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丹瑪丹

@Flowing_Diary

旅遊短記:用龐大且深刻的事物穿透入你,自由純粹的倫敦

待在倫敦幾日,和友人R在車庫抽菸,望著綿密的雨勢我忍不住抱怨起天氣,R説,妳看,妳也跟倫敦人一樣開始抱怨天氣了。“When a man is tired of London, he is tired of life; for there is in London all that life can afford.”在倫敦半年,英文越來越流利的R引述這段句子給我。

蒼鷺與少年:窺見夾縫中的風景,而那已說明所有

骨子裡反叛,作品卻夢幻溫柔的宮崎駿這次為世界帶來及自身生命經歷的大成之作《蒼鷺與少年》(君たちはどう生きるか)。以下敘述內容有雷提醒。

從無愛的感受中,重新生長出愛的力量

本篇文章寫於2022.9.22,奶奶的房子整理了很久,最近終於要賣掉了。兩張藤椅放在家裡,我在撫摸貓咪的時候會坐在上頭,或許過去我曾期望奶奶留下更多其他的什麼給我,不過現在我已滿足。

寫於 C 29歲的最後一天

清晨5點多,在C的家醒來。分租的雅房靠著萬華街邊,可以聽聞車水馬龍聲,矮矮的櫃子與書桌,開放式的衣櫃,令我想起了大學時代的房間。C和她摯愛的妹妹同住,三隻大貓在客廳遊蕩,微微傳來刺鼻的貓尿味。睡夢中,她的身體蜷縮緊靠牆,6點迷迷糊糊的醒來回了訊息給遠距的韓國男友。

我的週末:生命絲線的斷裂與顫動

我一直深信生命充滿各種隱喻,所遇之人事物,或是消弭逝去的,都有其背後的巧妙意義。

那些被菸霧碰掉的眼淚仍是眼淚

巴士經過麗池時,車上的燈光蓋過了池面反射的些許微光,水面竟是如此低落,少年時扔進了一把刀,現在還閃耀光芒嗎?像是無限期施工的加油站,從圍籬上看下去並不那麼落寞,專心看著眼睛似乎也適應了窗外的黑暗,而將玻璃上的自己的身影給拋到腦後,在清大站下車抽菸聽著森田童子,想著我們究竟會成為什麼,終究是一支不及哀傷的菸吧!——《我們的戒菸失敗》恣睢麻利

摧毀平靜的惡意不用很大,只要它是夠純粹的惡

連接台北內湖與木柵的捷運棕線,通稱為文湖線,是較早期的捷運支線,狹小的車廂設計與微弱的空調,每逢雨天必大塞,成為通勤時段眾人的惡夢。雖說如此,也因為高架鐵軌,搭乘文湖線的全線可以飽覽商業繁榮的內湖與大直美麗華,貫穿台北心臟,再一路前往位於城郊綠意盎然的木柵,抵達BR01的動物園。不同的日子、時段,車上的乘客屬性非常強烈,早晨充斥學生及通勤族,下午則大多為中年退休族,假日則多是家庭出遊。

洗頭記:滿是泡泡的人生金句頭皮按摩

最近一直很想去洗頭,想找傳統便宜又會簡單按摩的這種,也很懷念小時候家隔壁的傳統美髮店氛圍,今早終於抽空來家附近的傳統理頭店,門口招牌寫有大大的女士洗髮,我坐下來還沒說什麼,就先問我幾歲結婚沒,然後叮嚀我要對先生好一點。

Happiness is a butterfly.

窄仄的陽台充滿各種綠意,時興來自亞熱帶的常綠植物,在濕熱黏密的雨林中以巨大澎湃的綠葉爭取渴慕的陽光,演化或人工培植的豔麗葉子成為欣賞賣點,而稱為觀葉植物,這些植物在疫情期間席捲世界,成為炙手可熱的商品。

進入植田正治的超現實攝影世界,認識那位用光影捕捉沙子的男人

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近日華山文創園區正在展出日本擺拍攝影大師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而原點出版一併推出由攝影家女兒增谷和子撰寫的《植田正治的寫真世界:女兒眼中的攝影家人生》,在前去觀展前讀畢,內心洋溢著溫暖的光。<跳耀的我>一生堅持為「業餘攝影師」的植田...

失根的神州大陸子民,我的外省家族奮力又醜陋的活著

我是在我的這個年齡層(1992年生)少見的眷村第三代,自小住在用廉價建材搭建的臨時性眷村中,只是很可惜,並不是如大家想像中的外省家庭典型。諸如台灣以眷村為題材的影視作品《小畢的故事》、《光陰的故事》或是《一把青》,的確某些元素會讓我有所共鳴,但那些多數是被境況較好的外省人視為一種...

26歲的最後一天嘗試說些什麼

一年多前決定離開中壢到台北,與這座城市裡許多年輕人一樣,我蝸居在潮濕嘈雜的小套房,選擇了一個新的工作,薪水不多不少,工作熱情偶爾點燃,偶爾磨耗。23歲初入社會的我其實非常脆弱,25歲的我卻開始變老,現在終於來到面對27歲的關卡,重新學習放下抗拒,不再抗拒生命。

雙華泳池地板上,那雙濕淋又羞愧的腳趾

在伊斯坦堡時,導遊說這裡的男人不是整天在釣魚就是在港灣裡游泳,看到鬧區馬路旁的海裡有人在游泳畫面其實是挺吃驚的。下著雨的炎夏週末,對加班數日的G提議一起去家附近新建的竹光運動中心游泳,方踏進充斥氯味的泳池大廳,G就說好想吃熱狗跟泡麵。童年時小學沒有泳池,因此大家都是去新竹的兩大游...

穿越山緣長長的隧道後,便是辛亥了

「一個20幾歲的人幾乎什麼都有、也幾乎什麼都沒有,沒有什麼不能放手也沒有什麼真能夠抓住,可以要,可以不要;可以留,也可以隨時走。轉眼成立,瞬間取消。宿醉停停就醒,傷口隔夜就收。這一切看起來那麼接近自由。那麼接近。但我一直都知道,不,這是別的,這是種很像自由的東西但並不是。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