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维希学社

一个由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组成的学社

社会主义者的战争观:一次紧急回顾

我们不应当过于关注资产阶级所发起的战争中,各方相对的正当性,我们应当回到阶级视角下,重新思考战争的起因,以及它的出路。

文/薯条Fries

校正/Mr.K,Bruce Yu


前言:基于立场的信息以及作为价值判断的社会主义理论

俄方最初的声明是俄罗斯要在乌克兰周边进行演习,并承诺将会撤军,但在二十一号又承认了乌克兰东部的两个分裂地区的独立,并宣布将会派遣部队来“维护和平”。二月二十四日,乌克兰时间凌晨五点整,俄罗斯开始全面入侵乌克兰。

战争爆发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天飞的流言,不同立场的不同信息,来自各种专家的解读。在灾难前,我们作为社会主义者应当相信什么?我们应当坚持什么立场?

像是许久以前,我再次犯下了相同的错误,我再次将“辨明事件”作为了主要的任务,而我曾经多次声明我将不再探讨事件的真伪。尽管客观性的事实是无关于个人立场的,但是人们仅基于其立场就将道听途说的信息全盘接受的现象并不是寥寥可数的,正好相反,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而它几乎发生在任何立场的持有者当中。

这篇文章是一个“紧急的”通识读物,我并不会探讨俄乌在战争中的角色,我也不会探讨事件的真实样貌,本文将仅讨论社会主义者角度下的战争观。


民族主义:一次紧急的提醒

民族主义,这一学社在近期已经“讨论烂了”的一个主题,然而,因此时发生的事件,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再次提醒广大社会主义者在面对“民族矛盾”时的态度。

“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

在历史上,民族之间的冲突几乎是所有战争的主要的外在理由。追求“日耳曼民族的复兴”和处理“与犹太人的矛盾”是纳粹德国政府宣战的主要外在理由,追求“大和民族的崛起”和处理“与欧美列强的矛盾”是军国主义日本政府宣战的主要的外在理由。他们的共同点在于,强调自身民族的被压迫性并借此证明民族复兴的必要性。但就像是《人类的分类主义》所提到的那样,这种叙事手法是危险的,被动的民族矛盾存在着伪造的可能性,而对于富饶的资产阶级政府,其成本又是低于其他的统治手段的。

图片来源: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民族主义,作为历史上不同地域的外在体现的主要矛盾,在脱离了宗教和传统家庭结构的,落后的社会关系的情况下,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价值,其当前依旧存在的根本意义就是不论在被动或主动的情况下为统治阶级提供优秀的宣传方法。一股“民族热血”无法解放工人,而只能成就资产阶级的目的——对外的扩张以及对国内矛盾的转移。


资产阶级的战争

“马克思说:资本家互争利益的国际战争,是无意义的,只有国内阶级战争,才能解放人类。民国三年的欧洲大战,丧失了许多的生命,耗费了无数的金钱,结果得到了什么?民国六年俄罗斯工人起来革命,推翻资本家政府,成功了劳工专政,使世界上另开了一条光明之路,其价值的重大为何如?俄国的十月革命和巴黎公社,是工人阶级以自己的力量,来求人类真正的平等自由,它们的意义是相同的,不过成功与失败不同而已。所以我们可以说:巴黎公社是开的光明的花,俄国革命是结的幸福的果——俄国革命是巴黎公社的继承者。现在一般资本家宣传说:“对外的战争是有益的,对内的战争是无益的。”我们却要进一步说:“资本家互争利益的国际战争,是无意义的,打倒资本主义的国际战争,才有意义的;军阀们争权夺利的国内战争,是无价值的,被压迫阶级起来推倒压迫阶级的国内战争,才有价值。”一般国家主义派,盛倡其“为祖国而牺牲,乃无上光荣”的说法,这是资产阶级欺人之话,我们万不要受他们的愚弄!此应注意的第二点。”——毛泽东《纪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义》

既然将民族主义作为正当化战争的理由从任何角度都是无法站住脚的,那么将无数无辜者卷入灾难的真正形成战争的是什么?战争的受利者是谁?

