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社会主义革命的失败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产生

兰德维希学社
Featured

引用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的话来补充我的观点:

“十九世纪的社会革命不能从过去,而只能从未来汲取自己的诗情。它在破除一切对过去的事物的迷信以前,是不能开始实现自身的任务的。从前的革命需要回忆过去的世界历史事件,为的是向自己隐瞒自己的内容。十九世纪的革命一定要让死者去埋葬他们自己的死者,为的是自己能弄清自己的内容。从前是辞藻胜于内容,现在是内容胜于辞藻。”
“相反地,像十九世纪的革命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则经常自己批判自己,往往在前进中停下脚步,返回到仿佛已经完成的事情上去,以便重新开始把这些事情再作一遍;它们十分无情地嘲笑自己的初次企图的不彻底性、弱点和不适当的地方;它们把敌人打倒在地上,好像只是为了要让敌人从土地里吸取新的力量并且更加强壮地在它们前面挺立起来一样;它们在自己无限宏伟的目标面前,再三往后退却,一直到形成无路可退的情况时为止,那时生活本身会大声喊道:
Hic Rhodus,hic salta!(这里有玫瑰花,就在这里跳舞吧!)

读《反杜林论》【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批判毛主义的局限性(上)

兰德维希学社
Reply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其实,这篇文章并没有使用共产主义的视角,但是的确使用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这并不代表着就是 “共产主义”视角,西方也有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说)

而且,“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 这种词汇并非什么“墙内人的黑话”,这些概念的定义在维基百科上也能找到,只要是稍加对社会学或者是政治经济学了解的人,应该都会理解这些词的意思。

兰德维希学社
Reply
用爱心说诚实话@mthree

这是你的主观偏见,有兴趣去了解这一段历史并向从中总结出经验的人并不是少数。

再者,学着向中共一样不去讨论某段历史显然是错误的,必须认清楚历史,并从中总结出经验教训,我们才可以进步。

兰德维希学社

和上一篇文章你批评我说在写自由主义一样,这一篇文章你也显然没有读完就做评论了。

这篇文章不是在支持中国式和苏联式的共产主义的,而是批判中国式和苏联式的共产主义的。

社会主义者面对性别和性少数问题时的立场:一次紧急回顾

兰德维希学社
Reply
Hamburgburgermeister@burgermeiste

我对你的全部回复如下:

分裂工人的不是黑人也不是支持黑人的种族平等的思想,而是种族主义的思想。

分裂工人的不是其他民族的工人也不是呼吁各民族无产者团结的国际主义,而是民族主义的思想。

分裂工人的不是女性也不是支持女性权益的女权主义的思想,而是父权制和男性中心主义。

同样的,分裂工人的不是同性恋者也不是支持性少数权益的思想,而是恐同和文化保守主义的思想。

假如社会中的大部分工人反对社会主义,因此我们为了“不分裂工人”所以应当不做更为激进的社会主义理论的宣传吗?

你在你的论述当中偷换概念,将提高觉悟(Consciousness raising)的策略比作为对持有另一种思想的群体进行“消灭”的行动

过去的加州工人党(Workingmen's Party of California)推动了排华法案,今天的拥有许多白人工人阶级支持者的共和党推动了美墨边境墙的设立,两党都称自己为工人的党(特朗普前不久在CPAC说的)。但事实是,不是中国人或者是墨西哥人的到来导致了美国工人阶级利益的损失,而是资产阶级逐利的性质导致的(移民者由于急于寻求工作,因而愿意接受更低的工资,而如果仅以劳工的人数上涨来分析的话,又会发现资产阶级将应用于商品的供求关系应用到了工人身上,由于“市场上”的劳动力的供给充足,导致了劳动力作为商品的价格的下降了)。资产阶级通过对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的宣传从而成功的将阶级之间的矛盾转移到了国内工人对外国移民工人的矛盾。(详见这篇文章:马克思主义者为何反对移民管制?

法西斯主义,尽管根本上是通过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作为其成立的根本推动力,但是它依旧拥有着群众运动的基础,而这当中不少是意大利和德国的工人阶级,不少纳粹党员或者纳粹党支持者是工人。

但这意味着德国的、意大利的共产党要向纳粹党投降吗?妥协?或者无视吗?并不是,对一种对工人具有分化性的、分裂性的、欺骗性的反动思想有必要与其斗争到底。

于是话题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分裂工人的到底是什么?是支持性少数权益的lgbt运动还是反对性少数权益的文化保守主义?

因lgbt歧视问题而受压迫的性少数者主要是谁?是资产的性少数者还是无产的性少数者?显而易见的,无产者作为社会当中的”绝对的大多数“,性少数无产者显而比性少数资产者要多得多,也因此,支持lgbt运动就是支持无产的性少数者。

那么反过来讲,鼓励或者无视社会上的恐同偏见,包括工人的恐同偏见会带来什么”好处“吗?不会!不但不会为工人阶级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还分裂了异性恋工人阶级和同性恋工人阶级的利益,使同性恋工人敌视歧视他们的异性恋工人。这对工人阶级有什么好处?


