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长着皱巴巴的女性双乳的老头 | 艾略特《荒原》之三



 

<<<续随后将狂野地沉寂 | 艾略特《荒原》之二

* 诗行末尾加下划线的数字(如176)表示艾略特对此行有注释;方括号内的数字(如[1])为译注序号。

 

三,火诫[1]

 

河的帐帷残破:树叶最后的手指

紧扣并没入湿岸。风

横掠褐色的土地,无人听见。仙女去矣。

甜美的泰晤士河,轻轻流淌,直到我结束我的歌。176

河水所载并无​​空瓶,三明治纸,

绸手绢,纸板箱,烟头

或夏夜的其他佐证。仙女去矣。

而她们的朋友,是城中首脑游荡的继承人;

去矣,不曾留下地址。

在莱芒[2]水边我坐下来哭泣……

甜美的泰晤士河,轻轻流淌直到我结束我的歌。

甜美的泰晤士河,轻轻流淌,因为我说得不响也不长。

但在我的背后一阵冷风中我听见

骸骨的格格响,窃笑在耳与耳间播散。

 

一只老鼠轻轻地蹑行穿过草丛

在岸上拖着它粘糊糊的肚皮

而我正在死水沟渠上垂钓

在一个冬日傍晚靠近煤气厂后面

沉思着我的兄长国王的船难

和我的父王在他之前的死。192

低湿地面上赤裸的白色尸体

和扔在一座低矮干燥小阁楼里的骸骨

仅为老鼠的脚格格碰响,年复一年。

但在我的背后我时不时听见196

喇叭与马达的声音,会在197

春天把斯威尼[3]带往波特夫人[4]。

哦明月照亮了波特夫人199

还有她的女儿,[5]

她们在苏打水里洗脚

Et O ces voix d’enfants, chantant dans la coupole! [6] 202

 

啾啾啾啾

喳喳喳喳喳

被如此无礼地强暴。

忒瑞俄[7]

 

不真实的城市

在一个冬日正午的褐雾之下

欧吉尼德斯先生,士麦那[8]商人

脸都没刮,有满满一袋醋栗210

C.i.f.[9]伦敦:面交单据,

用俚俗的法语请我

在加农街酒店[10]午餐,

随后在麦特罗波尔[11]度周末。

 

在紫色的时辰,当眼与背

从桌上抬起,当人的引擎等待

像一辆出租车颤抖着等待着,

我提瑞西亚斯[12],目虽已盲,在两种生命间悸动218

长着皱巴巴的女性双乳的老头,可以看见

在紫色的时辰,傍晚时分拼命

往家赶,并将水手从海上带回家,221

喝茶时间到家的打字员,清理她的早餐,点起

她的火炉,摆开罐头里的食物。

窗外危险地摊开

她晾晒的连裤内衣被太阳最后的光芒触碰,

沙发上堆着(夜里是她的床)

长袜,拖鞋,吊带背心和紧身褡。

我提瑞西亚斯,乳房皱巴巴的老头

感悟那场景,便预见了其余——

我也等待预期的客人。

他,年轻男子痤疮君,到来,

一名小房中介的职员,大着胆子目不转睛,

卑微者中的一个,自负摆在脸上

如一顶丝帽在一个布拉福德[13]百万富翁头上。

时机现已成熟,如他所猜想,

餐毕,她无聊又疲倦,

想方设法与她厮磨一番,

它仍未遭责备,虽然并非所求。

满脸通红而决心已定,他当即进攻。

探索的双手遇不到任何抵抗;

他的虚荣无需回应,

而引出一场漠然的欢迎。

(而我提瑞西亚斯已预先经受过一切

在这同一张沙发或床上实行;

我曾在忒拜城边坐于墙下

亦曾行走在最低微的死者之间。)

赠予最后一个施惠之吻,

然后摸索他的去路,发现楼梯未亮灯……

 

她转身朝镜子凝望片刻,

对她离去的情人几无察觉。

她的大脑任一道半成形的思绪掠过:

“现在完事大吉:我很开心这事过去了。”

当可爱的女人屈身于荒唐事253

又在屋子里踱起了步,独自一人,

她用自动的手抚平头发,

将一张唱片放到留声机上。

 

