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ear
Fishear

寫作者,獨立人類學人。著有人類學田野故事集《邊緣的姿態》,人間飲食故事集《好吃的故事》。網站《魚書》主筆:http://fishletter.art 。一封郵件就能聯繫:[email protected] 在創作中,你我相遇。

雲吞麵,大叔,一點點愛及其他 (中篇-白月光)

(edited)
《所謂「我不投資」》的不靠譜書評中篇,萬字,慎讀。其實寫書評本身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好比螞蟻對大象說,我來評價一下你說的大,大家只會笑螞蟻太瘋癲。所以這篇,其實只是一隻螞蟻來自她世界的自我放飛,許多觀點,例子和高重建先生原意毫無關係。如想知道先生原意,建議直接讀原文。如讀完本不靠譜書評後誤入投資與人生歧途,作者概不負責。朋友,這個夜晚,一隻螞蟻帶你一起去看看白月光,怎麼事後就要負責呢?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於是我們奮力前行,小舟逆流而上,卻不斷地被浪潮推回過往。   )            

                            —The Great Gatsby 《大亨小傳》

前情回顧:

在不靠譜書評上篇《泥石流》中,我吐槽了《所謂我不投資》那張怎麼也看不清的名字和臉,結果在情緒激动的情況下竟拉來他大哥,我心儀已久《區塊鏈社會學》epub版暴打,說他連作為臉的書名也沒有。

寫完後我總覺得莫名心慌。後來受某沉默力量神秘啟示,翻出《區塊鏈社會學》封面再看,結果這次,不但從字縫裡認出了它的臉,還有那手寫的三個字「高重建」⋯⋯

原來封面是大叔精心設計成這樣的,其間還隱藏著不少彩蛋!我錯了,我犯了一個非常非常嚴重,甚至不可饒恕的錯誤,在此公開向高先生道歉。人家《區塊鏈社會學》帥哥精心打扮而來,衣服下藏著驚喜,我看都沒細看,一拳過去你誰呀你。姐妹們,注孤生不是沒有理由的。

誤傷了心儀已久的《區塊鏈社會學》,於是書評作者羞悲欲死,可死之前,還瞥了眼書評的中篇和下篇,結果越看越不順眼,於是對他們多次虐待暴打。導致中篇呈現一種恣意放飛又不敢放飛的狀態。下篇也負傷多處,最終在本週高先生週報發佈後徹底癱瘓,需要脊骨重接。現在你們看到的中篇已經是N次重寫修改過的版本了,但請你們把它看成作者夾帶私禍的二次創作。

讓它在這個冬天的长夜,帶你們走進高先生的書,看看書裡那輝映錢幣,耀眼中庭的白月光吧。

三    一片「狂人」的月亮

《所謂我不投資》這本書,看題目跟投資有關,很多讀者也肯定想在這本書裡找到如何在幣圈投資變闊的答案。你能找到嗎?也許。高先生其實不只在講投資,他和和氣氣過來,自嘲面癱其實面帶微笑,用這個題目吸引著愛錢的你,可他的衣服下其實藏著更大的禮物,這個禮物,對他來說是性命交關的東西——自由。他談的是自由在實際操作層面,特別是在財務管理上到底意味著什麼。

自由首先意味著自由選擇。什麼是自由選擇呢?不是你媽問你吃蘋果還是吃香蕉,你選了香蕉,就覺得自己好自由啊,選了自己想吃的東西。不靠譜書評作者認為自由選擇的第一個層面是,你首先會問,為什麼媽媽今天只給了我蘋果和香蕉,沒有梨,也沒有西瓜?為什麼姐姐可以選兩個蘋果而我只能選一個?當你意識到不平等存在的時候,便是開始思考的時候。在這個時代有很多人會竭盡全力去變成姐姐或者討好媽媽,拿到更多蘋果,最後成長壯大,直到也變成別人的媽。

而不靠譜書評作者認為自由選擇的第二個層面是,就是問自己為啥提議你選擇水果的總是你媽?從來如此,便對嗎?你想吃水果,你可不可以繞過你媽自己直接去大自然採摘,當然如果你媽變態霸道瘋狂,不讓你出門,你甚至可以解決了她(注意,這個書評作者思想極其危險)。在這個層面上思考,你是瘋狂,離經叛道的,要在心理上弒母的,也必然是革命性的。

