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natius Lee
Ignatius Lee

政治与国际关系研究,人文社科写作。 Twitter:https://twitter.com/22HomoPoliticus Substack中英双语专栏:https://substack.com/@ignatiusdhlee?utm_source=user-menu

以色列與俄羅斯外交:內塔尼亞胡與普京私人交情靠不住

以色列與俄羅斯,衝突才是常態

本文於2023年10月28日發表於《議報》:https://yibaochina.com/?p=251676

該文同時發表在我的substack主頁:https://ignatiusdhleechinese.substack.com/p/101

歡迎郵件訂閲我的Substack主頁:https://ignatiusdhleechinese.substack.com/

10月19日,以色列現任執政黨利庫德集團新自由派領導人埃米·魏特曼(Amir Weitmann),近日在俄羅斯國家電視臺一期採訪節目上,突然怒斥俄羅斯支持哈馬斯,並威脅俄羅斯將會為此付出代價,聲稱以色列將在戰事平息後幫助烏克蘭打敗俄羅斯。1 魏特曼言論引起外界紛紛猜測,以色列是否會重新調整其對俄羅斯政策。

10月7日,哈馬斯襲擊發生以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到第三天才公開表態,但是該表態主要針對美國,說這種襲擊是美國中東政策失敗的典型案例,指責是美國中東政策漠視巴勒斯坦人民的根本利益。2 10月13日,普京還將以色列圍攻加沙地帶比作納粹德國圍攻列寧格勒。3 直到10月16日,普京才致電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對襲擊受害者表示慰問,但是並沒有譴責哈馬斯。4

要知道內塔尼亞胡是以與普京私人交情聞名的,克里姆林宮方面反應這麼“遲鈍”,令外界對二人的交情大跌眼鏡。反而對內塔尼亞胡強力推行憲法改革批評不斷的西方國家,搶在第一時間最為明確地表態支持以色列和譴責哈馬斯恐怖襲擊。

事實上,內塔尼亞胡與普京的私人交情,更多是以色列一廂情願的結果,絲毫無助於改善以色列與俄羅斯關係。從歷史來看,耶路撒冷與莫斯科關係矛盾衝突遠大於形式上修好。儘管以色列一直希望在莫斯科和華盛頓之間走一條中間道路,而且以色列也確實竭力討好莫斯科,但是仍然無法克服以色列跟蘇聯或俄羅斯在重大利益關切上的根本分歧和實質性衝突。

內塔尼亞胡與普京的私人交情

2019年,內塔尼亞胡在其大選造勢活動上,分別打出與俄國總統普京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巨幅握手照片,以顯示內塔尼亞胡本人與二人的交情。在這個人口只有630萬(比香港人口還少近100萬)的國家,俄語選民就占了12%。5 內塔尼亞胡吹噓自己與普京的交情,也得到普京在一定程度上的反應。有一段時間,除了頻繁的正式互訪之外,兩人溝通頗為頻繁,並且多次互相串門。比如2015年普京在自家官邸接待內塔尼亞胡,2020年內塔尼亞胡也在以色列總理官邸接待了普京。普京還陪同內塔尼亞胡夫婦去莫斯科大劇院看芭蕾舞劇演出。

但是這種兩國之間的“親密互動”,不見得就是普京與內塔尼亞胡私人交情。普京自1999年上臺以來就有意籠絡以色列,他每年至少在索契或莫斯科的官邸接待一次以色列總理,並且每隔幾年就去耶路撒冷(以色列總理官邸所在地)幾次。普京籠絡以色列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從2014年俄國吞併克裡米亞到2022年俄國全面入侵烏克蘭,以色列都曾竭力頂住美國盟友壓力,拒絕譴責俄國。2022年,時任以色列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表示,以色列沒辦法在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選邊站,因為兩國都有龐大的猶太人族群。6

猶太族群一直是以色列人的“心病”。以色列從一建國起,就一直在跟蘇聯請求允許蘇聯境內猶太人移民到以色列,但是一直被蘇聯人拿來用作要脅以色列的砝碼。蘇聯不但無視以色列人的請求,反而變本加厲地推動本國猶太人俄羅斯化,不允許本國猶太人保留本民族文化和語言特徵,同時嚴厲限制猶太人移民以色列,甚至將以色列的請求視為是對蘇維埃的敵意。蘇聯不允許猶太科學家和人才移民以色列,除了竭力減少重要人才流失外,還有其他顧慮,比如懷疑以色列人的動機以及擔心猶太移民洩露蘇聯對猶太人的大規模迫害。當然,也有人認為蘇聯人目光短淺,錯過了利用講俄語的猶太族群滲透以色列和左右以色列政治路線的大好機會。7

