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花魚
小黃花魚

説説真實的世界,這是我的願望。 衹是,人生,從來不是預設,而是要一步一步地走來,所以,對世界的認知,也是漸進的。

资本的财富寄生 - 101 - 美国工薪族的工资

美国的苹果比其他国家的苹果要贵,难道是美国的苹果树更高贵?苹果树哪有高贵之分?有区别是美国的工人被寄生了财富。

首先,我们从大家熟悉的工薪族工资谈起。

要谈论美国工薪族的工资,我们必须为美国工薪族的工资找到一个合适的参照物。选哪个国家比较合适?我看,选择朝鲜这个美国多年来的眼中钉作为参照物,或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对比效果。

朝鲜是个封闭的国家,根据公开的资料来看,普通朝鲜工人的月工资,折算成美元,大致在10美元左右。

在美国,劳动者获得的劳动报酬分为时薪制和年薪制。对于时薪制,在雇主给员工支付劳动报酬时,每小时的工资数,不能低于所在州政府规定的最低时薪。

在美国,各州的最低时薪是不一样的。时薪最低的州,例如佛罗里达州,最低时薪在8.56美元左右(2020年)。这就意味着,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全职工人,假设每月工作160小时,那么,他的月收入至少是1370美元。

如果一个工人的月工资是1370美元,去掉应缴税金和保险后,落到这个工人手里的钱,会少于1370美元。不过,到了年终报税的时候,低收入人群通常会拿回每月被扣除的大部分金额,甚至,还可能得到政府发放的某些工作奖励。

在生产资料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全球劳动者在单位时间内,创造的劳动价值基本上是相似的。

既然劳动产出基本相似,为什么一个朝鲜工人和一个美国工人的劳动所得,即他们的工资,会相差如此悬殊,居然是137倍?

朝鲜是公有制社会,满足个人或家庭生活所需之外的劳动所得,为国家代持,属全民所有。国家把这些财富积累起来,经过优化组合后再反馈给国民,反应到大众生活层面,就变成了朝鲜现在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等。

美国是私有制社会,美国工人的所得,高出朝鲜工人的部分,就是所谓被寄生的财富,被寄生的财富本质为资本所代持的公共财富。

也就是说,佛罗里达州工人每月1370美元的收入,对比朝鲜工人每月10美元左右的收入,所多出的1360美元,基本就等同于寄生在这个工人身上的财富额度。本质上,这些财富是公共财富的一部分。

美国劳动者很容易产生一种阿Q式的错觉,感觉自己的劳动所得,要比朝鲜工人多得多。由此,大家不由自主地为能呆在美利坚而自豪,对朝鲜的嗤之以鼻乃至各种冷嘲热讽就是常态了。

事实上,这个地球上的大部分民众,对于美国和朝鲜工资的差异,都无法避免产生这种认知上的错觉,也包括我本人。尤其是,在我懂得用财富寄生这种观点来看问题之前。

每月得到的,和真实属于自己的,这两者并不是一回事。

每月的工资在支付每月的生活开销,也就是被美国的财富回收机制洗礼后,一个美国工人的手里也不见得能剩下更多的铜板。由于美国信用卡透支机制的纵容,每月或者每星期,美国大众出现收支倒挂的,绝不在少数。也就是说,在美国,工资“月光”或者半“月光”(每两周支付一次工资)的现象是比较常见的。

事实上,一个美国工人的月物资消费量和一个朝鲜工人的相对比,可能并没有什么质的差别。

从表面上看,美国工人生活资料的消耗量要多于朝鲜。不过,美国粮食的生产效率显然要大大高于朝鲜。同时,美国民众消耗的日用品,都是美国从其他国家通过汇率机制剥削而来的,因此,美国民众的商品消耗量虽然高于朝鲜,但是,所消耗商品的真实成本未必高于朝鲜。

在商品供应方面,朝鲜是定量供给,美国是自由供给。定量供应给人的感觉是不自由的、是受限制的、是匮乏的、是落后的、是强权的,等等。而自由供给则显得更优越、更先进、更丰富,等等,其实,这些都是非理性的感性认知。

在生活质量方面,对比美国,朝鲜也并非一无是处。朝鲜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等,美国民众或许永远也享受不到。在朝鲜,基本上所有的食品都是天然和有机的,农药和化学肥料等对于朝鲜而言,可能都是奢侈的。转基因对于朝鲜而言,那更是多余的。

在美国,低收入的普通大众,他们几乎终生都不会踏进有机商店的大门;只有高收入的白领和中产,才有能力光顾有机商店。

美国高收入群体的月收入,是佛罗里达州最低月收入,即1370美元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普通的美国大众,在同朝鲜的横向比较上,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消费能力,未必比朝鲜普通民众10美元收入的购买力更有优势;在同本国高收入群体的纵向比较上,他们更看不到,自己的消费质量和美国高收入人群的差距在哪里。

在质量和数量之间做出何种选择,这取决于每个人的收入水平或者消费观念,甚至跟一个种群的文明观有某种关联。我们在此不评判好与坏,我只是要把这些事实忠实地反映给读者朋友们。

1370美元在佛罗里达能购买到的生活资料的总量,和在朝鲜消费1370美元,所能购买到的生活资料的总量(假设朝鲜的供给限制不存在)是不一样的。如果,在美国,1370美元能够按照朝鲜的物价进行消费,如此,才能证明美国民众,对比朝鲜民众,是真的富有,是真的值得为美利坚而傲娇。这时候,美国民众的心理优越感才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在美国,对比朝鲜,美国人的高收入,也就是高出生活资料真实成本的部分,也就是高出朝鲜工人月工资的部分,并没有给美国民众带来真正的实惠。不过是每月,在美国大众的手心里温柔地过一遍而已,或者说,每月到他们的银行账户上打了一次Call,随后就滑溜地钻进资本所张开的财富回收网中。

也许有人会辩解,美国工人的收入,还要做各种支出,例如房租或者房贷、各种保险、车贷款、水电费、物业费、食品和娱乐、消费税、学费,等等吧。对比起来,朝鲜工人每月10美元的收入,也可以保证当月的一切生活开销。同时,国家帮助民众实现了免费的住房、免费的教育和免费的医疗等。美国工人也是忙了一个月,美国工人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或免费医疗在哪里?其实,美国工人每月要支付的账单,本质是美国财富回收机制的一部分,收入的大头被巧妙地回收了。综合起来,美国工人1370美元的真实消费能力貌似不如朝鲜工人10美元的消费能力的。

对比朝鲜民众的工资,美国民众工资高出来的部分,由于无法给美国民众带来真实的回报,我就将之称为是一种寄生,一种财富的寄生。

美国民众要用自己的工资,一沓被寄生了财富的美元,去购买同样被寄生了财富的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要面对财富回收机制的剥削,如此,美国民众永远无法实现同样额度的美元在朝鲜所能实现的购买力。

谁在寄生财富?是国家,还是私人集团?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个寄生和回收机制的设计出自哪位天才之手?等等,就此,我们可能会提出一大堆的问题。

很显然,这些问题,在美国,乃至在西方,都是隐晦的。至今,没有听说哪个经济学家,或者哪个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研究过这个课题。既然是隐晦,那自然是有见不得阳光的理由或苦衷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