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ozy

A person who is still wondering.

鲍毓明性侵养女一案之中的权力与权利之争

(edited)

选自集中查到的新闻来看。

2005年,新浪新闻中心报道了一起新闻。在芳村精神病医院住着一位被中年妇女诱奸的17岁男孩王宇(化名)。在2003年暑假,读初二的王宇从武汉来到广州度假。8月,在珠江岸边跑步时遇到一个开着轿车的妇女主动与其搭讪,以教他开车和1000元做诱饵骗其上车,而后对其诱奸。父母随后发现男孩王宇的生殖器红肿并破裂,自此,爱说爱笑的王宇发生精神分裂,爱找色情电影看,四处偷取女孩晒在外面的内衣,公众场合撕扯女孩的衣服,经医生确诊,王宇已经患有精神分裂症,最终父母将其送进精神病院,。


2005年,新浪新闻中心同样报道了来自宁夏日报的男性被性侵的新闻。35岁的女教师苏丽以保送到省重点高中为由对17岁的男学生高宇实施“诱奸”,并三番两次叫男学生到她的房间对其下手。而后男受害人无法集中注意力,成绩下滑,母亲随后知情报案,但因当时没有相关的法律制裁,因此只能接受加害人苏丽的1万元的精神损失费而“私了”。


2012年,华东师范大学第二复试中学1997届的两名学生实名在新浪微博举报有着华师范物理系兼职教授、浙师范大学兼职教授、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党派成员、全国物理奥林匹克金牌教师、“上海市教育功臣”等多项荣誉头衔职称的中学名师张大同。

举报人称,张大同在其过去执教生涯中,借辅导学生之机会对男学生以检查身体为由,对多位男学生实施性侵,猥亵。2013年,央视随后作专题报道,与当时的受害人露面相谈。举报人称,被张大同性侵的学生入学年代自1980年到2013年左右都有。随后,2012年,张大同被免职。但因当时中国法律,男性受性侵无法受到处罚,而且因为当初受害人入学时间均超过14岁,因此,猥亵儿童罪无法对张大同使用。2019年,10月17日,观察者网有文章显示,2014年,被免职的张大同与合伙人开了教育培训公司,办补习班,生意照旧。淘宝,京东网至今还还在售卖张大同的著作。



2013年,常州一30岁左右的女教师黄某在明知男学生王某未满十四周岁的情况下,与14年三月到八月间,在其家中,宾馆等地多次与王某发生性关系,而后这位学生成绩下降,经常夜不归宿,家人最终报案,但最后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只以猥亵儿童罪判处黄某有期徒刑三年。不以强奸罪论处的答复是,性犯罪的客体对象是所有女性,女性不具备直接实施性犯罪的主动能力,因此该案件不构成强奸罪,以猥亵儿童罪论处。



2015年,4月3日。9岁男童受害人,施小宝(化名)浑身遍布红色鞭痕的照片被网友在微博曝光。施小宝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但家境条件差,被亲生父母桂某,张某在2013年过继给收养父母施某斌,李征琴。养父母属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富裕,其中施某斌是从业20多年的律师,养母李征琴是某媒体驻江苏记者站的站长。在案件发展到8月份时,受害男童施小宝的亲生父母桂某,张某起诉曝光网友,生母张某指责网友造成其一家所有人受到伤害,张某更是表示,希望浦口区人民法院能够让养父母施某斌,李征琴重新获得抚养权。但其起诉被驳回。经鉴定,男童施小宝属于轻伤一级。9月30日,养母李征琴被刑事拘留,她一度在法庭情绪失控,更企图自杀,随后最终被判刑6个月,李征琴上诉要求判她无罪,但被驳回。

2016年,3月13 日,养母李征琴刑满释放,3月14日,人民网报道,孩子生母张某携带受害人施小宝对出狱的养母李征琴,下跪道歉,并当场痛哭。


2017年,7月8日,素有“创业大神”的90后作家,自媒体创作者,许豪杰被豆瓣网友曝光并发布长文,指控许豪杰曾多次发布涉嫌儿童色情的照片,更曾在百度贴吧征集与17岁以下的弟弟交往。更重要的是,有网友爆料,一家名为“正太”网站,其负责人正是许豪杰。

