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5 articlesIn total 99861 words

最後的口罩時代?

Fishear

那時我們有點害怕,卻又有點興奮。而經歷了這一切,或許很久之後,我們才能真正意識到,對一個人來說,究竟什麼才叫做時代。

1

生活結束,故事才可以真正開始

Fishear

論最近寫作中的掙扎與蠢事。姐姐,生活不是藝術,不要作。

2

人類學田野故事(10)歡迎來“樂都”

Fishear

這是我人類學田野故事的第十篇,不同意的請舉手,舉了,會怎樣?故事發生在十年前,這篇寫於二零一五年,當時只是實錄,近日重讀才發現,當年路上年輕衝動的我居然演了篇中國當代政治社會的微型寓(預)言。

3

考試的語言,政治的語言

Fishear

棄絕討論政治,便是抽空一種語言所蘊含的內在理性和邏輯力量,它帶來的後果將是全民敘述的情緒化,無條理化,最終是文化,政治和社會的愚蠢化和荒漠化。

5

戰爭就這樣到來

Fishear

2022年3月初法國的一天,我想紀錄下,對普通人來說,戰爭是怎樣地到來。

10

虎年畫虎:心有猛虎,想吃香蕉

Fishear

主題怎麼色瞇瞇的⋯⋯

2

寫作中一件奇怪的事

Fishear

經歷了一次迷狂狀態,東西還沒寫出來,人先廢了

4

2021Matters 年度問卷:活著,還能寫

Fishear

在馬特市寫了三年問卷,第一年被拆了祖宅,第二年遇上新冠,第三年被挖了祖墳⋯⋯我是該哭還是笑呢⋯⋯

9

聖誕節後,那塊“消失”的法國蛋糕

Fishear

這種蛋糕,就這樣奇怪地消失了。而病好後,超市那個和我先前眉來眼去的帥哥,也不知是辭了職還是調了崗,再也見不到了。我曾數度懷疑,這蛋糕和帥哥,都是我病篤高熱裡,產生的幻覺,就像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夢裡一朵花悄悄地開了,又靜靜地落了。

5

人生難得的體驗| 第一次被求婚,是和一個巴基斯坦人

Fishear

兒時異域,鮮花,氣球,帥哥的求婚幻想,徹底破滅

4

2021年,法國年輕人對中國的提問

Fishear

2021年,我的社會實驗繼續,這次採訪了兩個小組,共51名在法國大學學習的年輕人。你會發現什麼呢?

2

最後一個O星人

Fishear

自由太多的我,遇到了沒有自由的他

13

流落民間的“國家寶藏”

Fishear

聊聊我和疑似“国家宝藏”的偶遇

6

那個最“上進”的姑娘,哪兒去了?

Fishear

一個和最高領袖握過手的小城女孩兒,一篇投稿被退的非虚构文章。

3

凝視鬼月,鬼月就凝視你

Fishear

上了matters,才知道有鬼月這回事;知道了鬼月這回事,世界好像有點不一樣⋯⋯

2

儒家儒枷# 司馬遷的“囉嗦

Fishear

這是一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放飛隨筆,內容易引起嚴謹文史學家不適。

5

#馬特市視藝廊: 封城三次,拍下一棵樹的四季

Fishear

一切崩潰殆盡時,你可以為一棵樹等多久?

5

人類學田野故事(9)井師傅的塔爾寺

Fishear

這是我人類學田野調查的第九個故事。遇見井師傅,一個藍眼睛,想改民族的藏族人;遇見他與塔爾寺的一生糾纏。

7

一天

Fishear

2021年夏日的一天,一個不確定時代的切面

4

人類學田野故事08 活佛的口袋

Fishear

田野調查之初,在西寧偶然遇見一個活佛的故事。

2

人類學田野故事(7) “離家出走”的時候

Fishear

這是我人類學田野故事的第七回:調查初期,作為女性的田野工作者的狗血事件!

6

人類學田野故事(6)馬蒂斯是誰?

Fishear

這是我人類學田野調查的第六個故事。一個青海農民和亨利馬蒂斯的一場“奇幻”相遇。

5

人類學田野故事(5)“光棍”的故事

Fishear

這是我青海田野調查系列的第五個故事。初進田野遇到四個奇怪的人之後,田野調查的主角“畫匠”終於上場。

3

2020的雲霄飛車旅程 ( 2020Matters年度問卷)

Fishear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想不到新冠肺炎來了,雖然初期有所準備,但沒料到竟持續這麼久,之前的準備不過是毛毛雨。因為疫情失了業,也因為疫情找到新工作。中間經過一次財務危機,被銀行勒索到吐血,失業時寫了幾篇文章,其中一篇年底被拍成個小動漫。

4

法國年輕人對中國的提問

Fishear

九月開學,利用工作之便,我採訪了9名法國大學三年級的年輕人。他們都是20歲左右,有中文学习经历,最少学过兩年,最多則學過九年。我向他們提出兩個問題,並将他們的回答記錄於此,也許可以由此管窥法國的中國知識的教育,以及法國年輕人對中國的看法,理解和想像。

2

(#愛情城堡) 傘

Fishear

Image par zhugher de Pixabay這是六年前我寫過的一篇小小說。一直存放著,第一次帶到這裡。故事里的時間是虛構的,可事情幾乎是真的。一把小小的傘,幾代人的眼淚,永遠也說不出口的愛情。那時候她也就十四歲。四月的清早,父親打發她去給城北金鼓巷的董家老奶奶送吃的。

1

人類學田野故事(4) 不怕鬼的陶爺

Fishear

最近忙到飛起,好久沒有更新, 而matters 又有了各種新變化,還開發了新的標籤功能。一日不見,如傻三年,為防止大腦癡呆,趕緊更新一篇試試手,於是就把之前我的所有人類學田野故事匯集於此標籤下,歡迎大家關注:) #Fishear的人類學田野故事 今天更新的這篇,是這個集子中的第四個故事。

4

(讓愛發電計畫提案)海外華校的故事:應試洗腦機的跨境生產?

Fishear

我計劃的創作是關於一個海外華校的故事。這個提案的題目並不是它最終的定稿。先說一說這份醞釀中寫作計劃的緣起吧。前一陣子,在《海外中文課堂上的小小戰狼》一文中,我提到了自己曾在海外華校教中文的一段經歷。教學期間,因為我的學歷被校長看中,拉去做了很多意外的工作,遇見了中法形形色色的家長,老師,學生,甚至兩國的政府官員。

29

(言起教育) 理科噩夢

Fishear

不考數學這麼多年了,可每到生活中的焦慮時刻,我總會夢見自己考數學。試卷發下來,一道道題目看下去,居然沒一道會的,有時還會夢見自己算錯了小數點,而且是在考試結束的那一刻發現的,於是掙扎著,哭喊著,渾身冷汗地從夢裏醒來,恍惚悵然好一陣子。小時候暢想長大的事,最期盼的就是不再考數學。

3

海外中文課堂上的“小小戰狼”

Fishear

最近因為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移民又成為緊迫的話題。很多人移民的初衷便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再接受中共強加的洗腦教育。本人曾經誤打誤撞在海外華校教過幾年中文,接觸過一些中國移民和移民家庭,也了解過中共支持下華校的運作流程。所以今天暫且抽出其中的一小段經歷,來跟大家分享,也許能為欲移民...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