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虱

无方向写作者,于细微处捕捉时代精神症候

大多数国人只关心如何战胜身边同类

在贵阳这个西南城市,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不见太阳了。每天都是在湿冷中度过。

对于冬天,我的情感十分复杂。

天气冷了,人容易变懒,不爱动手。吃饭经常是随便应付,因为洗菜、炒菜、刷锅洗碗,太冻手。但是,冬天的幸福感又总是简单易得。

每天晚上散步回家,马上进小卧室,打开电热毯,打开油汀。然后,回到客厅,继续看书。

看书看到凌晨或半夜,回小卧室睡觉。打开门,暖烘烘的热气马上扑面而来,迅速裹挟全身。脱去衣服,钻进被窝,床铺早已被电热毯烘得又干又热。

那一刻,幸福感会马上传遍全身,睡意一下就袭来。

因为淡泊名利,与世无争,尽管人到中年,奔五了,我却绝少碰到折磨很多同龄人的睡眠障碍。我每天一躺下,几乎不到二十分钟就会睡着。

昨天夜里,我却失眠了一个多小时,因为看到了以下这个视频。这是北方某大城市近期核酸检测的现场。

视频中的这些人,让我既同情,又害怕。

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排队?为什么他们无法平静地保留一米间距?

我想,那是因为他们对周围和自己一起排队的人极其不信任。唯有用自己的前胸贴着前面人的后背,让别人无法插队,他们心里才踏实。

一个月前,我还看到了某个城市超市抢购大米的视频。抢购的原因是,听说当地发现了几个病例,有可能封闭小区。

那个场面仿佛是饥荒马上就要降临了。

一群人,你挤我,我挤你。推推搡搡,毫不相让。整个超市看去就像一个养鸡场。撒一把米,几十只鸡马上撒腿,一窝蜂飞奔过来。

太多太多的人,有足够温顺的性情,来接纳和消化各种不合理,却很难有耐心在生活中保持各类文明间距。他们的个人能量和“聪明才智”,从来舍不得用在推动社会进步,全都用在如何战胜打赢身边的同类。

乞丐不会妒忌王思聪,却见不得其他乞丐比自己多讨到几块钱;

摊贩不会集体对付城管,却见不得身边的其他摊贩生意比自己好;

教师面对上级再多繁琐的检查都不会发火,却见不得同行比自己多赚一点外快;

......

在疫情中,西安民生保障不力,孕妇被医院拒收导致流产,青年饿了出门卖馒头被群殴,业主翻墙外出购买食物被迫对着镜头念检讨......

这种事情,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看到新闻,哪怕在跟帖中打几个字,表达一下“强烈关注”这种毫无风险却有可能帮助到别人的生气,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尽管只需要动一动手指。

比起为共同利益发出一点声音、为社会进步出一点力气,一次次地战胜同类,才是他们最在意的事情。

那些抢购到大米的人,那些抢先挤到队伍前面做核酸的人,几乎从来不愿意费脑思考,如何才能在疫情中保障民生供应的问题,如何让全员核酸检测更加合理有序的问题......

在上述视频的核酸检测队伍中,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挤的人们,甚至很有可能根本不会去关心,昨天河南许昌公安抓获的某核酸检测公司工作人员,是否真的涉嫌刻意散布新冠病毒。

一旦挤到了队伍前面,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都会立刻洋溢着胜利者的凯旋之色,因为比起晚到几步,未能抢到大米的人们,比起被挤到队伍后面排长队等待核酸检测的人们,他们觉得自己胜利了。

当然,真正让我失眠的,不是视频中那些人,而是这个场面,突然让我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外甥女。去年,她们同时考上了两所不同的211大学。

如果哪一天,在这种场合,她们也像视频中的那群人一样,在长长的队伍中,苦苦地排队,却突然被挤出来,又费力想挤进去......看去就跟养鸡场的鸡鸭一样,无法保持基本的体面和矜持,我看了,心里一定会非常难过。

大家试着想象一下,假如视频中的这群人是你们的家人,你们看到会不难过吗?

昨晚看了视频,我心里真的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要说我们正在逐渐老去,我们还有下一代。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后代负起责任,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点事,出一点力,把社会文明往前推进一点。

可怕的是,我身边似乎所有的人(包括高学历的人)都放弃了改变中国的任何努力,唯希望经济发展能够自动溶解所有社会难题,自己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坐在列车上等待就行了。

列车上的其他乘客,买到的盒饭是否分量比自己足一点,才是他们最关心、最在意的事情。

https://mp.weixin.qq.com/s/cbch2HKC706UmTYYj-_PAg 原文链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