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到了今天,太陽已經清楚了在這三合院生存的規則,不讓祖母哭,不讓母親急,不讓父親開口說話。」

⟪來自天空⟫ 第三十一章 福字在地上拖曳出長長的倒影
那柱紅香在深夜12點熄滅了,父親無聲地離開了客廳,默許她起身回房,但她沒有這麼做,她想在這裡多待一下子。

大面的檜木圓桌上,佛跳牆冒著噴香的熱氣,熟透的豆瓣魚沁出紅油,滷牛肉上滑順的羹汁有一塊圓形的高光,太陽靜靜的看著那塊高光,隨著睫毛的顫動緩緩形變。

 

「奶奶!」玉耳墜隨著二阿姨展開雙臂的動作叮噹作響,太陽抬眼,二阿姨上挑的眼線、濃霧眉梢,舉手投足都像極了奶奶。

是的,這裡所有的女人都像極了奶奶。

「除了我。」太陽對自己低語。

 

今天是家族團聚的日子,太陽自己戲稱作合宮夜宴,確實也很像,在老家的三合院裡,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圍著奶奶坐成一圈,笑語間小心翼翼地攀比腕上的金鐲子,新添的訂製衣裳,太陽穿著一襲藍染的長版洋裝,把頭髮盤在腦後,脖子上戴著一串不合年齡的珍珠項鍊,這是出門前母親急急忙忙給自己掛上的。

 

「小太陽!哎呦跟爺爺真的是好像啊,每次看到你又長大那麼多,就覺得阿姨們又老囉。」

「怎麼會,阿姨們跟奶奶一樣,走在路上還是像姊妹出遊。」

「啊哈哈哈哈!」

「你看人家小太陽多會說話!」

「聽說小太陽在學校什麼都考一百分的,奶奶有福了呦。」

「是啊…」

 

太陽別過頭去,正巧看到爸媽跨過門檻,匆匆入席。

「一家人難得聚一塊,你們怎麼遲到這麼久?」奶奶蹙眉開口。

「都怪我,忘了拿給大家的禮物了,快,太陽,接過去。」母親的鬢髮沾滿汗水,她彎下身去想要拿起提袋,身上碧藍色的禮服莊重大方,但臃腫的身軀卻讓她顯得窘迫不已。

 

「大嫂不用客氣!我們都是來看小太陽的,送這些太客氣了啦!」

阿姨們連連稱是,可禮物到手裡都還是低下眼睫撇了一眼。

「快開飯吧,奶奶肯定餓了。」

隨著太陽的父母入席,大夥終於入座。

「我們太陽也國二了吧,再過多久就要會考了?」

「欸!給人家那麼大壓力做什麼,還早呢,我家阿文說離會考還好幾百天呢!」三阿姨用力拍了一下大阿姨的肩膀。

「不要緊的,我們小太陽每天都很認真唸書。」母親抹掉額上的汗,拍拍太陽的背。

「可是我聽說這什麼會考,還要顧體適能的!」

「什麼體適能?」

「就跑步運動什麼的啊。」

 

「我在校隊練習的時候就順便考過了。」太陽低聲說道。

「蛤?什麼校隊?小太陽還有玩社團啊?」

「不是玩,現在會考還要採計社團跟體能的,所以我們給她報了田徑隊,運動對思考也有幫助的嘛。」母親打圓場道。

 

「沒有,我自己想報才報的。」

 

空氣一瞬凝結,太陽的臉上仍掛笑,沒有理會那半秒鐘的尷尬。

 

「練校隊?那不就要很晚才回家,小弟還要上班呢,小太陽給誰接啊?」

「這沒問題,我男朋友偶爾會送我回家。」

「….碰」不知道是誰的筷子落到了地板上,一整桌十二隻眼睛全看向了太陽。

 

「小雀。」半晌後,奶奶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

聽見自己小名的母親倏地抬起頭來,正好對上奶奶滿眼框的淚水。

「太陽還這麼小,你們就這樣讓她亂搞男生女生的關係?」

 

「這…我…」

「我們學期初才在一起的,我還沒有跟爸爸媽媽說,不怪爸爸。」太陽將目光轉向了一聲不吭的爸爸。她挑了挑左邊的眉鋒,似乎在聲討他的沈默。

「哎呦…哎呦…」奶奶像是胸口有什麼東西被戳中一樣,眼淚葡萄串般滾滾落下,眾人轟然起身,又是遞紙巾,又是給她拍背。

「太陽!」母親不知所措地看向太陽,可太陽仍然掛著笑,彷彿一切盡在她掌握中。

「奶奶別哭啊,當初爺爺跟奶奶也是14歲認識的啊,我現在談戀愛還算太晚了,不過你放心,該跑的步,該念的書,我都還是有念的,這次段考一樣年級第一。」

 

