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维希学社

一个由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组成的学社

社会主义者面对性别和性少数问题时的立场:一次紧急回顾

(edited)
将这些运动扭曲、异化的统治阶级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因为这些扭曲就全盘否定这些运动的进步性的某些自称为“左翼”的人貌似也不是他自称的那么正确。

文/Bruce Yu

校正:薯条Fries


事件的开端

现在马特市上对LGBT问题的讨论愈发激烈。首先是自称为“毛左”的红旗插遍全球写了一篇名为《现代同性恋之灾》的文章。这篇文章掀起了马特市现在对LGBT问题的讨论,并成功引起公愤,收获了众多的来自各个方面的批判。然后,一篇名为《我是LGBT,説説我的想法》的文章以当事人的身份对《现代同性恋之灾》这篇文章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反驳了它的所有的论据。

当然,这个事件,如果忽略红旗插遍全球所宣称的个人政治立场,没什么奇特的。毕竟,因为自身经历和个人成见而反对进步事物的人并不在少数。可是那位作者在评论中称自己为“毛左”,并且试图用他自称的“毛左”的身份去反驳那些进步人士、证明LGBT就是邪恶的。由于那个作者的逻辑和言论过于奇葩,且反映了现在互联网上的泛左翼人士所普遍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薯条Fries委托我写这篇文章,紧急回顾一下社会主义者们应有的对LGBT问题以及其他的平权问题的看法。


社会主义者对LGBT运动以及其他的特定群体维权运动的看法

LGBT运动,相比于性别平等和种族平等的运动,并没有很早被社会主义者们关注到。早期的我们所熟知的社会主义者们,例如马克思、恩格斯、巴枯宁等等,并没有对同性恋问题的描述,尽管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提到过:统治阶级维护传统的家庭模式是因为它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而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历史也告诉我们,这个由过去的社会主义者们所总结出来的结论到今天为止依然成立。

女权运动当初之所以收到如此大规模的反对,并不完全是因为男性统治阶级对女性的歧视以及社会上男性对女性的偏见。要知道,在英国,对女权运动镇压最严重的恰恰是维多利亚时期。即使在一个由女人所统治的国家,只要女性独立、性别平等这个思想损害了统治阶级的利益,统治阶级必然会装聋作哑,忽略她本人和其他女权贵作为女性的身份,给那些追求独立和性别平等的女性无产者们挂上不知廉耻的名号,因为她们所追求的权益会使得工业化时代的传统的家庭关系破裂、导致资产阶级所能剥削的剩余价值降低。

维多利亚时期工人阶级的女性 图片来源:The Victorian Web

统治阶级,无论他们的性别、种族,必然以维护他们本身的利益为前提行动。当第三次工业革命发生后,生产力的进步使得生产关系发生改变。于是当资本家们发现独立男女性比传统的劳动家庭更好剥削时,因此便开始支持女权主义和女性解放。然而他们因为自身的利益关系,在这个过程中扭曲了女权思想和女权运动,将购买支持女权运动的物品和服务与女权运动挂钩、将消费主义思想转变为一种显示女性在传统家庭中的地位的提升的方式。当然他们决口不会提:当初因为利益支持父权制并发明传统家庭的概念的也是他们。没错,现代的父权制和传统家庭的概念并不是从罗马时期、从汉朝延续下来的,或是从文艺复兴时期、从民国时期延续下来的传统;而是纯粹的工业革命的发明。这在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被详细描述过。众多人类学研究也证明了在石器时代时取代了母权制的父权制社会、甚至是封建阶级时的父权制社会和当今社会的父权制家庭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中国人很难理解裹足、一妻多妾制、和家长制是在明清两朝才出现并成为所谓的传统的,西方的无产阶级在没有详细的历史资料时也不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基督教传统也只不过是工业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政府所创造出的。因此,尽管现在资产阶级支持女权思想,这不意味着他们就和参与女权运动的无产者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消费主义思想转变为一种显示女性在传统家庭中的地位的提升的方式”

当然,资产阶级的支持不意味着社会主义者们就要反对女权主义。这也是众多泛左翼人士犯的错误。这种错误的思想认为:既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对立的,资本家们所认同的事物就必然是在损害无产阶级利益的。这种思想是狭隘的且形而上的。从唯物主义历史观上看,资产阶级相对于封建阶级是进步的,而相对于后来发展出来的必将会取代资产阶级的新统治阶级是落后的。泛左翼人士经常会以“路线错误”为原因否定其他人的思想,然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概念便是没有“绝对真理”的概念,只有更加符合时代的概念。就像“适者生存”而不是“能者生存”一样,符合这个时代的生产力的生产关系会存在,而不符合的会被淘汰。这些“社会主义者”却犯了他们经常鄙夷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们的错误,认为社会主义提倡的是一条通向“绝对真理”、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道路。这主要是因为部分官僚阶级借着共产主义思想的名义篡改或是断章取义了列宁和毛泽东的理论性文章,使得这种唯心的形而上的思想重新出现,并在泛左翼中逐渐取代了科学辩证法的存在。

“这种见解本质上是英国和法国的一切社会主义者以及包括魏特林在内的第一批德国社会主义者的见解。对所有这些人来说,社会主义是绝对真理、理性和正义的表现。”——恩格斯《反杜林论》

社会主义者们反对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并不是单纯因为它是错误的;而是因为它只在特定时间段是合理的,是必然会被一种更进步、更适合先进科技和先进的生产力的生产关系所取代;这种更加先进的生产关系是否会是社会主义所提倡的生产关系对于社会主义者们来说根本不重要。众多泛左翼人士却狭隘地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立关系理解为资产阶级是错的;而社会主义既然是支持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那么社会主义者们就要反对资产阶级一切支持的思想。这种非对即错的形而上的思想并不是一个科学的社会主义思想。

