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atius Lee
Ignatius Lee

主要研究方向:中國政治經濟、中國外交政策、東亞國際關係、中國與東南亞關係、台海關係、政治理論(威權主義與歷史建構主義)、政治思想史(中國改革開放研究)。 時事評論。

时政要闻评论(编译)| 如何判读克里姆林宫的谎言和政策迷惑性?

温斯顿-丘吉尔曾说俄罗斯是 “在神秘之中包藏于奥秘之间的一个谜”。
  • 本文编译自POLITICO
  • 作者:JAMIE DETTMER
  • 原文发表日期:2022年11月12日


多年以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丁总将变卦和谎言捆绑在一起,使人难以区分闪烁其词和虚构,还将这种有毒的混合物用作武器来敲诈、分化和迷惑敌人。

最近几天,俄罗斯退出了黑海粮食协议,然后又重新加入,跟着又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核攻击威胁,然后又反其道而行之,发布支持不扩散言论。在宣布赫尔松"永远“成为俄罗斯一部分后仅数周,普丁本周就命令其部队撤出该市。

外界应如何解释普丁矛盾之极的声明、动作和对外释出的信号?在动用核武器的问题上,俄罗斯最近的否定表态是否有何保障?

2022年11月12日赫尔松民众庆祝乌克兰收复赫尔松 | Photo from SKY News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官员 Fiona Hill 指出:”对俄罗斯来说,前后不一致是其外交政策战略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在普丁领导之下尤其如此。“ 希尔早在2013年就发表过评论,那是俄罗斯非法吞并克里米亚的前一年,俄罗斯不承认其所谓的 “小绿人” 占领并封锁了辛菲罗波尔国际机场和乌克兰半岛上的军事基地。

今年1月和2月,在哈尔科夫遭到密集火箭弹袭击、基辅机场遭到巡航导弹多波次夜袭之前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克里姆林宫及其高级官员对普京打算入侵和征服乌克兰的任何说法均一笑置之。

他们说,俄军沿乌克兰东部和北部边界集结是正常军事演习的一部分。俄国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称,关于俄国在酝酿任何侵略计划的指责是 “荒谬的”。扎哈罗娃语含反讽地说:“我们从美国报纸上得知我们将攻击乌克兰。” 她的上司,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坚称 "不会有战争”,还向所有人保证俄罗斯不希望有战争。

克里姆林宫 | Photo from Britannica

这是个厚颜无耻的谎言,旨在欺骗和出其不意,还是真正的政策逆转?这很难说得清楚——这可能就是其背后的意图。一些经验丰富的普丁观察家说,这也可能只是西方不理解俄罗斯是如何制定政策的。他们认为,西方政府很难理解突然变卦,且往往无法区分这种政策逆转和蓄意的欺骗行为。

曾在美国总统小布希政府担任助理国务卿的 David Kramer 说:“我认为他有些是随心所欲的,有些则是铤而走险,但他也在窥视西方以待良机。” 其结果是,无论方向逆转是出于什么动机,每个人都想知道普丁会怎么做。

温斯顿-丘吉尔曾说俄罗斯是 “在神秘之中包藏于奥秘之间的一个谜”。自从英国战时领导人努力解析斯大林以来,这一界定也许从未像今天这样准确过。

Photo from Google

必须制定战略的西方决策者们并不奢望将所有前后不一、谎言和突然变卦都归结为克里姆林宫蓄意政策。如果这样做,他们可能会错过一些重要的、有启示性的东西。

英国著名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研究员 Orysia Lutsevych 说:”总的来说,普丁认为哪里有混乱,哪里就有机会,所以迷惑和欺骗都是他 ’间谍训练‘ 的一部分。”

Lutsevych 警告说,即便如此,突然转向和前后不一也有不同原因。”在某些情况下,普丁在测试可能的极限,就像这次粮食交易一样,如果对方显示出力量和决心,他就会转弯。“

但 Lutsevych 认为,普丁在坚称不动员预备役人员之后,于9月下令进行部分动员,”是一次国内欺骗行动;他们秘密动员了很长时间,他只在合适的时刻才将其公之于众。“

白宫显然不想冒太大风险。据近期报道,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与克里姆林宫高级助手举行会谈,目的是减少乌克兰战争可能升级为核冲突的风险。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与克里姆林宫高级助手会谈 | Photo from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据英国国防和安全智库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分析师 Emily Ferris 说,普丁在过去几周近乎赤裸裸的核威胁是一种 ”以升级方式试水,看看会有什么反应。“

普丁最近收敛了威胁,声称他 ”没说过动用核武器“,而且对乌克兰进行核打击既没有政治意义,也没有军事意义。

Ferris 和其他普丁观察家认为,这次出尔反尔是有来自北京方面的压力。她说:”由于中国表示担忧,普丁很可能注意到了这种言论的局限性,于是现在改口了。他们现在很明确地说,他们希望避免任何形式的核冲突。这确实显示出中国帮助降级局势的部分影响力。“

Ferris 说,入侵乌克兰的决定可能是在最后一刻做出的,这 “相当符合普京推迟重大决定的倾向”。

Ferris 说,在涉及到执行层面时,”不应低估俄罗斯安全机构(潜在的)普遍无能和低效。“ 她补充说,“普丁有时没有被告知具体细节,” 这使得他随后进行干预。

普丁前高级政策顾问、现在的反对者 Andrei Illarionov 认为,当涉及到突然的政策变化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逻辑。他说:“看起来他已经变得相当焦虑,因为如果他没有输掉战争,他肯定也没有赢。”

迷雾重锁克里姆林宫 | Photo from Dimitar Dilkoff / AFP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