槛外人

农妇,母语一般,其他语言更一般,但这些都没有能阻挡我对各种语言和文字的热爱,哪怕是看看也好。

为什么一些雕塑和绘画作品中,摩西的头上长了角

摩西、绘画、雕塑、圣经翻译

与宗教相关的内容在大陆网络上越来越受限,以前写的文章最近频繁被通知“仅自己可见”,看来那里确实没什么值得为之贡献内容的必要了,一个无法包容的环境,让它自娱自乐吧。


犹太教的创始人、《圣经》中的先知摩西有许多故事,从他出生后被放在一只蒲草箱里,到他带领受奴役的希伯来人离开古埃及前往一块富饶的应许之地迦南,期间到达红海,他向海伸出手杖,红海便分开一条道路,摩西带领以色列难民走过这条路逃离埃及人的追捕,最后到他死后无人知道他的坟墓所在等等。这些故事经过文学、影视等的叙述、加工和传播,已经成为耳熟能详的传奇和经典。不过细心的人或许发现在一些雕塑和绘画作品中,摩西很容易被找到,因为他的辨识度很高——头上长了角。

米开朗基罗雕塑“摩西像”,图片来自网络

摩西头上的角难道是与生俱来,如同中国传说中的海龙王吗?当然不是,如果看关于幼年到中年时期摩西的绘画作品,他的头上并没有角。婴儿时的被母亲悄悄放走的摩西被从尼罗河中救出的画作不少,那个可爱的小婴儿摩西是没有角的。

意大利画家奥拉齐奥·洛米·真蒂莱斯基所绘“摩西从水中被救”,图片来自网络


40多岁的摩西回到埃及以后,按照神的指示,决定完成使命,和他的哥哥亚伦一起进王宫,向法老提出带领当地的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要求。他们在显神迹时,亚伦把杖丢在法老和臣仆面前,杖就变作蛇。而法老也召了术士来把自己的杖也变成了蛇,但亚伦的杖(蛇)吞了法老的杖(蛇)。 这一情节也被后世画家画进了自己的作品里,这些作品中摩西的头上也还是没有角,那么是什么时候摩西的头上才出现了角呢?

尼古拉·普桑作品“摩西和亚伦见法老”,中间立身着白衣者为摩西,图片来自网络

在瑞典的报纸上看到一位历史学家的解释,原来是一个知名(也可能是不知名)的翻译工作者让摩西头上长了角。这事要先从《圣经》译本说起,最早的《圣经》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在后期传播中,先是在公元前3世纪到前2世纪期间,分多个阶段译成了希腊文译本,这就是著名的《七十士译本》。据说托勒密二世兴建亚历山大图书馆之时,为充实图书馆的藏书,曾邀请当时犹太人的大祭司以利沙写书,并邀请十二支族的文士将犹太人的律法和经典译成希腊文。各支族各自派出了六人,总共七十二人共同翻译了旧约及其他希伯来文典籍。

后来又出现了《圣经》的拉丁文译本,这就是更为人知的《武加大译本》(又作《拉丁通俗译本》)。这套5世纪《圣经》的拉丁文译本,据考是由哲罗姆(生卒年约340年-420年,圣经学者)依据希伯来文(旧约)和希腊文(新约)进行翻译的译本。8世纪以后,该译本得到普遍承认。1546年,特伦托大公会议将该译本批准为权威译本。现代天主教主要的圣经版本,都源自于这个拉丁文版本。

而摩西头上的角便是哲罗姆或者更有可能是他的译经助手的“功劳”,《出埃及记》第34章的第28和29行是这样写的(中译本):

34:28摩西在耶和华那里四十昼夜,也不吃饭,也不喝水。耶和华将这约的话,就是十条诫,写在两块版上。

34:29 摩西手里拿着两块法版下西奈山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的面皮因耶和华和他说话就发了光。

注意“发了光”这个表达,在希伯来语的原文中是“qaran”,译成了拉丁语时便成了的“cornuta”(“有角的”),而其实应该是“coronata”(“光芒四射”)。后来经过修改,现在各语言文本都算是改对了。不过拉丁语最初版的“有角的”三个字替代“发光的”三个字却深深影响了后来的雕塑和绘画作品,艺术家们纷纷给摩西的头上加了角。不知是不是这样会显得他相貌非凡,或者天赋异禀。

伦勃朗作品《十诫》中,长角的摩西, 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每位艺术家的表现方式却不尽相同,伦勃朗这件作品中摩西头上的角只有一个,且不是十分明显,当然可能也与画作本身色彩较暗有关。

马克·夏加尔“摩西和燃烧的荆棘”,图片来自网络

生于俄罗斯犹太家庭,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之中的著名“超现实主义派”画家马克·夏加尔画了好几幅与摩西有关画作,他笔下的摩西都有非常清晰且发着光的一对角。

古斯塔夫·多雷《圣经插画》,摩西携带法版下山,图片来自网络

摩西头上长角的这种表现形式一直延续到后世,19世纪法国艺术家、版画家、漫画家、插画家和木雕雕刻家古斯塔夫·多雷在他的作品中更是将摩西头上这对角画得极为高耸,后来有人解读为一种对宗教的敬仰。

后来的一些画家的作品中表现的摩西更接近光芒四射coronata,而不是具象的角,但或许还是受了那些摩西头上长角的画作影响,这些光芒多少也像是那些曾经发光的角一样。


从一种语言翻译到另一种语言要作到百分百还原几乎不可能,但现在的译者相比古代的同行要容易很多,这些都要感谢信息技术的发达。即使如此,翻译错误在所难免,不过不是每个翻译错误都会产生摩西头上的角这样艺术化甚至戏剧化的结果。因而还是希望译者们都认真再认真些,不要使自己的译作乱长角才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