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一只鸟要扑腾几次才会死掉,答案就在风中飘

这里说的是我对墙国网络的印象。前阵一个诗人因“不当言论”被各路粉红和她的学院围攻,只是盆友圈里的又一天而已。连Nobody如我也被家人和朋友告诫过几次,不要乱说乱讲,你还能怎样,实在有话就写在小本子里自己看。他们是对的,如今要担心的何止“不当言论”,一个正常人根本不当言也不当论,才可过点安稳日子(假设运气不算太坏)。因此想到,每一次该不该说话,可不可以说话成为最紧要的考量的时候,就是遏制又提升了一个层级的时候。

大约3月12-13日,在旧公众号的某一期里(封号没有备份,因此只是模糊记得),我提到柏桦的诗句“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或许是回忆的滤镜美化,十年前与现在相比是不可思议的宽松时代,随后我发现近几十年的言论环境似乎是以十年向好-十年恶化的周期下行的轨迹。80年代可算强国(还不是墙国)历史上言论自由的顶点,也是拐点,它通向一座不可提及的广场;随后是90年代初,我们假装88+1年并不存在,政治并不存在,“不争论”成为自上而下的通用封条;新世纪最初的十年我们再次开口说话,从各种论坛到QQ到手机微博,甚至有过可以畅连谷歌/油管/脸书/推特的短暂时光,一种天下一家的幻象,这幻象很快变成了一辆被砸烂的日本车,已经没人再看一眼。10年代以中国速度滚滚而至,我们目睹并成为世界中国化这一进程的一部分,直到我们发现被碾压的是我们自己。与此同时内置老大歌的微信几乎毫无阻碍地横扫一切,我们公开与私下说的每一句话都成为无需呈堂的证供(没有公堂只有后台),后果可以很严重,参见……还用举例吗?我们再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发现,如前文所说,言论本身成为一件“不当”的事情。

我在推特上看到过一幅转自微博的动图(有点绕,但确实是如此,我已卸载微博):笼中有一只小鸟,随后小鸟转身飞向远方,原来被笼子挡住的是看画的我们。可惜现在图找不到了。这比喻太过贴切,我们就是那只不自知的,从笼中向外窥望的鸟:一开始展翅欲飞,迎接我们的不是蓝天而是铁栏;歇过一阵后再作尝试,飞行距离并未加长,却发现铁栏已加密,笼子已加固;2020年风暴来袭,恐惧,悲伤,幻灭,愤怒,更重要的是看见笼子似有破口的希望,让我们又一次臊动挣扎起来,只是这一次笼子修补得更快也更彻底,仅仅两个月过去我们又感觉到了压倒一切的稳定(从未缺席),和比此前任何时候都更可怕的窒息。这鸟还能扑腾几下我不知道,我知道答案就在风中飘,只是这里空气越来越少。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 WordPress / Matters / 简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