许豪杰曾起诉豆瓣、新浪、微博三家互联网公司,但最后豆瓣网友赢了。

2019年4月22日,有网友发现,消失三年的许豪杰公众号“起死回生”继续发布文章,开始推销其“自媒体内容创作”的在线课程文章。



2017年,8月15日。知名作家陈岚发布微博爆料,南京南站高铁站候车室,一名约20岁的年轻男子当众猥亵小女孩。而后经调查显示,看上去只有12,3岁的受害人,是被猥亵犯罪人一家收养,犯罪人是收养父母的养子,当众上手猥亵女童下体,胸部长达五分钟,更有网友爆料,这属于犯罪嫌疑人一家的非法领养养女。2017年8月14日南京铁路局警方在河南滑县将犯罪嫌疑人实施批准逮捕。但是后来报道显示,这位受害人女童随养父回到老家河南滑县,而滑县对外宣传工作人员表示,舆论伤害过大,去向不便透露。

而曝光此事的作家陈岚随后曝光,称自己在过去几天遭到网络暴力攻击。14日,几十小时内收到了微博近千条的死亡威胁,诅咒,谩骂,有网友跟帖扬言称要出钱5万,打断陈岚的腿。陈岚个人家庭住址,手机号码等具体信息被上传到网上。陈岚表示这是她七年以来,遇到的最大规模的网络攻击。而后央广网显示,陈岚已经报案,准备搬家,后陈岚个人接受记者采访,表示,这是一场有组织,带着深仇大恨的报复攻击。“骚扰我的人群中,可能部分透过群,贴吧,互相沟通,强奸,诱奸,猥亵儿童。”陈岚向记者分析,这当中许多人或身负罪名。


2018年,甘肃庆阳发生6.20跳楼事件。受害人为第六中学的女学生,于2016年9月5日遭到班主任吴永厚强奸未遂。事后,吴永厚向受害人道歉,受害人不接受,与其家仁将吴起诉至法院,但法院认为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2018年,做出不起诉决定。而后,受害人被诊断换上抑郁症和创伤性应激障碍,四次自杀未遂,2018年6月20日下午15时左右,受害人爬上百货公司8楼,在玻璃幕墙外企图轻生,但在地面上造围观群众叫好,甚至有人怂恿她跳,此情景更被人以直播,视频图片和文字的方式发到了社交平台上,19时15分,受害人挣脱营救的消防员的手,向消防员道谢,说道:“哥,我突然清醒了,谢谢你,我要去天堂了,天堂一定很美。”随后跳楼身亡。

当地警方随后拘留围观起哄的两人,其他6名起哄的网友更被公安部调查清楚身份,进行拘留。媒体报道称,当时参与援助的消防员随后接受心理治疗。

6月26日,庆阳市的市民们用自己的方式悼念这位早逝的少女。当地教育局更全市排查违反师德教师。因该事件引起舆论广泛的舆论谴责和关注,7月03日,央视的《今日说法》做出专题节目。

8月,犯罪嫌疑人对吴永厚进被行政降级,调离岗位,庆阳六中同时接受采访,表示已出台相应的校园防范措施,对于师生相处出台了“十条禁令”,其中禁止异性师生独处。当地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新闻,依法对此案做出申诉复查决定,而后提出公诉,8月22, 23日,庆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吴某进行逮捕。


2018年,10月28日,微博上有网友传:G1402次列车发生疑似猥亵女童。据爆料人举报的视频显示,一名30多岁的黑衣男子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用手伸进女孩的下身和背部,脸部,颈部,小女孩一直在说不要,更叫喊坐在身边的妈妈,外婆,但二人在玩手机,毫无反应。而后引起官方注意,最终经官方一系列调查后,南昌铁路公安处在10-31日发布微博,称,查明视频中当事人周某某(男,30岁)于小女孩(5岁)系父女关系,视频中周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猥亵违法。


