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planeta
Elplaneta

Architectural designer, New York

纽约疫情日记 - 3月22日,3月23日

3月22日

今天起来投了几份新工作(收到回复都说如今情况日新,公司决定这段特殊时期停止招人甚至考虑裁员,想来该是现今总体情况),听了一个关于利率的经济学分享会,复习了一下UX网课。朋友发了一张夕阳下阿里雪山的照片给我,说他们山上的娱乐活动只有看动物世界,那珍贵的电视机还是从2000公里外的拉萨运回来的。他们哪用看什么动物世界,每天都和营地周围的野狼藏野驴藏羚羊和平共处。大雪封山,全世界水深火热中的一片净土。

许久没运动,今天我和舍友两人在瑜伽垫上游旱泳,还自带剧情,边游边呼号:“暴风雨来了!” “前方有鲨鱼!” “巨浪袭来!” 最后我游累了,耍赖说“我爬上了一块浮木!游戏暂停!”

下午开始学习Unreal。原本的威尼斯双年展项目从5月延期到8月底,如今全城隔离,无法使用Fabrication shop完成实体装置的搭建(可惜了同学们三周搭起来的1:1血汗模型),也难以继续数据收集,整个项目从研究方向到设计成果都要重新转向。于是我打算先自学一下VR技术以备后需。

隔离的日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充电安排而充实平静。晚上看了一个日本电影「蒲公英」,有种西部片加剑戟片的感觉。里面的人物都古道热肠,连泡澡都戴着牛仔帽的主人公Giro让我想起海贼里面路飞的师傅。里面有一群热爱美食的流浪者,组建了一个游牧的大厨乌托邦社群(日本丐帮),每天一起品味从各个酒店饭店得来的佳肴,还偷偷借用饭店的厨房给小男孩做了纯正的蛋包饭。他们的领头老爷爷决定下山去帮助女主做出最美味的拉面,临行前所有人一起高歌祝福。每个单独的故事都以食物串联起来。女主的拉面店即将开张,所有人在店里密锣紧鼓地做准备时,一个店员望了望门外的雨幕 - 镜头转到雨幕之中,西装贵公子中枪倒地,捂着自己汩汩冒血的腹部对女友讲:有种熊过冬时找不到食物,只能吃很多很多香芋,猎人把他们捕杀后,把肠子拿出来烤熟,就是香芋香肠。伪装成教授的诈骗犯在被戴上手铐前狼吞虎咽地吃掉了最后一只烤鸭卷饼,患病的妈妈在永远倒下之前被丈夫勒令挣扎着起身给全家做了最后一锅炒饭,有捏物癖的老奶奶乘着超市店员不注意时一脸陶醉地把桃子捏到爆汁,还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那几段牡蛎、虾、生蛋黄的活色生香的性隐喻。这些毫无关联的食色性故事串联起众生百态,给电影增添了一种全局观,但不同于柏林苍穹下那种俯视的悲悯,这些微小的温暖、幽默、荒诞是每个人身处其中的日常。


3月23日

NYC Sex Guide During CoronaVirus, 这份疫情性爱指南的政府文件可以让我乐一周。这位执笔官员客观全面地对纽约市民写道,手X比口X安全,只要每次开始前和结束后洗手20秒以上;希望大家选择最安全、离你最近的性伴侣,最好是你的舍友;将你的性对象尽可能限制在最小的数量,不要群P。如果你是性工作者,可以考虑视频约会和聊天室。

今早看到的另一个充满纽约城市精神的新闻是,有一对情侣在街上举办婚礼,为了遵守social distancing, 戴着礼帽的牧师从居民楼四楼的窗口探出身来宣读誓词。当两人对着天空喊出“I do”, 两三个亲友在一旁欢呼,互相都隔着六英尺。见证他们爱情的是街上所有居民楼的窗台,春日的阳光和空气。祝福这对新人,她们将以床垫为舟,在Netflix的大洋上度过蜜月。

