槛外人
槛外人

农妇,母语一般,其他语言更一般,但这些都没有能阻挡我对各种语言和文字的热爱,哪怕是看看也好。

维京人史(七)——殖民与发现(上)

维京人的第三个面相:殖民者 在大不列颠岛的殖民

通过前面的部分,我们已熟悉了共同构成维京人形象的两个方面:入侵者和商人。接下来我们将了解他们的第三个面相——殖民者。想到维京时代时,我们脑海中不应只有长长的维京船上的入侵者和市场上的商人们。我们还可以看得更远些,看到那些可能穿越北大西洋的航程——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驶往法罗群岛、冰岛、格陵兰岛和美洲。这些人向西方更远处航行的基本上都是普通维京人,即从事耕种和饲养牲畜的农民。典型的定居维京人一般都是农民和牧人,也代表了中世纪早期整个欧洲对土地的渴望。从这个角度来看,维京人中的定居者与11世纪在欧洲大陆上开伐森林和开垦新土地的农民和土地所有者并无不同。北欧人之所以前往北大西洋岛屿寻找定居点,可能是因为他们希望有新土地可以与原来的地方有一定距离。还有一部分商人和工匠,想利用人口和财富的增加,在新的中心城镇建立据点并进行货物贸易。

北欧人在西部的殖民始于8世纪,这一时期主要的地点是今天的设得兰群岛,北欧人称此地为耶特兰和奥克尼群岛。到了8世纪90年代,他们向英格兰地区的殖民道路逐步成熟,来自今天丹麦和挪威的维京人突袭英格兰后,带着英格兰土地富饶、击败当地抵抗和建立基地极为容易的消息返回。于是都柏林在9世纪40年代成为维京人在英伦岛上的殖民中心。到了9世纪下半叶,更多的丹麦人和挪威人移居到英格兰的丹麦法区(The Danelaw,参见https://matters.news/@Gyllebo/306865-维京人史-二-对西部的侵扰-下-bafyreidqzei7y4odx5ltpzncoaimssu5xdohl3jxjwlp23syb4ak35fljy?mode=edit)

他们在那里迅速建立了强大的由农民组成的群体。在奥克尼群岛,也出现了一个强大的斯堪的纳维亚人统治区。到了11世纪,维京人统治区域向北延伸到设德兰岛(Shetland,维京人称为Hjaltland,是大不列颠岛以北的群岛,英国领土的最北端,距离丹麦自治领地法罗群岛280公里),向南延伸到凯瑟尼斯半岛(Caithness,位于今天苏格兰北部,维京人称之为Katanes),以及苏格兰海岸。

究竟有多少维京人移民到丹麦法区,一直很有争论。一般来说,语言学家根据英语中的古代北欧地区语言的借词(如window,来自古诺斯语的 vindauga "风眼")和许多北欧地名(如以"-by "结尾的地名)等语言因素判断移民数量应该不少。但英国的历史学家们则提出反对意见,其中一个反驳的观点是,9世纪中叶进入英格兰的维京人军队可能比编年史中所记述的数量要小得多,这个数量不可能成为任何大批殖民的基础。这些历史学家认为,斯堪的纳维亚地名在英格兰北部和东部十分常见的原因,更可能是由于维京人到来后用自己的方式给这些地方命名而已。

德比(Derby)便是一个北欧人命名的地名


然而,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的历史学家开始认同语言学家的观点。一个普遍的假设是,真正大规模的北欧地区农民移民是在9世纪60-70年代维京入侵袭击之后:先是入侵者,后是农民。一个最有力的论据是,1066年黑斯廷斯战役后征服英格兰的诺曼人,由于他们的人数相对较少,只有几千人,因此无法用自己的语言对地名进行大规模命名或重命名从而影响本地语言。相比之下,数量不少的维京人地名说明一定时期间维京人在英格兰有相当的数量。另外与现今英国的其他地区进行比较也能提供依据。在维京人时代,苏格兰凯瑟尼斯东北部是由维京人奥克尼伯爵所管辖,当地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名异常丰富,赫布里底群岛和南威尔士海岸线的地名也是如此。而在这地区之外,斯堪的纳维亚地名留下的痕迹要少得多,这样可以很容易看出维京人当时在英格兰大量殖民的大致地点。(参见https://matters.news/@Gyllebo/265458-解密英格兰地名-bafyreib6wfl3ytzeexmptplxxhf7q26fz4tneugivokhkntj3wabwucccq)

但就出土文物方面目前还很难找到关于维京人殖民的规模和性质的资料,因为移民很快就与当地人同化了。不过有一个地点是位于设德兰岛最南端的贾尔斯霍夫(Jarlshof)废墟群,此地在维京人到来之前已经有人居住,但在9世纪初,维京人接管了这个农庄区,并扩建了一个32米长的石屋,里面还有两处房间,一个被用作厨房,有一个壁炉。后来又在这个长屋边增加了更多的附属建筑。Jarlshof到了17世纪时仍有人居住,设德兰岛和苏格兰地区有不少类似的农庄——维京人接手原有的农庄并进行扩建。

在丹麦法区,最明显的维京殖民遗迹是十字架和墓碑上的石刻。竖立在英格兰北部坎布里亚郡那根高耸戈斯福斯十字架,其历史可追溯到10世纪初,是典型的维京基督徒遗存,因为上面同时刻有基督教和原始宗教图案——芬里尔狼和米德加德蛇。10世纪时,维京殖民者或及其后裔开始前往爱尔兰海中的大马恩岛,这里至今可见十字架雕刻上面装饰有鲁尼文。这使我们毫不怀疑:14世纪之前,这里的大部分人口都在说诺斯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设德兰岛的居民还拥有自己的诺斯语方言——诺恩语(Norn),这一方言与法罗群岛的关系最为密切,但到了18世纪便已经消亡。

设德兰岛上的维京人定居点Jarlshof考古现场


在艺术和语言领域,斯堪的纳维亚人的殖民影响比在农业和日常手工业方面更容易证明,而且很容易看出维京人的殖民如何形成了不列颠群岛大小城镇的繁荣。在北部的约克,维京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共同使得当地商业繁荣,从一个集市发展成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城市。约克成为维京统治者常驻地,吸引了许多从斯堪的纳维亚的冒险家和勇士。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都柏林,都柏林在北欧国王统治下在10世纪上半叶曾有一个全盛时期。其他类似的城市化进程,虽然规模较小,但也有发生,如斯坦福和林肯等地。维京人将这些城镇作为其武装力量和船只的坚固枢纽,城镇的人口吸引了寻找客户的商人和手工艺人。

在10世纪10-20年代,不少主要是来自今天丹麦地区的维京人,也在法国诺曼底地区定居并建立了一个公国,在11世纪形成了征服英格兰和意大利南部的基础,但他们的殖民过程很难找到考古记录。但有证据表明,鲁昂和周边地区的维京人很快就融入了当地的习俗,开始去教堂,并改说法语。根据借词、人名和地名等形式的证据,当地在那一时期从斯堪的那维亚半岛来的殖民数量并不多,但他们却拥有相当的权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维京人史(四)——维京商人(上)

维京人史(三)——维京王(上)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