當然關於自由選擇還有別的層面的放飛,不靠譜書評作者如果再說下去,恐怕要麽玄幻,要麼會以散佈恐怖主義名義被禁言。

當我夾帶了這麼多私貨(禍)談論高先生這本書時,我這隻螞蟻其實是想說,高先生在本書裡的思考起點直接跳過第一個層面媽媽喂蘋果,你搶蘋果這種局面,他不屑處理怎樣進入既有社會金錢遊戲,在人與人相互輾壓之中獲勝的問題,他的思考直接從第二個層面自己找蘋果開始,也就是說,我之所以不能自由選擇,也許是因為提供選項的這個制度本身是有問題的。那我不玩你那套遊戲,我用發明創造來回應你,超越你。

其實這樣的思考方式,你也可以在高先生近年披露的人生軌跡上看到(遠一點我也不知道啊)。

比如,價格不能反映價值的問題。他常說的,創作賺不了錢,而創作卻那麼有價值,也許是因為關於創作的社會分配制度本身和價格體系是有問題的,那麼怎麼辦?發明一種東西讓價格反映創作價值!能發明嗎?能!硬核大叔上線,LikeCoin誕生。

現在,你看到的這本書是,你為什麼有時候不能自由選擇?很多程度上是因為你沒錢。你的錢呢?為什麼不能投資賺呢?除了你不好好學習怎麼投資外,錢這個制度本身是有很大問題的,那怎麼辦?把不學習的你和不公平的制度解決了!能解決嗎?能!硬核大叔上線,給你寫本書帶你玩虛擬貨幣。

在追求自由與社會公平方面,大叔就是這麼硬。他一直在用創造的光明來回應毀滅,用超越的翅膀來飛越老舊蹩腳的制度。所以我在這篇借用魯迅筆下的「狂人」來形容他:他翻開歷史一查,從字縫裡看出了滿篇歪歪斜斜寫著「吃人」和「滅自由」,於是他準備準備就以十年為期開幹了。關於大叔在反抗權威和舊制度方面怎麼狂,怎麼硬,如果你想看得更清楚些,請你參看本書《談到金錢,每個人都是建制派》(p33-36),千萬別忽視最後一張圖。另外,別看大叔平日對你禮貌有加,其實他心有猛虎,如果你拿現有籠子硬套他,那你完了。關於這種情況下你會怎樣死,參考書中《與施永青先生談比特幣》(p179-182)。如果說你在不靠譜書評《泥石流》篇領略過不靠譜書評作者的狂暴,那只是她撒嬌技術不好,寫文脫繮了,而大叔的狂暴才是真金白銀的狂(這裡好像應該說比特幣式的狂),狂風暴雨中的戰鬥機。

