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公众号被封文存档:“本号放假”

近半年来一直专注微信公众号,忘了那里是个厕所的事实,昨天再次被恶心到,于是写了下面这一贴,结果今天发现这贴又已被封。总要存个档,就把它当我重新开始耕作Matters,WordPress等境外平台的节点吧。


微信号FrankCDB,2021年5月19日

本号放假

去年5月新开这个公众号,除了主要重贴《博尔赫斯诗歌总集》的译文以外,就是发些我翻译的20世纪欧美诗人作品,偶尔拿米国开涮(因为总感觉那个国家正在重复麦当劳变成金拱门的故事),而对厉害国始终不置一词。一年多下来居然发了近300贴,到了忘乎所以的境界。然而今天本要贴出的这一期却发贴失败,理由仅仅是一句经典的:“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我胡乱删了几个字(并非译文)再试仍是同一结果:

图: 公众号助手

再多试几次或许就能发出来了,适应就好,毕竟在厉害国里每个人都会练就某种身段的。但是我已经没了兴致,不可避免地想起旧公众号CopyMachine的下场来,下面的截图是它永远未能发出的最后一期的样子:

图: 订阅号列表截图

那个公号之前发过的几篇是:

“华丽转身”,2020年3月23日

“无物之阵”,2020年3月14日

“感谢·祭”,2020年3月8日

“武汉的孤独”,2020年3月5日

结合发贴的时间,里面写的什么大概猜也能猜到了吧,所以CopyMachine的死亡并非无因。而且封号,删贴,屏蔽,等等,本来就是局域网的保留节目,按理说今天我应该像淋了几滴雨一样若无其事。让我稍稍在意的是:即使在那个旧公号上文学翻译的内容从来都是畅贴无阻的——而事实上今天这期恰恰是2019年5月31日那期“《博尔赫斯诗歌总集》之《黑夜史》[1]”的复制而已。

显然两年过去,大内噤评高手的进化又上了一层,难道《葵花宝典》也有进阶版么?懒得再去重复删削试探,揣摩厂公心思的事情,干脆趁此机会给本公众号放个假,去建设一下墙外面那几个自留地吧。(什么时候这份恶心淡化了,或说服了自己哪儿都一样恶心,再回来。)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WordPress / Matter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们脚下的数码香蕉皮

《武汉的孤独》(2020年3月5日)

事了拂衣去,洗白身与名(改正错别字,外加马三立)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