2019年的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女童被刑拘。王振华曾是人大代表,国家劳动模范,房地产商业行会会长,更曾亲自参与资助贫困地区学生的公益项目,属于慈善界突出人物。此案中另一犯罪嫌疑人,49岁的周某芬是王振华的情妇。她与王振华相识有20多年,共同经营房地产相关的产业,周某芬名下至少有两家公司,其父亲名下也有一家公司,但均和王振华独立分开。据知情人称,周某芬有长期吸毒史,因吸毒耗费费家中钱财,曾雇打手向人讨要钱财,若对方还手,打手必打掉对方的牙齿。周某芬更是利用与受害人的母亲相近的朋友关系,借机带走受害女童,从江苏老家带到上海的宾馆,使受害人遭遇犯罪嫌疑人王振华侵害。

但此事除了当时对新城集团有了股市影响外,6个月后,公司已经移出负面观察名单,3月27日,新城集团仍是中国第八大房企。《2020年胡润全球地产富豪榜》显示,相比去年,王振华父子位列34名,其财富增长74%(190亿)。




2019年,11月16日。英国《镜报》报道,58岁的苏珊布拉姆维尔(Susan Bramwell)因涉嫌在37年前性侵一名12岁的少年,被当地警方逮捕。苏珊将会在约克巡回庭(York Crown Court)开始为期两年零八个月的服刑。案件发生在1980年,当时,苏珊在英国北约克郡里彭市学校里工作,期间她对一所12岁少年产生了强烈的欲望。据受害人回忆,案发当晚,苏珊诱骗他进入她的房间,随后对他实施性侵,并在之后的六个月内对她多次性侵。事发之后,受害人只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几个家人和朋友,之后,他还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妻子。

2018年,12月,受害人在了解了一系列与自己经历相似的案件之后,受害人终于向警方报案,并提出申诉,经过详细调查,苏珊于2019 年4月在坎布里亚郡被抓获。当地侦查巡警阿里莫里斯表示:我赞扬并尊重这名受害人。折让司法正义再一次得到伸张。


2018年开始,因为me-too 声援开始,156名年轻女性,其中包括奥运体操冠军,知名选手共同指控均在她们青少年时期对她们性侵。

听证会上,数名受害人与其公开对质,说出她们的十年来,各自的受害遭遇。

2018年1月24日。因为多项性侵罪名成立,前美国奥运体操队队医---劳伦斯纳萨尔被判监禁40至175年。此案引起极大地愤慨,美国体操界的机构美国体操协会的几位主席和几位成员随后在一周内辞职,因为指控,德克萨斯州的一家私人培训中心被美国体操协会中止了与其的合作关系。



2019 年7月6日,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因再次预付罗里达州和纽约州的未成年人性交易案被捕,8月10 日,爱泼斯坦在曼哈顿一处受到管束的监狱中死亡,官方说法是自杀,而纽约市一名著名的病理学家认为,爱泼斯坦的死亡属于谋杀。

爱泼斯坦出生于美国的犹太人家庭。其职业生涯包括担任名校教师,涉足金融行业并于1980年成为贝尔斯登公司的合伙人,1982年,其公司管理的客户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并与其他的广告人、投资家、媒体大亨、甚至电影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等人参与竞争收购《纽约》杂志。2000年,杰弗里爱泼斯坦成立了杰弗里爱泼斯坦六世基金会,03年,其个人基金会开始资助哈佛大学的科研项目。但有媒体宣传其个人基金会缺乏透明度。自05年开始,杰弗里爱泼斯坦频繁涉及性侵少女案件。 有妇女举报其14随机女被年纪稍长的女性带入其豪宅表演脱衣舞,按摩。而后,媒体继续报道,爱泼斯坦曾与多位名人,权贵来往,其房产中安装了许多摄像机,以此敲诈勒索诸多名人。而其中最著名的一位名人则是英国的安德鲁王子。08年爱泼斯坦曾被处以18个月的监禁但为坐牢,13个月监禁之后便被假释。 法律界对其免责引起持续热议,在2018年,爱泼斯坦涉及的性侵案再次被审,其中一名受害人弗吉尼亚罗伯茨在宣誓证词称其在17岁时,被英国的社交名媛,出版界大亨之女,爱泼斯坦的女友助手Ghislaine Maxwell介绍给爱泼斯坦而后成为其性奴。罗伯茨更表示爱泼斯坦曾招募其他少女,而光顾爱泼斯坦私人岛屿的名人中更有着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以及英国的安德鲁王子。