當然關於書中的大叔,我會在下篇集中去講,不是這篇的重點。本篇我們要牢牢抓住主題:財務上的自由選擇意味著什麼。

大叔告訴你,財務上的自由選擇首先意味著,在投資時做投資內容的選擇。「選擇是自由的實踐,選擇貨幣,是財務自由的實踐」(p208)不要以為你什麼都沒做就是沒有選擇。「你沒有動作,但你已經選了;就好像自命中立的人,已經選擇了配合體制一樣。」(p76)如前文所說,高先生直接從社會制度和社會既成觀念是怎樣束縛人的自由選擇這一問題開始,質詢了人類社會中習以為常的東西:「錢」。錢自誕生起,就是一種社會制度,當下流通的法定貨幣更是建立在某種政治經濟制度背後的信仰和價值觀念上,看似穩定,其實極不穩定。如果你要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都壓在投資法定貨幣上,先不談什麼貨幣貶值,財產不知不覺縮水問題,就從根底上說,你其實是選擇了法定貨幣背後的那套政治經濟信仰和價值觀,在豬掌權的國家,就是選擇了信仰豬的決策能力,豬所管理的經濟背後的公正性和穩定性,然而我們知道,並且已經從某些悲劇國家地區看到,當代人類的政治中從來不缺豬頭首腦,豬頭政府和豬頭決策者,政治科學的「科學」二字也很容易消失不見。如果有一天建立在豬頭理念上的國家政治經濟崩潰,你毫無疑問會人財兩空。對此,他提出一套解決方案:投資虛擬貨幣。為什麼虛擬貨幣會碰不上豬首腦呢?因為這種貨幣建立在任何行為紀錄在冊,去中心化(無大台)的區塊鏈上。去中心化則似乎意味著(也許我可能說錯,說錯請告訴我),鏈上的行為不依賴於像銀行這樣的中心化機構決定(一個豬頭一群豬頭脅迫都沒用),進入時也沒人坐在門口要查你戶口,問你政治面貌,家長里短,愛不愛他。你只需要面對一個人類存在性的根本問題:「由自己證明自己是自己」,而且你在鏈上的所有行為都會紀錄在案,不可覆蓋,不可竄改,不可刪除(其實我覺得這倒有點像The big blockchain is watching you),鏈上的決定依賴於社群共識和共同操作(除非絕大多數人都是豬頭自絕門戶)。區塊鏈讓所有在鏈上的財務行為有跡可循,透明,開放,多點存儲,不怕中心化管理機構被攻擊造成數據消失或人為竄改。同時建立在區塊鏈上交換的密碼貨幣,「不是模擬紙幣,而是以數位方式,承載,紀錄和交換本來就無形的價值」(p23),所以投資這種虛擬貨幣,其實入門門檻很低,只要你願意學習應用,很可能會彎道超車,當然你選擇投資的同樣是虛擬貨幣和區塊鏈背後的運作方式和價值體系。

對區塊鏈來說,豬不是法, 人不是法,代碼即法code is law。 如果你投資虛擬貨幣,區塊鏈從技術上能夠在替你保管財產時做到:六親不認!毫無人性!如果你自己豬腦筋把鑰匙丟了,連你也一併踢出門外!別想著哭哭啼啼找誰去要!當然,這麽狂暴的話,肯定是我這種野蠻人轉述的,而溫柔的高先生會說:「永遠記著,區塊鏈認key不認人——not your key, not your coin」,「自己管理私鑰的錢包才真正是你的,託管都不算。」(p170)而且還會在你遇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暴雷之後,再溫柔如水地把這句話在社交媒體上叮嚀一遍。這也就是他一貫對你的態度:如果你沒有任何動作,你其實已經在選擇了。可如果你突然有了動作,選擇投資虛擬貨幣,那你就要自己負責哦,喊媽媽沒用,區塊鏈又冷漠,可大叔真的好不放心你啊,所以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哦。

不會溫柔的野蠻人把一個溫柔的人轉述成這樣,尷尬癌都要犯了。

大叔豈止手把手教投資,這分明是在教育出門混卻總要找媽媽的巨嬰和「不是我的錯」的熊孩子自由選擇的意義和自由在幣圈操作層面,到底意味著什麼。你大叔終究是你大叔。其實,大叔對剛出門進幣圈的屁孩會百般溫柔。他心有猛虎,不嚇屁孩,身藏利器,只為理想擇時而戰,不傷無辜。

可是,你千萬別以為你大叔就是這麼總讓你如沐春風。大叔之所以年紀不大卻總滄桑地自稱大叔,因為他見識過真正的殘忍。他也會告訴你極其慘無人道的,甚至可能嚇死寶寶的事實:

「終極的保障,並非替你保管財產的機構跟你同一陣線,而是它永遠沒有立場,只有數學邏輯。」(p.29)

怎麼樣,深不深刻?哲學家的深刻!絕不絕情?毫無人性的絕情。

高先生這句話其實在說,從區塊鏈技術層面出發看保管資產,數學其實比人更靠譜。而對區塊鏈技術的信任其實也建立在對數學公平性和有效性的信仰之上。至於為什麼是數學,則和一種叫bit的神奇東西有關。

