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片

尽量寻找事实

充满谎言的弦子2018年首发版本“性侵”

以2018版之矛陷2020版之盾,何如?引用部分是弦子2018年米兔首发版本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这几年最让我震撼的一本小说,林奕含有满溢的才华,《初恋乐园》的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全是一个伟大文学创作者的雏形。按照惯常的编剧思维,这本书的出版,将是一个热血故事的开启:舆论震惊社会、罪人受到惩罚、林奕含则一举成名,就此收获世俗意义上的幸福。

自述一开始,以林奕含的玄幻诬陷小说《房思琪》开题。房思琪明明是一本幻想小说,毫无事实根据的胡言乱语(见台南地检署侦办林奕含案结案新闻稿),却震憾了@弦子与她的朋友们。林奕含的谬种流传,在大陆为祸之烈,可见一斑。

然而至今我尚不能接受的是,这本书不是故事的开始,而是收哨——林奕含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的幸福与之后可能创造出的文学作品,本是理所当然的存在,但一切就此停止,再无反转的可能。

已经反转啦。林奕含已经坐实就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胡编乱造的精神病人。

这件事的走向太不符合惩恶扬善的故事主题与欲扬先抑的创作手法了,然而这二者经过其他文学与影视作品的渲染,已经成为大众的信仰,一旦被打破,人们宁可让自己变得钝感,也不愿去细想“好人没好报”这背后的某种必然性。

好人有好报,坏人假装好人也想有好报?画皮终会撕开。

我也曾经变的钝感,但从去年开始,女性平权运动一直如星星之火,虽微弱却给人指引。直到今晚看到很很多女生站出来陈述自己的遭遇,我觉得确实应该做个记录,告诉大家,虽然很多人因为幸运,并不曾遇到,但我们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的。

开始MeToo,争取上车当领袖。

大三,电视编导课老师分配我去她作为制片人的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这个节目组以主持人朱军为核心,他权利巨大、享受众人讨好,组里有个惯例,每次节目录制前,实习生会去他的化妆室送水果饮料并陪聊打发时间。我个人对电视台丝毫无兴趣,加上性格懒散,工作态度很傲慢,从不参与节目组的这类行径,和朱军毫无交流。

关键点一:“艺术人生”的制片人是弦子的老师。

制片人是节目组的最高领导,而不是主持人。弦子在这里开始给我们洗脑。制片人能够把实习生塞进节目组,权力可见一斑。

至于有没有这个陪聊的习惯,并没有第三方证实。如果真的有,那么年复一年,陪朱军聊过的实习生恐怕恒河沙数。节目组的最高领导把自己的学生奉献给自己的下属?弦子企图这样引导我们形成这样的印象。

同时,弦子也在引导我们,认为她对朱军和中央电视台毫无兴趣,去实习完全是勉为其难,她是一个“懒散”、“傲慢”的实习生,不会好好工作更不会有个人目的。

事实呢?弦子的隐秘微博@在于关系 曝光,微博里贴满了她在央视实习期间和各路明星的亲密合影。不仅直证她经常去化妆间,还做实了她对追星充满兴趣,不仅频频主动合影还上传社交媒体炫耀。

导创作业是拍摄实习纪录片,那位老师明确提出,采访工作人员是重要环节。在一期节目录制前,一位关系很好的实习生说朱军在化妆室,让我一起去送水果,我知道这是节目组惯例,又觉得实习即将结束,纪录片素材还寥寥无几,或许可以采访朱军,就跟着去了化妆室。


关键点二:纪录片。

纪录片可是视频产品,并不是见个面聊个天就可以自动产生的,就算一镜到底,也至少需要拿出摄像机并按下红钮。所以,弦子是带着摄像设备去“采访”的,她在本文隐藏了,在2020年,她称带了索尼微单。

疑点:老师作为节目组最高领导,只是说作业要采访工作人员,并没说一定要采访主持人这个紧缺资源吧。如果每个实习生做作业都采访朱军录制纪录片,朱军就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弦子为什么选择朱军?一个“对电视台丝毫无兴趣”、“懒散”、“傲慢”的实习生,为什么突然放弃那么多的节目组工作人员不采访(化妆、灯光、摄像等等),选择“毫无交流”的、高难度的央视一哥去完成作业?

我们该相信她“懒散”、“傲慢”、“丝毫无兴趣”的人设吗?