“这种残忍,这种愚蠢的原因是什么的?一百万工人从日本来屠杀、残害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为什么日本工人要攻击他的中国工人兄弟、迫使他们不得不奋起自卫呢?中国人的死对日本工人有好处吗?没有,他们怎么会有所收获呢?那么,上帝呀,谁将获利呢?谁又应该对派日本工人来中国执行这种杀戮使命负责呢?谁将从中牟利?怎么可能劝说日本工人来攻击中国工人——他们贫苦生活中的兄弟,痛苦中的同伴啊?一小部分富人,一个人数不多的阶层有没有可能劝说一百万穷人进攻并试图毁灭一百万像他们自己一样贫穷的人、以便富人更加富有呢?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他们是如何劝说这些穷人来到中国的?告诉他们真相吗?没有,假如他们知道真相,绝对不会来到中国的。这些富人敢告诉工人们他们只是想得到廉价原料、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利润吗?不,他们只是告诉工人们这场战争是为了“种族命运”、是为了“天皇的荣耀”和“国家的荣誉”,是为了他们的“天皇与国家”。荒谬!绝对的荒谬!这样一场战争的代理人一定得像其他犯罪如杀人犯的代理人一样,必须从可能获利的人中挑选出来。8000万日本工人、贫困的农民和失业的工人会从中获利吗?从西班牙侵略墨西哥、英格兰侵略印度到意大利侵占埃塞俄比亚,在整个侵略战争史上,这些所谓的“胜利”国家的工人得到过好处吗?没有,他们从来没有从战争中获得过利益。日本工人从本国的自然资源、黄金、白银、铁、煤和油中就获得利益吗?很久以前,他们就不再拥有自然资源了。因为,它们是属于富人、统治阶级的,成百上千的矿工们仍生活在贫困之中。那么,他们又怎么可能通过武装掠夺中国的金、银、铁、煤和油而获利呢?难道一个国家的富人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占有其他国家的财富?难道他们不一直这样做吗?”——白求恩《创伤》

正像是马克思在《宣言》中所讲,“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工人的工资总量总是低于市场中商品价值的总量,从而导致了商品过剩。商品过剩是资本主义的危机爆发的其中之一的原因,为了避免它,资产阶级拥有几种方法,第一种是通过将从工人手中剥夺的剩余价值也就是“利润”投资到新的工厂和设施当中,通过创造更多的岗位来增长市场中作为购买者主体的工人阶级的工资总量来提高工人的购买力。第二种方法就是战争,通过直接的扩张,扩大市场的同时也在殖民的过程中拥有了更多的可供剥削的廉价劳动者。在各民族资产阶级的扩张过程中,就会产生来自不同民族的资产阶级的矛盾。在资本主义中,生产资料是资产者绝对的私人占有的资源,而有限的资源则导致了资产阶级内部的紧张,被其他国家的资产阶级垄断的市场、购买力以及劳动力越多,自己所能占有的也就越少,这也就意味着自身国内的危机产生的可能性将会变得更高。