“这音乐在水上悄悄掠过了我”257

而沿着河滨[14],上到维多利亚女王街[15]。

哦城[16]啊城,我有时听得见

在下泰晤士街[17]一家公共酒吧边上

一支曼陀林悦耳的哀吟

和出于其内的一片鼓噪和一阵聒噪

在渔人午间休憩的地方:此处

殉道者马格努斯[18]的墙垣支起264

无可索解的爱奥尼亚白与金的堂皇。

 

河水冒出266

油和沥青

彩舟漂行

跟随回转的潮,

红帆

满开

向背风,在重桅上摇摆。

彩舟浸洗

漂流的原木

直下格林威治[19]河段

经过狗岛[20]。

 

喂啊啦啦嘞啊

哇啦啦嘞啊啦啦

 

伊丽莎白[21]和莱切斯特[22]

打着桨

船尾形如

一枚镀金的贝壳

红与金

翻涌的浪涛

荡漾着两岸

西南风

顺流载送

钟的鸣响

白的塔楼

 

喂啊啦啦嘞啊

哇啦啦嘞啊啦啦

“电车与尘灰的树。

海布里[23]生下我。里士满[24]和克佑[25] 293

毁灭我。靠近里士满我抬起了两膝

仰面躺在一条独木窄舟的地板上。”

 

“我的脚在摩尔门[26],而我的心

在我脚下。事情过后

他哭了。他承诺‘从新开始。’

我无话可讲。我该怨恨哪样?”

 

“在马尔门沙滩[27]上。

我能连接

无物跟无物。

脏手的破指甲。

我的人们谦卑的人们期待

无物。”

啦啦

 

然后我来到迦太基307

 

燃烧燃烧燃烧燃烧308

哦主啊你拖救我出来309

哦主啊你拖救

 

燃烧

 


 

艾略特自注

 

三,火诫

176. 见斯潘塞[28],《祝婚喜歌》(Prothalamion)。

192. 参见《暴风雨》,I, ii[29]。

196. 参见马维尔[30],《致羞怯的情人》(To His Coy Mistress)[31]。

197. 参见戴[32],《蜜蜂议会》(Parliament of Bees):

“当忽然间,倾听着,你会听见,

“一阵喇叭与狩猎之声,会将

“阿克忒翁[33]带往春天的狄安娜[34],

“那里众人将看见她赤裸的肌肤……”

199. 我不知道这几行截取的那首谣曲的来源:它是从澳大利亚悉尼传到我这里的。

202. 见魏尔兰[35],《帕西法尔》(Parsifal)。

210. 醋栗是以一个“免运输与保险费至伦敦”(carriage and insurance free to London)的价格提报的;而提货单据等须面交买家,见单付款。

218. 提瑞西亚斯,尽管仅仅是一个旁观者,实际上并非一个“角色”,但却是诗中最重要的人物,将余者联系到一起。恰如那独眼的商人,醋栗贩售者,溶入那腓尼基水手一般,而后者也并非全然不同于那不勒斯的费迪南王子[36],所有的女人都是同一个女人,而两性在提瑞西亚斯身上相遇。提瑞西亚斯的所见,乃是本诗的主旨。出自奥维德的这一整段具有人类学的极大趣味:

. . . Cum Iunone iocos et “maior vestra profecto est

Quam, quae contingit maribus,” dixisse, “voluptas.”

Illa negat; placuit quae sit sententia docti

Quaerere Tiresiae: venus huic erat utraque nota.

Nam duo magnorum viridi coeuntia silva

Corpora serpentum baculi violaverat ictu

Deque viro factus, mirabile, femina septem

Egerat autumnos; octavo rursus eosdem

Vidit et “est vestrae si tanta potentia plagae,”

Dixit, “ut auctoris sortem in contraria mutet,

Nunc quoque vos feriam!” percussis anguibus isdem

Forma prior rediit genetivaque venit imago.