大叔说:「密碼貨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很複雜,這裡不會多講,但其上層但邏輯很簡單,不外乎是使用密碼學,以數位張本紀錄好每個錢包但資產,避免雙花的同時,讓資產變成數據,從此再也沒有實體所帶來的麻煩。廿多年前有了互聯網,文字變成bits, 十多年前有了只能手機,照片也變成bits;現在有了區塊鏈,連資產也變成bits。大家都是bits,不用分太細,發訊息和發照片有多簡單,轉帳就有多簡單,沒有兩樣。」(p.27)

本來盼著大叔科普多講,結果人家不講,還說大家都是bits,可我不是啊。

不過bit是啥?上一次清楚地知道它還是有人問我“Have you gained quite a BIT of weight?”

問維基大哥,大哥說,bit又叫binary digit, 是資訊的最小單位,二進制​​中的一位。

腦霧。

二進制又是怎麼回事?和這個電腦圈圈有啥關係?忍著被數學從小虐待的心理陰影向上回溯到寫二進制創世篇的萊布尼茨,萊布尼茨卻讓我回國找伏羲。

至此,數學與中國古典哲學同時暴擊,文科生如我經歷了一場迷幻而重要的大腦重啟。現在分享兩個讓我有點撥雲見日的科普視頻,以供腦霧如我者一窺區塊鏈和數學的玄妙關係:

第一個視頻:二進制是什麼,為什麼電腦會用這個?

Why Do Computers Use 1s and 0s? Binary and Transistors Explained.

第二個視頻:區塊鏈如何工作:看數學用在哪裡!

How does a blockchain work - Simply Explained

技術方面我這個不靠譜書評作者再分享下去書評就徹底滑鐵盧了。所以如果你文科腦霧如我,還要學而時習之,倘若遇見一個可愛又飽學的IT宅男,就抓住他好好騷擾,一個勁兒問。一方面要深刻了解他的世界,另一方面要以你的野蠻幫助他們從平靜單純的數學世界回到動物氣息的人類世界。當然結果可能是反的,參考書評作者的經歷:大叔氣場太強,又時不時一切盡在不言中,不但把我古墓派破功退化成野蠻人,還把我吸去了數學世界。不過文科生朋友,別忘了,拉IT 宅男回來是你,這個文科生在世界上的天職。我們的存在就是要讓技術員更加人性化,讓他們看見0和1轉換中短暫出現的,豐富又玄妙的模糊地帶。而如此這般的狹路相逢,撕扯糾纏,把自己的一部分給對方,又獲得對方的一部分,其實因為,我們是相剋相生思想傳統的今世繼承人。

其實對於這種數學靠譜,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的信仰,從根底上來說,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的思想:「萬物皆數」。(對,不靠譜作者又去臨時抱佛腳去翻哲學書了)

畢達哥拉斯認為,「數學結構是所有事物的基礎(是實體)。還有另外一些論據:事物會毀壞,但數學概念卻不會毀壞。因此,數學是自然中的不變者。而且數學知識是確定的知識,因為它的主題是不變的。此外,數學知識之所以是確定的,還因為數學定理是在邏輯上被證明的。」(1) 而文科生,特別是寫作者的老祖宗——人類的感覺,卻被認為是與數學二元對立的。感覺被歸類為不確定的知識,非實在者,而且不是永恆,是可變的。

畢達哥拉斯的思想深刻影響了實驗自然科學方法,即實在可以用數學語言來測量,用數目和數學公式來表達。所以在數學信仰下,世界是可以測量的世界,而不是人類經驗到的世界。當然,這就為文藝復興以及啟蒙運動科技的發展提供了思想上的源泉,同樣,也影響到今天進入幣圈的你,讓你深刻相信,區塊鏈世界是用數學語言來表達,來測量的,而這種基於數學的技術不會毀壞,是自然中的不變者,還可以從邏輯上證明,因為它不依賴於人虛無飄渺的感覺所影響下的行為。因此大叔說,終極保障沒有立場,只有邏輯,而我開玩笑說,它只有邏輯但毫無人性。雖然這背後是無數IT宅男宵衣旰食,連女朋友都弄丟了的人類經驗,可是它在技術上,還是要做到基於數學邏輯,忠於數學邏輯。而你,這個精神文科生,我就知道你去騷擾人家的話,大多會從數學話題聊開,最後拐著彎扯到人家有沒有女朋友的話題上。當然,誰叫你的古希臘思想遠祖普羅泰戈拉說了一句「人是萬物的尺度」呢?

