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atius Lee
Ignatius Lee

主要研究方向:中國政治經濟、中國外交政策、東亞國際關係、中國與東南亞關係、台海關係、政治理論(威權主義與歷史建構主義)、政治思想史(中國改革開放研究)。 時事評論。

智库政论(编译) | 如何认识和应对全球性民主倒退?(1/3)

(edited)
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退去以后,全世界是否正在迎来第一波民主倒退潮?


背景

在过去二十年里,民主倒退已成为全球政治的典型趋势。然而,尽管这一现象受到了广泛关注,但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对这一现象的成因几乎没有共识。分析家们提供的最常见的解释——从俄罗斯和中国的影响和破坏性技术,到民粹主义兴起、政治两极化蔓延和民主政体未能兑现诺言——都不足以经受大量案例检验。

关于倒退的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解释,将关注重心聚焦于领导人带动反民主政治趋势的核心作用以及它们所牵涉的各种机制和动机。本文确定并分析了三种不同类型的倒退现象:受愤懑驱使的反自由主义、机会主义的威权主义和根深蒂固的利益复仇主义。

"受愤懑驱使的反自由主义" 指的是,一个政治人物煽动某种愤懑,声称这种愤懑是由现有政治制度造成的,并认为有必要取消民主制度和规范来纠正根本错误。相比之下,机会主义的独裁者通过传统政治诉求上台,但后来为了个人的政治生存而反对民主。还有一种倒退的情况指的是,被民主转型取代的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通常是军方——使用非民主手段来维护其对权力的诉求。

尽管各种倒退的动机和方式各不相同,但它们之间的一个关键共同点是:它们持续不断地专注于破坏旨在制衡它们的政府和非政府体制。

各国民主支持者持续完善其应对民主倒退之策略,同时还须更好地区分促进因素和核心驱动因素。这一研究路径将指出,有必要更加关注领导人带动的反民主趋势之性质,以确定如何为造成民主倒退的领导人创造重要的抑制因素,并加强关键的制衡制度。

此外,应深化区分不同策略,以考虑到三种主要倒退模式的不同动机和方式。只有这样,才能建立必要的分析和实践能力,以应对民主倒退带来的巨大挑战。

伯里克利葬礼演说(1955年希腊发行纸币背面图案) | Photo from Google

简介

民主的倒退是当代全球政治中一个不争的事实。民主在多个地区的几十个国家发生倒退,迫使人们对民主扩张势所难免、民主的直观吸引力和民主的固有价值等曾一度风行的观念进行反思。随着全球民主衰退趋势线越来越长、越来越明显,政策制定者和政治分析家们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辩论,并设法接受一个严酷的新现实,即全球民主每年都在减少而不是增加。

即便有这种担忧,但人们对民主倒退的驱动因素仍然知之甚少。如果有人问任何一个相当多元的决策者或专家群体,为什么这么多国家最近都在民主方面出现了倒退,人们会听到各种各样的答案,但几乎没有共识。

有人将矛头指向俄罗斯和中国,认为它们对独裁者的支持和破坏民主政府的努力是决定性因素。另一些人则强调技术的作用,引证了从社交媒体呈指数级增长到强化监控形式兴起等数字技术发展的一系列方式可能都在损害民主。还有人强调各国国内的不满情绪,强调社会经济因素,比如收入不平等攀升和经济增长乏力。民粹主义兴起和政治两极化加剧也可能受到一些指责。

这些不同的因素和问题都是相关的。然而在对所有发生民主倒退的国家进行检验时,这些动态因素往往是促进条件,不是核心驱动因素。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解释不是着眼于总体的结构性解释,而是势必着眼于领导人带动反民主政治趋势的显著动机和机制,这种趋势是全球民主倒退的核心所在。

本文将呈现这种分析思路。它先审视民主倒退国家的分布态势,再批判性地审查对倒退的常见解释,指明这些解释的不足之处。

然后,本文重点讨论由领导人带动的反民主政治趋势,确定并阐明三种主要类型:受愤懑驱使的反自由主义、机会主义的威权主义和根深蒂固的利益复仇主义。本文最后提出一些初步的设想,主要关于这种分析性对比如何才能为民主实践者指明方向,以便制定更好的策略来对抗反自由主义行为人。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 Photo from The American Leader

