模組 (Aselsan Fighting Module) 的 Cossack-2 ,他們還有一定數量的美國製裝甲車與悍馬 (Humvee) 等等。


最後,烏克蘭創造出新的兵種 - 領土防禦部隊 (Troop of Territorial Defence),這支部隊估計有 6 萬人,這支部隊學自波蘭,由受過軍事訓練的公民組成,能在一天內動員起來,並只在自己的城鎮與區域戰鬥。


為甚麼呢?

嗯,這挺明顯的。

若果俄羅斯組織了良好準備的閃電戰,能發起幾個梯次的進攻,烏克蘭必敗無疑。但俄羅斯並沒有這樣做,而烏克蘭人也賭俄國人不會這樣做。

第一,這種閃電戰成本很高,對非陸軍最大化的政權來說很難組織這種攻勢。


所以普丁的攻擊就只有一個梯次。

俄國部隊推進,但後方還留下大量未消滅的烏克蘭常備軍與民兵。

在正確的閃電戰中會有第二波梯次與第三波梯次去消滅烏克蘭的防衛者,但俄國沒有這樣做,這些梯次就不存在。


以上種種,會導致俄軍的後勤補給出問題。

第一梯次部隊推動,它需要彈藥的補給,需要燃料的補給,也需要人員的補給。

但後續的補給部隊受到烏克蘭軍隊、民兵與領土防衛部隊攻擊。


烏克蘭軍使用 Bayraktar 無人機對俄國補給部隊進行攻擊。


而俄羅的補給部隊也會被政府發過槍的烏克蘭民兵發現後上報上去。

民兵抵抗不了正規俄國縱隊,但他們能攻擊補給車隊。

要記得烏克蘭的公民之中有許多有戰鬥經驗的老兵。


領導 2014 年烏克蘭叛軍的 Strelkov 也在 telegram 證實上述的說法。補給車隊因為沒有第二梯次的部隊所以被毀滅。


普丁很明顯很擔心。

在 2022 年 2 月 25 日的一個片段中,他呼籲烏克蘭軍隊搞政變,若果普丁的計劃一開始就成功,他根本不需要叫人搞政變。


這次 2022 年行動的失敗,會對普丁及其政權召致巨大的後果。他們很難在這次戰敗下繼續存在下去,普丁不太可能用同樣的手法繼續嬴下去。


這不是俄軍士氣太低,而且這要看戰爭有多嚴酷。

大部份的俄國部隊對有趣的外國冒險假期不抵觸且充滿熱情,但打一場有可能陣亡的持久硬仗是另一回事。


俄國軍隊的士氣被廣泛地高估。

根據俄國的社會學調查,入伍的最大動機是政府分發的房子,這些入伍的年青人通常是沒有背景也沒有前景的平民百姓,而入伍給了他們分房子的機會。


而現在如果你陣亡了,你也分不到房子。

在烏克蘭的俄國部隊或者只是沒有其他選擇,烏克蘭的抵抗還在持續,戰爭是血腥的,而傷亡是真實的,這些都會大大地動搖到俄國本土的人。

不似烏克蘭本土守護者,俄國本土的人們對戰爭的熱情會越來越缺乏。


普丁能做甚麼呢?

  1. 開始破壞基础設施 (已做了)
  2. 封鎖城巿 (已做了)
  3. 就像車臣戰爭與敍利亞戰爭一樣,純粹地用轟炸機與火炮轟炸城巿 (或者會做)

第一第二點會引發人道災難,而普丁希望這能打碎烏克蘭的反抗意志。


而炸平城巿這選項對普丁來說也構成問題。

不像在車臣與敍利亞你可以把公開大屠殺命名為「打擊宗教聖戰」,也是「反恐戰爭」的敍事模式,在烏克蘭用這個藉口會更難,而且可能會招致北約的反應。

但我不能排除普丁會做這樣的事。

(作者寫這些時是在 2022 年 2 月 28 日)。


我的推測是,若果戰鬥持續而俄國還未勝利,俄國戰鬥的能力與意願都會快速消失。普丁沒有其他選擇,但他手下的人還有選擇。


而即使俄國沒有技術上失敗,而某種形式的停火 / 協議達成了。烏克蘭也已經勝利了。

為甚麼?

