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atius Lee

主要研究方向:中國政治經濟、中國外交政策、東亞國際關係、中國與東南亞關係、台海關係、政治理論(威權主義與歷史建構主義)、政治思想史(中國改革開放研究)。 時事評論。

时政要闻评论(编译) | 乌克兰的“中国问题”

(edited)
乌克兰意识到是时候重新调整对华关系了。
  • 本文编译自NEWSWEEK
  • 作者:JOHN FENG 和 DAVID BRENNAN
  • 原文发表日期:2022年11月8日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的八个月里,中国一直在进行外交平衡,既不谴责前者,也不支持后者。但基辅方面一直在走钢丝,小心翼翼绕过北京的红线,同时也在讨好西方的疑华派。

沃洛德米尔-泽伦斯基总统认为乌克兰的未来在跨大西洋的民主国家大家庭中,但对于一个已从意识形态上——即便体制上还没有——在西方阵营中扎根下来的国家来说,它对中国在冲突中所持立场的反应是小心谨慎的。

在2月24日之前几周,中国官员贬低美国和盟国关于潜在的全面入侵的情报。战争开始后,北京被迫采取防御措施,否认知道莫斯科的计划,并否认会以任何形式支援俄罗斯的军事行动。

中国争辩说它不是冲突的一方,并驳斥西方和乌克兰关于它可以对俄罗斯领导人施加任何影响的推测。

Photo by Alexander Nemenov / AFP

但其对外的中立立场只限于其外交机构。北京方面的宣传机构,尤其是国内的宣传机构,严重偏向克里姆林宫,同情莫斯科的安全关切,回收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并将战争归咎于美国的霸权主义。

值得注意的是,乌克兰在这个问题上没什么可说的。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领导人评论说,北京在支持联合国重要原则——主权和领土完整——方面的措辞有双重标准,并且还拒绝公开谴责莫斯科的明显违反行为。

另一方面,基辅一直努力避免扰乱其最重要的经济关系之一,自2019年以来对华经济往来约占乌克兰出口的15%。官员们还认为,让中国站在一边可以防止俄罗斯在战场上进一步升级。

Photo from EURACTIV

泽伦斯基本人一直带头采取谨慎的外交方式。他对中国的评论本来就不多,而且还没有像他尖锐斥责优柔寡断的欧洲同行那样直白。

泽伦斯基的一位经济顾问说,基辅仍对与北京合作持开放态度,但由于他们未被授权公开讨论此事,这位顾问不愿透露姓名。

“我们需要对中国保持开放的态度,” 这位顾问告诉《新闻周刊》,并指出乌克兰总统自2019年当选以来就一直这么说。例如,去年泽伦斯基与美国国内日益怀疑中国的潮流背道而驰,他说他不认为北京是地缘政治威胁。

这位顾问说,基辅方面(对华外交)有两个优先事项:“帮助我们施压俄罗斯和建立(对华)伙伴关系”。

“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可靠的贸易伙伴,” 他们说。“当然,我们正努力在我们的领导人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关系。”

“目前我们知道如果中国开始为俄罗斯军队提供军火就太可怕了,但我们认为这不可能," 这位顾问说,并暗示北京方面不希望跟普丁的持久战绑得太紧。

多年以来,北京在基辅决策圈中一直保持着积极形象。总部设在基辅的 ”新地缘政治学研究网“ 亚洲版负责人、政治分析家 Yurii Poita 说,传统上,双边贸易和军事技术伙伴关系一直是乌中关系的核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乌克兰认为中国是个机会窗口,可通过增加贸易额和投资流量来发展其经济,“ Poita 告诉《新闻周刊》(Newsweek)。”中国也被认为是个可能制衡俄罗斯的安全缓冲。“

Poita 表示,乌克兰政府对这一关系的总体评估没太大变化,即使残酷的现实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最初的乐观情绪。乌克兰出口到中国的大部分农产品和原材料,拥有三比一的贸易顺差,而中国资本占乌克兰外国投资的百分之一。

Photo from Foreign Policy

北京方面的沉默

可以肯定的是,乌克兰对中国的谨慎态度没得到什么回报。在过去几个月里,基辅方面的公开声明显示,北京对积极帮助制止战争的意愿不太明确。

泽伦斯基(在这方面)的公开想法更容易被追踪,部分原因是它们太少见了。从早期言论来看,他提议北京向克里姆林宫施压,使其停止入侵,(因为入侵)持续威胁粮食和能源安全,泽伦斯基开始显出一种无奈感,即基辅不会得到其 "战略伙伴 "的任何公开支持。