人類不是所有的圈圈都信仰數學,數學到底靠不靠譜,把財產交給數學會好嗎?甚至投不投資,把財產放在哪裡的追問,其實也是來自不同圈圈的信仰和價值觀念在行動上的直接或間接反映。你沒有動作,但是你有你的信仰或者別人推也推不動的價值觀。比如在基督宗教文化圈圈里,只有天上的財寶才是真正不可竄改不可消失,只要是出於世界的,再怎麼樣也沒保障,還怎麼可以做到公平公正不出問題?《聖經》之《瑪竇福音》中(6:19-21)說:

「你們不要在地上為自己積蓄財寶,因為在地上有蟲蛀,有鏽蝕,在地上也有賊挖洞盜竊;但該在天上為自己積蓄財寶,因為那裡沒有蟲蛀,沒有鏽蝕,那裡也沒有賊挖洞盜竊。因為你們的財寶在哪裡,你們的心也必在哪裡。」

(一引經文,突然有點想念馬特市被禁言的愛心哥)

財寶在區塊鏈上,心當然也在區塊鏈上。心為啥要在區塊鏈上,因為你相信數學邏輯可以保障你財產啊。可受到基督教文化的影響,如果又有點原教旨主義和清教徒精神,看到有人說區塊鏈保存財寶不可竄改不可刪除,他會被你的傲慢逗笑。當然你也可以跟我說數學來自天上,那我無言以對。

而佛家圈圈,似乎又和基督宗教圈圈有點不一樣。佛家投資觀貌似最切近理性經濟人模式: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投資什麼呢?投資你的因,而最後你得的,是種的因和你有的業,以及世界共業所成,種什麼因,就結什麼果。這與投資區塊鏈的思想一點也不衝突,甚至還會相當配合。大叔常提到的「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好像有點這個意思。而「無常損失」,這個幣圈的行業黑話也頗有點佛學氣質。佛家因色入空,因空見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着相,很容易讓人想到幣圈那種無常風雲變換後一切皆空的局面。我不懂佛學,但我總覺得很多人要去鏈上修行一段日子,說不定可以獲得菩提妙心,從執著到不執著,從有我到無我。

道家圈圈裡,老子忍不住泄露了一句天機「天道無親‘」,瞧,你大爺和你大叔談起「終極」時是同一种style。但老子是老爺爺了,人老了就慈祥,唯恐嚇死寶寶,又赶紧补了一句,「常與善人」。寶寶本來一口氣嚇沒了,現在又人工呼吸活過來要行善了。要想有錢,行善啊,可是道家又不提倡有錢,而是不餓死就好。老子說:​​「金玉满堂,莫之能守。」(《道德经》第9章)對,你的錢存在數學邏輯的區塊鏈上都沒得守,除非你再跟我說一句數學就是道,那我就再一次無言以對。老子還說:「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道德經》第67章),瞧瞧,這就是老子觀念下的財寶。至儉,無為,所以在這樣的觀念和文化浸淫下,第一,我沒錢是我簡樸,我不投資。第二我即使有錢,我也沒啥動作,是我無為務虛。

當然,怎麼能忘了這本書面對的絕大多數人,華語文化圈中入世的儒家和他的徒子徒孫們。「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論語》之《顏淵》篇) 的意思在現實語境中約等於躺平,反正我有没有动作,最后还不是老天决定我富贵。「富如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論語》之《述而》篇)