注意,是弦子选择了朱军,而不是朱军选择了弦子。


疑点:实习生送水果,为什么要拉着“懒散”、“傲慢”的弦子去?

三年级大学生弦子在节目组实习都“即将结束”了,却把自己的人设设定为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懂的懵懂少女(比如不知道化妆室在哪,不知道怎么去,要人带),企图影响我们的判断。

这个实习生有没有拉弦子去呢,弦子说的是“就跟着去了”,注意,不是我们一起去了,也不是我拿着水果去了,而是“跟着”。而该实习生商同学的证词是:他没有带弦子去化妆间。所以,弦子有可能是尾行而去的,也就是自己主动去的。

没多久,另一位实习生有事先离开,剩下我单独陪着朱军,央视旧楼的化妆室在演播室外围,紧靠走廊,观众和工作人员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当时是大白天,化妆室门也只是虚掩,因此我毫无戒备,正准备套话采访,朱军开始提到自己的各种权力,包括“让你留在电视台”,在我毫无附和的情况下,他越说越兴奋,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及我的推阻。幸运的是,事情发生得很快,我还没来得及大喊大叫,那一期的嘉宾阎维文进来了,我得以离开。


关键点三:只身陪朱军。

如果我们记得关键点二,弦子自称是来采访朱军、拍朱军纪录片的。

怎么突然成了陪朱军了?她的纪录片呢?编导课的作业呢,摄像呢。一个实习生水果任务完成离开了,另一个实习生弦子留下来,她主动给自己加戏增加了陪聊任务?


关键点四: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化妆室的门虚掩着,紧靠走廊,观众和工作人员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这么个地方,央视一哥朱军需要实习生“惯例”陪着?这惯例是需要人监视朱军别让他跑了吗?想陪朱军聊天的现场观众没有一个连也得有一个排吧?看把她委曲的。


关键点五:正准备套话、采访。

弦子编了个采访的由头,又不想负主动的责任。于是,她“正准备”套话的时候,朱军主动开口了。弦子想告诉我们,她太无辜了,她根本没开口,全是朱军的错。

疑点:再次回到关键点二,弦子所说的不是一个口头采访,而是一个纪录片采访,也就是要打开摄像机录像的。她准备一个人怎么采访朱军呢?身兼导演、主持、摄像?主持说话时是拿着她的索尼微单自拍吗?她“正准备套话”时,按下了摄像小红钮了吗?朱军当着她的采访机提到了“让你留在电视台”?


关键点六:试图猥亵。

试图啊,“隔着衣服猥亵”和“隔着衣服试图猥亵”,一个是既遂、一个是未遂,区别大了。弦子为什么要用“试图”二字呢?因为下一个关键点。


关键点七:事情发生得很快,阎维文进来了。

弦子在这里解释了为什么是未遂,因为弦子“推阻”了,而且说时迟、那时快,当期嘉宾阎维文随随便便就进来了。

弦子2018年的一面之词说是阎维文进来了,2020年又说记错了,不是阎维文是郁钧剑进来了。可不管是阎维文还是郁钧剑均没有认可弦子的说法。阎出具了证词,没去过化妆间;郁钧剑则被吓坏了,同样没有证实在化妆间撞见了朱军和弦子。

这个撞破了好事的家伙,弦子的救命恩人,当期的节目嘉宾,弦子竟然一点都不记得究竟是谁了,2018年直接说是阎维文,2019年初看了2014年的笔录才知道当年自己攀咬的是郁钧剑,2020年末才被迫承认不是阎维文,自己2018年搞错了。果然“散慢”。

疑点:看到弦子那么不可靠的记忆,真的要怀疑一下,当年搞她的谁?

疑点:弦子拍的纪录片素材呢?没有图像也有声音啊,快点上传这个珍藏A片吧,不要让支持者为难了。

从这个2018年的初始版本可以看出,弦子说法是朱军没有得逞,这和她来的修订增补版说法差异很大很大。在后来的版本中,弦子改编的情节是朱军丧心病狂,猥亵了四、五十分钟,有人进来,朱军就停下来聊天签字,人走她不走,继续让朱军全身漫游。

疑点:事情都快得来不及“大喊大叫”就结束,“我得以离开”。那些说好的负责打断朱军的工作人员和来瞻仰朱军的观众呢?他们死去哪了?

下图是弦子在2020年的修订版,看到和2018版的差别了吗?以2018版之矛攻2020版之盾,谁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