于此同时,借助先人们对家庭、性别平等和资产阶级的分析,我们可以尝试分析一下LGBT运动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关系。

首先,与女权运动相同的是,LGBT运动本质上也是一种损毁统治阶级所提倡的家庭模式的运动。而不同的是,大多数的改良的女权运动强调的是提升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也即是建立一种新的男女家庭模式;而LGBT运动强调的却是建立一种全新的被社会所认可的家庭模式,一种相对更难产生后代、更难被资产阶级剥削剩余价值的家庭模式。资产阶级在生产力进步后认可了女权运动所提倡的新家庭模式;然而,他们却很难认可LGBT运动所提倡的家庭模式。在现在的统治阶级眼中,同性家庭的存在既然对现在的资产阶级是有害的,那么就应该反对它。统治阶级只认可他们所制定的可以给他们带来利益的社会模式,而相对更难产生后代的同性家庭很明显并不是其中的一个。

“我们需要男人。毁灭生命的堕胎行为在我国是不被认可的。苏维埃的女人和男人有着相同的权利,但她并不能从她伟大而又荣幸的天职当中解放出来:她是个母亲……”——斯大林

这里所说的统治阶级不单单指西方统治阶级,还包括了种种背叛了革命、背叛了无产阶级的官僚资产阶级政府、修正主义政府等等;准确的说,这里的统治阶级指的是资产阶级专政政府,一个统治着全世界的社会结构。

“石墙暴动当中的群众烧掉了一个他们视之为对他们的压迫的一部分的酒吧,而同志解放阵线则称酒吧是剥削性的,并非解放斗争当中的一部分。他们反对酒吧的商业性和其对性别刻板印象的固化——有些同志酒吧甚至禁止同性别的人一起跳舞。”——Colin Wilson《社会主义与同志解放》

与女权运动一样,资产阶级在发现LGBT运动的顽强后开始与支持LGBT运动的无产者们妥协。同性恋酒吧、以及其他各种支持LGBT运动的产品和服务宣称他们为LGBT群体提供帮助,虽然是以金钱为前提的帮助;部分“自由”媒体开始报导LGBT群体中个人受压迫的经历。尽管同性恋解放阵线公开反对同性恋酒吧以及其他的为同性恋的特殊服务场所,整体的LGBT运动开始向资本化道路发展。“庸俗”的女权主义在资产阶级的舆论引导下开始兴起,将社会的不公、性别之间的不公归结于社会上的一切男性,抹去了阶级之间的差异以及阶级矛盾的存在。唯心的形而上的理论取代了科学辩证法,人们不再讨论阶级之间的矛盾,而是关注某个群体中的个例。原先发动LGBT运动的社会主义组织在向社会妥协后,开始走上多元化——自我解散分裂——的道路。

石墙运动 图片来源:History.com

这也是一种否定的否定。统治阶级先是因为生产力的低下否定了某个特定群体(例如女性、黑人、LGBT)的权益,然后因为生产力的进步否定了他们原先的否定,承认了某个特定群体原有的权益,却又妄图在这些特定群体的解放运动中增添私货,扭曲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关系,试图将特定群体的维权运动的阶级性消除。统治阶级中的同性恋不会因为他本身属于LGBT群体就对无产阶级的LGBT产生任何共情。他们对LGBT群体所做的任何妥协也绝不是因为他们的善意,而是参与维权运动的那些无产者们的功劳。LGBT运动并不是无关阶级的群体运动,它本身就是具有阶级性的。统治阶级中的同性恋不会因为他属于LGBT群体而受到排挤,而无产阶级的LGBT却因为他本身的自由与统治阶级的要求所冲突而处处收到排挤。LGBT运动本质上是一场无产阶级的运动,只是这场运动所涉及到的无产阶级群体是LGBT群体。就像矿工维权运动以及其他的维权运动一样,LGBT运动也是无产阶级的运动。然而,资产阶级专政政府因为自己的利益扭曲了LGBT运动,使得它不再使真正的无产阶级的LGBT群体受益。

但是,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在应对扭曲的女权运动时,当时的社会主义者们没有否定女权运动的进步性,而是向女权主义者们提供了帮助、甚至是技术指导,向女权运动的参与者们解释女权运动的阶级性,我们,当今的社会主义者们,不应该否定LGBT运动的进步性,而是应当像我们的先辈们一样,在支持LGBT运动的同时,恢复这项运动本身被统治阶级所扭曲的阶级性。LGBT运动、女权运动、以及其他一切的特定群体运动,都是无产阶级所发动的,是脱离不了它们本身的阶级性的。这些运动的本质并不是将特定群体变为统治阶级或是统治阶级帮凶,而是在解放无产阶级中的特定群体的同时,解放整个无产阶级。将这些运动扭曲、异化的统治阶级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因为这些扭曲就全盘否定这些运动的进步性的某些自称为“左翼”的人貌似也不是他自称的那么正确。

结束资本主义 图片来源:Socialist Appeal



参考文献: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反杜林论》,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0/index.htm

Colin Wilson,《社会主义与同志解放》,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socialists-and-gay-liberation-1995/index.htm


推荐阅读:

Alessio Marconi,LGBT:解放与革命,https://www.marxist.com/lgbt-liberation-and-revolution-cn-simplified.ht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会主义者的战争观:一次紧急回顾

我是LGBT,説説我的想法

7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