关于Bruce邀请你写反驳的文章的事宜,学社的纲领中有明确规定:“社员不允许以学社的名义私自行动”,因此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其他社员并不会允许这篇文章发表在学社的账号上,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当然可以写一篇发表在你个人的账号上,关联这篇文章。

最后,我想引用一句曾有人对我说的一句话:

“辩论的目的不是说服对方,而是说服听众”
兰德维希学社
Featured

以下摘自:LGBT:解放与革命

我们为了所有公民权利都能得到承认而斗争,也在它们得到承认时热情地欢迎它们,即使是在资本主义体制下。但我们也必须意识到,阶级斗争的尖锐化随时可能促使统治阶级选择更为反动的道路,从而收回他们以前所给予的东西。让我们记住:克林顿们会带来特朗普们,马克龙们会带来勒庞们,除非他们被阶级斗争所阻止。只要我们还在资本主义制度内,任何胜利都不能保证持久。
而在这些权利已经被给予的地方,其目的真的是让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平等地被剥削吗?如果我没有房子或工作的保障,如果医疗系统处于崩溃状态而我却没钱购买我自己或所爱之人的医疗服务,如果我没有居住许可,我的公民权利又能让我怎样呢?如果我不得不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给一个老板,而最后只能筋疲力尽地回到家里,那么同性恋婚姻权又有什么用呢?
一旦我们进入日常生活中的问题,LGBT运动内部就会出现阶级分化,因为日常生活会因为所属阶级的不同而具有很大的差异。在2016年意大利支持民间工会的动员中,我们便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那场运动的群众基础主要由年轻人、临时工和学生组成,而比起那些认为动员只是为了争取对新法的支持、给PD(民主党)议会团体的右翼施加一些压力的领导层(其中就包括意大利LGBT协会)来说,他们要激进得多。我们接下来看到的是,民主党废除了继子女收养,限制了改革的范围。运动的领导层接受了这一妥协,但基层民众则要求重新发起抗议。
当我们介入运动,呼吁将反对民主党政府的斗争普遍化,使其涵盖对于工作、住房和福利的争取时,领导层和抗议群众之间的这种分裂便在我们面前清晰可见。大多数抗议者热情地接过了我们的口号,而领导层——有时正是组织会议以表明自己多么关心民权的民主党——则尴尬地环顾四周,呼吁人们不要夸大其词。我们不能把带领我们争取权利的任务交给这些人。
我们看到了拥挤的广场,在那里要求人人享有完整民权的人不仅仅是LGBT群体,还有许多异性恋者,而我们也看到了争取民权的斗争是如何立即与争取住房、工作和医疗的斗争联系起来的。能够带来胜利的,正是这样的团结。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要LGBT运动沿着阶级路线发展,充分融入工人运动当中,并且劳工运动要采取革命性的纲领。
我们需要推翻资本主义,摆脱统治阶级的束缚,接管生产资料和财富并有计划地、和谐地使用这些资源,为了社会的集体需要而非少数人的利益。家务劳动需要被社会化;对儿童的看护和教育必须是高质量的。每个人都应有权拥有住房;工作时间应该被减少,以使每个人都有时间和经历来过自己的生活。
在这样的物质基础上,我们将能够打破资产阶级在家庭结构和性取向方面长期存在的道德观念。我们将能够把父权制和恐同症扔进历史的垃圾桶,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每个人也都将能够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性欲和情感。决定要如何做到这一点,以及社会将要有什么样的形式和家庭关系,就是属于后代的任务了。
兰德维希学社

我认同您的最后一句话:

或者说,你要真是个同性恋,要么你得隐藏得很好,骗过全世界,要么,你根本混不到上层去。

当成为上层人士之前,在准确一点说,在掌握资本或者生产资料以前,都属于无产者的范畴。而进入到上层阶级后,即便ta可能以后会受到歧视,但是这种歧视已经不会对ta产生相对于同性恋无产者所承受的更大的危害了。

举个例子,同性恋无产者所要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面临的最大的威胁就是工作场所的歧视,这致使他们更难找到工作,甚至是只能领到比平均薪水更低的薪水。

所以对同性恋无产者来说,恐同对于ta是一件可能影响生计的问题,但是对于同性恋资产者来说,这并不足以成为任何问题。

兰德维希学社

你的前提是错误的,分化无产者的不单纯是“保守观念”,而是资产阶级专政下创造的,用以分化无产者的”保守观念“。

另外你所说的:

“所以呢?就要在LGBT议题上彻底以在同阶级当中的一方消灭另一方为最终斗争胜利标准?消灭同样是底层的基督徒,不认同LGBT价值的文化保守主义者,还有许许多多的普通人。”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曾经有看到过保守派在反同性恋时,举起“God hate gay people”的牌子,而lgbt的抗议中,所举起的牌子是“Gay pride""love win"以及”peace"。

摘自In Defence of Marxism发表的文章《LGBT:解放与革命》

“此外,我们不应忘记,恐同偏见也是为了分裂工人而被培养出来的——例如,以此使得异性恋工人在自身可能受到压迫的同时,相信自己依然比同性恋者更加优越(多么令人满足!),与种族主义偏见的滋生如出一辙。右翼在这一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不言而喻的。”

这就像是社会主义者坚持国际主义立场,反对民族主义时,有人提出“民族主义者“许多也是无产者一样,这种提法本身是荒谬的。不单是民族主义分化无产者,更重要的是统治阶级利用民族主义分化无产者,而在性少数的事宜上,就体现为恐同的文化保守主义。

团结与斗争、朋友与敌人:统一战线

兰德维希学社

兰德维希学社最近在招募社员,任何具有热情和精力的革命民主社会主义者都可以加入我们,QQ号:3158643676

当然,如果您只是想进一步的讨论或者学习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的话,也欢迎您加这个QQ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