警方随后抓捕爱泼斯坦,并在其家中搜出一系列案情相关的证据,更有媒体曝光,爱泼斯坦的家中挂有一幅美国前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穿蓝裙子,红高跟鞋的油画。

安德鲁王子一方否认弗吉尼亚罗伯茨的一系列指控,在事情发酵后的2019年11月20日,安德鲁王子不再履行王室公务,女王同意。

2020年开始,英国王室的哈里王子及其夫人梅根马克尔宣布脱离王室,4月1日,二人正式签署文件。



2019年3月13日,澳大利亚广受社会尊敬,颇有权力的,77岁天主教红衣主教乔治佩尔(George Pell),在墨尔本法院被判刑六年。红衣主教佩尔被教皇保罗二世1996年被任命为墨尔本天主教大主教,再一次教堂弥撒后,他性侵了两名13岁唱诗班的男孩,更在大教堂的走廊第二次猥亵了其中一名男孩。在经过数年,多次逃离指控之后,乔治佩尔最终在29年3月被羁押,并于庭审被判刑6年。此事有澳洲媒体报道,数小时内全球媒体知晓。

2020年4月7日,澳大利亚的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针对大主教性侵儿童的定罪,无罪释放,在上午坐车离开当地修道院,前往悉尼。此事引起民众不满,那座被指控为事发大教堂的门上写着“地狱里的腐败。”

根据皇家委员会对于天主教对儿童性侵的调查,在调查了10个宗教机构,75个教会组织后,得出数据统计:在1950年到2009年之间,记录在案的性侵有4444起,受害人男女都有,90%的受害者为男孩,受性侵的平均年龄为11岁半,有7%的神父被指控为性侵儿童。



2019年4月11日,赫尔芬邮报报道了关于两名曾遭受天主教修女性虐待的女受害人的故事。事情发生在美国。两名受害人均出镜接受采访。一位声称,已经离世的修女艾琳(Sister Eileen)在女受害人翠西卡希尔(Trish Cahill,现67岁)青少年时期与她在天主教学校里接触,并认识。修女艾琳大她21岁,据受害人卡希尔声称,青少年时期的她被修女艾琳实施情感迷惑而后诱惑她与她同床共枕,在天主教学校学习的期间,修女艾琳都以此方法与受害人发生关系。修女艾琳深称这是“上帝的爱”。对于翠西卡希尔,她很晚才意识到自己与修女艾琳的12年“关系”是对自己的性虐待,她27岁时参加救助小组,以正视并挽救自己的酗酒和药物上瘾。她告诉赫尔芬邮报:“那个女人是恋童癖,她偷走了她的身体,思想和灵魂,那个女人是个不守誓言的小偷。”

另一位女受害人安妮格里森(Anne Gleeson现62岁)同样告诉赫尔芬邮报,自青少年时期,13岁的她就被年长她24岁的修女朱迪斯费雪(Judith Fisher)性虐待。修女朱迪斯费雪接近受害人的家人,使他们对其信任,并邀请受害人安妮到她的修道院开始过夜,自此,修女费雪就让受害人用手抚摸她,并与之发生性关系,直到19岁时停止。修女告诉受害人不要告诉他人,“没有人会理解的,这对于他们来说太特殊了。”