下午studio在zoom上远程meeting。Austin把他的背景变成了虚拟椰树海滩,连树叶在风中的起舞和海浪的起落都生动自然,我几乎要以为他在夏威夷海滩和我们视频会议。他说 “this makes me feel better about this meeting…” 之后他迅速把professor的脸嵌在了一片此起彼伏的绿色花椰菜背景中,满脸困惑的Professor 看起来宛如一个绿巨人。纽约开始在家办公的这一周内,我得以窥看了比过去三年还要多的别人的卧室。整个世界变成了漂散在不同维度里,彼此孤立的卧室群岛。这些群岛各自有着不同的safety protocol, 取决于安全感和消毒水储量。

我们的项目原本是调研纽约城市空间中的微气候,然而疫情让实地调研和数据收集变得不再可能。原本的实体装置也无法再实现。甚至整个威尼斯双年展都可能 Go virtual - Basel 已经这么做了。

瘟疫让人们重新开始发掘已经讨论了很多年的虚拟空间。3月12日,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捍卫新闻自由的玩家们在Minecraft游戏里建造了一座“不受审查的图书馆(the uncensored library)”, 每个国家都有一个独立的房间,这些空间映射着各自的审查制度和黑暗历史。这座图书馆是一个线上档案库,存放着社交媒体或新闻上被封查的文章。如同前段时间网友们从甲骨文、火星文到倒叙版本的接哨赛,或者被刻在区块链上的Me Too檄文,这些对铭记的执著和热力,是抵抗这荒谬世界的持续力量。

另一个最近感动我的虚拟空间,是一座集体网上墓园 - 响应抗疫,网上扫墓成为官方指定选择。在这座“天堂纪念馆”的新冠病毒专题页面,人们每天来悼念逝去的亲友,还有那些他们素不相识的医生护士、教授、导演。李文亮医生的空间里已经来过近3万扫墓者,青山草原的背景下,这方墓碑被人们送的电子蜡烛、香炉、果篮、孔明灯、鲜花簇拥着,显得十分隆重。像他微博下面70万留言砌就的中国哭墙,无数无处安放的情绪都在这里得到了寄托。

回到现实。两天没注意,纽约确诊数目已经两万五千多,全美五万。每天早上看美国新闻,都是积极正面的举措,Cuomo在发布会上又发表了承担责任的壮语,联邦政府又有什么响应,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然而再看朋友圈,时不时能看到华人情况危急而得不到救治。医院的真实情况完全不得而知。今天看到很多朋友转发一条求助消息,说NYU一个学生高烧及典型症状8天,现在只能平躺才能呼吸,医院不给检测收治,现在也不能乘坐任何交通工具。我不了解详情,但估计救护车也难叫,医院更是床位紧缺。几天前就看到消息说ICU已爆满,如今纽约呼吸机还有三万缺口(算上宠物医院的),联邦只资助了4000台。特斯拉、Space X和通用都要开始造呼吸机了,然而也无法应援14天内纽约可能出现的高峰状况。这位学生的朋友说已经求到了药和试剂盒,大使馆也去了人,但是还在寻找医疗资源或者回国途径。

今天看了一眼机票,都已经1万到4万不等,且都要过境签,也没剩几张了。8人的直飞包机要28000刀。朋友帮忙联系了国内旅行社,说可以抢到后天的直飞机票,要28000人民币。我终于开始觉得情况危急,和家人打了电话商量要不要立即回国。结果被我妈嘲笑一番,说我现在已经在家待了两周,连轻症的典型症状都算不上,就担心自己重症时得不到救治,真是杞人忧天。前几日从阿布扎比降西安的飞机,200人中有80个发烧,所有人就地隔离,飞机空机返航。如今旅途风险更高,况且还要坚持在飞机上40多小时不吃不喝,降落后又要等待十几个小时检测和安排隔离,层层程序,想来还是在家宅着最安全。吃了定心丸,终于放下焦虑安心睡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