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下客

对49年以后历史感兴趣,鉴于中文互联网有关的记忆和记载正在大规模的有计划的被移除,本博主要用作收集网络“垃圾”,“拯救”网络记忆和记载,可能偶尔会有点原创,稍微会转一点资料性强创见多的不被主流刊载的学术性文章。另外,凡是地方文革网和华夏文摘刊登过的文章一般不cross post,当然也会有例外,视情况而定。

无棣张振荣:“俺爷俩都为毛主席站过岗”

2016-07-31 16:14:03 15019

“俺爷俩都为毛主席站过岗!”——无棣县堤头姚村村民张振荣说。


这是咋回事?难道他爷俩都是毛泽东的卫兵吗?


“1965年到1969年,我当了四年的首都仪仗兵。因而,多次见过毛主席、周总理,其中近距离的见面就有三次!我儿子张守青是毛主席纪念堂的警卫战士,服役三年。所以说,我们爷俩都给毛主席站过岗!”73岁的张振荣如是说。





因为“人高马大”,有功夫底子,张振荣幸运地当上首都仪仗兵





张振荣是怎样当上首都仪仗兵的?


1965年的一次征兵,无棣有600人成为新兵。其中,北京警卫师优先挑选了35人。到了北京,又一次挑选,三军仪仗营挑中了身高1.75米、有点功夫底子的张振荣。


“刚进部队那会儿,我就怕人家把我退回老家。最后,那么多无棣人却只有我一个被挑走,我当时还挺伤心,怕没有个说话的人。进了营部食堂,一看有大米甚至有肉,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我知道来对地方了!”张振荣说。


您别笑话他当年的“傻”,因为那时的无棣农村是“半年糠菜半年粮”,刚算能吃饱。而仪仗营的伙食居然顿顿有大米,能不让他高兴嘛!


张振荣回忆:“那时,三军仪仗营共4个连,每连4个排,1、2、3连为仪仗连,4连为礼炮连。我那时的番号是首都警卫师五中队三分队。三军仪仗营就是‘五中队’,‘三分队’就是三连。我们负责迎接外宾,参加重大节庆活动的警卫工作,并在大阅兵中担任广场标兵。”


入伍第二天,恰巧有外国元首来华访问。三军仪仗营的首长就下令带着张振荣等新兵看“老兵风采”。“真威风!老兵们太精神了,那真是三挺一瞪,走路带风,落地砸坑啊。首长说,‘新兵同志们,看到了吧,咱们就是干这个的!是代表全国解放军接受检阅的!”张振荣等人一听,兴奋地嗷嗷直叫。于是,他们拼命竞赛,疯狂加练,就为了早一日进入“检阅阵容”。





在天安门广场上,张振荣听到很多红卫兵高喊“刘主席,刘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





从1966年到1969年四年里,张振荣共三次见到毛泽东主席,频繁见到周总理。他说,周总理格外细心,当总理翻开士兵衣服看到内衣上有补丁时,会禁不住长叹。在与伟人的多次见面里,最让张振荣印象深刻的,是1966年毛泽东主席首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


那是1966年8月18日。这天,首批换装的三军仪仗队没有“阅兵任务”,眼见没啥事,张振荣就对战友说:“我出去溜达溜达。”


信步而出,朝着天安门方向,张振荣发现: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越来越稠密。走近看,他们是工人、学生,大多身着绿军装,胳膊上缠着红卫兵的袖章。广场上的大标语和大喇叭告诉他:这是在庆祝文化大革命胜利。


由于此前三军仪仗队极少受到文革冲击,张振荣看了标语后还在疑问:“文化大革命要结束了吗?不然的话,为啥要说是‘庆祝胜利’呢?”


来不及多想,走到金水桥时,张振荣就成了临时警卫,劝诫人群不要拥挤。此时,他往下看——观礼台下出来几辆首长用车。他以为是总理或者哪位部长、将军来了,心里没大在意——他在南郊机场多次见过这些首长,因此不以为奇。但随着人群惊呼声炸响,他才知道毛主席来了!


“毛主席的眼神很温柔,他走得不快,但步子挺大,整个神态很和蔼。他脸上没有一点老年斑。最活跃的人是周总理,他常常搀扶着毛主席,不断跟周围人说话。我记得,毛主席他们进广场去转悠的时候,周总理还给红卫兵们打拍子,指挥他们唱歌。那时候,好像大家还不知道即将打倒刘少奇。学生们见了他还大喊,‘刘主席,刘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对于1966年8月18日当天发生的事,张振荣回忆说。


张振荣的此番回忆,符合历史真相。在南方周末刊登的一篇作者为马云龙的文章《“刘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中,有着对该细节更详细的回忆。“由于所站的位置,8月18日那天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东观礼台上所响起的呼喊:‘刘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可是,过了不久,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新闻电影出来了,我惊讶地发现:东观礼台上红卫兵振臂齐呼的镜头保留了下来,但喊声却被剪辑了,对“刘主席”的呼叫声被裁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后半截‘我们要见毛主席!我们要见毛主席……’”


等集会结束,张振荣回到部队跟战友们诉说当日情景时,大家伙都不相信。这时,广播里播放了“今天早晨五点钟,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接见了红卫兵”的消息。战友们一听大惊,他们知道:张振荣可能见证了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





与部队情缘未了,1992年儿子张守青成为毛主席纪念堂的警卫战士





张振荣于1969年回到堤头姚村,之后陆续担任过村会计、社办工厂厂长等职务。


虽然退役了,但张振荣与部队情缘未了。1992年,北京部队又来无棣征兵,儿子张守青光荣入伍。带队军官知道张振荣的事迹后,对他说:“老人家如此优秀,儿子也差不了。”随后,张守青进入北京8341部队,在毛主席纪念堂担任警卫。三年后,光荣退役。


因而,张振荣常自豪地说:“我家有三个党员,我、媳妇、儿子。我没有多大能力给党给百姓作出啥大贡献。但让我最骄傲的是,俺爷俩都给毛主席站过岗!”




(作者:刘清春 高士东 王婧卓 马娟)

http://bzlishi.binzhouw.com/detail/pid/1785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