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维希学社

一个由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组成的学社

批判毛主义的局限性(上)

自从毛主义提出以来,人们的目光都纷纷集中在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上,目光的焦点是防范走资派官僚。然而奇怪的是,毛派总是想着在官僚制下限制官僚,而不是消灭官僚。这就是毛主义的局限性——未能摆脱列宁主义的影响。

文/魔乙己

校正/薯条Fries



毛主义明确的指出了资本主义复辟问题,并提出了继续革命的理论,这确实是在列宁主义的基础上大大前进了一步,但终究也只是对列宁主义的一种改良而已。自从毛主义提出以来,人们的目光都纷纷集中在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上,目光的焦点是防范走资派官僚。然而奇怪的是,毛派总是想着在官僚制下限制官僚,而不是消灭官僚。这就是毛主义的局限性——未能摆脱列宁主义的影响。

文革时期宣传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

毛希望,通过给予群众政治自由来对抗走资派官僚。这是只看到了上层建筑中的群众上层建筑部分,忽视了上层建筑中的国家上层建筑部分。上层建筑分两部分,国家机构和群众组织。然而前者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在上层建筑领域中占主导地位的。在官僚专政下,国家政权拥有无限的权利,军队、警察等等,群众组织是根本不可能与之对抗的。文革前三年之所以群众组织上能一定程度上与走资派官僚抗衡,那是因为有毛为首的中央文革的支持。尽管如此,在前三年造反派最强盛的时期,也屡次受到官僚,军队。保守派红卫兵的打击。(50天白色恐怖,保守派和走资派红卫兵疯狂进攻、1967.2到3月对于地方党委和保守派有红卫兵一起迫害造反派、武汉七二零事件、广西血案、清查五一六、一打三反……)即使在这三年,造反派也常常不占上风。后面七年造反派则几乎不掌握什么权利了。如果不是毛再三下令,撤工作组,命令军队支持左派,禁止军队镇压群众,不听组织官僚走资派,军队,保派红卫兵对造反派的镇压,可以说造反派在前三年就会被完全消灭,甚至可以说,文革会根本发动不起来,在50天,白色恐怖就把革命左派全部污蔑成右派打掉,正如反右和四清运动做的那样。因此,指望在官僚制度下靠群众组织制止官僚腐化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主席是革命派,也无法介质制止官僚。如果主席不是革命派,那这些群众组织显然将遭到血腥镇压而直接全部完蛋(揭批查、清理三类人),更不可能达到打击官僚,从而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效果。

文革中高举《毛泽东选集》的红卫兵

因此,指望在官僚专政下对抗官僚是不可能的。我们许多同志非常头疼,到底怎样才能对抗走资派官僚集团呢?其实根本就不应该往这个方向思考。

为什么会有官僚集团呢?因为实行中央政治局专政。所以,想要解决问题,就必须实行民主制度,这样根本就不会出现官僚集团。

当然,资本主义复辟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法权。想要彻底消灭资本主义复辟的可能性,就要把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彻底改造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因为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由于存在着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才会产生将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改为与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相适应的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即发动资产阶级复辟的可能性。只有消灭了封建主义法权及消灭了封建主义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就是生产关系)我们才能做到如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没有任何封建主义复辟的危险(因为经济基础已经完全被改造成资本主义的,而没有封建的残留了)。

但是,逐步限制彻底消灭资本主义法权需要几十上百年的时间,在这几十上百年的时间里,足够资本主义复辟了。我们都知道要限制资本主义法权,这当然是始终要限制并且还要不断缩小和消灭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确保在这几十上百年的时间内在限制资本主义法权的同时不让资本主义复辟。

官僚制度,是在生产关系中人与人的相互关系部分,以及上层建筑中政府机构中的双重的资本主义残余法权。他会把原先可以压制住的资本主义法权无限扩大,扩大到可以超过社会主义社会中发展的共产主义因素,最终引起资本主义复辟。

