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7 articlesIn total 108031 words

中国马戏团

hokosensei

夜里的横滨港没什么特别之处,我走到海边,还能听见海浪在黑暗中拍打石堤的声音。我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寒暄之后,便跟他聊起刚看的木下马戏团表演:剧院里五彩斑斓的灯光下,男女演员穿着异国情调的表演服,化着红黑蓝相间的妆,展示着各种夸张,惊险的动作:壮硕的骑士舞刀弄剑,细瘦的弄臣顶着碟...

归来

hokosensei

他的返程已经到了最后,这趟刚从客运车站出发的公交,终点站正好在他家楼下。他打开车窗,刺眼的夕阳从一条条小巷的深处投来,一次次扫过他青涩的脸,空气中飘散着挥之不去的油烟味。大一比想象中过的快太多。昨晚,他在寝室清点课本,社团纪念衫,奖状和徽章,被冷藏的回忆纷纷解冻,在脑海中苦涩地闪烁。

一年半的写作历程

hokosensei

从2020年12月重新开始写作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半了,在本站虽然只上传了不到十万字,但着实每篇都在以创作的态度去摸索和练习。最开始写《一个同学的参军》时,我对小说几乎是一无所知,虽然一直自诩为文学青年,但我从来没有系统性地去写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过,往往只是把情绪付诸短诗或者散文,在用典和追求奇巧中兴奋再失望。

稗子不再提心吊胆 ——论余秀华与她的诗

hokosensei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这几句诗选自诗人余秀华的《我爱你》,收录在的她的诗歌集:《月光落在左手上》中。如今人尽皆知的余秀华爆红于2015年,在那个互联...

1

康复

hokosensei

究竟是怎么发病的,我早记不清了,在我毫无波澜的高三里,这种程度的不适,无论腹泻,低烧,或者小感冒,坚持几天就都过去了。那次也一样,我早上六点半起床跑操,匆匆吃完早饭,从七点开始一天的复习生活,读生物概念,背文言文,单词,交作业,对答案,改错,再做新卷子,直到晚上十点回寝室。

重重想象(修订)

hokosensei

写作练习

重重想象

hokosensei

随着秋天的到来,午后也变得干枯,刚升上三年级的张乖乖轻车熟路地写完作文,也看完漫画,此刻正躺在木椅上发呆,他听见麻将咕隆咕隆被推到,母亲和牌友们在客厅有说有笑,突然想起自己有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他像抓住蛛丝般跃起,翻箱倒柜找出一个鞋盒,鞋盒里装着几架造型夸张的乐高飞船和许多积木零件。

四个孩子离家出走

hokosensei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春末,互联网还不发达,家长们不需要像如今,在微信群里每天给老师汇报自己孩子的功课。而我还在县城的初中读初二,日复一日地上课,做作业,考试。那天,早自习照常开始,教室里还空着四个位置,讲台上也没有老师,我的右边也空着。

失业

hokosensei

回家过年,就是从一个烂地方回到另一个烂地方。当然,这是大学时的气话,后来我上班了,这话就没用了。我想不到什么比在电子厂上班更烂的地方:就把摄像头焊手机主板上,每天焊12小时,一组一条流水线,上了线就不能停。下了班我头已经麻了,回了宿舍也丝毫不觉得是在休息,五个臭气熏天的男青年,...

灯塔

hokosensei

我最近反复见到一座灯塔。之所以说见到,是因为想的十分真切,无论是一些断片的梦的残影的记忆,还是上网时看见一张新闻照片时的察觉,都很难再用想这个词去描述那样具体的震撼了,我确信那就是葡萄牙的纳扎尔镇。我曾在推特上看见过一张伪造的图:为了让那岸边的人胆裂的三十米高巨浪更为夸张,作者把...

《革命前夜》第一章

hokosensei

尝试性的轻小说写作,很期待大家的意见和反馈!

可能

hokosensei

我一边吃着早饭,一边看着大爷大妈们,在蒙特利尔中山公园孔庙前的水门汀上练习法轮功,这是我第一次目睹法轮功学员转法轮。出国前,除了在小卖部找零时换来的人民币背面偶尔印着的真善美标语外,我只知道故乡小城利豪酒店的主厨是个练法轮功,这是他自己告诉我们的。

三题故事 - 电脑 隧道 放逐

hokosensei

关于 古老村落 惩罚和选择

1

诅咒

hokosensei

我必须跟你说一件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这件事,我只能跟你说。它一直在阻止我,它不想让我走。此刻,我的窗外正下着雨,湿漉漉的树叶下垂,沥青路面积起了水,明晃晃的天空划过一只乌鸦,像一颗不详的炮弹坠入远方。请听我慢慢说,请不要急,否则,你可能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很快就厌弃我这个毫无根据...

小镇回忆

hokosensei

一份流水账回忆录

1

我想写的故事

hokosensei

就,不想写杂文,读书太少。小寿,喜欢寻章摘句,在《中国历代文学选》里,背脚注,脚注有趣啊,你看,那些没选入废物教材的老废物们的辞藻,一句话,七个字,最好用七个典,一首诗就,二十八个。以前,喜欢;但现在,还是喜欢,写不出来。在你萌,乔伊斯先生,思考每个单词的相似能,产生怎样的幻觉/...

