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花魚
小黃花魚

説説真實的世界,這是我的願望。 衹是,人生,從來不是預設,而是要一步一步地走來,所以,對世界的認知,也是漸進的。

大国,通常是怎样换位的?

中美两国的脑残分子们,最近几年,一直隔着太平洋打着无脑的嘴仗。他们对于曾经的历史一无所知,总是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观点。我们不妨通过本文,讲述一下美英曾经是如何换位,来预测中美的平稳过渡。

【这篇文章,写于2021年5月。】

中国和美国在国力方面,此消彼长的态势已经非常明显了。中国和美国如何确立新型的大国关系,如何完成领导权的过渡,对此,双方都有点经验不足。

自资本主义在欧洲兴起之后,已经有过的若干次大国更替,资本是全程陪伴的,有了这层保障,虽然有暗流的涌动,但中美的过渡将是有惊无险的。对于中美而言,只要维护好自身的利益即可。

为了让我们这些围观者也有一个确切的认知,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英国和美国曾经是如何完成领导权的过渡,以此为参考,对于理解随后的中美新型的大国关系,会有一定的裨益。

1 中美的角色必须换位

自改开以来,中国在美国主导的国际政经体系中所处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对于所涉及的分工,生产、研发、财富寄生,等等,任何一个领域,中国的负荷比重都不低于美国。

甚至说,对于世界经济的整体贡献,中国已经比肩甚至是超越了美国。东方国家旺盛的发展势头和其倡导的共命运理念,让全世界发达和不发达国家都看到了共同繁荣的可能。

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现在的发展模式,是美国模式和中国特色国情的不成熟结合。由于美国的财富存储机制存在漏洞,中国的发展又极富劫掠性,中美之间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危机了。

这就注定了中美关系的过渡,有着特殊的时代特色。为了在过渡过程中维护好各方的利益,作为上升期的中国,一定要拿捏得当,防止传统的美系出现意外的崩盘。

美国已经出现了危机,其现状亟待调整。否则,美国很可能会出现意外的塌方。毕竟,美国倒下了,覆巢之下,就没有完卵了,这同样是不可接受的。

寄生于美国的公共财富,虽然暂时被标注为美国的私产,其本质依然是全世界的共有资产。为了保护好相关的公有财产,不是说,把这些财富用经济的手段转移到中国,就万事大吉了。

2 中美的过渡已经开始

1815年,英国击败法国,取得滑铁卢战役的胜利,英国稳固了自己在欧洲的强国地位。最终,凭借武力在全球建立起庞大的殖民体系,英国成为人类历史上首个真正的现代超级大国。

英国称雄的时代,其实是群雄并起的时代,为了争夺现代大生产的控制权和领导权,列强们曾经拼的是你死我活。

百年之后,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则是英国向美国让渡世界管理权的开始。 

曾经的美国,是在英国等欧洲国家主导的世界秩序中讨生活。曾经的美国就是英国的领地,是事实上的殖民地。那么,美国的经济模式自然就带上了欧式烙印。如同现在的中国经济,不可避免的带上美式经济的标签。

美洲的正式开发和美国的独立,就经历了大约一百年。随后,为了在美国内部实现真正的大一统,美国又经历了南北战争。

对应美国的这个阶段,就是毛泽东在中国领导武装斗争的阶段和共和国初期建设的阶段,前后大致花费了五十年。

南北战争结束后,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经历了大约八十年,这是美国自我强化的阶段。对应着这个阶段,就是新中国改开的三十年。

只有把西方列强各自把持的大生产进行有效地统一,才能避免由此引发的经济危机和相互之间的混战。而要实现这种统一,首先要在资本层面实现统一。

1913年,美联储的成立,意味着资本在顶层形成统一,这也意味着美国要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新核心了。

对标于美联储成立的这个标志性事件,就是中国正在试行的数字化人民币。

数字化人民币有这么伟大?我们完全可以这么断言:数字化人民币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亚于美联储曾经的功勋。这是人类金融史上,唯有黄金成为货币才可以辉映的里程碑。

为了建立用于协调列强瓜分大生产蛋糕所需的管理机构,即超国家联盟(前为国联,后为联合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如约地爆发。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联合国如期的成立了。配套体系陆续到位,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领导者。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才正式确认了新经济模式,也就是美国正式进入财富寄生的阶段,美国要彻底消除老旧的欧式模式的各种弊端。

对于中国而言,属于中国的新经济模式是什么?是胡鞍钢们所谓的“厉害了,我的国!”?

显然不是,中国目前的成就,仅仅是美国模式在中国的延续。这不是百分之百的中国贡献,这也是目前美国等不服气中国的根本原因。

让美国心服口服的中国模式将是什么?