生产关系的三个组成部分,即所有制、分配方式、人与人在生产中的地位和关系,这三个组成部分是会互相影响的。一旦在一个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厂长、干部腐化变质成了走资派,克扣工人剩余价值,对无产阶级管,卡,压,扣,打,骂等,那么这个企业的所有制实质上就变成了资本主义所有制。干部官僚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获得特权,实质上分配模式就从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变为了资本主义按生产资料所有权分配。这个例子说明,哪里存在着资本主义人与人的相互关系(官僚制),它就作用于所有制和分配模式,把社会主义的所有制和社会主义的分配模式变成资本主义的所有制和资本主义的分配模式。

上层建筑中的走资派官僚,原先就已经在用权谋私,贪污受贿,榨取人民群众的剩余价值了。他们已经不是按劳分配,而是按所有权分配了(即全体官僚按等级领取全国的剩余价值。在复辟前这一点还会受到压制,在复辟后则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官僚垄断资本主义)。

在这里,生产关系中和上层建筑中,国有企业中的领导干部和上层建筑中的官僚是遥相呼应,相互作用,互相促进的。企业中的领导干部害怕无产阶级反抗,需要上层建筑,中国家机构中的官僚,军队,警察来镇压群众,也需要官僚来在权力斗争中保护他的地位。官僚又需要企业干部给他行贿,直接送给他一部分企业利润,或是把各企业上交的剩余价值截留一部分给他以发财致富。供油企业中的领导干部自然希望走资派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最好发动资本主义复辟,因为这群人是他们在上层建筑中的利益代表。走资派也希望更多的企业领导干部腐化堕落,以便获取更多利润,最好他们全部变成资本主义企业,以便自己获得最大利益。那里的所有制最好变成资本主义所有制,分配最好变成资本主义的分配模式,人与人在生产中的地位和关系也最好变成资本主义的。(如官僚制)

也就是说,经济基础,生产关系中的官僚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中的官僚又反作用于经济基础。我们上面已经分析过了,企业官僚就代表经济基础中的资本主义,上层建筑中的官僚就代表上层建筑中的资本主义。那么也就是说此处的本质就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加强上层建筑的资本主义。上层建筑的资本主义在反作用来加强经济基础中的资本主义。当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强到感觉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不再能与之相适应时(因为社会主义的政府机构会打压走资派),就要决定上层建筑。也就是把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改变为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即发动资本主义复辟。复辟后,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要求与之已经不适应了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改变为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也就是通过分田到户,把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变成资本主义私有制,通过国企改革把社会主义公有制变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与私人资本主义。

鞍钢宪法是试图消除生产关系中的资本主义法权,但却没有落实,这是为什么呢?这个问题就有点像是在问为什么革命委员会没有做到真正的民主选举。革命委员会做不到真正的民主选举,是因为党始终存在着强大的影响。革命委员会成立之后,很快党就在各个革命委员会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不同版本的《鞍钢宪法》

而党又在各个企业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党既然要指挥一切,一切都要听党的那么自然也不可能在企业中实行真正的民主,所以鞍钢宪法是不可能真正落实的。

革命委员会的变质,本质就是上层建筑中的资本主义法权(党,官僚)阻止社会主义上层建筑。鞍钢宪法的无法落实,本质就是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中的资本主义法权,共同阻止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发展。

事实上,即使革命委员会落实了民主,鞍钢宪法也落实了,他们也很快就会被官僚集团打败。(参考前面分析文革)

也就是说,只要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中还残留着官僚制度,无论进行什么改良都是没有用的。这种改良第一不可能落实,第二即使落实了也会很快也被官僚再次摧毁。

因此我们看到,原先资本主义法全景是生产关系中残留的一点点,这固然能引起少量新资产阶级的产生。然而,假如实行民主制(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人民群众可以立即通过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来撤换和惩罚这样的少数走资企业领导干部,无产阶级可以在企业中通过民主制度直接撤职他们(即生产关系中的社会主义制度)。由于生产关系中的资本主义法权残留,上层建筑中也会出现极少数走资派作为他们的利益代表,但是无产阶级可以通过民主制度撤换监督惩罚他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对于“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一文的讨论与批评

民主社会主义与安那其主义的关系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