Arbiter hic igitur sumptus de lite iocosa

Dicta Iovis firmat; gravius Saturnia iusto

Nec pro materia fertur doluisse suique

Iudicis aeterna damnavit lumina nocte,

At pater onmipotens (neque enim licet inrita cuiquam

Facta dei fecisse deo) pro lumine adempto

Scire futura dedit poenamque levavit honore.[37]

221. 这貌似并非萨福[38]的原句[39],但我脑中总记着“沿岸”或“平底船”的渔夫,是入夜时归来的。

253. 见戈德史密斯[40],《威克菲尔德牧师》(The Vicar of Wakefield)中的那支歌。

257. 见《暴风雨》,如上。

264. 殉道者圣马格努斯的内部在我头脑中是雷恩[41]的内部中最精美者之一。见《十九城教堂的摧毁建议》(The Proposed Demolition of Nineteen City Churches,P. S. 金父子有限公司[42])。

266. (三个)泰晤士河女儿之歌在此开始。从行292-306包含在内她们轮流说话。见Götterdämmerung[43], III, i: 莱茵河女儿。

279. 见弗罗德[44],《伊丽莎白》(Elizabeth),卷I,章iv,德·夸德拉[45]致西班牙腓力二世[46]信:

“下午我们乘着一艘彩舟,看河上的比赛。(女王)跟罗伯特勋爵[47]和我单独在艉楼上,当时他们开始胡言乱语,如此不着边际以至于罗伯特勋爵最后说,因为我就在场他们没有理由不结婚,如果女王愿意的话。”

293. 参见Purgatorio[48],V,133:

“Ricorditi di me, che son la Pia;

“Siena mi fe’, disfecemi Maremma.”[49]

307. 见圣奥古斯丁[50]的《忏悔录》[51]。“然后我来到迦太基,那里汹涌一片的亵渎之爱在我的耳边歌唱。”

308. 佛陀之火诫(其重要性对应于山上宝训[52])的完整文本,这些词语便是从中截取的,可在已故的亨利·克拉克·华伦的《翻译中的佛教》(Buddhism in Translation)(哈佛东方丛书[53])中找到。华伦先生是西方佛教研究的伟大先驱之一。

309. 仍是出自圣奥古斯丁的《忏悔录》。这两位东西方禁欲主义的代表人物的并置,作为本诗这一节的高潮,并非偶然。

 


 

译注:

[1] The Fire Sermon,美国梵语学者华伦(Henry Clarke Warren,1854–1899)翻译的佛经。

[2] Leman,瑞士与法国之间的湖名。

[3] 参见艾略特《斯威尼直立》(Sweeney Erect)和《斯威尼在夜莺之间》(Sweeney among the Nightingales)。

[4] Mrs. Porter,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开罗妓女。

[5] 《波特夫人母女》(Mrs. Porter and her daughter),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澳大利亚军人所唱的歌曲。

[6] 法语:“还有哦这些孩子在穹顶下唱歌的声音”。

[7] Tereu,音近于忒瑞俄斯(Tereus),见第一节中“菲洛梅尔”脚注。

[8] Smyrna,今名伊兹米尔(Izmir),土耳其西部城市。

[9] “cost, insurance, freight”(成本、保险、运费,即到岸价格)的缩写。

[10] Cannon Street Hote,原名城市终端酒店(City Terminus Hotel),附属于伦敦加农街车站(Cannon Street Station),1931年停业。