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基础上,中国所领衔的绿色大生产,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国际新秩序。

试想,到了2060年,中国还存在被卡脖子的短板吗?我想,彼时的中国,会和全世界,谦逊而友好地分享自己的发展红利,会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

3 中美的过渡必须平稳

1991年,随着苏联的垮台,美国不战而胜。

随后,美国开始对中国进行系统性地产业转移,把生产过剩的包袱甩给了中国,也就是把生产危机转嫁给中国。

送走了生产过剩的危机,并没有让美国幸福几天。随后,美国深陷财富寄生的泥潭而无法自拔。

原来幸福生活也会带来麻烦!?这原理多简单:大鱼大肉会带来三高,现代人谁不知道这点常识?在国家层面,也是如此啊。

陷入财富寄生的危机,也就意味着美国模式的退场开始进入倒计时。

相对于1913年美联储的成立,百年之后的2012年,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顺利完成权力交接,这是美国时代谢幕的开始。

两年以后,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有了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南海瀛台夜话。

戊戌变法失败后,光绪皇帝住在瀛台,修身养性以图东山再起。由此,瀛台就带上了某种不详的色彩。那么,对于中国和美国而言,谁才是未来需要被隔离保护的光绪?

十年以后,大家才恍然大悟,美国才是这个需要被保护的对象。这是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结果,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谁也没有想到美国的结局是这样的。

但是,美国依然是这个世界的盟主,依靠媒体的力量,美国试图把中国孤立起来。看来,中国和美国的平稳过渡,存在极大的变数。

特朗普在位的后期,试图引导制造业回流美国,事实上,这种努力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果。

相反,对美国的隔离性治疗,已经全面展开。五眼联盟形成一个核心的同盟体,来保护资本寄生在这个体系内部的财富不至于崩盘。

新冠病毒将会在这几个国家内部反复肆虐,最终,这几个国家会“被迫”祭起高福利(通货膨胀)的政策,这种高福利就是传说中的喂奶主义。

在喂奶主义之下,第三产业将被彻底重组,亚裔在第三产业中的地位将被大大削弱,也就很难再形成从五眼联盟中巧妙获利的洲际产业链了。

五眼联盟必然重塑其内循环和外循环,其内循环很可能是依靠本土势力所代表的财富寄生和回收机制;其外循环所依赖的经贸渠道,必然会经过特殊的重构。

五眼联盟无法放弃其外循环,离开了外循环,五眼联盟和外界就失去了交换价值的度量统一。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给予台湾特殊的国际地位。

五眼联盟不会在其内部进行传统的再工业化,所谓的“印日美澳”的新同盟,也会因为其理念不符合经济学原理而难以推行。也就是说,传统的再工业化将被绿色的再工业化所取代。

4 英国和美国曾经的过渡

英国能够取得日不落帝国的地位,是因为英国以热兵器对阵全球其它地区的冷兵器;以蒸汽革命带来的规模化工业生产,对阵其它地区的手工业作坊,这一切,决定了欧洲的崛起就是一种必然了。

其它地区在遭受压迫和剥削的同时,也在为随后的反抗积蓄着力量。当全球反抗殖民统治的运动,最终形成一股无法被遏制的浪潮,英国的垮台就在所难免了。

因为,他是一个岛国,本身资源匮乏,一切工业原料都依赖于海外的供应。当其他国家开始反抗这种掠夺的时候,整个大英帝国的生产系统,就会因为原料供应的不稳定,以及失去商品的倾销市场而难以为继。

所以,英国模式退出历史舞台是无法避免的,取而代之的就是资本推出的美国模式。

为了防止曾经的英国出现坍塌(类似防止美国在今天也出现坍塌),资本阵营提前了半个世纪进行筹划,来应对全球反殖民的浪潮。美国有着丰富的资源,资本的生产中心从欧洲转移到美国后,资本阵营就可以抱团来承接美国派发的生产任务(马歇尔计划),以渡过反殖民浪潮所形成的黑暗期。

日不落帝国全世界的捞金,让资本在英国囤积了海量的财富。要把这些财富转移到美国去,总得需要一个理由吧。借助两次世界大战,通过购买战争所需的军火和资源,财富在英国和美国之间完成了乾坤大挪移。

今天,东方国家和美国正在进行换位,财富的转移是重中之重。财富如何转移,也得有个合乎情理的剧本吧?大家不妨耐心观赏,中美是如何在大切割的过程中,最终顺利完成财富的再配置。

