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管制言论自由的自由(昨天盆友圈里的话,加长版)

图: foxnews

昨天看到一篇贴文《禁言特朗普是美国言论自由的倒退吗?》,就在盆友圈里写了几句评语,打字不易,放在公众号上存个档:

像这种冬烘文章,就跟推特脸书在指控舞弊的言论下打出“美国选举是安全公正的”一样,你跟他谈事实,他跟你谈公式,可恶之极。不过脸书推特是坏,此文作者是蠢。问题不是川普的言论如何,而是社交媒体的权力已经凌驾于一切之上,它们可以做任何事而无任何后果,不需要像此文作者这样论证,只要睁眼去看即可(翻不番蔷都一样了,现在),因为人们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可去,人人都承受不起离开彼此的代价而人人都被绑架(绝大部分人吧),这头由所有人投身喂养的巨兽已将所有人压在身下。米国的言论自由有没有倒退?当然答案是相对的,取决于看问题的角度,如果以强国的方向为正,那就不是倒退而是加速前进(这一点体现在近期米国与强国官方舆论的惊人一致之中)。

没说完,再加两段:

在我看来,言论自由的真正保障在于:管制言论的自由被严格限制。公民将言论自由的权力部分让渡给权威机构,让后者行使管制言论的自由。在强国这种让渡是彻底的,强制的,如疫情时断路封门一样不由分说、无可抗拒的(形容词任你挑),其让渡的对象是有司,以及有司管辖的所有社交媒体的营运者;在米国这种让渡是契约式的,像米国这个国家一样,自由管制者的自由都(被法律)严格限制。它的原则(我的概括)在于言论主体为个人或私人公司,管制者为政府——政府,而非言论主体,必须遵守法律的管制。

这似乎是一个万全之策,但科技的发展超出了法律制定者的预见,今天社交平台已经成为所有人的言论赖以存在的空气,将推特脸书仅仅定义为私人公司显然已经言不及义——从它们的“私人”服务器中流过的信息属于所有登录者(也就是几乎所有人),就像一条流经N个国家地区的河流,在其中某个区段建一座水坝绝不仅仅是这一区段的拥有者私人的事。因此社交媒体已经由言论主体晋身为言论的管制机构(不是通过权力的让渡,而是通过从私人权利到公共权力的无缝转换,数码时代最神奇又最平平无奇的魔术之一)——一个虚拟的国度,它的疆域是整个世界(除了强国),而现有的法律或执法者还没有意识到,或是有意地无视了这一点(弄权时是管制机构,被质疑时又变回私人公司),结果是它管制言论的自由不受任何限制(除了被封禁的特朗普,后者一直试图废除令社交媒体免责的《通讯规范法》230条)。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推特脸书的如此创新:当你发表某一见解时会有一段反驳你的提示出现在你的言论下方,就像你在广场上走路时身边突然冒出一个警察或协管员,举着块牌子上写你违反或即将违反的(由他独家诠释的)交规,这块牌子会瞬间变成一个红灯立在你的面前,而你便被正义地吊销了路权(在强国这种创新是不需要的,但这种创新是米国走向强国的必经之路)。而你拿出小学课本,坚称米国的言论自由没有倒退,米国的法庭会最终裁定,根据牛顿定律相对论很荒谬,根据词典鹿不可能是马等等。相信米国还是原来那个米国,相信米国还能回复到原来那个米国,特朗普的下场不正是这种一厢情愿的结果吗?


PS: 在微信公众号上我必须修改几个字(如“自酉”代替“自由”等)才能发布。强国的现实随时在提醒我,我对米国的吐槽依然只是一种形式的酸葡萄而已。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WordPress / Matter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们脚下的数码香蕉皮

美利坚灰阑记

一只鸟要扑腾几次才会死掉,答案就在风中飘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