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片

尽量寻找事实

从女权大佬吕频的虚伪双标,折射MeToo运动的非正当性

米米亚娜:没有人应该成为我践行价值观的祭品,务必时时刻刻检验自己的预设,尊重人、事实和程序正义

按照维基百科词条,吕频是中国女权主义行动家,中国新生代女权运动推行者。她是《女声》电子报主笔人,“女权之声”创始人,时评作者,性别研究学者。吕频被媒体在报道中称为中国“青年女权行动界的精神领袖”

精神领袖?宗教?邪教!

精神领袖名词解释

双标或者N标,N≥2

吕精神领袖在2020年流年不利,在7月北美中国女权微信群“性骚扰”事件中,精神领袖摔了个鼻青脸肿满头包。具体情节请参看立场偏向精神领袖的米米亚娜的报道,在这里就不展开细节了。

在此事件中,群中的精神领袖吕频被指包庇性侵者,而不共情不保护受害人。这个指控对女权大佬政治生命的打击是巨大的,大佬马上找了好多理由,辩白说自己没有包庇,只是无能为力。她是这样说的:

没有能力和勇气的教主不是好教主

“我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去判断在微信群之前和微信群之外,凭一些截图,去判断多年以前,发生(在)两个未成年女生之间的这种纠葛到底是或者不是性骚扰。”吕频如是说。

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要精神领袖当裁判,多搞一些证据呀,就一些聊天截图够吗?领袖才不上你的当。

但是,到了弦子事件,精神领袖就不一样了。照样是多年以前,照样是性骚扰指控,照样没证据。弦子有证据吗?没有啊,连聊天截图都没有,只有颠三倒四的第一人称小黄文,不仅错漏百出,而且自相矛盾。

但吕频就是完全无保留地相信弦子、支持弦子,比如这样:

不回应就是心虚,真是牛逼了。朱军不是一早把这些杂货告上法庭了吗?

“朱军这么久不敢回应,难道不必然是心虚”。好一个有罪推定,吕频不仅恶毒,而且无知。朱军早就敢回应了好吗?吕的狗腿子弦子麦烧当场就被朱军告上了法庭了好吗?这不叫回应啥叫回应?朱军非要按照你们那些破破烂烂的MeToo逻辑行事才叫“敢”吗?为什么一定要和狗打嘴仗?狗在大街上咬人,人就一定得跪下来咬狗?大棍子敲晕不是更爽吗?吕教主。

对此,弦子的拐棍麦烧就清醒得多。『“如果现在朱军撤诉了你会怎样?”麦烧说:“会高兴得想跳楼。”』

狗怕棍子怕成这样,这不是最好的回应是什么?

吕频还有这样的驰名双标:

原来性骚扰不属于女高中生

一个屁都放不齐整的弦子,在吕频口中成了“最勇敢”的女权分子,吕教主这时又有能力、又有勇气给没有任何证据的弦子背书。对同样拿出小作文(节选附后),甚至还有聊天记录的高中生控告者,她却能失去了能力和勇气。

同样是控诉性骚扰,弦子就获得教主的摩顶和背书,女高中生就连性骚扰都不算了,成了“之间的纠纷”。还不让把女高中生和弦子类比,否则就是窃据“权力”,窃取“正当性”。因为这些都是教主的特权:朕赐给你,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你不能抢!

