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k ego

自遗忘的深处

从骨头里

睡眠对我来说变成一种折磨。梦里面的光怪陆离的事件和场景已经不再受我控制,尖啸着要扼杀我。我拼命逃——远远地逃,用尽力气醒来,但是那些没有说出来的话,没能完成的事,永恒的遗憾,我曾经好不容易摆脱的绝望的赴死的状态,在我清醒的时刻里又变成生理的痛苦吞噬我的神智。我知道面对命运——或者生物体自然的衰败——我应当迎接而非悔恨自身的无力;但是遗憾——无法挽回。我不敢想那每一个过往的瞬间,每一个、每一个,每一个;总是在这种时刻质疑自己对于词汇的记忆不能是一种假象。一种清醒的折磨,且因为感到痛苦而痛苦。如果要完全从自然界中超脱,我能想到血肉苦弱:没有骨髓、没有血肉、没有躯壳,成为无情感之机械体,向星空进发,孢子一样落在不同的星球上,完成自然委派之使命:存续和进化。


我曾以他人而活(我将不会像我的母亲那样抚育我的孩子)。经过长时间的历险和混乱之洗礼,我曾看向正常之人之世界,略为可悲地发现我们是战斗的两方:梦里我是龙而不是龙骑士,现实中是女人而非捐精者。我并不知道这种二分是否准确,我希望我能够活到明白的那一天。我如何不想完成那些未竟之事,可惜这痛苦——也不知道要在镣铐里活多久,我相信尚存的理智和理性的举动本身就不具理性。我看铁笼中的动物——看向我自己。布偶猫和田园猫都是宠物:蓝眼睛,粉牙齿。我无法以宠爱解释拘禁。


我不是没有想过死亡,但是死亡只能解脱我于痛苦而不能够挽回遗憾。我渴望存续,我渴望完成那长长的清单上的每个事项。今年?从现在开始往后的每个时间点。如我要迈向死亡,在我之死亡之前,我想我会问自己:我如何能把时间拉向过去?奇点不能做到的事,死去之我如何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