5 英镑角色的转变

通过两次世界大战,资本把自己投放在英国的浮财,顺利地转移到美国。这只是第一步,资本在英国的体系内,依然有很多的不动产所代表的财富。

这笔财富也需要进一步的调整,所以,在二战以后,在英镑把全球储备货币的角色让渡给美元之后,寄生在英系不动产上的财富也一直在稳步调整中。这种财富格局的调整,本质就是美元和英镑汇率的调整。

按下英镑的葫芦,目的是为了浮起美元的瓢。所以,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英镑是如何慢慢地走下神坛。

1944年,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在布雷顿森林召开,确定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新体系。自此,英镑作为世界结算货币的地位开始逐步被美元所取代。

1949年,英国政府主动宣布英镑贬值30.5%,至2.8。不再是主要储备货币的英镑,自然就要主动放弃其币值稳定的特性,这属于主动牺牲自我来推动美元的上位。

英镑币值的这种变化,并没有立即发生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后,而是在马歇尔计划成功起步之后。这种有序的变化,才是大国间过渡的正常节奏。

20世纪60年代,殖民地寻求独立的浪潮全面爆发,英镑承受着新一轮的贬值压力。1967年,英国首相哈罗德·威尔逊宣布英镑自动贬值14%。这对于一直声称会捍卫英镑汇率稳定的英国政府来说,无异于唾面自干。

类似的一幕肯定会在美元身上反复重演,为了维持世界金融市场的稳定,今后的美国,一定会像曾经的英国政府那样谎话连篇。

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爆发,英镑兑美元汇率再贬至1.6的水平。

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格兰银行,他做空英镑获利巨,一度被称为世界金融史上的传奇。虽然被渲染地如何如何惊心动魄,事实上,这不过是资本阵营内部一个预约好的交割,英镑兑美元自此降至1.5左右。

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英镑类似的下跌或者被狙击,一定会再次发生,直到英镑对美元的汇率降到1左右。毕竟,英国并没有实体经济来支撑他的金融业务。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新冠疫情一定会助力英镑币值的再次下跌(后话:这一幕,出现在2022年了!)。

整个英镑贬值的过程,就表示以英镑为代表的英系经济不断萎缩的过程,相应的财富不是消失了,而是在有序地转化为美系财富。

从二战结束到英镑1992年被狙击,这几乎隔着半个世纪的。我们一定不要忘记英镑贬值的这个过程,因为,人民币要取代美元成为基础货币,美元角色的转变可能依然会有一个如此有序没落的过程。

美系财富对外的转移,也会如曾经英系财富转移那样,是有序进行的,而不存在任何所谓的天下大乱。

6  我们应该以史为鉴

大英帝国(1815-1914)和美国(1913-2012)各自领导了这个世界前行了一百年。英国的一百年和美国的一百年,谈不上漫长,也不算短暂。

百年可以树人,连续两个百年的经验和教训,应该可以给中国带来某些益智的启迪。

英国和美国相继谢幕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才是一个值得探究的话题。

对于中国已经开始的一百年,甚至说,相对于初级资本主义已经经历的五百年,中国有可能领导这个世界前行五百年。在这一百年或五百年当中,又将会有哪些辉煌值得中华民族去期待和向往,又会有哪些坎坷或陷阱在等待着中华民族前去跨越?

在英国或美国让出历史舞台C位的时候,其内部一些人难免会产生失落。长期占据着霸主地位,承载着全球财富的主体,自然就可以干预财富的配置和流动。近水楼台先得月,财富体制内的,总是容易享受到不同程度的财富溢出。

现在,这种优惠条件要被拿走了,不少美国人自然很不高兴,很不满意,真真假假地闹一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自古以来,一个民族,一个大国,必须要具备这样的品格: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样的国家或民族,才能经受得住历史的考验,才不会被历史舞台轻易地淘汰。

大生产诞生于欧洲,列强们利用大生产和武装殖民,洗劫了全球的财富。在劫掠的财富面前,在财富换来的营养和舒适面前,欧美的统治层和普通民众,都打了败仗,表现的都不及格。

大生产已经回到了亚洲,也就意味着,和大生产挂钩的财富流,会重新以中国为中枢来循环不止;这也意味着,现代财富也会以寄生的模式重点囤积在中国。

对于中国而言,是否考虑过,中国在财富的寄生达到峰值之后,是否会主动地对外有序地转移产业,和非洲等第三世界共享繁荣?

对于中国而言,在未来的百年里,甚至在未来的五百年里,能否经受住这个富贵不能淫的考验?能否担当新发展的重担?或许,这是个在2060年才能见分晓的问题。

一切皆有可能,但是,对于中华民族而言,成功,才是合情合理的大概率事件;苦难,让中华民族只剩下了成功这个唯一的选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