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ear

寫作者,人類學人。在創作中,你我相遇。

你們想讓我忘記

(edited)
我把今年秋天寫的一首詩和今年春天畫的一幅畫,獻給2022年變局裡所有拒絕忘記的人

花果繁盛處,

除了記憶我沒帶什麼出走。

你們說,

世仇,宿敵,都忘了吧,

誰家的園樹秋葉不黃;

你們說,

好意,恩惠,都記著吧,

誰人在明鏡裡不會兩鬢蒼蒼。


可如果我忘記落在背上的皮鞭,

溺水的頭頂上踩著的那隻腳;

忘記皺紋深處窒息的詩篇,

套向脖頸的秘密鎖鏈;

忘記抱緊文字的年輕雙手,

在金色的太陽裡被活活擰斷,

忘記被世界拋棄的女人,

砍斷雙腳,用血走出的最後語言。


如果這些都能在一個深秋栗色的清晨,

以豐盛和時間的名義忘記,

用寬恕的握手和這個世界重新建立關係,

那我就是劫持著博愛打開了地獄大門,

與群鬼歡呼擁抱著訴說兄弟情誼。


你們想讓我忘記, 是因為忘了來路的我,

會在諂笑中讚美你們腐臭的史筆,

在沈入死地前圍著鬼火起舞;

你們想讓我忘記,因為忘了歸途的我,

也會臉上帶著癡呆的笑意,

雙手舉著花朵,向那不生產土地上虛假的救世主致敬。


我不感恩,

一個也不;

我不原諒,

一個也不。


當一隻手牽著另一隻手,

展開你們重重扭曲的現實畫卷;

當一個字喚醒另一個字,

和著千萬人的低語,

重新命名逝水與流沙,

重新標記沈入忘川的刻舟之劍,

這一刻,我更不能忘記。


我看見文字的河流從無數個身體裡徐徐湧出,

給緘默的枯井,

乾涸的溪流,

疲憊中夢想天空的飛鳥,

迷澤裡渴望海洋的魚群,

給被凌虐的田野上一道道傷口,

給大地失了血色的嘴唇。


可在上帝的花園豐收的那日,

一個標點也不會多給你們。



初稿2022年9月25日

終稿2022年11月27日



《不說,勿忘》

《不說,勿忘》,改自波提切利《維納斯的誕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四通橋事件後,那些談論它的人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