幻想写作联系《爱利尔》、三

hokosensei

001002 又是一个午后,四面仍旧是万里晴空,尽头的锯齿状山脉顶端微微发白,或许是终年不化的积雪。今天是飞艇到达大陆的第五天,罗依曼穿着一条深蓝色的长裙,戴着那顶之前险些被吹走的蓝色贝雷帽,靠在北侧的围栏上,望着远方发呆。这几天的下午,罗依曼都会来甲板上醒酒,断续的寒风扑面而来...

关于写虚构遇到的一些问题2

hokosensei

我把三题作品拿给了大学社团的同学看,有的是已经初出茅庐的儿童文学作家,有的是新一代科幻作家,有的是同人文大手,并收集他们的意见。当然,我必须非常诚实而刻薄地说:我完全看不起他们中很多人的三观,品味和爱好(其实我也基本看不下去他们中不少人的作品)。

幻想写作练习《爱利尔》、二

hokosensei

本故事和之前的只共享一个世界观,不是同一条线,同故事线的序号前三个数字相同。002001黄金 铁锹 恐惧 卡恩第一次被恐惧彻底压倒了。他听不清监工的问话了,只是继续呆呆地佝偻着背,他手里的铁锹摔在混杂着碎裂瓷砖的泥地上,发出晃荡晃荡地声响。

幻想写作练习《爱利尔》、一

hokosensei

根据网友给出的一些三题故事,我尝试把这些三题放到同一个世界观下解决,基于一个整体的世界观,写一些互相关联或者不关联的故事当作练笔。爱利尔001001 飞艇 “降低高度!” 手杖靠在餐桌边,爱利尔自顾自地翘着腿喝着茶,随着主控室的一声号令,她瞥见铁板铆接而成的墙壁上,深蓝的小...

无题1

hokosensei

你怎么叫一个人监视他自己?让一个克格勃跟踪另一个克格勃,让一个讨债人找自己收债,腐败层出不穷。所以你明知故问,到底要装到什么程度?你想在哪一层循环的时候插入一句微不足道的谎言,从而终结这个递归结构下无限迭代的二叉树?你知道一个谎言远远不够,你得动态规划,得撒M*N个谎,每个谎会被...

关于写虚构遇到的一些问题

hokosensei

为了写作这个“远大”的目标,我最近开始尝试写一些故事,结果遇到了诸多极大的困难,以至于有种步履维艰的感觉。在此分类汇总一下: 1:故事 相对而言,虚构一个异世界的故事既是最简单但一环也是最复杂的一环。或许是很多离奇的幻想挤压了太久的原因,我自己很容易能构想出令自己感到满意或者有趣...

《饥饿的女儿》书评

hokosensei

注:本文涉及剧透,请酌情阅读 《饥饿的女儿》是重庆女作家虹影的第一本书,也是一本讲述她年轻一直到成年的自传体小说,我在阅读该书之前度过的类似形式的自传体小说仅有托马斯沃尔夫的《天使望故乡》,两者几乎有着同样的时间起点与时间终点,但由于后者阅读时间距今已经过去很久,我无法再通过精细...

三题故事系列1:汤 研究室 信封

hokosensei

“三题故事是指随便抽取三个词语作为创作要素创作,作为一种练笔方式,我会找朋友抽词然后随便写写,所以内容质量可能不高,请大家多包涵!” 今夜,陈荣国在给妈妈写信。黔西南的雨季变化莫测,今年的寒潮无论规模还是力度都远超往年,从西伯利亚跋涉而来的冷空气切进十万大山,从原始森林上空氤氲的...

(Matters新人打卡)新人报到,请多关照

hokosensei

大家好,我是Hoko,这个名字没有任何意义,是我随便凑出来的音节。最大的个人爱好是写东西,梦想是有机会能成为作家,但这条路想来非常艰难曲折,之前的人生经历一直在围着这个目标绕圈,希望之后有机会能靠近它。在我逐渐停止几乎一切大陆中文社交媒体后(例如:知乎,豆瓣等)我的一位同学兼朋友...

hokosensei

我一直把上班当作人生苦难的开始并把买房看作折磨的终结,从上财毕业后打拼了4年,终于在闵行买到了算上公摊总共80平的学区房,父母自作主张,从安徽找来了我数十年没见的远房亲戚的装修队。最初的那几天,我中午都会抽空去看一下他们的进度,在满屋的电钻声与木工们难以名状的毫州方...

一个同学的参军

hokosensei

我很早就知道大李哥参军了。他和我是高中同学,复读了一年,所以当我已经毕业,一边领着城镇最低工资在学校打杂,一边申请日本的研究生时,他以大学生的身份入伍了。我对参军唯一的印象,是我学校图书馆里的参军宣传板,除了点出几个军中知名校友外,还林林总总地列出了参军后家里能得到的各种补贴,加起来能有二三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