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9 articlesIn total 117432 words

“一颗柠檬戴着墨镜在沙滩上休息”-人工智能请创作

沙丘研究所

人工的,还算是想象力吗?

互联网时代的创作(下):作品缺乏内在的对抗,更多是对外的讨好

沙丘研究所

幻想、挣扎与奇思异想的消失

2

互联网时代的创作(上):我们注定不会再有伟大的作品了吗?

沙丘研究所

数据主义上升,私人领域下沉

2

从播发量超过2亿的建造视频聊起

沙丘研究所

“技艺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厌倦

3

藏在「原子朋克」中的拓荒精神

沙丘研究所

这篇文章来自沙丘的新成员Jeff。表面上看,文章像是对某个亚文化流派的科普和介绍,但细读以后,相信大家能够体会出作者实质上想要从“原子朋克”这个词之下牵扯出一些更庞杂的东西,也试图问话我们的未来——这是结合技术主义、科幻叙事和美学表现三个方面的整体反思。

2

「超越文字」的微信与赛博理想国

沙丘研究所

沙丘研究所在微信、豆瓣、机核网、matters等平台都有运营账号,但目前仍在微信公众平台为发布第一手内容。在这里我们分享一些关于媒介和公共性的观察和思考。欢迎大家的进一步讨论。01 微信公众平台是诸多媒体的主要活动场所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试图分析微信作为一种“超越文字(go beyond words)”的媒介。

沙丘研究所的业余年度书单

沙丘研究所

虽然方法和媒介多了,但书籍仍然是最快速和行之有效的学习手段。沙丘研究所需要很强地参与互联网内容生产和知识传播,但阅读思想家、文学家的原文仍然是提升自己最主要的方式。在2020年即将过去的今天,我们挑选了7本对我们来说最有启发意义的书籍与大家分享。

1

向这个非凡的文学大师学习如何在虚构中创造空间

沙丘研究所

199年前的双十一,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生。01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艺术风格是独特的,其空间也区别于其他作者的创造方式在这篇文章中,我试图分析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里创造的空间。《白痴》和《罪与罚》会是主要的材料。相比于“三巨头”中的托尔斯泰和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既不工...

1

仅仅以「会玩曲线」来理解扎哈,将是非常狭隘的

沙丘研究所

70年前的今天,扎哈·哈迪德出生。01 论传播,扎哈身上的标签远远盖过了她的思想扎哈是充满争议的,但她的名气毋庸置疑。如果单单以互联网上的话题热度来排序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将以统治性的优势领跑所有其他大师。根据互联网数据表现排序的明星建筑师列表。

一个真诚的作品,并不依赖「高大上的理论」来装点自己

沙丘研究所

我们不妨从一段充满启发性的对话开始:-高斯: 您的哲学见解,在何种程度上,是由自身经历而推动的思维过程?-阿伦特: 我不相信任何思考过程可以脱离于自身经验。换句话说,每个想法都是“后知的”,它们都是根据某些事件建立的思索。(That is, every thought is an...

历史上的今天,卡尔维诺、福柯和尼采出生

沙丘研究所

97年前的今天,伊塔洛·卡尔维诺出生。94年前的今天,米歇尔·福柯出生。176年前的今天,弗里德里希·尼采出生。01 卡尔维诺概括:我们曾经拥有异域与“别处”,这些地方为文学赋予想象的空间。但在今天,这些“别处”已不再存在了。但是在所有的世纪里,有一些诗人和作家从马可·波罗的游记...

阿伦特:彼此交谈,理解事物,爱具体的人

沙丘研究所

114年前的今天,汉娜·阿伦特出生。01 公民的言说以及彼此交谈(摘自汉娜·阿伦特《人的境况》,“公共与私人领域”一章,中译:王寅丽) 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动物”(zoon politikon)最早译作“社会动物”(animal socialis),特别是经由托马斯·阿奎那所采取的...

1

从时尚品变成必需品,互联网必然接管了越来越多真实世界的情绪

沙丘研究所

1995年初,纽约圣马可广场12号开了一家新的咖啡店,店内提供了一项很多人尚未听说过的服务——接入互联网。报纸和电视节目上接连报道了这家猎奇的小店,只是有些主持人和嘉宾甚至不太清楚,那个招牌——Cyber @ Bar——中间的字符应该怎么念出来。

当博尔赫斯感到失望和痛苦的时候

沙丘研究所

在博尔赫斯诞辰121周年的今天,我们想要推介他的作品《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勒莫》。这篇不长的散文收录在随笔集《埃瓦里斯托·卡列戈》当中。当提起博尔赫斯,首先会想起“迷宫、镜子、无限与永恒的时间、往复难解的命运”……对于大多数读者——也包括我们——,《埃瓦里斯托·卡列戈》这本集子并不是最初开始了解他的那一本。

《看不见的城市》,亦有她看得见的现实意义

沙丘研究所

卡尔维诺1983年3月29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写作硕士班的一次讲座上提到(书的前言):从某个身为城市规划专家的朋友那里,我听说这本书涉及到了许多他们的问题,并且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因为背景是相同的。伊塔洛·卡尔维诺的作品《看不见的城市》最初的意大利文版本出版于1973年,此后一直到...

