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家明

在这社会最忌走的太前

辱华,沉默与同谋,那些在中国的外国KOL,都去哪了?

不在歌颂中爆发,就在诋毁时死亡


郭杰瑞,高佑思@歪果仁研究协会,杰里德,如果你是一个资深的中国网民或者是一个哔哩哔哩视频网的用户,一定对这三个名字不陌生。DayDay Wiley,Lelefarley和Ceylan(是的,我甚至无法用中文打出他们的名字),也许你们会对这三个名字十分的陌生,但他们在国内也有着不少的粉丝,直到被封杀。



他们都是面向中国市场的外国KOL,可为什么前者混的风生水起,而后者在国内却,不是声名狼藉,也不是一地鸡毛,而是被完全消失?这些人的来到中国或者说把视频发到国内互联网上的初衷,的梦想,无外乎就是:促进中外友谊,打破文化隔阂。可为什么最后却同途而殊归?



你们可能会觉得,无论捧还是踩,对于这些人而言仅仅都只是工作而已,他们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前者的受众是墙内,后者的受众是墙外,仅此而已。但讽刺的是,后者对中国的情感,可能分分钟要比前者来的更强烈。有的人可能就会问了:如果他们真的这么热爱,为什么要颠倒是非,对中国抹黑造谣?




DayDay Wiley曾经上过春晚,Lelefarley曾经在人民日报工作,而Ceylan从小到大一直就生活在中国,也许他们对中国的感情,比很多中国人都深,可为什么他们最后却走上了这样一条与中国大陆彻底绝缘的不归路?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像郭杰瑞他们一样,好好地宣传中国文化或者为中国观众介绍国外的情况?



高佑思选择在香港2019年,香港运动最高峰的时候,孤身前往,为国内的网民们带去“第一手资料”;郭杰瑞则致力于拍摄美国的流浪汉,不戴口罩的市民与群众对政府的不满;而杰里德一直在做着他文化差异的视频,但也会偶尔发一期“老外也可以自由进出新疆”的视频。



Ceylan在18年的时候,由于在直播时点开了一个恶搞领导人的头像(一个B站过了审的头像),导致其50万粉丝的账号被封禁,又在2022年由于不忍上海封城,回到了它老家比利时,并拍摄了一个关于如何逃离上海的视频,获得大量海外甚至是内网用户的转发。



Lelefarley的转变则更为个人化,本来他选择了沉默,但在疫情期间实在是无法忍受,「我其實覺得很憤怒,因為它也正在破壞中國人的名譽,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輿論一天比一天差。作為一個真正熱愛中國的人,我會很難受。」



在大时代的浪潮裹挟下,有的人,不忍,离开;有的人,沉默,留下;有的人,同谋,名利双收。希望离开的,《离开是为了回来》,而同谋的,《小心地滑》。


PS:为了发这篇文章,我的公众号被封了一个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