民主倒退国家的分布态势

20世纪80年代开始民主大规模扩张,冷战结束后势头仍在加强,自此以后,全球民主水平自200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在稳步下降。全球民主衰退的核心是民主倒退——在政治变革过程中,享有一定民主水平的国家变得明显不那么民主。

民主衰退还包括两个相关的现象:第一,在从某种形式的部分威权主义、或柔性威权主义转向形式更严厉的威权主义国家,专制统治更加强化(如近年来的白俄罗斯和柬埔寨);第二,民主震荡,即反自由主义势力在民主国家崛起引起对制度健康的担忧,但并不至于引起严重侵蚀制度的必要制度性变化(如德国和瑞典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崛起)。

本文的着眼点是倒退,当然我们也认识到专制主义强化和民主震荡作为全球民主整体困境额外部分的重要性。

一个国家需满足两个条件方能被归类为民主倒退:它须先达到一个显著的民主水平,然后再经历对民主体制的严重侵蚀。这两个标准看起来很直观,但都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对什么是显著民主水平和严重侵蚀的主观判断。

关于前者,我们采取了一种相对开放的思路,当至少有两个主要的民主指数,将一个国家描述为至少自2005年以来是一个选举民主国家(或同等性质)时,我们就认为这个国家已达到显著的民主水平。这种思路确实涉及到不少民主过渡仅有浅层根基的国家,如埃塞俄比亚和缅甸,但它符合国际社会对全球民主扩张的大体开放的看法。

我们的民主衰退门槛同样具有开放性,涵盖了那些经历了质量评级下降或被至少两个主要民主指数强调为倒退的国家。

我们既涵盖了在民选政府手中经历过倒退的国家,如巴西和印度,也包含了经历过军事政变的国家,如埃及和缅甸。然后,我们剔除了在早先衰退和现在之间出现过民主反弹(即民主指数评分提高)的案例;一小部分、但相当重要的国家,包括厄瓜多尔、摩尔多瓦、北马其顿、斯洛文尼亚和赞比亚,在这些年成功扭转反民主趋势。

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寻求一条中间道路。我们没包括那些迄今为止只是轻微衰退、民主仍在运作的国家;因此,我们的名单中不包括毛里求斯和尼日尔这样的国家。我们也没有选择一种限制性更强的倒退定性,即要求制度深度退化和在位者权力巩固,因为这将排除巴西、波兰和美国等一些重要的倒退案例。

我们的研究思路发现了自2005年全球民主衰退开始以来27个民主倒退案例,如图1所示。

图1 | 2005年以来民主倒退

纵观这份名单,倒退现象的一个关键方面非常突出。倒退几乎完全发生在南方发展中国家(Global South)和前共产主义国家,包括前苏联、中欧和东欧以及前南斯拉夫。

这些国家绝大多数是经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之间 "第三波民主浪潮" 实现自由化的。尽管有关于民主倒退是世界普遍现象的悲观说法,但西欧、北欧或南欧、北美、东亚或大洋洲民主国家并未强烈感受到其影响。尽管这些地区的一些国家经历了各种民主震荡,通常与右翼民粹主义政治人物和政党之崛起有关,但它们并没有经历倒退。

当然,后一点的明显例外是美国,就其民主受侵蚀程度而言,美国是富裕的老牌民主国家的一个异类,其特点是极端的政治两极化,[2020年大选期间] 时任总统拒绝选举结果,并企图对立法部门发动叛乱。

在关于民主的全球困境的讨论中,鲜有人注意到这种倒退发生和不发生之间的明显分野。相反,人们看到的通常是影响各个民主国家的全球性的民主弊病。当然,一些与民主问题相关的政治现象,如公民对既定政党的高度疏离,确实出现在各个地区。然而,实际倒退却没有因之出现。简而言之,倒退现象与其说是老牌的民主政体无法巩固自身,不如说是新的或新兴的民主政体自我巩固失败。

(未完待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