互联网中优质内容的困局

沙丘研究所

这次对谈的内容来自于5月16日进行的线上客厅,由沙丘研究所和706青年空间联合主办。两个小时的实践中,几位对谈人围绕“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进行了讨论。主要围绕的关键词有“公共领域”、“讨论语境”、“技术中立”、“权力与资本的干预”、“优质内容的产生与传播”等。

从苹果的系统更新,理解设计中的「控制」与「自由」

沙丘研究所

一个真正好的设计能够促进其他设计师完成更好的设计。对于苹果的设计哲学,同时存在热烈的追捧和猛烈的抨击,但作为设计师我们至少不能否认苹果产品决策的借鉴意义。我们试图由苹果的这次系统更新作为出发点,简单谈谈设计思维当中对于“控制”与“自由”的权衡。

3

互联网平台的「创造」,仍然植根于古老建筑的空间喻体

沙丘研究所

近两年,世界范围内大量对于互联网的反思文章都提醒我们这样一种事实:我们曾经憧憬网络世界为人类带来更理想、更美 好的人际关系,但最终,这项技术却辜负了我们的想象。我们在这篇文章当中试图补充这样一种观点:从漫漫历史的尺度上来说,“互联网”是一项极其年轻的发明,但“人际关系”却是与人类作为物种一样古老的东西。

1

「圆形监狱」:伟大的抽象比喻,中庸的建成项目

沙丘研究所

“圆形监狱”虽然作为一个空间样板或者社会比喻无比成功,但作为实际建成项目,这些监狱的价值显得相对平庸。词条:圆形监狱(panopticon)“圆形监狱(panopticon)”是由边沁首次提出,由福柯作为“全景敞视主义(panopticism)”重新介绍,目前是建筑学中十分重要的,作为话语的建筑空间。

2

「全景敞视主义」:人民不可再聚集

沙丘研究所

词条:全景敞视主义(panopticism) 「全景敞视主义」不止是被监视情况下的规训,它也是对于群体流动性的压制。沙丘词典专辑链接(点击跳转) 怎样把一群野蛮人变成现代人?步骤一,把他们放在一个个小格间里; 步骤二,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一直被监视着; 步骤三,把他们隔离起来,保证他们无法成群结队。

1

虚构丨黑色草图纸

沙丘研究所

媒介:述梦 (Medium: Dreamtelling)她本来似睡似醒、迷迷瞪瞪的,一阵强烈的油墨味让她清醒了,或者说,开始做梦了。油墨味是典型的,她承认这个味道既刺鼻又无可替代。正是在这个味道出现的时候,她意识到,我,一个年轻的女人,正身处一个印刷间当中。

「攻壳机动队」与反人类中心主义

沙丘研究所

我们需要首先理解人类的形态——包括人类的欲望和它一切外在的表现形式——可能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因此,它必须被重新审视。我们需要明白五百年来的人文主义可能将要终结,因为人文主义正转变为一种我们必须无奈地称为后人类主义的东西。——伊哈布·哈桑(Ihab Hassan),《作为表演者的普罗米修斯:走向后人类的文化?

1

Matters的大朋友们儿童节快乐!

沙丘研究所

原创内容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沙丘研究所”

1

可以说,五环就是折叠北京的那条折痕

沙丘研究所

在北京,五环内与五环外居住的人口基本等同,但这显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当我们说“北京被折叠起来了”,那么五环或许就是这一条折痕。城市的发展绝不仅仅在于它的核心区域,很多时候它的边缘更加值得观察。一个良善的空间不仅在于提供更丰富的物质生活,也在于能让位处底层的人有尊严地生活。

特隆星文明丨 唯心主义者的游乐园

沙丘研究所

这段记录隐藏在一个设计师送修的硬盘当中,由数据的恢复,一段未曾揭露过的历史逐渐浮现——但或许称之为历史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它只是曾经发生在一个地球男人的脑海里的念头和想象。后世一般将之称为特隆文明对于地球的第一次侵入。这不是任何意义上武装与炮火的侵入,它是一种状态的侵入,一种唯心主义对于地球常规秩序的侵入。

1

恒大莲花体育馆对「美」的巨大破坏

沙丘研究所

引言:即使审美问题本质是话语权的分配,「美」仍旧应该是从权力中解放的状态恒大公布的“莲花”形状体育馆引发了大量公共讨论 不管是建筑圈子还是更大的讨论圈,我们都已经越来越少谈论美。从历史的教训中我们了解,过多谈论“审美问题”或者宣扬某个高于“其他大多数人”的优越审美能力是危险的,因为这落入了品味表演和阶级作秀的陷阱。

即便拥有完美的公共领域,“讨论”依旧不可能存在吗?

沙丘研究所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引发了不少进一步的讨论。点击这里可以跳转该篇文章。1. 新的问题即便拥有一个完美的结构,完美的交互平台,完美的“数字化公共领域”,是否真正有效的讨论仍旧不可能存在?可以说,这个问题已经突破了之前文章的论述边界,从传播学、政治哲学的基础上迈进到了对于人性本身以及语言可能性的讨论。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沙丘研究所

一次结构性反思0.引言最近一段特殊时期,很多人观察到这样的现象:一些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能畅通无阻地发表,发表之后也能基本完好地保留在互联网上,反而是在更小众也更有自由主义倾向的豆瓣上发表时,迅速遭到审查和删除。这种有趣的对照促使我反思中文社交媒体的结构搭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