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也可以說,以色列本土講俄語的猶太選民高達12%的人口比例,很難說對政客沒有吸引力。同樣也可以說,這些俄語選民確實牽制了以色列的外交政策,使得以色列即便不倒向俄國,也不敢針鋒相對地挑戰克里姆林宮,導致自己政黨在選舉中失利。

莫斯科最雄偉的建築其實是戲院 | Image: KAYAK

以色列與俄羅斯:不衝突才是反常

當然,兩國關係更主要的基調還是衝突。雖然內塔尼亞胡有意誇耀自己與俄國總統的交情,但是普京並沒有給足內塔尼亞胡面子。可能內塔尼亞胡自己也明白,以色列與俄羅斯“友好”關係有多脆弱。但是內塔尼亞胡也許至今也不明白,他與俄羅斯總統的交情並沒有給以色列換來和平,反而一點一點加重以色列的災難。

哈馬斯、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素來是以色列不共戴天的死敵,克里姆林宮一邊跟以色列加強“友好”關係,一邊出錢、出力、出武器實質性支持以色列仇敵,同時通過參與敘利亞內戰控制以色列北方的敘利亞,對以色列構成強大的地域威脅。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人竟然以為自己可以通過討好俄羅斯來斡旋中東紛繁複雜的敵對關係。

雖然蘇聯人一直標榜自己是中東和平天使(巴勒斯坦至今認為俄羅斯是促進中東和平的最重要力量,甚至連美國都得靠邊站),以色列前外交官尤瑟夫·歌傅林(Yosef Govrin)就曾表示,蘇聯有意利用阿拉伯與以色列衝突來增強自己在中東地區的主導權和影響力。8 顯然為了實現這個目的,挑起中東衝突是蘇聯和俄羅斯的常規手段之一。但許多人至今認為蘇聯和俄羅斯雖然有意挑起衝突,但是無意挑起戰爭:因為他們認為戰爭對俄羅斯不利,因為蘇聯或俄羅斯雖然同時支持兩邊仇敵,但是不得不在戰爭中選邊站。事實果真如此嗎?

1967年,蘇聯故意發佈虛假情報,誘導埃及增兵西奈半島抵攏以色列邊境,這一事件後被普遍認為是導致第三次中東戰爭的導火索。此時美國正陷於越南戰場,對中東戰爭毫無準備。這一幕像極了美國和盟友緊盯烏克蘭戰場,然後俄羅斯在中東開闢第二戰場。

1948年,以色列獨立戰爭期間,蘇聯曾是以色列的重要支持者之一。蘇聯通過捷克斯洛伐克向以色列提供武器,並透過操控巴勒斯坦託管地的共產主義分子(其中既有猶太人,也有巴勒斯坦人)來積極支援以色列建國。在以色列建國初期執政的以色列地工人党有社會主義政黨性質,蘇聯希望透過加強對以色列的滲透和支持來驅逐美國和歐洲在中東地區的勢力,並且企圖把以色列變成共產主義國家。但是以蘇友好關係沒有維持幾年,就破裂了。這是因為以色列建國初期過度依賴美國經濟支持和出口貿易,無法依照蘇聯要求全面倒向蘇聯,而以色列的中立政策被蘇聯視為有敵意。9

以色列顧及蘇聯境內的猶太族群,不敢採取與蘇聯針鋒相對的對抗政策,即使蘇聯推波助瀾下,東歐發起了排猶運動,致使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魯道夫·斯蘭斯基 (Rudolf Slánský)在內14名高官(其中10人為猶太人)在1952年布拉格審判中被判重刑,其中11人被處決,其餘終身監禁。1953年,蘇聯人又無端指控數十名猶太醫生給史達林下毒,隨後逮捕了這些醫生及其家屬,隨著逮捕擴大化,有數百人遭到監禁、被送往集中營、或被處死。此事引起了以色列人的公憤。於是緊跟著,有激進分子向特拉維夫的蘇聯公使館投擲了一枚小型炸彈,此事致使蘇聯在毫無警告的情況下突然跟以色列斷交。10