图片来源:Review of African Political Economy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居于领导地位的英国资产阶级政治家当时就清楚地看到现代帝国主义的所谓纯粹经济根源和社会政治根源之间的联系。张伯伦鼓吹帝国主义是“正确、明智和经济的政策”,他特别举出目前英国在世界市场上遇到的来自德国、美国、比利时的竞争。资本家说,挽救的办法是实行垄断,于是就创办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资产阶级的政治领袖随声附和说,挽救的办法是实行垄断,于是就急急忙忙地去夺取世界上尚未瓜分的土地。 据塞西尔·罗得斯的密友新闻记者斯特德说,1895年罗得斯曾经同他谈到自己的帝国主义的主张,罗得斯说:“我昨天在伦敦东头〈工人区〉参加了一个失业工人的集会。我在那里听到了一片狂叫‘面包,面包!’的喊声。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思考着看到的情景,结果我比以前更相信帝国主义的重要了…… 我的一个宿愿就是解决社会问题,就是说,为了使联合王国4000万居民免遭流血的内战,我们这些殖民主义政治家应当占领新的土地,来安置过剩的人口,为工厂和矿山生产的商品找到新的销售地区。我常常说,帝国就是吃饭问题。要是你不希望发生内战,你就应当成为帝国主义者。””——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由此可见,战争完全是出于本国资产阶级的利益的角度出发而开始的,由资产阶级为了抢夺资源而发动的国际性战争,与原始社会中部落之间对彼此的资源掠夺如出一辙,那么它为各国的无产阶级带来了什么?只有空虚的“民族荣誉感”以及一个因阶级矛盾得到缓和所“续命”的资本主义制度。战争中为资产阶级的利益而战斗的是渺小的、贫穷的工人阶级,他们替战争的发起者与同自己相同处境的工人弟兄上阵厮杀,他们的尸体遍地,得到的却只有资产阶级政府那伪善的几句赞扬。战争中将消耗大量的资源,同时这些对资源的消耗并不能像生产活动一般创造任何能为人所用的价值,这些资源就这样在战争中白白浪费掉了。战争的产物——资源的匮乏的恶果要由无产阶级所承担,资产者并不会总是将从工人身上剥削到的剩余重新投入到市场当中,大部分都进入了他们自己的腰包,也因此在遇到灾难时,他们总是至少拥有着能使他们存活、甚至是质量依旧不减的生活的资源。


对于社会主义者而言的出路:我们的立场

战争对于资本主义的世界而言,是不可避免的,但因资源被垄断而导致矛盾激化的状况是唯资本主义所有的。在社会主义当中,尽管资源依旧是有限的,但坚持着国际主义的弟兄们共享着他们用于生产和建设所需的资源,因而不会存在因资源匮乏而存在的阶级的内部矛盾。战争的问题就如同阶级的问题一样,在资本主义的框架下是无法得到解决的,对于社会主义者的我们而言,解决战争的唯一方法在于无产阶级革命对资产阶级专政的暴力推翻。我们不应当过于关注资产阶级所发起的战争中,各方相对的正当性,我们应当回到阶级视角下,重新思考战争的起因,以及它的出路。

不论是支持乌克兰也好还是支持俄罗斯也好,都无法对解决战争以及带来和平起任何的正面的作用,对于如今呼吁欧美国家军事介入(虽然我认为并没有任何可能性)的更是荒谬。欧美国家所做出的任何反应,不论是经济制裁或是军事介入,都无法带来和平,至少无法带来永久和平。

“前线士兵不可能把前线同国家分开来自己解决问题。前线士兵是国家的一部分。只要国家在作战,前线就要受苦。这是没有什么办法的。战争是统治阶级挑起的,要结束它只有靠工人阶级革命。能否很快得到和平,完全取决于革命的发展。有人说得很好听,说让我们马上来结束战争吧,不管他们怎样说,没有革命的发展,战争是结束不了的。当政权转到工兵农代表苏维埃手里的时候,资本家们一定会反对我们:日本会反对,法国会反对,英国会反对,各国政府都会反对。反对我们的是资本家,拥护我们的是工人。那时,资本家发动的战争就会结束。这就是我对如何结束战争这一问题的答复。”——列宁《战争与革命》
图片来源: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



参考资料:

毛泽东,《纪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义》,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ozedong/marxist.org-chinese-mao-1926-3-18.htm

克里斯·哈曼,《马克思主义的意义何在》,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chris-harman/1997/06.htm

弗拉基米尔·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lenin/15.htm

弗拉基米尔·列宁,《战争与革命》,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lenin/mia-chinese-lenin-19170514.htm

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01.ht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对于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看法

人类的分类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先进的国际主义以及伪善的新自由主义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