吕邪教主,别说吃瓜群众不明白,你的教众也不明白啊,你这么虚伪双标,是怎么当上精神领袖的?作为精神领袖双标成这样,吕频还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被女权分子群殴得面目全非,甚至被踢出群,只得气急败坏地指责别人为假女权。

明明自己就是假货,却振振有词地开除别人的教籍

教主一辈子宣扬革命、幻想取代现行法律规则,没想到首先被自己点起的革命野火焚烧,笑死人不偿命。


没有正当性的MeToo运动

回到MeToo运动。500人的女权微信群,集合了500个有共同愿景的教徒,内部的MeToo案件都走不下去、处理不了,还导致整个社群规则崩溃、四分五裂。就这水平还妄想用MeToo的垃圾逻辑来改造中国,在5亿人的微博上兴风作浪。真不明白MeToo运动和吕频如何来的自信,明明理论已然破产,却继续在微博上带节奏捧臭脚,给弦子摇旗呐喊,我猜精神领袖一定不知道“丑”字怎么写。

本站上女权理论家米米亚娜对此倒有一些清醒的认识和反思:

米米亚娜:尊重人、事实和程序正义

对这样的MeToo反思,“没有人应该成为我践行价值观的祭品,务必时时刻刻检验自己的预设,尊重人、事实和程序正义”,我觉得已经临近悬崖勒马、回归理性了。不过,教主吕频除了指责别人假女权, 不仅没有任何反思,还继续盲人骑瞎马,发动自己那30万教徒给没头苍蝇似的弦子摇旗呐喊。

米米亚娜反思操弄受害者叙事

米米亚娜提到了MeToo与生俱来的根本规则缺陷:控告无需证据,只要会写小黄文。就必然带来“受害者”操弄故事获得无限执法权。想想岁末弦子把央视女嘉宾挂出来示众,充当具有无限执法权的道德警察、思想警察。应验吧?米米亚娜真神人也。

其实,从鲍毓明、李星星案开始,我已经对MeToo、女权失望,并进而转入愤怒。就像米米亚娜在2020年7月所说的:

明知严重的掺水和虚假,经手的女权界竟整体鸦雀无声

李星星这种一眼假的诈骗女,2年间基本中国有点名气的女权(女性权益机构)都接手遍了,一手抛给下一手,把假货击鼓传花地传下去,好让地雷爆在别的女权手上。在李星星的诬告铺天盖地的时候,在鲍毓明千夫所指的时候,知情的女权人士却无一人站出来为受害者鲍毓明说一句公道话。这样的女权界,连最低标准的人权都不要了,还搞什么乌龟王八蛋女权,建议回小学一年级重新学习做人吧!

而精神领袖吕频和她的得意弟子——“在第一线行动的女权领袖”(吴敦义语)弦子,官宣前傻逼地“与星星同在”,官宣后仍然好意思恬着脸、捂着脸继续哭喊“鲍毓明案之后,我们如何继续米兔”,毫无反省,真是被人类看了笑话。

弦子说要与著名女骗子李星星一起改善生活

现在,人类就等着看“向历史要答案”的笑话,看看朱军的棍子怎么打在狗身上,然后边叫边哭喊:“朱军案之后,我们如何继续MeToo”。

最后,看看国民党大佬怎么说:

吴敦义下的结论

我同意女权同情人士吴敦义的判断,MeToo运动根本就没拿出正当性。为什么完成不了正当性构建?因为MeToo的逻辑不能自洽,女权人士又缺乏诚实人格,北美中国女权群的崩溃就是例证。

为MeToo扛旗的伊藤诗织、林奕含、李星星、自诩中国版伊藤诗织的梁颖,纷纷被证伪,MeToo这狗皮倒灶的谎言大全还有人信吗?弦子编的那些漏洞百出的剧本,还有人配合演?弦子的沉船剧本 弦子的坠机剧本

对了,精神领袖还不知道行动领袖弦子爱写男男强奸爱情剧吧,主题是『爱你才强奸你 vs 强奸我吧治愈我』不妨去参观一下,晋江腐女小剧场,强奸我治愈我,作者罗塞蒂,2017年7月发表,也就是弦子自称被“性侵”后3年。

真是蔚为奇观

我反对性骚扰,但我更反对以MeToo来反对性骚扰。

2020年12月29日


附: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的被害者叙事

北美中国女权群事件的“被害者叙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

Metoo困境:未完成的正當性構建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