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一月

“废”即“废言”——我不喜欢的两个字的谐音(何止不想得,连写都不想写),就算是歧视吧。

现在是五月初,看起来这事就快要过去了,我开始害怕会很快遗忘究竟发生过什么,尤其是,我在那段时间里究竟想过,感到过什么。像所有的墙国人一样,我的记忆短暂到连我自己都不信。于是我打开微信盆友圈,一直拉到2020年初,从那时开始回看我自己的发文与转贴(已经过了4个月了,是不是恍若隔世?——另外我也试过回看全部的盆友圈,结果证明只能拉回半个月,在差点拉到抽筋之后)。想到我日夜不停地走过我手机里的时间线,却很少留意过它,或许对它的了解程度远不及微信后台的AI老大歌(真人也有可能),就觉得应该把它截取出来,因为即使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2020年1月到4月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时段。有些地方没头没脑,趁自己还有印象要加些说明,这是留给我自己的一份小小的时代存档。(在墙内总看见有人把油管或instagram上的东西搬运到盆友圈里散发,现在就由我来个反向操作吧。)


1/12

* 2020年与时政有关的第一个转帖,竟是这腌臜货色。前一天台湾大选刚刚结束。


1/15

* 在公众号CopyMachine(现已被封,见4/5)上贴出我在2003年创意的一组海报,因前一天刚看到这个消息:

贵州24岁的贫困女大学生吴花燕去世后,有媒体曝出中华儿慈会9958平台以吴花燕名义募捐达一百多万,在吴花燕不知情的情况下多募集40多万元。在2019年11月14日为吴花燕转款2万元,称余款将用于继续帮助其他人,并收取募捐总额的6%(六万余元)作为成本费。

疫情来后此类事件全都烟消云散,不用等墙国人记忆慢慢清零。


* 转发的帖子:“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 转发的贴子,即慈善饿殍事件,此刻仍可打开,但早已无人关心。


1/19

*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以上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1/21

* 在公众号CopyMachine上发表的译作。武汉封城前2天。


1/23

* 转发博尔赫斯公众号上转载的本人译作,博尔赫斯的《布局》。此日武汉封城,人人都以为非典又来,头脑太简单了。


* 转发《凤凰新闻热点聚集》,“该网页随风而逝……”


1/24


* 此时尚无以“中国肺炎”,“武汉肺炎”为歧视的奇葩观点。


1/26

* 转发的贴子,还可以打开。


1/27

* Facebook上看来的话,Google后才知出自《三国演义》。



* 转发的帖子:“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 日本捐赠防疫物资,一个月后换来了“祝日本疫情长长久久”的横幅。


* 转发的贴子,仍可打开。


1/28

* 转发的帖子:“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1/29


1/30

* 此贴仅我自己可见。


* 转发的贴子,“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1/31

* 说这话时,网上的贴子正齐刷刷地纷纷倒地。


* 转发博尔赫斯公众号上转载的本人译作,博尔赫斯的《怀念现在》。



>>>待续《来自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二月》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 WordPress / Matters / 简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