所以,讀書人去投資區塊鏈虛擬貨幣的,都是肯執鞭之士。士怎麼可以執鞭?「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論語》之《里仁》篇)怎麼能談錢?就連高先生也似乎怕落人口實開脫說「不是故作清高,但對於錢我真的沒有很大興趣」,不過他說這話,或許走的不是儒家路線,他仰之彌高,又如雲龍變換,還把我一秒破功,我可說不準。而那些質疑高先生談錢變了的(見本書《自序》),卻大體上可以說是儒家文化拐著彎的徒子徒孫(諸位仁兄請手下留情,不要毆我⋯⋯)。高先生變什麼呢?自由三幅被,被子掀翻即使裸體都還是那個他,朋友,他要你白髮蒼蒼都認得他,你怎麼還沒幾年就要始亂終棄?當然,儒家文化裡出來的,如果沒讀透沒學好自家文化再加區塊鏈投資哲學,很可能虧得底褲全無,之後從他所好,然後要麼說一句,幣圈就是個坑,要麼說一句,「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之《述而》篇)

從這些方面來看,高先生狂暴搏鬥的不僅僅是寶寶們在財務方面不自由的選擇,而且是沒有動作這個動作背後,不論是出於虔誠,還是被誤導,還是順其文化之流漂浮浸淫的,對於金錢,財富的不同的觀念,信仰和生活習慣。

潛意識抱持以上任何一種信仰觀念,或者浸潤在以上任何一種信仰影響下的文化社會里,就會得出一個結論:所謂投資,不是all in 在哪兒,而純粹就是all in 在緣,業,命,心,道,善,神恩⋯⋯但是在社會上還有一種與宗教傳統相關的理財觀念是,我窮是因為我還不夠善良,從此踏上有益社會的修身之旅,如果這是建立在完整考察社會制度和宗教信仰之後的自由選擇,那也無可厚非,甚至堪稱偉大。可如果在遵循傳統,不自知的情況下就被社會制度完美馴化維穩,而你還覺得很有意義,這就需要警惕了(注意,這個不靠譜書評作者思想極其危險,夾帶私禍過多,高先生可沒這樣說)。高先生書裡其實要點醒的是所有對自己的選擇不夠自覺的人。特別是那些以為自己的在理財,堅定信仰法定貨幣,其實是思想上懶惰躺平,給不公平的社會制度遞刀子而不自知的人。高先生告訴你,在理財方面不要依靠被優選出來的社會制度,也不要輕信主流大勢所認定的那些穩定不可改變的事物,必須重估一切,而重估一切後,得重新回歸理性的科學精神,也就是,對於數學靠譜性的信仰。

所以,熱衷改造社會的高先生,其實在這本書里,以對古希臘傳統哲學,特別是萬物皆數信仰的回歸,挑戰了對錢這個制度,以及對法定貨幣的神學信仰,同時,也間接挑戰了他們背後相應的宗教,文化,政治,經濟和社會觀念。他其實吹響了在財務管理時自覺和回歸理性的啟蒙號角。(奇怪吧?到現在很多人肯定還覺得他瘋了,幣圈投資高風險,你把全部身家壓在幣圈,怎麼會是理性?這個問題也許我們下篇再談)

在啟蒙運動時期,我們知道,一個重要的標誌是數學廣泛的應用,同理,高先生現在要提倡的,是一場區塊鏈的啟蒙運動,而這本書便是這場啟蒙運動在個人財務管理方面的表現。

然而說到這裡,你千萬不要以為大叔的信仰就是這麼冷漠無情。他又不是數學狂魔。我不是在文中一直說,大叔其實狂暴又溫柔嗎?「人文為體科技為用」天天掛在主頁,白說了嗎?

他除了在告訴你技術上的保障,依賴於區塊鏈背後的數學邏輯,還告訴你區塊鏈對你財務的保管之所以相對靠譜,還依賴於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科學治理(文科生劃重點,熟悉的配方「人是萬物的尺度」來了),也就是依靠什麼樣的社群憲章和與之相應的技術設計,確保多數的參與治理者不是豬頭,盡量不做豬頭決策,如果不幸都是豬頭,那也可以依靠技術和新的治理方式,貍貓換太子,將舊的變成空殼,將實質分叉異地重建,譬如在區塊鏈上重建香港⋯⋯至於這一點,你們還得多問大叔,我也許說得不對。