很多人把這次沖突視為動力戰 (kinetic)。亂講。人類的沖突與交互不是動力的,它們是神話的而且由神話主導。


貨幣是一種神話,它存在只是因為我們投注信任。

權力是一種神話。

民族是一種神話。

機構是純粹的神話。

想一下莫斯科 1572 年的被入侵者焚毀。

恐怖伊凡 (伊凡四世 / Ivan the Terrible) 把國家分為 皇帝治下的特轄區 (Oprichnina),與由貴族領土管理的普通區 (Zemschina)。


特轄區 (Oprichnina) 受伊凡四世直接管治。

特轄軍 (Oprichniks / Oprichniki) 發動對普通區 (Zemschina) 的恐怖運動,伊凡四世這些手下殺掉整個貴族家族,屠掉不同的城巿,殺死大量平民百姓還沒有遇到反抗。

為甚麼?是伊凡四世的爪牙強悍而勇敢嗎?不,是因為神話。


俄羅斯人民在一個俄國正統君主的神話下存在著。

雖然還是有會不同的人對抗俄國沙皇,但要組織成規模的反抗對抗沙皇是不可能的,這些零星的反抗會輕易被有組織的沙皇特轄軍 (Oprichniks) 所碾壓。


沙皇特轄軍之所以兇悍,是因為俄國沙皇正統的神話阻止 99% 俄國人民去反抗,所以沙皇特轄軍有這些「經驗」後覺得自己真的很勇很強。

然後到了 1572 年,克里米亞汗 (Crimean Khan) 攻擊莫斯科,與沙皇特轄軍短兵相接。


動力學上來講,沙皇特轄軍有壓倒性的優勢,他們有槍有炮,有更厚的裝甲更重的武器,他們的防禦與火力都更為強大。

但一天之內這些沙皇特轄軍就單單被弓箭所擊潰,因為這些特轄軍習慣了和因神話而不反抗他們的人戰鬥。


在白雲母君權的神話 (Muscovite mythology) 之中,沙皇特轄軍是不可接觸的半神,是正統沙皇的手臂,他們就像地上行走的神靈一樣。

但當這群人面對外國的敵人時,他們相信的神話不起作用了,他們進入一個新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這群特轄軍也只是人,並且會中箭受傷。


這些特轄兵不習慣面對箭雨,而正是對自己並非半神而只是凡人的認識,震驚了這些人。他們丟下盔甲丟下槍與炮轉身逃跑。

儘管這些人在「動力上」有著完全的技術優勢,最終莫斯科被付之一炬燒成灰燼。


所以,權力是神話性的。

俄國的安全部隊在他們的神話空間內是神靈,他們就代表著神一般的國家。

但他們發現烏克蘭人不受他們的神話想像影響,俄羅斯部隊的神話對烏克蘭人沒有影響力,他們只是凡人。


而最後的,正是對抗壓倒性優勢的敵人,大大加強了烏克蘭人的神話想像,我們正在見證巨量的神話構建過程。

脫離了神話維度的戰爭的現象,是不可思議的。


看看威尼斯,拿破崙不費一槍一彈他們就投降了。很聰明,保存了生命,拯救了城巿。但這同時也殺死了威尼斯的神話。

人們存活下去,但共和國的神話已煙滅,它沒有復興而且很不可能再次重現。


歷代的戰爭的理論家理解這一點。寫「戰爭論」的克勞塞維茲 (Clausewitz) 指出,不只失去自主性很重要,你 *以甚麼形式* 失去自主性同樣很重要。

若果你不作任何戰鬥就投降,你保存了生命,但你殺死了你的神話,你就會被征服者所消化吸收。


但若果你經歷過殘酷而血腥的戰鬥後輸了,你的神話依然存在,最後戰役的記憶將一代又一代的被人銘記,這會形塑你後代的神話空間,而你的後代一有機會,就會去復興昔日的自主。

(全 thread 完)

原作者 Kamil Galeev [2]







11歲烏克蘭男童「手上寫著電話號碼」一個背包獨自逃往斯洛伐克 [1]






烏克蘭夫婦在前線結婚 [5]






烏克蘭父親留守,與妻女告別 [6] [7]






[1] https://times.hinet.net/news/23790987

[2] https://twitter.com/kamilkazani/status/1497993363076915204

[3] https://brief.bismarckanalysis.com/p/modern-russia-can-fight-and-win-land

[4] https://youtu.be/v941VC0wHJk

[5] https://www.abc.net.au/news/2022-03-07/ukrainian-defence-fighters-marry-in-frontline-wedding/100888214

[6] https://www.euronews.com/2022/03/05/separating-families-say-goodbye-at-kyiv-s-train-station

[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7zwnYbysQ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