然而,令乌克兰不满的首要问题是,北京显然拒绝安排泽伦斯基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别会谈。乌克兰和中国至2022年已建立三十年正式外交关系,但两位领导人已一年多没说过话了。

在3月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新闻发布会上,泽伦斯基办公室主任 Andriy Yermak 对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大加赞赏,然后宣称基辅预计两位领袖之间的对话 "很快就会展开"。这件事根本没实现。

在9月接受法国报纸《西法兰西》(Ouest-France)采访时,泽伦斯基对与习近平会谈前景表示悲观。”这很遗憾。我希望他们能帮助乌克兰。“ 他说。

相比之下,弗拉基米尔-普丁总统今年多次跟习近平说上话,包括在入侵第二天通过电话、6月另一次电话、以及9月在乌兹别克斯坦当面会谈。

习近平接受乌兹别克斯坦总统授予“最高友谊”勋章 | Photo from RFA

在9月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被问及北京与基辅互相沟通时说:”中国在乌克兰危机上的立场是一贯明确的。我们始终遵循客观公正的态度、支持和平,并将继续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在缓和局势的努力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根据今年的官方说法,中国对缓和局势的贡献是强烈反对西方对俄罗斯制裁,反对对乌克兰军事援助,并敦促华盛顿和布鲁塞尔通过谈判达成政治解决方案,以解决莫斯科的安全关切。

私下里,中国高级官员也表达了对俄罗斯诉求的更有力支持,北京对自己的抉择仍有信心。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3月告诉记者:“中国的立场是客观公正的,与大多数国家的愿望一致。时间将证明,中国的立场是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上个月,143个联合国会员国投票谴责俄罗斯通过 ”非法的所谓公民投票“ 吞并乌克兰领土,中国是35个投弃权票的国家之一。

基辅方面的态度转变

查塔姆研究所俄罗斯和欧亚项目研究员和乌克兰论坛负责人 Orysia Lutsevych 说:“自公开入侵以来,基辅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从担心中国可能支持俄罗斯入侵,到希望他们可以阻止使用核武器。”

Lutsevych告诉《新闻周刊》:”泽伦斯基认为,唯一对普丁有影响力的人其实是习近平,他希望与中国领导人通电话,但至今没有实现。“

乌克兰无疑知道北京与莫斯科的重要战略关系——俄罗斯是唯一一个有足够政治影响力的大国,可以支持中国与西方正在加剧的对抗。

”中国的反美政策比亲俄政策更多,“ 泽伦斯基的经济顾问说,这种表述从美中竞争的角度看待北京对西方支持乌克兰的敏感。

同样,北京反对北约继续存在以及习近平背书普丁延伸 ”不可分割的世界安全体系“ 原则,都是对美国主导亚洲联盟合法性的质疑,这直接关系到中国自己在其周边地区恢复失地的野心。

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Poita 说。他指出近年来有两个令人大开眼界的例子。

第一次是中国公司北京天骄航空(Skyrizon Aviation)在2017年收购了乌克兰航空航天公司 Motor Sich 的大量股份,该公司是海王星反舰导弹火箭发动机等乌克兰产硬件的制造商。在特朗普政府干预下,泽伦斯基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这项交易。

第二次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中国的政治胁迫案。2021年6月,西方外交官告诉美联社,北京以扣留(向乌克兰)计划运输至少50万支中国产疫苗为威胁,成功迫使基辅撤回支持加拿大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牵头发起的关于中国对待新疆穆斯林的联合声明。

By Molly Crabapple

上个月,乌克兰在得到西方国家坚定支持后,在人权理事会以微弱优势投票反对就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关于新疆的最新报告展开辩论,令观察家们再次感到惊讶。第二天,基辅试图改变其投票结果,但记录仍然有效。

上周,乌克兰有了重来的机会,它参与签署了一份也由加拿大牵头的50国联合声明,旨在敦促中国执行报告提出的建议,包括释放被任意拘留的维吾尔人。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代办戴兵称此举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策划的 ”恶意攻击和污蔑“,是 ”以人权为借口干涉中国内政“。

泽伦斯基的人民公仆党成员、乌克兰议会最高拉达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 Oleksandr Merezhko 说,由于北京与莫斯科的 "无上限" 伙伴关系不断深化,基辅方面对中国的怀疑态度正在增强。