1974年,受害人的日记被家人发现,家人找到当地的天主教堂寻求帮助,而当地的牧师也答应处理此事,但这位牧师同样告诉受害人的父亲,别告诉警察,“不要给他的教区带来丑闻。”受害人更声称修女费雪浪漫化这段性虐待的关系,让她相信这是美好的“上帝的爱”。在安妮格力森四十岁的时候,一位临床治疗师对她说,她应该曾遭遇性虐待。起初,安妮不相信,而后她最终相信当年的修女朱迪斯费雪就是一名恋童癖。

这两名修女在其死前都没有接受法律惩罚,更没有向这两位受害人道歉忏悔。


2020年,4月11日,曾被担任北大学生会体育部长的学生牟林翰以“PUA”精神控制而导致自杀的北大女生,包丽(化名)在医院去世。

今天这个世界,无论中外,近几年曝光的性暴力,性骚扰,虐待他人,性侵未成年等群体的恶性事件,基本上都集中展示了一个特点:强者不受限制的权力对弱势群体的权利的侵犯是歇斯底里的。

无论是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面对性骚扰发声的“姐姐来了”还是美国推特之前引起广泛热烈讨论的Me-too热点,这些都是偏向公众利益而出现的草根社区的舆论,进而引发大众参与的传播效应。对比弱势群体,施暴者拥有着弱势群体不可拥有的优势条件,一旦天然不平等的社会或人际关系形成,而所在的环境又是自由放任主义,权钱共谋腐败,再加上社会达尔文主义横行;弱势群体一旦受害,草根群体无法形成有规模,有效的舆论势力.

那么受害人的弱势地位,面对着强者控制的世界,他们维权的声音渠道难以集中形成,而外界公共部门便会受权势人物影响给行方便,那么如果没有强势的草根运动的声援与关注,他们可能只会持续受害,无法维权。

上述案件里面,受害人均收到了强势群体的以各种社会关系,人际关系侵犯。他们中的有些人投诉无门而消失在媒体报道之后,有些人等到了社交媒体上草根运动大力发展的时代,进而有了声援,向法律机关求助;他们之中,有的人最终得到了公正的结局,而有的人最终却没有,有的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最终才换来了加害者的审判。

而这些的强势作恶的群体,尤其是处于社会影响力悬殊的成人与未成年关系之中的成年人,有的被离奇死亡,有的被指控后依旧能消除判刑,最终无罪释放。


上述典型案例本上都在表明一点:受着优势条件的强势群体影响的公权力部门、受落后的文化、意识形态控制的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乃至群众的意识,它们都会帮着强势的施暴者逃避法律制裁,进而导致受害人独自承担十年,甚至是十年以上的精神痛苦。

有的受害人,他们的一生虽然没有被毁掉,然而那伤痕的过往,曾今面临的不公的社会舆论环境、法律机关、公权力单位,种种悲伤的过往均会加深他们自己随后生活上的精神折磨,自我厌恶;这样的结果对于受害人,对于整个希望走向公平,公正的和谐社会,它将会是一种永存的讽刺。

如果说Metoo运动,姐姐来了,哥哥来了,还需要什么的话,它应该是一种长久存在的草根运动,一种能够持续向大众社会,权力机关实行民意监督,受害者自我叙述的运动。正如同Me-too运动的创始人塔拉那布尔克(Tarana Burke) 女士所言:“Metoo不是一个时刻,而是一种运动。这是一场关于四分之一的女孩和六分之一的男孩每年被性侵犯并带着这些创伤进入各自成年的运动。” 它的存在,该是以集中的民意力量冲击着社会的灰色空间;对于处于权力和地位悬殊的成人、未成年、男性、女性等人的社会关系,它的存在更该是颠覆着大众对于的人与权力与权利的迂腐认知;它更该制造着民意监督的可能性,帮助者社会各界走向正确的发展方向。

否则,权力失控的世界,弱肉强食的现状只会滋生着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罪恶,权力的伤害还会继续,而弱者权利的损害将会持续,而弱势的受害人将会源源不断的出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转载]我担心涉嫌性侵养女的鲍某明事件,比我们想象的更可怕

儿童间的性侵

性侵、愤怒与未来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