當然,高先生對區塊鏈怎樣生發新的治理模式,你們可以去看《所謂我不投資》的大哥《區塊鏈社會學》,那裡有更詳盡的解釋。

如果說《所謂我不投資》的演繹是偏科技的,那麼《區塊鏈社會學》的演繹便是偏人文的。注意,我用了一個「偏」字,說明在每一本書裡,你都可以找到二者,只不過哪一個在精神上所佔比例多一點而已。

在《所謂我不投資》中,我們看到關於投资,高先生一直徘徊在「萬物皆數」的數學邏輯和「人是萬物的尺度」的人文這兩種思想傳統中試圖找到最優平衡點,我有時候覺得他之所以那麼迷戀區塊鏈,是不是因為區塊鏈對他來說,也有一種平衡制約之美。你看在實際操作層面,如果前一個用力過多,大叔會用後一個彌補過來,讓數學邏輯顯得不那麼冰冷;後人類治理過多,大叔又會覺得不靠譜,他又要開始讓你做數學題。  

在書裡,你也可以見到很多這樣謀求平衡的努力。他吐槽相信法定貨幣的是建制派,但是他又說他平日離不開法定貨幣。他說沒錢才要更加去考慮投資,但他又說一定要確保日常生活沒有問題的情況下用多餘的錢去投資。他告訴你生活與投資的平衡,謀求人治的溫度和技術的涼薄之間的平衡。他雖然是一個狂人,在仰望自己的白月光時會發狂,但你見過他日常生活中發狂嗎?看週報就知道,他節制而自律,給他寫信就知道,他禮貌而誠懇。他也一直在內心狂暴和表層的溫柔如水之間尋求平衡,當然這也體現在他的書中。人即是書,書即是人,這一點是文科玄學告訴你的。不過,我這個文科神棍也許得出的結論相當不靠譜。

其實從本書「啟蒙」這個意義上生發開來,不靠譜書評作者或許也可以從歷史角度出發,再說幾句自己很不靠譜的觀感和聯想。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高先生似乎要在這場Web3.0的科技革命中,在中華文化的語境之下,重新發起,或者參與一場以「賽先生」(Science,在這本書裡就是你數學大哥)和「德先生」(Democracy,在本書裡就是區塊鏈去中心化治理)為口號的,那個二十世紀未完成的新文化運動。1915年在中國開始的新文化運動,反對舊思想,舊文化,伴隨教育業的繁盛,引入了世界上多元的思想,當然也帶著反帝制,要國家獨立,求自由和平等的政治訴求。而圖書出版業的發展,語言的改革和國語的普及,白話文雜誌書報的大量發行,更是這場新文化運動的重要標誌和內容。新文化運動深刻影響了當代華語文化,社會,政治,經濟,就連1989年天安門事件中,學生依然高舉著「德先生」,「賽先生」的旗幟。而我的第六感對我說,一個多世紀之後,高先生在香港,似乎也要重新推進這件二十世紀沒有好好完成的事,借助新的科技革命的推力,重新秉持新文化運動時社會實驗的精神,從財務自由開始,將人們帶到出版自由,再到民主自由,也就是重新回歸德先生和賽先生。當然這只是我這個不靠譜書評作者的玄幻第六感,具體你們還得問高先生或者等待塵埃落定後的歷史評價。不過你們問他,如果他不表示無語的話,很有可能會對你說你想多了,我沒想這麼遠,我就靜靜看著你盡情表演,反正「作者已死」(羅蘭巴特語),和我無關。然後他偷笑一下。說不定讀到這裡,他已經在偷笑了。

回望人類歷史,我們總能找到昨日重現的部分,相互呼應,如石子不同時間投入湖水,水波碰撞,相互增長,產生奇妙的令人不可思議的連接和漣漪。就像你能想到,你作為LikeCoin 的使用者,隸屬的讚賞公民共和國其實得益於歐盟這一政治實體的設計理念(請讀《區塊鏈社會學》),1950年,歐盟之父Robert Schuman發表了一篇歐洲誕生的宣言,是建立歐盟的思想基礎,宣言裡說:「沒有與威脅的大小相應的創造性努力,便無法維護世界和平」。他本人則是因為一生在政治活動中實踐天主教信仰,死後被羅馬教廷授予尊者稱號,走上了祝聖的道路。所以,你手裡小小的LikeCoin 原來拐來拐去最後和基督信仰有關。如果你不巧是某教原教旨主義者,聽了這個,現在你是不是想把你曾經按過讚的手剁掉?

