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片

尽量寻找事实

跨年时评:恶臭的米兔,兽性的女权

(edited)
善良的人们必须要认清,女权的目的不是平权,不是平权,不是平权

02020-12-31

2020年的一年,是恶花开遍的一年。从韩婷婷(李星星、兰儿、小芳、烟台B律师性侵案受害人姐姐),到梁颖(加油吧Vicky),再到周晓璇(弦子与她的朋友们、在于关系、周晓璇rossetti、罗塞蒂),米兔的恶花竟相绽放,臭气熏天。

什么是米兔?米兔是外来语,Me Too的音译,意译则是“俺也一样”。米兔是女权主义发明的暴力工具,目的是以之破坏既有文明的规则和根基,进而砸碎既有文明。女权主义将既有文明归为父权,认为女性的一切悲剧均直接归因于父权统治。为了实现所谓的母权崇高理想,砸碎既有父权文明则成为必然。无论是现有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乃至一切制度,均生而有罪,必须完全打倒并以母权统治取而代之。

所以,善良的人们必须要认清,女权的目的不是平权,不是平权,不是平权,而是母权。只有认清这一点,才能穿透女权与妇女权益的混淆与伪装,理解真实女权。

女权主义钟爱米兔这挺机关枪。米兔理论认为,现有法律制度无法保护女性权利,女性必须要抛开法律与证据制度,回到人治时代,凭口述、黄色小说等故事会创作(女权称为“被害者叙事”)来诉诸舆论,利用社会对女性的诚实假定,掀起舆论暴力,致男性猎物社会性死亡,正义才得以伸张。女性知识分子刘瑜认为米兔运动就是文革大字报的翻版,是非常准确的。回到非理性的中世纪,动用私刑来消灭男性、奴役男性,让现代文明原罪化,让男性原罪化,这就是米兔运动纲领。

1764年,启蒙运动中,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在著作中说:“在法官判决之前,一个人不能被称为罪犯的,社会就不能取消对他的公共保护”。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11条:“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经获得辩护上所需的一切保证的公开审判而依法证实有罪以前,有权被视为无罪。”米兔运动就是要推翻上述人类共识和制度安排,回归非理性、兽性的社会实践。

女权认为,现有文明是男性为压迫女性而创造的黑暗父权世界,而女性完全可以并应该另行创造一个美好的、由女性主宰的母权世界。既然创造了这样无须逻辑也无须论证的空想,那在这个空想理论指导下,任何对“黑暗”世界的破坏行为都具有天然正当性,无论是欺骗、谎言、诬陷,还是撒泼、歧视、暴力,任何手段,没有限度、没有范围,尽情攻击。

在2020年三大恶花,就是这种无底线攻击中绽放的奇葩,其中首恶当推李星星。如果梁颖是一年一遇的灾害,周晓璇是十年一遇的大灾,那么李星星则是百年一遇的巨灾。自《南风窗》漏洞百出的小黄文始,李星星及其女权团队、互联网大小护法掀起的滔天巨浪,把白涂黑,把恶妆成善,把诈骗诬陷涂指抹粉美化为“为了改善生活条件”。

不妨看看中国女权领袖吕频、弦子、肖美丽在李星星倒掉后,对米兔的进一步领悟:

女权无需证据,只需要“受害者叙事”
女权要在法律之外,动用私刑

『正是因为证据不足,才需要通过网络解决。』为什么李星星弦子梁颖各种妖孽丛生、此起彼伏?女权宣扬不承认法律、反对法律证据的『不是基于男权社会的法律证据标准』的“网络解决”、为达目的必须动用私刑。女权认为只能由女权对男性行私刑,男性不得反抗。诬告社死,是米兔的不二法宝,难怪各路戏精纷纷上场,组织了小黄文创作大赛。

将加害人韩婷婷包装成受害人李星星,是女权的一大发明。女权为了破坏文明,无所不用其极,小黄文作者何焰,采访过世界米兔旗帜伊藤诗织。何焰汲取伊藤骗术的成功经验,制造全假人设,编造离奇情节、挑逗公众神经的《南风窗》背书的爆款色情小说。而长期为李星星护法的女权团队,即使发现她们的圣女是一个无恶不作、谎话连篇的高龄女流氓,也罔顾事实,继续文过饰非,粉饰李星星身上流出的腐臭尸水。只要能破坏理性、撕裂社会,兽性发作、纵狗行凶何乐而不为。

这不是一个两个女权败类的非人类兽行,而是整个女权运动均露出了假恶丑的真面目。上至女权精神领袖吕频,“第一線行動的女權領袖”(吴敦义语)的周晓璇,下至各种女权公(母)益组织,网络腿毛,集体狼狈为奸,恶心妈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女权根本就是满嘴谎言的邪教

『我们其实不需要对“假案”过于紧张,甚至可以不使用“假”这个标签。』女权领袖的共识是,我们就是假货,怕什么!

2020年9月,在女权圣女李星星仆街后,女权领袖吕频、弦子、肖美丽组织了抱团取暖,企图鼓舞重创后的女权士气,制造出的纲领性文件《鲍毓明案之后,我们如何继续米兔》,毫无反思,坚持破坏。之后,“第一線行動的女權領袖”弦子行动愈加癫狂,竟然在法庭外喊出恬不知耻的『向历史要答案』口号,也许她相信未来是由母权书写历史,而她将会荣升母权国的新圣女。

一个谎言圣女的破产了,另一个谎言圣女倒掉还会远吗?

新年钟声就要敲响,2021年,是女权覆灭的新纪元,还是米兔为祸人间的臭花园?

注:文中截图均来自女权领袖的运动纲领性文件《鲍毓明案之后,我们如何继续米兔》,链接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EVThsOukTh8nRleyb_Jfyw




分享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Metoo困境:未完成的正當性構建

被誤讀的林奕含們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