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偉大的愛情啊。」

《來自天空》第二十六章 參雜著不明
「算了,乾我屁事。」玫瑰自己喃喃自語。 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正在用拖把刷馬桶。


   「框啷!」

   碧落自一陣撞擊聲中被喚醒,她嚇得猛然從床上跳起,這才發現是鬧鐘被自己給揮到地板上了。

   她用力伸了伸懶腰,看向落地鏡中的自己。

   恩。過了整個暑假,一點都沒有長高。


   信步在晨光明朗的走廊上,碧落進到學務處裡準備領取開學第一份出勤表,卻發現太陽已經在學務處裡,手上就抱著表格。


   「欸?你怎麼在這裡?」

   「碧落你忘記啦,返校日那天重新選了幹部,你現在是班長了,我才是副班長。」

   太陽依然掛著一分不差的微笑,碧落直盯著她的笑臉,頓時發現自己睡矇了。

   「…我忘記了。」碧落搔搔頭髮,有些不好意思。

   「你怎麼看起來精神不太好?」

   「啊,可能還沒有習慣吧。畢竟整個暑假都睡到自然醒。」碧落忍不住打了個哈欠,事實上這是她第一個沒有到舞蹈教室上課的暑假,閒得發慌的日子讓她開始期待開學的日子。

   碧落側過臉看著太陽,太陽的金髮仍然淬鍊著光暈,典麗的笑還是那麼精神奕奕。仔細端詳,才發現她似乎抽高了一點,碧落得微微仰著脖子才能對上她的眼睛。


   「這不是碧落嗎?哇,好久不見。」

   一道悶濕的嗓音從前方傳來,碧落抬頭,正對上木枝的眼睛。

   碧落試圖扯開嘴角笑得自然一些,卻感覺胸口烘燒著一團不明的煙霧,感覺心臟一抽一抽的疼。

   「好久不見。」

   「今年暑假怎麼都沒有在舞蹈教室看到你?」

   「就,暫時沒有學了。」

   「喔——那你也不知道我們快要二次發表會了對嗎?」


   木枝的輪廓在碧落眼底潤漬出暈影,她感覺眼前昏晃晃的。

   

   「這樣啊,恭喜你們。」

   「下禮拜二在市區的蜂窩劇場,你想來就報我的名字吧。」

   「恩。謝謝。」碧落語畢轉過身子,拉著太陽急速離開了現場。


   「碧落?碧落!」

   等碧落回過神來聽到太陽的叫喚,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抓著太陽繞到教室前方了。

   「抱歉,抓痛你了吧?」碧落趕緊放開手,抬手擦去額頭的汗珠。

   「沒關係…碧落,這個暑假你有去哪裡玩嗎?」太陽垂著腦袋輕聲問。

   「也沒怎麼出去,媽媽腰傷還是不好,我都在家裡幫忙做家事。太陽你呢?」


   「這個暑假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碧落眨眨眼,天藍色的晶瑩倒映出太陽有些猶疑的笑臉。


   「…其實。」太陽歪慫著腦袋小聲說道。

   「我…答應浪痕的告白了。」

   「答…答應…欸?所以?欸?你…你們在一起了!」


   在碧落驚呼出聲的瞬間,太陽快速伸出雙手摀住碧落的嘴巴。

   「噓——這件事沒有人知道,不要讓大家發現了。」

   「嗚啊,對不起。」碧落沉浸在剛剛的震驚中,她努力思索著去年浪痕跟太陽所有的互動。


   「你…怎麼會答應呢?」碧落囁嚅道。

   「我其實也說不上來。」太陽的臉上收斂著淡淡的情緒。

   她轉過頭,看向教室後邊正在認真收拾抽屜的浪痕,他的髮絲幾縷黏在臉頰上,稚嫩未開的側臉還有些嬰兒肥。


   「太陽為什麼總能那麼勇敢呢?」

   碧落感覺太陽表情裡參雜著不明的陰翳,卻說不上來那種奇怪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開學前一天大早,隕石在迷茫的睡夢中接到浪痕的電話,說是他的暑假作業掉到床縫裡撈不到。