史達林死後不久,蘇聯官方出來給“投毒事件”平反,稱指控子虛烏有,毫無證據。這個衝突給原本脆弱的以蘇關係蒙上了陰影,大約從同時期開始,蘇聯加強跟以色列的阿拉伯敵人合作。此前,蘇聯是鄙視阿拉伯人的,斥責他們是封建社會,而阿拉伯人反共產主義情緒也很強烈。但是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蘇聯人跟阿拉伯人走到了一起。

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東戰爭爆發前一年,蘇聯明顯更加頻繁地強化了跟以色列的阿拉伯敵人往來,並且對以色列的措辭也越來越毫不掩飾敵意。11

1967 年,蘇聯用假情報誘使埃及人跟以色列人開戰。以色列大獲全勝,使得蘇聯再次中斷了與以色列的外交關係,直到1991年蘇聯滅亡也沒有再建交。雖然至今有人仍然認為這次戰爭(及戰前摩擦)可能並非蘇聯有意挑起,12 但它在一定程度上牽制了美國在1966年10月起至1967年5月對越南發起的旱季攻勢。蘇聯1966年的一系列中東活動,可以視為對北越提供掩護,轉移國際注意力。

俄羅斯怎麼交朋友

2008年,俄羅斯侵略格魯吉亞期間,譴責以色列向格魯吉亞賣武器。為補償俄羅斯,以色列向俄羅斯出口無人機生產技術,後來俄國軍用無人機就是在以色列技術基礎上發展的。

2015年,敘利亞內戰期間,俄羅斯向敘利亞部署了大量戰機。內塔尼亞胡曾請求普京在以敘邊境建立禁飛區,普京毫不留情面地拒絕了,只同意以俄兩國建立避免衝突的聯合機制。看上去是加強了以俄溝通和合作,實際上削弱了以色列在該地區的制空權。雖說跟以色列建立了聯合機制,但是俄國戰機在2015至2016年間至少有10次“偶然”侵犯以色列領空,每次都說是人為操作失誤。以色列國防專家認定這是俄羅斯蓄意摸底以色列的防空系統,是赤裸裸的軍事間諜行為。

2016年,儘管以色列此前一再反對,普京仍然沒有給內塔尼亞胡面子,強行把S-300防空系統賣給伊朗,以色列對此忍氣吞聲。但是同年美國解凍了伊朗部分資金,卻引起以色列人強烈抗議。以色列給人一種印象:對俄羅斯處處忍讓,對美國和盟友卻毫無顧忌。13

美國和歐洲各國政府批評內塔尼亞胡政府強推憲法改革,以色列政府沒少厲聲駁斥。但是你很少看見以色列同樣抨擊更加咄咄逼人的俄國政府。

去年,內塔尼亞胡再次贏得大選重新掌權以色列,迫於美國和盟友壓力,承諾考慮給烏克蘭提供部分人道主義援助,結果第二天即遭到克里姆林宮威脅警告。近來有傳聞說,以色列也考慮向烏克蘭出口無人機干擾技術,用以對抗俄羅斯使用的伊朗無人機。即便如此,以色列仍反復堅稱自己將堅持中立政策。14

以色列的行為處處小心謹慎,但是俄羅斯卻毫不掩飾地公開支持以色列的敵人。俄羅斯除了加強了對伊朗軍事援助的依賴,還積極背書伊朗支持的哈馬斯。從去年至今,哈馬斯領導人多次訪問莫斯科,並與俄國外長拉夫羅夫舉行會談。此舉除了有震懾以色列的意味之外,還有可能是莫斯科企圖進一步激化中東矛盾,就像在蘇聯1967年做的那樣。今年5月23日,一份研究報告指出,最遲2021年起俄國就加強了與黎巴嫩真主党結盟。美國財政部報告還透露,黎巴嫩真主党的一名主要官員在3月底訪問莫斯科,其洽談事務可能涉及軍火和軍事技術移交。15

即便沒有明顯證據表明俄羅斯直接支持了哈馬斯恐襲,但是俄羅斯脫不了干係,而且莫斯科不知情的可能性較低。襲擊發生後,評論界也普遍認為俄羅斯有機可乘。

至於俄國允許以色列越境打擊敘利亞境內的伊朗軍事目標(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多次),俄國人的做法與其說是兩面三刀,不如說其目的就是把衝突維持下去。這種行為不但對其盟友來說,是公然背叛,俄羅斯反而要在這種情況下表現自己是中立角色,這與其中東調停人角色完全不符合,反而更像戰爭維持者和調動者角色。

