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百利甜
香草百利甜

亚女/栖居文字/写一点流浪的小心思

湖/The lake

一出谋杀、一次逮捕、一场放逐。湖边、晴天。

她来到这里两天了。

只是晒太阳,散步,人不多。小朋友们坐在石头上吹泡泡,她听见笑声,转头发现透明圆圈边沿映出自己的脸。

他低头走着。她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像是间隔许多陌生人,又或许没有。

“你为什么不逮捕他?”警长在大吼大叫,办公室的灰尘突然显眼几番。

“我找不到他。”她越过气急败坏的脸,望向漂浮在黄昏光晕里的微粒。

它们也是生命吧/想出门看日落/天快要黑下来了......

“线人说看见你和他走得很近。”警长不依不饶。

她无奈收回视线:“我不想在湖边逮捕任何人。”

那是一个平静的湖泊,缓和热烈的夏日晴天。她跟踪他已经超过48小时。他总是坐在湖边的石头上盯着鸭子发呆,她找了块在荫蔽处的石头,坐上去凉凉的。她则是盯着不听父母管教、喜欢玩水的小孩。

于是他们被目光凶狠的姐姐吓跑。

他没由来地大笑,抬头望见她面无表情将近在咫尺的泡泡戳破。

被发现了?她不想制造眼神接触的机会,迅速转身离开。

“别过来!别跳!啊!”

尖叫声穿过溅起的水花,她以为下一秒会失去所有氧气。太阳怎么越来越远了?我在微笑吗?她想起神父留给她的座椅,下午三点在楼上画画的女孩;烈日下读小说,直到世界变成诡异的绿色。世界是什么颜色?这片湖水有令人吃惊的支撑力,她慢慢浮起来。又欠死神一个人情。

警长从湖边拉起湿漉漉的她:“他在哪里?”水滴穿过发梢划过她的嘴唇,阳光怎么会这样刺眼,可怖的晴天。她躺在青色的石砖上,地面仿佛那些日子里的石头一样冰凉。她的动作像电影定格,眼珠滚向波光粼粼的

湖。

“所以凶手逃走了?”她到学校讲课,犯罪学专业的学生好奇地问。

她抿嘴微笑,那个夏天的记忆都刻入时而踱步时而停留的米白色皮鞋,走路发出“嗒嗒”的,美丽的响声。

水草缠绕着沾上油彩的手腕,湖面下封存一具年轻女性的身体。

“是月亮。”“啊?”她碾了碾脚下松软的土壤,掩住一小节残指。雨天也不见得可爱。土层之上的石头长出几朵鲜红的蘑菇,好像皮肤被顺着纹理割开渗出的血丝。

她穿上黑色皮鞋,独自倚靠湖边某棵古老的树,翻开她的画册,每一页都充斥着饱和度不同的蓝色。

彩色泡泡包围住她,然后向天空的另一边飘去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