基辅对联合声明的支持是 ”道德上正确的一步“,Merezhko 告诉《新闻周刊》:”乌克兰正在为民主价值而战,我们应该支持其他民主国家,反对种族灭绝。“

Lutsevych 说,战争进行得越久,基辅就会越 ”坚决加入民主国家阵营,谴责中国侵犯人权行为“。

”归根结底,美国才是对乌克兰军事支持的最大贡献者,而数百万乌克兰人在战场上捍卫的正是民主价值观,“ 她说。

HIMARS | Photo from Kyiv Post

Poita 说,乌克兰决定在联合国公开信上署名,似乎是在摘取低垂的果实,但其意义不应该被忽视。他说,这对基辅来说跨出这一步不容易,而如果不能站在自由民主价值观的立场上,可能会破坏西方对乌克兰的信任。

”我希望乌克兰已认识到,西方正在为乌克兰牺牲严重的经济利益,民主价值观也很重要,而且乌克兰也应该愿意为包括人权在内的价值观牺牲经济利益," Poita 说。

红线与现实政治

如果乌克兰要逐渐远离中国,那它在这样做的同时,会对中国的红线保持高度警惕,对华关系的敏感地带可能会引发北京的政治反弹,即便不会改变战场动态。

美国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保障民主联盟的分析师 Bryce Barros 认为,乌克兰与台湾同行互动可能是这样一个敏感地带,特别是在拉达成员寻求与台北提升政治关系时。

中国声称这个民主岛国是其领土一部分,并对与偏向西方的台湾政府的任何官方交流提出异议。中国外交部在6月告诉《新闻周刊》,中国不会反对经济或文化性质的交流。

与民主国家的情况一样,乌克兰立法机构对中国的批评比其行政部门要增长快得多。

像 Merezhko 这样的立法者认为台湾同行志同道合,值得支持,尽管他们承认要在乌克兰自己的 ”一个中国“ 框架内运作,该框架不承认该岛的国家地位。

亲欧洲的自由派 Holos 党领导人Kira Rudik上个月前往台北,这是乌克兰议员历史性的首次访问。她还会见了蔡英文总统。

Photo from Focus Taiwan

在这里,基辅也出于谨慎而进行了干预。两位要求匿名以便透露实情的乌克兰立法者说,议会和外交部高级官员向少数议会代表施压,要求他们取消计划中的台湾之行,希望避免与北京的紧张关系。

一位议员说,政府对台湾的立场 “出乎意料地软弱”。

Barros 说,很难预测北京对更紧密的乌台议会关系有什么反应。

Barros 说:“可能还不至于到北京要武装支持俄罗斯的程度,(因为)这可能会使中国受到西方制裁,但我可以预见他们会在外交上围堵乌克兰人,就像他们对立陶宛人做的那样。” Barros 指的是北京与维尔纽斯的争端,因为后者决定与台北建立更紧密,尽管仍是非正式关系。

“这说明基辅希望非常谨慎地行事,” Barros 谈到乌克兰的谨慎时说道,“如果你是乌克兰的政策制定者,你确实想确保你在讨好中国时,不给他们借口在武器等问题上明确向俄罗斯靠拢。”

乌克兰也有红线。Poita 说,北京对莫斯科的任何物质援助——比在制裁上提供帮助或提供战场情报更容易被发现——都会被列在(红线)首位。

没人知道战争结束后乌中关系会是什么样子,但关于中国在帮助乌克兰重建上将会扮演的潜在角色,有些早期问题已经显现了。

Photo from Brookings

Poita 说,基辅并不排除来自北京的援助的可能性,但乌克兰议会可以授权进行投资筛选,乌克兰的西方支持者可为大部分重建提供经济援助,可以对引进到关键基础设施(如电信网络、电网和交通)的中国标准的水平拥有一定发言权。

同时,泽伦斯基可以承受让现实政治占上风。Poita 认为:“乌克兰不会在与熊作战的同时与龙为敌。” 但基辅最终将不得不解决如何界定中国的问题。

Poita 说,乌克兰不指望用这个时代的突出术语——竞争者、挑战者或威胁——来明确描述中国,但如果乌克兰想赢得欧盟未来经济伙伴和北约安全盟友的信任,就要澄清其未来的中国政策,以免其模糊姿态滋生 “特洛伊木马” 的不确定性。

中国外交部在本文发表前没有回应《新闻周刊》的置评请求。

Photo from Newsweek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