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6 articlesIn total 77195 words

崇拜非自由的自由崇拜者:对当代自由主义者的批判【壹】

兰德维希学社

不过如同今天许多人感到无力感的原因一样,“总的问题”从未被解决过,因为产生新的问题以及维持旧的问题的对立关系依旧存在,作为既得利益者的资产阶级依旧会是如今社会进步的最大阻力。自由主义者虽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并一直以来都试着解决这些问题,但由于对资本主义框架的维护使得他们本身也成为了使“总的问题”无法被解决的原因之一。

1

读《反杜林论》【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兰德维希学社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对于《反杜林论》的第二编《政治经济学》的说明。

读《反杜林论》【贰】:自然哲学、社会哲学、以及逻辑学

兰德维希学社

文/Bruce Yu前言这篇文章解读了恩格斯在第一编《哲学》中杜林的自然哲学、社会哲学(道德和法)、以及逻辑学(辩证法)的批判。然而,恩格斯本人的思想并没有在他对杜林的批判中有体现。我个人认为想要了解辩证法和恩格斯的思想的人可以直接跳过这一篇文章。

伯恩施坦与考茨基思想的几处异同

兰德维希学社

二人都被视为正统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而随着德国社民党在国际中的影响不断增大,二人也成为第二国际内具有广泛影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1

读《反杜林论》【壹】:引言、先验主义、一般世界模式论

兰德维希学社

很明显,杜林的全新的绝对正确的哲学仅仅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空想社会主义和黑格尔的唯心的辩证的粗浅的结合。

社会主义者面对性别和性少数问题时的立场:一次紧急回顾

兰德维希学社

将这些运动扭曲、异化的统治阶级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因为这些扭曲就全盘否定这些运动的进步性的某些自称为“左翼”的人貌似也不是他自称的那么正确。

6

团结与斗争、朋友与敌人:统一战线

兰德维希学社

大会认为团结公约必须建立在总的原则和选择的手段完全一致的基础上,而不可能存在于坚持不同原则和手段的组织之间,因此代表大会希望一切派别的社会主义者都停止直到目前为止双方所进行的责难和攻讦,并建议各派社会党人——在承认任何派别都有权对其他派别进行合理批评的条件下——互相尊重,这是具有自尊心并彼此信任的人所应该做到的。——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全世界社会主义者的团结问题》

社会主义者的战争观:一次紧急回顾

兰德维希学社

我们不应当过于关注资产阶级所发起的战争中,各方相对的正当性,我们应当回到阶级视角下,重新思考战争的起因,以及它的出路。

1

对于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看法

兰德维希学社

他们忽视了阶级矛盾作为主要矛盾的存在性,将社会矛盾归结于一个大阶级中的某些人身上、或是自古以来就存在且延续到现在的矛盾——例如民族矛盾、国家矛盾;更有意思的是,有甚者意识到了阶级矛盾的存在,却固执地将阶级矛盾划分到民族矛盾之下,认为民族之间的不同和矛盾才是真正的矛盾,而民族的自治是比推翻统治阶级更重要的事。

对精英主义问题的理解

兰德维希学社

如果无产者可以通过一定的资源和努力——甚至仅仅只需一张法律条文——就可以成为坐在办公桌上的“社会精英”,精英阶层就失去了它神圣的光环。

二十世纪社会主义革命的失败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产生

兰德维希学社

新的革命将随着日益激烈的阶级矛盾在不久的将来再次降临

人类的分类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先进的国际主义以及伪善的新自由主义

兰德维希学社

"这种残忍,这种愚蠢的原因是什么的?一百万工人从日本来屠杀、残害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为什么日本工人要攻击他的中国工人兄弟、迫使他们不得不奋起自卫呢?中国人的死对日本工人有好处吗?没有,他们怎么会有所收获呢?"——白求恩《创伤》

批判毛主义的局限性(下)

兰德维希学社

不允许批评,一味百分百的照搬,这确实是当前左翼运动中教条主义非常严重的体现,但是这恰恰是反马克思主义和反毛主义精神的。我们这个时代,自然必须有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因为过去的思想是在过去的经验中,过去的历史中具体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不可能直接适用于现在。我们只能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斗争中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行动纲领。

批判毛主义的局限性(上)

兰德维希学社

自从毛主义提出以来,人们的目光都纷纷集中在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上,目光的焦点是防范走资派官僚。然而奇怪的是,毛派总是想着在官僚制下限制官僚,而不是消灭官僚。这就是毛主义的局限性——未能摆脱列宁主义的影响。

对于“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一文的讨论与批评

兰德维希学社

实际上,革命是问题的反映,而容易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不是革命本身,而是革命后所建立的制度。可能部分左派会存在革命的军事组织制度任然保持在革命后所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想法,社会主义制度若是没有设立监督和控制削减这种组织的权力,则会有条件使资本主义进行复辟,不过这种过程少会在制度的前期在部分人中感受出来。

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

兰德维希学社

如果用一个比喻来总结民主社会主义者和安那其主义者的共识,那就是:比起信任有可能终将堕落成龙的屠龙者,他们更愿意去信任人民,或者说信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