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

一个愿意分享的人

中國的切爾諾貝利(三)

你搶到消費券了沒?

定鬧鐘!明天早上10點搶消費券!

朋友圈、親情圈都在提醒著,然後搶到的一波地曬。疫情以後各地都掀起了消費券發放熱潮,廣東、浙江、廣西成為發放消費券城市最多的三大省份。搜了一下消費券的名詞解釋為:當經濟不景氣,導致民間消費能力大幅衰退時,政府或者企業發放給人民消費券,作為人民未來消費時的支付憑證。那就做實了,經濟下行嚴重,各項數據都不好看了......

自美中貿易衝突以來,經濟各項指標都已經顯示下行,本想依靠內需來維持高增長,一場大瘟疫不僅使國內經濟積重難返,也重創了全球經濟。

中國的南方某城市,雖然排在北上廣深之後,但很多舉措都影響著其他省份的腳步,包括疫情期間各小區封閉式管理、健康碼的推行、消費券的開創使用。早在2009年,该市就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市場蕭條時推出過價值9.1億元的消費券,為當時萎靡的市場帶來了生機。這次首度於2020年3月27日率先推出,定時在支付寶里搶,第一次很多人還不知道,搶了大半天才搶完,後面幾次幾乎百秒之內就掃光。當我們所在的城市發放時,有家人即興高采烈地來敦促:“鬧鐘定好!一定要參與哦!”參與過三次,搶到了一次,去實體店消費,滿40元可減10元,使用比較方便,等於是商品打了個折扣。相比較其他城市,各種的設限,比如武漢,4月19日分批次發放5億元,需下載對應的APP定點搶,並且限定使用的商家,一般都是大型的餐廳、超市或連鎖企業。鄭州自4月3日分批次發放,第二批4月28日,1.6億元,共計148萬張,鄭州2019年底人口1018萬人,搶中率為0.146%,真的比中六合彩還難,這樣的惠民政策被網民喻為:猶如長江裡打了個雞蛋。

美國也是在2020年3月27日,參眾兩院通過超過2萬億美元的救濟法案,家庭年收入低於7萬美元,夫妻雙方年收入低於7.5萬美元的家庭,每人補助1200美元,孩子每人500美元;年收入超過7.5萬美元的家庭按層級相應減少補助。同時,對中小企業發放無息貸款,若兩個月內該貸款用於繳納房租、水電、人工工資,超過該筆款項的75%,就不用還貸了。好吧,轉頭看看我們身邊的中小企業,不是已經歇業就是在考慮歇業的進程中,或者都在開源節流、求生存,真的是壓力大啊!不復工,面臨資金斷裂,復工,面臨既要應對病毒又要應對各種成本開支。本來在國內現有的環境下創業,一個字:難!現在更是難上加難。疫情嚴苛的政策,導致三年內,營商環境沒有正常過,民意企業於小企業主的日子真的難熬。

隨著英國、加拿大、日本等國都頒布補貼法案,人們最想問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不直接發錢?澳門政府自2008年以來,每年都給民眾發放現金,2019年每人一萬元澳元;台灣、香港也都有發放現金,為何大陸不效法呢?本屆政府執政以來,四年時間對外國大撒幣多達8500億美元,合6萬億人民幣,超出前兩任的總和。我數學不好,合到每一個中國人身上應該是多少來著?當然,這都是冰山一角,例如:國際油價跌入底谷,我們卻仍以每桶美金102元的價格向俄羅斯購買;一帶一路揮霍以兆計的美元資金;非洲大陸上在建的70%基礎設施.......

風景宜人,但沒有遊客

很多人為國家憂愁:中國人實在太多了......我們還處在發展中國家行列.......也有人提出這樣的理論來安撫民心:美國人不存錢,40%的人身上拿不出超過500美元的現金,如果政府不補助,他們就要去賣血賣腎了!而中國人習慣存錢,至今依然是全球存款最多的國家,如果發現金,老百姓就不是拿去消費,而是又存起來了,起不到刺激消費的作用,反而會因此印更多的錢導致通貨膨脹......草民的善良天性一直在支撐著「喝水不忘挖井人」的理念,殊不知挖井人可以是聘用的人,就像物業管理,管理得不好,業主可以彈劾。很簡單的常識,在中國卻是會引起爭議的話題,即使是父子之間、兄弟姐妹之間、同窗之間,也會因三觀的不一致而導致很多的不歡而散。每當國內矛盾漸起時,民族主義情緒就被這樣輿論導向操控著,近年已達到了高潮。

被稱為「現代狂人」的魯迅式作家冉雲飛曾在其作品《通往比傻帝國》一書里寫道「綁匪集團的勢力過於強大,使得所有人質盡量向綁匪獻媚,形成人質愛上綁匪的奇特景觀,這是有名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位筆鋒犀利的巴蜀文人,現居住在台灣,曾經登上了寧願殉道也不會低頭、司提反式的中國傳道人王怡牧師創辦的「秋雨聖約教會」的講台,在那裡宣講《基督教與中國文化》。其實很多人心裡對這些正在發生的事情也有疑惑,但是無法分清愛國與愛黨,讓「祖國母親」等同於執政黨,從小的灌輸先入為主了。若將一切真實的歷史和真實的數據一一撥開時,他們堅守的意識形態就會崩塌,無法接受自己之前的無知,拒絕不相信就可以歲月靜好、吃好喝好。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和媒體導向都是控制人的意識形態的,人們從來都沒有選擇的權利,統一發布的報紙頭條、統一發送的網路頭條,都是鋪天蓋地的統一行文。除非這些不公義、踐踏人權的事發生在自己或身邊的人身上,粉紅們才會有些許醒悟。這不怪他們,因為雖我們生活在一個國度里,卻和很多身邊的人是在兩個平行空間,而这都是體制的產物,這種社會的撕裂是時代變革時期,必定會出現的景況,也是中國的真實寫照。

「現代戰爭讓軍事階級在威望與影響力兩方面皆大增,而他們的思考方式—- 一種不考慮道德的思考方式,會影響政府與人民。撒謊變成了國家的重要產業,新聞和歷史教科書皆被扭曲,用於向國民灌輸仇恨心理,國族主義凌駕於道德,抗拒社會改革,成了一種比任何教會都更強大的宗教」,這是歷史學家、普利茲獎得主威爾·杜蘭(Will Durant)在六十年代,他九十多歲時候的洞見。他年輕時曾是社會主義的支持者,並參與很多著名的活動,但當他在1932年去到俄國後,看見遍地的混亂、野蠻、飢荒和嚴格管制,理想幻滅。他同時也瞭解民主的流弊,認為美國的過度民主、民意資訊不足、會很容易被誤導和感情用事,若不及時扭轉,會讓人們對於民主失去信心而導致制度失敗。美國會仍然是扭轉當前國際局勢的制衡力量嗎?如果是,他必須再次偉大,最近的幾條法案推出,或有反抗者,但這已關乎美國後二十年的政策走向,也是世界格局整體走向回歸傳統的力量拉扯。

這幾天又有消費券搶了,這次是數字貨幣的消費券!什麼意思?真的要推行數字人民幣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