後續的混亂太陽已經不記得了,等他回過神來宴席已散,暮色低沉照進三合院的木刻福字花窗,福字在地上拖曳出長長的倒影。

 

「長生啊,你拼了大半輩子子的家業,還是毀在我這懦弱婦人手裡了啊…」奶奶午後消停一會子,到了晚上終於還是繃不住了。

 

太陽抬眼看向爺爺的牌位,一柱紅香冉冉飛煙,好像在嘲笑這個場景有多麼滑羈。

 

爺爺長生是黃米一帶的顯貴,祖父一輩出手闊綽,當年往來三合院說親事的人都快踏破門坎,但爺爺堅持要娶只見了一面的奶奶,奶奶嫁給爺爺之後,爺爺確實也沒有給奶奶吃過苦,不論什麼場合什麼宴席,處處都帶著她。

 

後來政府改組,他們世代的土地被徵收,家族失去根基,爺爺一蹶不振,關於這段時間的事情,太陽只斷斷續續從奶奶哭鬧的言語中知道,再更後來,太陽出生那一年,爺爺就中風過世了。

 

過世時,地下錢莊抓捕他的廂型車都來不及開走,被警察連人帶車扣了下來。

 

奶奶一個人扛下了整個家族,將剩餘的土地變賣,分給了沒錢的幾個女兒,將唯一的小兒子,也就是太陽的爸爸養在身邊,就深怕他走上爺爺的老路。

 

奶奶從來都是慈祥的,她只是傷感,太容易傷感,爸爸考得不好時流淚,爸爸升遷不了時流淚,祖母一流淚,那便要全家族的人都知道。

 

媽媽也是奶奶精挑細選的兒媳,當年也曾經是黃米稱得上數一數二的美人,但婚後逼著自己買藥增肥、亂用偏方試過多種催孕方法,最後只生下太陽一個女兒。

 

「太陽,過來,跪著。」父親的語氣沒有任何起伏,喧鬧的空氣終於沈澱下來。

 

到了今天,太陽已經清楚了在這三合院生存的規則,不讓祖母哭,不讓母親急,不讓父親開口說話,而今天她三樣都做反了。

 

太陽撩起裙擺,靜靜地跪坐到爺爺的牌位前面。

 

「太陽,告訴奶奶,是誰這樣逼你的?他是不是威脅你不跟他在一起就要欺負你,啊?你跟奶奶說,奶奶去想辦法…」

「沒有威脅。」太陽平穩地說道。

「我喜歡他,他喜歡我,如果現在去跟學校說這件事,依校隊規則我會被記過,不管你們有什麼理由。」

「太陽!不要這樣對奶奶說話!」母親急得兩頰通紅。

 

「明天到學校去,跟他分手,事情就解決了。」父親暗暗道。

「不需要。這不影響你們得到任何想得到的東西。」太陽冷靜的回應。

 

三人頓時停下了動作,看向跪坐在地上的太陽。

 

其實太陽也說不上來,今天自己怎麼了。

從營區回來後,她跟玫瑰、碧落一路都沒有說話,可是心裡好像有一顆小小的仙人掌,長出了一根,早就該在那裡的棘刺。

 

她沈默並非因為生氣,她其實覺得玫瑰沒有說錯,她不明白的其實不是這場鬧劇為什麼發生,而是自己為什麼反而覺得,這是自己短短人生裡,最有滋味的一段時間。

 

可以吵架可以打架,可以盡情的奔跑。

可以有一個人,傻傻地、無條件地、沒有緣由的說「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太陽在心裡默念。

這一念,就念了整個晚上。

 

那柱紅香在深夜12點熄滅了,父親無聲地離開了客廳,默許她起身回房,但她沒有這麼做,她想在這裡多待一下子。

 

飯席上她沒有吃飽,她從口袋裡掏出一顆酸梅糖。

 

那是今晚所有菜餚裡,最好吃的一樣,很甜、很甜。

她不明就裡,但沒有關係。

 

後記

「那是心裡最純粹,最單純,始終沒有破碎的那個當初。」

距離上次更新「來自天空」小說文章,大概也有幾年時間,莫說過去幾年,僅僅是今年,我就已經經歷了太多不能想像的事情。這次是真的實實在在的心碎過了。恭喜清朗從想像美好,成為體驗美好並見證美好破碎的假大人。

於是我決定重新開始連載了,因為我又有了新的問題,想從這裡找到答案。各位久等了,新的篇章也許與前面略微不同,在畫風跟人物的心境上都會有不同的調整。

 20歲寫13歲,跟23歲寫13歲,一定是不一樣的。不變的是,迷惘的時候我仍然喜歡看天空。同一片天空下,好多傷心的故事在發生。

讓我們一起再次回到那一天,回到一切壞掉、分散、無法彌補以前。

連載再開。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