即使俄羅斯可能不是挑起中東戰爭的一方,也肯定是最不希望中東和平的一方。這樣的角色偏偏受到中東主要國家敬畏,連以色列也忍氣吞聲,甚至巴勒斯坦等阿拉伯國家還把普京政權捧為中東和平的核心角色。不得不說,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就像請縱火犯做消防員。

2016年,普京與内塔尼亞胡夫婦在莫斯科大劇院 | Image: Haim Zach/GPO

參考文獻:

1 Matthew Impelli. October 19, 2023. “Israeli Official Issues Warning to Putin on Russian State TV.” Newsweek. Accessed on October 25, 2023. https://www.newsweek.com/israeli-official-issues-warning-putin-russian-state-tv-1836164

2 Laura Hülsemann. October 10, 2023. “Putin blames US for Israel-Hamas conflict.” Politico. Accessed on October 25, 2023. 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vladimir-putin-russia-blames-us-over-isreal-hamas-conflict/

3 Reuters. October 13, 2023. “Putin compares Israeli action in Gaza to WW2 Nazi tactics.” The Jerusalem Post. Accessed on October 25, 2023. https://www.jpost.com/breaking-news/article-768119

4 Guy Faulconbridge and Mark Trevelyan. October 16, 2023. “Putin pushes need for talks in calls with Israeli, Arab and Iranian leaders.” Reuters. Accessed on October 26, 2023. https://www.reuters.com/world/middle-east/putin-speaking-iran-israel-palestinians-syria-egypt-kremlin-2023-10-16/

5 Raoul Wootliff. July 28, 2019. “Netanyahu touts friendship with Putin in new billboard.” The Times of Israel. Accessed on October 26, 2023.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in-another-league-netanyahu-touts-friendship-with-putin-in-new-billboard/

6 Anshel Pfeffer. February 7, 2023. “Opinion: Why Netanyahu is suddenly a lot less friendly with Putin.” CNN. Accessed on October 26, 2023. https://edition.cnn.com/2023/02/07/opinions/netanyahu-putin-israel-russia-ukraine-pfeffer/index.html

7 Joseph Heller. 2016. The United States,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Arab–Israeli conflict, 1948–67: Superpower rivalry. Manchester: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p11-p12. See Also: Yosef Govrin. 1998. Israeli-Soviet Relations, 1953-1967: From Confrontation to Disruption. London and Portland, OR: FRANK CASS.

8 Yosef Govrin, 1998, p284, p298.

9 Ignatius Lee. October 23, 2023. “Israel-Hamas War and the Breakdown of Israel-Russia Relations.” Accessed on October 26, 2023.

10 Yosef Govrin, 1998; Joseph Heller, 2016; Wikipedia. “Ärzteverschwörung.” Accessed on October 25, 2023. https://de.wikipedia.org/wiki/%C3%84rzteverschw%C3%B6rung; Галина Дудина. Октя́брь 28, 2017. «От меня отказались все друзья и родные».Коммерсантъ. Доступно с 26 октября 2023. https://www.kommersant.ru/doc/3453926

11 Yosef Govrin, 1998, p277-p278.

12 Isabella Ginor and Gideon Remez. 2017. The Soviet–Israeli War, 1967–1973 The USSR’s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the Egyptian-Israeli Conflict.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4.

13 Ambassador Zvi Magen. 2020. “Russia and Israel.” In Israel Under Netanyahu Domestic Politics and Foreign Policy, Robert O. Freedman ed., p262-p272.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See also: Yossi Melman. September 7, 2023. “The strange love affair of Putin and Netanyahu.” Middle East Eye. Accessed on October 26, 2023. https://www.middleeasteye.net/opinion/strange-love-affair-putin-and-netanyahu

14 Caitlin McFall. February 1, 2023. “Russia warns Israel against providing arms to Ukraine: ‘Will lead to an escalation of this crisis’” Fox News. Accessed on October 26, 2023. https://www.foxnews.com/world/russia-warns-israel-against-providing-arms-ukraine-will-lead-escalation-crisis; Ignatius Lee, October 23, 2023.

15 Ignatius Lee, October 23, 2023.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