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寸金
E寸金

来这里学习写作,努力中

这个年过得好快,好悠闲


封面图片找不到合适的就借用了大女儿拍的这张

小女儿初五到广州找她的同学玩, 初六回深圳,家也不回,就上班了。

老伴这两天,我醒来就不见她踪影,也不回家吃饭。

转眼间我就回到了宅老头的日常。

大女儿送来的点心,还有两盒未开,冰箱里肉菜还塞得满满的。

好像才刚刚吃完年夜饭和海鲜大歺,我的酒劲还未消呢,这年就过完了,这个年过得实在太快了,我好像都还没进过厨房呢。

年三十那天,想到除夕晚要和亲家女儿女婿他们一起吃年夜饭,所以我在市场只买了一点鲍鱼和大虾,准备中午随便吃一点,留着肚子晚上和亲家多干两杯。

小女儿看到我在清洗鲍鱼,跑过来说鲍鱼让她来炮制,哈哈,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小女儿长这么大还从未下过厨房呢!

小女那天整的是葱油蒸鲍鱼,真的整得很好,嚼在嘴里嫩爽香甜,感觉比酒店里厨师整的还要好吃,惊得我夫妻俩如见天人,夸赞连连。可惜没拍下照片,否则也能在马特市里跟朋友们晒一晒!

大女儿出嫁10多年第一次在深圳过年,除夕夜两家人欢欢喜喜齐聚一堂,在酒店里点了一大桌,孩子们都不怎么喝酒,象征性的倒了点洋酒,大家举杯祝福庆贺新年。亲家很能喝,我也有一点酒量,五稂液又香又醇,我和亲家干了一杯又一杯。

接下来初一初二,我们一家三口净吃年夜饭打包回来的剩菜,初三女婿的海鲜大餐,打包回来初四都吃不完。过年几天基本都不用我下厨,初五女儿一走,感觉这年就过完了。

往年可没有这么清闲的,孩子小的时候,孩子的姑姑阿姨舅舅我们都住在一个镇里,年三十那天,劏鸡杀鸭做扣肉,特别是扣肉,都说我做的扣肉好吃,老婆总是要我多做几个,因此常常忙到深夜一两点,腰酸腿痛的。

过年那几天,乡下地方没什么好的去处,亲戚朋友聚集一齐却是很热闹。

大人搓麻将打扑克,输赢都乐哈哈的;小朋友点炮放烟花,嬉戏闹腾叫喊不停,虽然做饭整菜累了点,但听到孩子们“爸爸”“姑爹”“舅舅”的叫喊,再累心里也是乐。

没有啦,正如伟人诗里的那句:“俱往矣”!

亲戚们天南地北各奔东西,孩子也都长大,他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儿孙,我也老了,像前人说的那样安享晚年了。

今年这年过得很快很清闲,年货一点不缺,亲情依旧,但我感觉缺少了昔日的年味。可能是在马特市和朋友们交流的原因,感怀比往年多了许多,想到了我的父母过年为我们洗衣缝被的辛酸,想到了儿时的年夜饭和当年的糕点,更想到我做爸爸时怀抱孩子的快乐...

真的,好想念孩子小时的段时光,好怀念牵着孩子嫩嫩的小手和靠在孩子粉白如脂小脸上的感觉。

如果可以,我愿一辈子辛劳,愿孩子永远也别长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