最新的革命中總能看見最舊的影子,這是人類社會變革中對我來說最激動人心的部分,由此我們可以感受到歷史和記憶交錯如同深流,潛入人意識當中,悄然在某個不注意的方面激發或滋潤著翻天覆地的變革,使人類的創造生息雖歷經波折,然從未完全斷裂,甚至可以異地再生,重見陽光。我們總在不斷回望中走向遠方。

而高先生這個人的妙處,恰恰在於,他本人就像是個社會實驗本身。他討論的是最新最革命最刺激的東西,但在書裡,你看到的其實不是什麼推薦序評論他「兩岸三地少有的賽博朋克(cyberpunk)」,而是一個來自古代的人,一面經邦濟世(2),有棱有角,倜儻非常 ,另一面又融合了古希臘風和近代港風;一面心有猛虎,另一面又細嗅薔薇;一面激進狂暴,另一面又安靜謙和;一面滄桑悲傷,另一面卻單純樂觀。所以不懂幣圈的麻瓜們不要害怕,雖然書名蒙圈嚇死寶寶了,但讀這書其實沒太大問題,跳過幣圈數學題章節,你們讀到的大多是生活散文和生活哲學,你們會看見自己熟悉的配方,熟悉的那種人。這是非常有意思的反差。那麼在下一篇中,我們將用盡文科讀書品人之神功,繼續分析大叔的書和書中的大叔,特別是書中的大叔。

甚麼?嫌我拗口?有你們幣圈Cosmos和Osmosis繞口嗎?

本螞蟻的不靠譜書評中篇就這樣結束了,恭喜你不知不覺已經讀了一萬多字。書評全文在作者反覆捶打下變腫了,已經破兩萬字,如果下篇再這樣打下去,朋友,我三萬字的叔學碩士論文都要寫完了。真是古有馬特市四萬字客觀評價習近平,今有兩萬多不靠譜戲說高重建,(總把大叔和習近平並列,我會不會在死的邊緣屢次試探⋯⋯大叔我又錯了⋯⋯)

其實,你看到的這些文字,誕生於很多個荒無人煙的冬夜凌晨,窗外落霜,天上尚有白月光的時候。

對書評作者來說,與其明月入懷,竟夕相思,不如坐懷不亂,早起執筆。

我想,當一個人心中充滿白月光的時候,就是他(她)最狂最美最有力量的時候吧。願你們心中都有白月光,也願你們讀完書,或者不靠譜書評後,也能像大叔一樣,為自己心中的白月光,勇作少年郎,即使人到中年,也可以老夫聊發少年狂。至於姐妹們,除了白月光外,願妳們心中還要有太陽,如果冬夜漫漫,要記得自己給自己加點光。

最後和大家分享一首關於白月光的歌,是我在寫這篇書評期間一直聽著的。

From Here to the Moon and Back.

又是一個凌晨,改完這篇時,那一抹白月光,才下頭頂,又落心上。

注:

(1)見《西方哲學史:從古希臘到當下》第一節 《古希臘城邦》,(挪威)奎納爾·希爾貝克等著,上海譯文出版社,2016年版。

(2)小粉紅別激動,這裡「邦」的意思不是你邦。

畫外音:

都看完中篇了,作者已經改到虛脫,說好的不靠譜,怎麼越寫越靠譜?如果作者欲仙欲死了,書評還有下篇嗎?那些許諾的彩蛋,花絮和八卦,讀者還會看得見嗎?上次打賞的錢到底去哪兒還會交代嗎?
各位,書評不爛尾,炸屍也更新。但是,你要想看,得拍五下手,打錢或者購買上篇,中篇書評的Writing NFT!購買鏈接在評論區!!
特別提示:下篇會是最最勁爆的!!!

CC BY-NC-ND 2.0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不堪盈手贈,還請多解囊。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