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k ego

自遗忘的深处

雄性的森林

郑称林为林。林来月经时总是经历胃食管反流,此时正抱着马桶呕吐,眼里的金星掉进蓝的渭水,变成酸的月亮一条。昨天下午维尼熊问林要不要出门走走,林在浴室里面叹了口气,换上加长的卫生巾下楼。冬季下雨后很冷,林缩在人之躯壳内,感受风从毛孔中灌入。毛发有序竖立之间隙,林发现维尼熊的腿有轻微的罗圈趋势,应当是站立时时常膝超伸之后遗症。林想到自己前伸之颈椎——肉体凡胎总是状况百出——第七节,凸起,圆形,仿佛是时间的坟冢。维尼熊在林身边保持一个并行的态势。三年以前,林此刻会粘入维尼熊之怀抱,做依人之态。然而如今林看着维尼熊的背影,只觉得人和人之间的隔阂不能更加深重。当维尼熊张嘴,林听见金钱撞击地面之脆响。权力垒欲望之砖石,林看着面前人工的园林。瓷文明千年。园林里,树木接受修剪,正如修剪树木之园丁接受管理修剪树木之园丁之人之修剪。林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遂跑向湖边。吃,睡,娱乐,死亡,酸的月亮掉下来,变成银色的鱼钩一条。鱼钩从林张开的口腔里刺入,带着鱼饲之昆虫气息。林沉入湖水。

冬季的湖泊是寂静的红,郑拼命想把林从水里捞出来。林曾看着为无名山增高一米对郑说,人类早使阿拉斯加升温十度。升温十度的阿拉斯加使得冬季没有下雪,郑跪在湖边,面前是一碗寂静的春水。林对郑流过很多次眼泪,悲哀的,愤怒的,痛苦的,甜蜜的,风吹沙入瞳仁后条件反射的。郑总是问林为什么有那么多泪水,仿佛空气中布满了透明的鱼线——林走过去,鱼线把林的肢体整齐地绞断。林说,我称呼你的时候,你也是他字旁——明明妳我都是女人,为什么这森林属于雄性。郑不说话。

林读挪威的森林。翻开书本一看,每页都写着“爱情”两个字。林仔细看了一个下午,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是符号化的女人。原是雄性的森林。林不说话。郑摸摸林的手腕,说渡边淳一一定是狗屎。狗屎又称猴里屑。渡边淳一不能不是猴里屑。奴隶从奴隶主A的手中逃脱爱上了奴隶主B,成为令人惋惜之爱情故事的这个事件亦不能不是猴里屑。

还有你的白猫师尊,我的耽美网文。这片森林之中无人是女性。头痛,吃药,弃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