  「隕石,我真的交了女朋友了嗎」

隕石正滿臉灰的拿衣架下勾床縫,一旁的浪痕撐著下巴呆坐著問。

   「那這樣開學之後,我是不是要等太陽一起走。」

   中午好不容易撈到作業,頭髮亂成雞窩的隕石飯都吃到見底了,浪痕卻半口都沒有動。

   「那萬一別人發現我們交往怎麼辦?我要怎麼讓老師不要發現?」

   夜裡隕石洗完澡躺到床鋪上,手機裡浪痕的訊息又跳了出來。

   「浪痕,用腦子想知道嗎?不要用嘴巴想。」隕石一把抄起手機,用力地敲完兩行字,砰地躺到床上。


   傳完訊息,隕石一把把手機扔到床鋪上,門外噪雜的對話聲停都沒有停過,他熟練的塞起耳機,把音樂轉到最大聲。

   「這小子真成功了啊。」伴奏的吉他在耳邊輕盈的響,隕石的思緒卻越是沉重起來。

   他闔上雙眼,腦海裡有一片閃爍的藍色海面。海面之上烏雲密布,陽光只能從隙縫裡掙扎探頭。


   此時一聲手機的輕響把他的思緒又拉了回來,他憤恨一聲一把跩走手機,以為是浪痕又問了什麼蠢問題,點開螢幕,一條藏在底下的信息亮起燈號。


   「下周見個面吧。好消息。等你。」


   隕石怔愣在原地,黑暗的房間裡,手機映射的光刺得眼疼。

   「恩。」他敲擊按鍵,隨後輕輕地放下手機,長長吁了一口氣。



       「幹,都幾點了你現在才來。」

       「抱歉抱歉,我剛剛以為我沒有帶數學習作,花了一點時間找。」

       「都已經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可不可以靠譜一點。」

       「呃…女…,玫瑰你怎麼知道?」

       浪痕嚇得臉都青了,看著他那川劇變臉般的表情,玫瑰忍不住笑出聲音。

       「哈哈哈哈哈,沒啦,你看起來那樣滿面春風的,今天收聯絡簿特別先挑太陽的,打飯你給她裝得跟山尖一樣,誰看不出來。」玫瑰不屑的用鼻子哼氣,說著邊把馬桶刷扔到浪痕面前,他伸手想接住卻被打了一臉。


       「你觀察力還真好啊。」浪痕抹抹臉,有些羞赧。

       「趕快弄一弄啦,這什麼破活動,就為了賺那三小時破時數,大中午不讓人睡覺,搞什麼公廁清潔體驗營。」玫瑰翻了個白眼,粗暴地把鹽酸撒在馬桶邊上。


   「那,你今天放學要陪太陽去補習吧?」

   「雖然是想,但太陽說她還不想被補習班的同學看見。」

   「蛤?她喜歡玩這麼刺激的喔。」

   「也不是為了刺激啦,就,太陽可能有她的考量吧。而且要是交往被老師知道,肯定會被罵的。我不想給她太多壓力。」

   「哇,嘖嘖嘖,偉大的愛情啊。」

   「哈哈哈,也沒有啦。我們才剛剛開始,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反正我閒著也閒著,你有什麼問題也是可以問我,雖然我也不一定知道答案啦。」玫瑰背對著浪痕,聲音有點飄忽。

   「真的嗎?太好了!隕石說他暫時不想聽到關於太陽的任何事情。我可能一下子問太多了。」

   「那傢伙也是不容易啊。」玫瑰癟著嘴搖搖頭。


   「欸?啊,那今天你直接回去顧店嗎?」

   「恩。今天要幫忙上貨。」

   「今天沒什麼作業,我去幫你兩下好了。」

   「好啊!謝謝你!我才在擔心今天貨太多,阿嬤忙不過來。」

 

   「不用謝,晚餐給你請。」

   「沒問題!阿嬤今天會煮。」

   「恩哼。」


    得到幫手的浪痕開心地哼著小曲,慢條斯理的開始刷地板。

    他沒有察覺玫瑰這才抬起頭,深深地望了他一眼。


    「算了,乾我屁事。」玫瑰自己喃喃自語。

    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正在用拖把刷馬桶。

◎清朗的話: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接下來會有比較多的時間,希望能夠更新更勤勞一點。

很開心也很感謝,有越來越多朋友來關注這部作品,

我也會盡力讓後面的故事發揮到最好!

希望你們都會喜歡٩(✿∂‿∂✿)۶



火焰玫瑰帆布袋:https://penker.tw/op/919057141840

IG不定時更新特殊插圖: https://www.instagram.com/fromthesky0718/

FB粉專即時上線: https://www.facebook.com/From.the.sky0718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