[11] Metropole,英格兰东南沿海度假胜地,伦敦以南城镇布莱顿(Brighton)一酒店。

[12] Tiresias,希腊神话中的忒拜(Thebes)的盲人先知,曾见蛇交媾而以杖击之,遂化为女人,七年后经同样过程回复男身。

[13] Bradford,英国中北部一自治镇,毛纺织业中心。

[14] The Strand,伦敦街名。

[15] Queen Victoria Street,伦敦街名。

[16] City,指伦敦城。

[17] Lower Thames Street,伦敦城街名。

[18] Magnus Martyr,即伦敦殉道者圣马格努斯教堂(St Magnus the Martyr)。

[19] Greenwich,伦敦东部市镇。

[20] Isle of Dogs,伦敦东部因泰晤士河环流而形成的半岛。

[21] Elizabeth I(1533-1603),英格兰与爱尔兰女王(1558-1603)。

[22] Robert Dudley, 1st Earl of Leicester(1532-1588),英国政治家,伊丽莎白女王的宠臣和求婚者。

[23] Highbury,伦敦北部伊斯林顿市镇(Islington)一区。

[24] Richmond,伦敦西南部市镇。

[25] Kew,里士满市镇一区。

[26] Moorgate,由古罗马人所建的伦敦城墙(London Wall)上的一扇大门。

[27] Margate Sands,位于伦敦以西肯特郡(Kent)的海滨胜地,《荒原》第三节写于此处。

[28] Edmund Spenser(1552?-1599),英国诗人。

[29] “……坐在一道岸边,/ 重又涕泣我父王的船难”。

[30] Andrew Marvell(1621-1678),英国诗人,讽刺作家,政治家。

[31] “但在我的背后我总听见 / 时间插翅的战车疾速逼近”。

[32] John Day(1574–1638?)英国戏剧家。

[33] Actaeon,希腊神话中的年轻猎人,因见月亮与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Artemis)沐浴而被她变为牡鹿,并被自己的狗群咬死。

[34] Diana,罗马神话中的女神,对应希腊神话中的阿耳忒弥斯。

[35] Paul Verlaine(1844-1896),法国诗人。

[36] Ferdinand Prince of Naples,莎士比亚《暴风雨》中的人物。

[37] 拉丁语:“……与朱诺玩笑,说起‘你的享受无疑更大 / 胜于我等男性的乐趣’之时 / 她否认;他们决定求证于明智的 / 提瑞西亚斯:知晓性爱的两端。/ 他曾见绿树林中缠身交媾着 / 两条大蛇,便挥杖将其打散 / 而不可思议地由男化为女 / 度过七个秋天;第八年又见此景 / 便说‘若杖击之力如此之强 / 竟可将行使者的阴阳反转,/ 待我重施此技。’当两蛇受杖 / 他亦复归至天生的男人之形。/ 身为这场欢愉讼案的鉴证 / 他以朱庇特所言为是。萨杜恩之女 / 理屈而勃然大怒,她判给 / 仲裁者的双眼无尽的黑夜,/ 但全能的父(因没有神可废除 / 另一神的所为)给那失明者 / 知晓未来的光荣以将刑罚减轻。”萨图恩(Saturn)为罗马神话中的农神,罗马征服希腊后与希腊的克罗诺斯(Cronus)合并成为时间之神,朱庇特和朱诺等诸神的父亲。

[38] Sappho,古希腊诗人。

[39] 《断片》之149:“黄昏之星,你带回黎明 / 布散的一切,/ 带回绵羊,/ 带回山羊,将孩子带回家中 / 母亲的身边。”

[40] Oliver Goldsmith(1728-1774),爱尔兰小说家,诗人,剧作家。

[41] Christopher Wren(1632-1723),英国建筑师。

[42] P. S. King & Son, Ltd.,成立于1819年的伦敦出版商。

[43] 德语:《诸神的黄昏》,瓦格纳的歌剧。

[44] James Anthony Froude(1818-1894),英国史学家,小说家,作家。

[45] Álvaro de la Quadra(?-1564),西班牙教士,驻英格兰大使。

[46] Philip II of Spain(1527-1598),西班牙国王。

[47] Lord Robert,即莱切斯特(Robert Dudley, 1st Earl of Leicester)。

[48] 意大利语:《炼狱篇》,但丁《神曲》的第二卷。

[49] 意大利语:“记住我,我是拉·皮亚;/ 锡耶纳生下我;马雷玛毁灭我”。

[50] St. Augustine(354-430),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古罗马哲学家,神学家。

[51] Confessions,英国教士普塞(Edward Bouverie Pusey,1800-1882)译《圣奥古斯丁忏悔录》(The Confessions of St. Augustine)。

[52] Sermon on the Mount,《圣经·马太福音》中耶稣在山上所说的话。

[53] Harvard Oriental Series,始于1891年。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 WordPress / Matters / 简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随后将狂野地沉寂 | 艾略特《荒原》之二

一记亡音敲出九点的最后一响 | 艾略特《荒原》之一

博尔赫斯:打开时间中的暗门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